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有趣的事情總是發生在有趣的人們身上:兩個諾獎得主的故事


- 2018年5月11日08時26分
- 科學文摘 / 科學出版社

科學出版社►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理察·塞勒,在頒獎典禮上哭了。來源:諾獎頒獎典禮直播截圖。

前言

有時候,人們會因為讀到精彩的故事而平添許多對生活的嚮往和勇氣。《如何把自己的導師「捧」成諾獎得主》一文發表後,作者孫睿晨收到了許多素未謀面的讀者的回覆。有位台灣的女生說,讀完傑夫的故事後,她希望自己七十多歲的時候也能很拉風地騎著摩托車馳騁在郊野,活得自由自在。睿晨頗受感動,在諾獎頒獎典禮舉行之際,她想分享兩個令人難忘的、關於今年諾獎得主和他們的導師的故事。藉此向那些「為了人類最大的利益」、自由而智慧的靈魂致敬。

撰文 | 孫睿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博士生)


責編 | 陳曉雪、李娟

●●●

第一個故事

1969年春,以色列耶路撒冷。

阿摩司·特沃斯基(Amos Tversky)接到丹尼·卡內曼(Daniel Kahneman)邀請,到丹尼執教的「心理學應用」研究生討論課上講課。

32歲的阿摩司和35歲的丹尼同在希伯來大學心理系任教,是學校公認的「明星學者」。丹尼主要研究人的瞳孔和視覺感知,而阿摩司則沉浸在用純數學的方法來研究測量學以及決策行為。比起丹尼時常顯得過於嚴肅而自我懷疑的個性,阿摩司總是顯得更放鬆、自信,也更聰明


<2>。在當時的心理學家圈子裡流傳著一個「特沃斯基智商測試」:「在跟阿摩司交流時,如果你越早意識到阿摩司比你聰明,你就越聰明。」<3,4>

講座前,丹尼對阿摩司說,你想講什麼都可以。他以為,這個同事肯定會談自己的研究。然而,阿摩司卻濃墨重彩地介紹了自己的博士導師沃德·愛德華茲 (Ward

Edwards)的一個實驗。在這個實驗里,沃德給了受試者兩袋牌局籌碼,其中一袋有75%是紅牌、25%是白牌;另一袋反之。受試者事先被告知紅白牌的比例,但不知道哪一袋紅牌多,哪一袋白牌多。在實驗過程中,受試者選一個袋子,然後一邊從袋裡抽牌,一邊告訴實驗者自己的猜想:手上的這個袋子裡到底是紅牌多還是白牌多。

阿摩司對這個研究充滿了興趣。他習慣於用數學公式來研究心理學,總認為人們在面對機率問題時有很好的直覺,而這個研究證實了他的這個想法——當人們抽到較多紅牌時,他們「正確地」猜到了手上的袋子裡有更多的紅牌。

丹尼不以為然。與這個實驗的結論相反,他從來不認為人的直覺是在面對機率問題時有任何優勢。他常常不由自主地懷疑自己的直覺。這個實驗跟現實生活相比,實在是太過簡化了。現實生活中,人的直覺是不準確的更何況大多數人,連對實驗最開始的「挑一個袋子來進行抽牌」這個任務都不能很好地完成(比如說在眾多追求者中選一個戀愛,或是在幾個工作機會做出決定)<2>。

就這樣,他倆在課堂上旁若無人地辯論起來。此前,阿摩司很少輸掉辯論,至於「在辯論後被對方改變看法」這樣的事,則更是少之又少。但是,做客丹尼的課堂後,阿摩司的想法改變了。

從那次研討課開始,丹尼和阿摩司開始一起合作研究人的非理性行為,特別是人在不確定性環境下的決策行為(decision-makingunder

uncertainty)<1>。阿摩司喜歡跟丹尼在系裡的會議室一起討論課題。同事們經過時總能聽見他們兩人爽朗的笑聲,以及他們希伯來語和英語並用的交流。他們一起設計調查問卷,一起分析數據,一起寫論文。他們怎麼寫論文呢?兩人共用一本筆記本,其中一個人說一句話,另一個人寫下來。按照這個速度,他們每天能寫一到兩段<2>。到最後,兩人的觀點在反覆的交談中不斷交織不斷升華,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區分各自對文章的具體貢獻——每一個字,都似乎是兩個人一起寫下來的。在他們的文章里,你能讀到阿摩司滲透在字裡行間的近乎狂妄的自信,與丹尼不願對日常現象習以為常的謹慎自省。

