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夢欣:《品藝小樓》丁酉篇(18)「重沓舒狀情益切」


- 2018年5月15日03時48分
- 人文文摘 / 快摘

夢欣:《品藝小樓》丁酉篇(18)「重沓舒狀情益切」圖片

編者按:小樓開設《品藝小樓》專欄,每週發一篇夢欣老師的賞讀文章,所評作品均從丁酉年小樓發表過的作品選用。

乘坐罐籠下井的礦工


《品藝小樓》丁酉篇(18)

重沓舒狀情益切

-讀李子詞二首《皁羅特髻 • 罐籠在井》

本系列品讀文章,所有入選作品,無論詩詞曲,均為單篇一首,何以李子詞卻選了二首?原來,這是由作品的特殊性所決定的。李子這二首《罐籠在井》其實是同一個主題,表達的是同一個情感,只不過是把重章復唱的兩種形態(易辭申意與循序漸進)捆綁在一起,將其疊唱的效果發揮到極致而已。因此,二首必須合在一起讀,才能完整地、深刻地領會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及情感。這裡,先把李子這兩首《皁羅特髻 • 罐籠在井》列出來,請大家一起來讀一讀:

罐籠在井,有四月繁花,大山無際。罐籠在井,有灶煙搖曳。扶門望,罐籠在井,有紅繩,放在窯衣內。罐籠在井,有礦燈迢遞。
今日罐籠在井,有新墳三四。卻依舊,罐籠在井,卻依舊,四月花如沸。罐籠在井,有女兒三歲。


罐籠在井,又四月繁花,嫁衣初試。罐籠在井,又灶煙搖曳。扶門望,罐籠在井,又紅繩,放在窯衣內。罐籠在井,又礦燈迢遞。

今日罐籠在井,又三年夫婿。卻依舊,罐籠在井,卻依舊,四月花如沸。罐籠在井,又父親長睡。

作者自注:罐籠:礦工上下井的升降機,類似電梯。

首先需要說明的一點是,《皁羅特髻》這個詞牌比較特別,清代以前,也就蘇東坡寫過一首。原文為:

採菱拾翠,算似此佳名,阿誰消得。採菱拾翠,稱使君知客。千金買、採菱拾翠,更羅裙、滿把珍珠結。採菱拾翠,正髻鬟初合。

真個採菱拾翠,但深憐輕拍。一雙手、採菱拾翠,繡衾下、抱著俱香滑。採菱拾翠,待到京尋覓。


因為是孤作,所以《康熙詞譜》注:“此調無別詞可校。
按詞中凡七用“採菱拾翠”句,想其體例應然,填者依之”。那麼,蘇東坡當時寫這詞是有調可填還是獨創一譜,今天已無法考證。因為清代突然有了幾位詞人也試著來一二手,而當代竟有更多的人喜歡,於是便有人費盡心機去尋覓這“皁羅特髻”及詞中“七用採菱拾翠”的奧祕。有人說,“皁羅特髻,為宋代村姑髻名”,有人則認為不只是“村姑”,“皁羅”是一種輕薄的黑色絲織品,“特髻”就是高高的髮髻,這是宋代相當時髦的一種髮式。至於“採菱拾翠”,有人認為是詞的“和聲”部分,有人則認為是兩位叫“採菱”和“拾翠”的官妓。但這些都沒能確證。儘管大家都搞不清楚,但既然有蘇軾的一首獨唱在,就也不妨依照“七用採菱拾翠”的體例跟著創作。而且,寫起來也蠻有意思,至少是新奇。

其實,不管蘇軾的“採菱拾翠”是“和聲”還是人名,這“七用採菱拾翠”就營造了一種疊詞復唱的風格。這種體例,來自民