他們共同創立的前景理論(prospect theory)不僅為日後行為經濟學的創立奠定了理論和實驗的基礎,而且使得心理學家出身的丹尼「跨界」贏得了2002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5,6>。

►阿摩司·特沃斯基(左圖來自Geni網;右圖作者:劉唄寧)

1976年,在機緣巧合之下,美國的一名「不務正業」的經濟學助理教授讀到了阿摩司與丹尼二人的工作。這位年輕教授就是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理察·塞勒(Richard Thaler)。

為什麼說理察不務正業呢?讀博士時他就覺得自己和經濟系的其他同學有點氣場不和。他認為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尋找並發現有趣的事情,但他的同學們都太無趣太嚴肅了(而且他們的數學水平都比自己好)<2>。他博士畢業時找工作失敗了,只好托關係在自己讀博士的母校羅切斯特大學的商學院找了個臨時的講師職位。但他並不願意成為一名正統的經濟學家。

那個時候,正統經濟學認為人是理性的,人在做經濟決策時也是理性的。理察卻對這個假設抱有懷疑。

他曾經問過兩個問題:1)如果你感染了某種有千分之一的致死機率的病毒,現在有一種解藥,那麼你願意花多少錢來獲得這個解藥?2)某種病毒有千分之一的致死機率,需要付你多少錢才能讓你願意被這種病毒感染一次?<2>

兩個問題中,風險是相同的(1/1000)。如果人是理性的,那麼他對兩個問題給出的價格應該是一樣的。但理察的調查問卷卻顯示,人們在已經感染病毒的情況下只願意花兩千美金來購買解藥,而在未感染的情況下卻要價五十萬美金才願意冒這個風險。這是多麼讓人匪夷所思。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業餘水平的手工藝作品值100元,而你卻不願意花20元去買下別人同樣菜鳥水平的作品呢?

當時,理察感興趣的這些問題跟你我想像中的經濟學實在太不一樣了。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博士畢業後沒有找到工作,連他的博士導師都常常勸他「不要再在調查問卷上浪費時間了,你應該開始做一些真正的經濟學研究!」<2>

1976年的春末夏初,理察讀到了阿摩司和丹尼關於人類非理性的決策行為的工作,在困頓不堪的生活里,突然感覺內心敞亮起來。那些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種種人們的經濟決策,不能被正統的經濟理論解釋,但是卻可以用前景理論來解釋!

於是,在聽說阿摩司和丹尼在1977年的秋天要到加州史丹福大學訪問一年時,理察馬上決定要想辦法在斯坦福找個臨時的位置,希望能夠獲得和阿摩司與丹尼當面交流的機會。彼時,他已經在羅徹斯特大學商學院呆了三年,根據系裡的說法,他很有可能評不上終身教授了。即便學術前途非常暗淡,他仍然決定要去。後來他的計劃得逞,在位於史丹福大學附近的美國國家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訪問一年(同時他也的確沒被評上羅徹斯特大學的終身教職,好在後來康奈爾大學給他拋出了橄欖枝,他的學術生涯不至於戛然而止)。

那一年,理察從阿摩司與丹尼那裡學會了如何像心理學家一樣設計實驗。正統的經濟學家不相信人的選擇會是非理性的,即使在某個情況下個人的決策不是最優解,在考察所有人的之後,平均下來的決策也應該是最優的。也就是說,所有不是最優解的決策都是隨機誤差。而且,經濟學家們那時也不做實驗。但是,理察、阿摩司、丹尼等人用科學的實驗設計與嚴謹的統計方法證明了人們做出的那些不理性的決策是可以被預測的,並不是隨機誤差。

利用實驗和統計手段來研究經濟學問題的理察、阿摩司和丹尼成為了行為經濟學領域的最早的拓荒者。

從1977年第一次見到阿摩司開始,理察在寫每一篇學術論文時都要反問自己:「阿摩司會認可這篇文章嗎(Would Amos

approve)?」<4>理察常常因為覺得文章還不能入阿摩司的法眼,於是把論文一改再改,把投稿日期一拖再拖。曾經,有一篇文章在已經被學術期決定接收的三年之後才發表出來。當時,期刊編輯、審稿人以及理察的合作者都認為論文已經很好了,但阿摩司對文中的幾個觀點不同意。於是,理察決定要等到阿摩司認可之後才能發表。這一等,就是三年。

後來理察在《不當的行為》(Misbehaving)一書中提到,阿摩司與丹尼不僅成為了他學術上的合作者,他們也是他的朋友,更是他一生的導師<4>。理察一直認為,如果阿摩司與丹尼沒有出現的話,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會留在學術界<2>。

行為經濟學對各國政府公共政策影響深遠:英國和美國政府都有設立專門的部門來研究如何運用行為經濟學來進行決策。最有名的案例之一就是很多國家通過改變默認的器官捐獻選項(從「死亡當事人需要提前提供書面同意書才能捐贈」,改為「如果死亡當事人死前沒有明確表示拒絕捐贈,則其被默認為同意捐贈器官」)而將器官捐贈率從10%提高到了90%,大大改變了採用了該政策的國家的器官短缺問題<8>。現在,從政府制定的養老金計劃,到公司做出的每一個大大小小的決策,行為經濟學方面的工作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理察至今清晰地記得1995年底來自丹尼的一通電話:阿摩司得了惡性黑色素瘤,只有剩下幾個月的生命了。阿摩司只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最親近的幾個人,並拒絕的化療,希望能安靜地在家中度過最後的時光。1996年6月,阿摩司在加州史丹福大學附近的家中離世。

2017年,視阿摩司為一生的學術導師、並以阿摩司的學術與做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理察憑藉對行為經濟學的貢獻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理察·塞勒 (左圖與右圖均來自諾獎官網)

我的博士課題研究的是動物的決策、學習與記憶行為。在研究動物行為學時,我常常忍不住查閱對照行為經濟學的相關資料(也因此了解到了阿摩司,丹尼爾,以及理察三人的工作)。我總覺得在行為層面上,動物與人有某種共通之處,只是動物不能用人類可理解的言語表達自己的想法,從而限制了我們對它們的行為的理解。現在,隨著實驗手段的進步,在動物身上也能觀測到一些以前只能在人身上觀測到的行為經濟學現象(比如說,鴿子也會不能理智的看待沉沒成本<10>)。

當有一次我把這個想法跟我的導師勞夫·格林斯潘(Ralph Greenspan)表達了之後,他說:「你不是第一個這麼想的人。西莫也是這麼想的。」

接下來,我想講的第二個故事,就是關於另一位對人類與動物的行為同樣感興趣的人,西莫·本澤(Seymour Benzer)。

第二個故事

1969年8月9日至10日,查爾斯·曼森(Charles

Manson)帶領其犯罪團伙「家族」(Family)的成員在美國洛杉磯比弗利山莊以極其殘忍的手段犯下兩樁連環殺人案<11>。洛杉磯警察局花了兩個月才收集到足夠證據。該案於1969年11月立案,從1970年7月開始,對曼森案審判整整持續了225天。曼森也因此成為了美國當代最臭名昭著的精神變態者之一。

在審判的過程中,公眾們逐漸了解到這個名叫「家族」的團伙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切——曼森蠱惑了許多年輕富有的女子,讓她們放棄了原本正常的生活而搬到位於洛杉磯北邊郊區的「家族」的農場。一群人農場裡過著混亂的生活,以偷竊搶劫為生。曼森利用自己的「戰爭即將到來」的理論、致幻劑、酒精、毒品以及混亂的性關係,控制著農場裡所有追隨著他的男男女女。比弗利山莊那兩樁連環殺人是他們所犯下的罪行中最惡劣的兩樁。有三位女子參與了曼森殺人案,這三位女子審判全程一直為曼森辯護,聲稱所有的惡行都是她們自願主動犯下的,與曼森無關。一時間,整個美國都在關注曼森案,有一名46歲的加州理工學院的教授對曼森到底為什麼能對他人的心智實施如此長時間的操縱尤為好奇。在審判進行的225天裡,這位教授每天早上從家中趕到洛杉磯市中心旁聽審判。他就是西莫·本澤。

西莫熱愛研究各種動物行為,並因此對人類的行為(不管是正常的行為還是荒謬怪誕的行為)也產生了深深的興趣<14>,就連他的兩個女兒也成為了他研究思考的對象。那時他的二女兒剛剛出生,他對兩個女兒在同樣情況下完全不同的反應和行為感到深深的困惑。

1970年前後在西莫實驗室工作的人們都記得曼森案,包括那時剛到西莫的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的傑夫·霍爾(Jeff C

Hall)。傑夫後來把西莫對曼森案的痴迷當作笑話講給了自己的學生(其中包括我的導師勞夫)。我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保持某種傳統,勞夫也把這個故事鄭重其事地講給了我聽。令人佩服的是,225天連續旁聽審判並沒有影響到西莫的正常研究工作。就在西莫旁聽曼森案的期間,西莫發表了他在生物節律研究領域裡最重要的論文<13>——關於果蠅生物鐘突變體的研究<12>。論文中,西莫報告了他們如何通過大規模篩查,最終找到三個具有生物鐘突變的果蠅,它們不正常的生物鐘表現形式分別生物節律紊亂,日周期19小時以及日周期28小時。(果蠅的拉丁文為Drosophila,直譯就是愛露水的人,這個名字的意味是它們是早早醒來去尋找露水的晝行動物<17>。可是,西莫的發現告訴我們,不是所有果蠅都作息規律,早早醒來。)而研究生物節律行為的西莫,自己的生物鐘就與大多數人不太一樣:他喜歡在下午和晚上工作。好在對曼森案的審判都在上午進行,西莫每天旁聽回來正好開始一天的工作。

有趣的事情總是發生在有趣的人們身上:兩個諾獎得主的故事圖片

►加州理工學院與當時的洛杉磯中央法院相距17公里。曼森案審判地點所在的原中央法院毀於1994年洛杉磯北嶺大地震。2014年新的建築在原址上完成重建,再次開張。(圖片來源:谷歌地圖)

與阿摩司和丹尼一樣,西莫出生於一個猶太家庭。西莫的父母在他出生的十多年前從波蘭華沙移民到美國紐約。從小,西莫對很多的事情都抱有興趣。在西莫十三歲生日時,他的叔叔送給他一台顯微鏡。這台顯微鏡對他日後從事科學研究有著莫大的影響。西莫後來提到,他得到了顯微鏡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觀察自己的精子<15>。他說,當看到精子在顯微鏡下不斷遊動的時候,他被微觀世界的生命力完全吸引住了。然後,西莫做的第一個實驗就是研究精子到底能存活多久——他把它們放在一個玻璃器皿中,每天觀察(結果:他發現到第七天的時候,他仍然能觀察到部分精子在不斷遊動)。

在大學,他選擇物理和化學作為自己的專業。在被問到為什麼沒有學生物時,他說當時生物學還是以分類學為主,他覺得背那些花花草草的名字實在是太無聊。大學畢業後,他選擇繼續攻讀物理博士,主要研究半導體材料鍺。但是,在博士期間,他讀到了當時大名鼎鼎的物理學家薛丁格的《什麼是生命》(What Is

Life?)一書(出版於1944年)。這本書對於基因的物理本質的探討(那個時候大家還不能確定遺傳物質到底是不是DNA)對西莫的直接影響是,後來在普渡大學物理系擔任助理教授的他放棄了物理研究,轉行成為了一名生物學家。

西莫研究的第一種生物是細菌的噬菌體(不考慮他少年時在家中所做的那些實驗的話)。他研究了噬菌體的自我複製,以及噬菌體的遺傳重組現象。他最著名的工作之一,就是通過巧妙設計的噬菌體遺傳雜交的手段,證明遺傳突變就是DNA鹼基序列的變化。

在利用噬菌體研究遺傳學時,西莫接觸到了果蠅,以及果蠅的行為學。但是那個時候,研究動物行為幾乎是一件離經叛道的事情。當他決定從普渡大學離開,不僅放棄了物理,而且放棄了讓他成名的噬菌體研究,搬到加州理工學院開展果蠅的神經遺傳學的研究時,所有同行都認為他腦子出了問題。

可他不這麼覺得。他覺得什麼都是有趣的,而在所有有趣的事情裡面,行為尤甚。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何西莫會被曼森案中的所有當事人的離奇行為而著迷。

西莫研究果蠅四十年,很難找出一個他沒有研究過的行為類別:學習記憶、性行為、人類神經退行性疾病的果蠅模型、痛覺、飲食行為、衰老等等,他都有涉獵(當然在這期間,他還短暫的關注過其他與行為學不太相關的方向,比如發育生物學和癌症)。他利用遺傳學的手段,不僅僅在果蠅中找到了生物鐘的突變體,而且還找到了具有光感應異常、性功能障礙、視覺缺陷、記憶力奇差、運動能力異常等等的各種行為異常的基因突變體<17>。這些數不清的突變體,對於全世界所有研究基因對行為的影響的研究人員來說,簡直是一座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寶藏。直到今天,這些果蠅仍然在世界各地的果蠅實驗室里代代繁衍。在他六十年研究生涯里,他獲得了幾乎所有與科學相關的獎項,唯獨沒有諾貝爾獎。

2007年,西莫因中風在加州理工學院附近的家中去世。

2017年10月,西莫曾經的學生傑夫因對生物鐘的研究與麥可·羅斯巴,以及麥可·楊共同獲得了諾貝爾醫學或生理學獎。而曾經被西莫高度關注的曼森,最近(2017年11月19日)死在加州中部戒備森嚴的監獄裡。從1971年起直到去世,曼森監獄裡呆了46年。在這46年里,曼森在獄中違反行為規章制度108次,從未意識到自己的罪行的惡劣程度,也從未表現出懺悔情緒,他的12次保釋申請也因此均被否絕。

►戴著南北戰爭時期聯盟軍的軍帽的傑夫·霍爾(左右圖均來自諾獎官網)

直到今天,很多與行為有關的問題,依然沒有答案。是什麼原因促使西莫的二女兒與大女兒在各方面的行為都完全不同?為什麼曼森的精神操縱只對一部分人的內心有效而對另一部分人無效(審判時有少數幾位原「家族」成員神志清醒、記憶清晰,為偵破案件提供了許多寶貴的證據)?基因與行為之間,到底是怎樣的關係?這些問題,只能等以後的人們來解答了。

不管是人類的行為還是動物的行為,我們都仍然知之甚少。在行為學的征途上,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一起上下求索。

►西莫·本澤(左圖引自勞夫為塞穆爾所寫的訃告<13>,右圖作者:劉唄寧)

尾聲

阿摩司在世時常說,有趣的事情總是會發生在有趣的人們身上(Interestingthings happened to people who could weave them into interesting

stories)<2>。可能這也是為什麼像阿摩司和西莫這麼有趣的人,總能吸引來跟他們一樣有趣的人。也可能,研究行為學的人總會有些不那麼恰當的行為。

在最近著名學術刊物《細胞》(Cell)雜誌的採訪中,傑夫被問到曾經和麥可·羅斯巴有哪些行為不當的例子。傑夫想了想,說了下面這個故事:

有一天,一個談吐很無趣的教授到布蘭代斯大學(當時傑夫與麥可工作單位)客座講課。麥可被系裡派去陪這個客人吃晚飯。麥可心裡一千萬個不願意,但又不想得罪系裡的領導。於是他在實驗室一直央求傑夫陪他一起去(兩人的實驗室是相鄰的)。可是傑夫也不願意去——誰會願意跟無聊的人吃飯?但是,麥可沒有放棄——就在實驗室門口的走廊里,麥可雙腿一跪,抱住傑夫的大腿,毫無姿態地哭求傑夫陪他出席。於是傑夫說:麥可,你贏了<13>。(採訪中,傑夫透露,他不能保證他和麥可正正經經地出席諾獎的頒獎典禮。)

►傑夫領獎。圖片來源:諾獎頒獎典禮直播截圖。

阿摩司在彌留之際寫了一段話給他的兒子:


「過去的這幾天,我們彼此分享了許多故事,以期至少一段時間內能被記住。在猶太傳統里,歷史和智慧的傳承更多是藉助於奇聞異事和恰到好處的笑話,而不是通過課堂或歷史書。」(「I feel that in the last few days we have been exchanging anecdotes and storieswith the intention that they

will be remembered, at least for a while. I thinkthere is a long Jewish tradition that history and wisdom are being transmitted from one generation to another not through lectures and history books,

but through anecdotes, funny stories, and appropriate jokes.」<2>)

阿摩司和西莫的故事,值得被更多的人聽到,那是這個世界饋贈於我們的智慧。

如果大家對阿摩司的研究和經歷感興趣,可以參考這三本書:麥可·路易斯所寫的《The Undoing Project: A Friendship That Changed Our

Minds》(2016年出版,尚未有中文版),理察寫的《不當的行為》(Misbehaving,2015年出版),丹尼所寫的《思考,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2011年出版);而如果大家對西莫的研究感興趣,可以參考喬納森·韋納(Jonathan

Weiner)所寫的西莫的傳記《Time, Love, Memory》(2000年出版,尚未有中文版。書名代表了西莫的在行為學裡的三個研究方向:生物節律行為,求偶行為,學習與記憶行為)<17>,曾登上《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榜,深入淺出,趣味橫生。

致謝

我本來想講三個故事。由於篇幅限制,第三個故事只能先按下不表,希望以後能獨立成文。如果大家想看的話,請留言給我。

阿摩司和西莫都沒有獲得諾獎,但他們都分別做出了諾貝爾獎級別的工作,也培養出了諾獎級的學生。諾貝爾獎官網有個傳統:每位諾獎得主都會有一副肖像畫。我想,阿摩司和西莫也應該有一副這樣的肖像。於是在寫作本文過程中,我有幸請到了藝術家劉唄寧先生為本文創作了非常高質量插圖。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作畫,讓我敬佩不已。

《知識分子》編輯部的陳曉雪女士、李娟女士,以及我的三位高中同學和校友龍小洋教授、勞逸星先生、廖彥君女士為本文提供了很多富有洞察力的寶貴的修改意見。我想在這裡對他們表示感謝。

參考文獻

1. Daniel Kahneman,Thinking, Fast and Slow (2011),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 Michael Lewis, The Undoing Project: A Friendship That Changed Our Minds(2016), W. W. Norton &Company

3. Malcolm Gladwell, David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 (2013),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4. Richard Thaler,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2015), W. W. Norton &Company

5. Daniel Kahneman and Amos Tversky (2013) Prospect Theory: An Analysis of Decision Under Risk. Handbook ofthe Fundamentals of Financial Decision Making: pp. 99-127.

6. https://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ciences/laureates/2002/

7.https://www.geni.com/people/Amos-Tversky/6000000035475730080

8. Eric J. Johnson, DanielGoldstein, Do Defaults Save Lives? Science 2013, 302(5649), 1338-1339.

10. Anton D. Navarro, Edmund Fantino, The sunk cost effect in pigeons and humans, Journal of the Experimental Analysis of Behavior 2005, 83(1), 1-13.

11.Douglas Linder, The Charles Manson (Tate-Labianca Murder) Trial (2007).https://ssrn.com/abstract=1029399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1029399

12.Ronald J. Konopka, SeymourBenzer, Clock Mutants of Drosophila melanogaster, PNAS 1971,68 (9), 2112-2116

13. Jeff Hall, Marta Koch, ANobel Pursuit May Not Run like Clockwork, Cell 2017, 171(6), 1246–1251.

14. Ralph Greenspan, Seymour Benzer. 15 October 1921 – 30 November 2007, Biogr. Mems Fell. R. Soc. 58, 23–32(2012), http://dx.doi.org/10.1098/rsbm.2012.0031

15. Interview of Seymour Benz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ewUSgN_EIY)

16. https://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medicine/laureates/2017/

17. Jonathan Weiner, Time, Love, Memory (2000), Vintage

相關閱讀

《科學也愛惡作劇:來自哈佛的搞笑諾貝爾獎》

從1991年至今,由哈弗大學的科學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鑑》舉辦的搞笑諾貝爾獎,已經走過了25個年頭,大約240項成果被授予搞笑諾貝爾獎,它的國際影響力日益增加。搞笑諾貝爾獎和正牌諾貝爾獎最大的區別在於獲獎者研究的問題不同,一個正牌諾貝爾獲得者花費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但是一個搞笑諾貝爾獎獲得者,也許只是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解決了一個他自己很感興趣的問題。

本書把那些讓人幽默一笑,然後引人深思的研究成果展示出來。細細品味搞笑諾貝爾獎風靡全球的魅力,也讓我們重新認識科學家。看似嚴肅的科學家也有幽默感,只是我們很少有機會監事而已。

一起閱讀科學!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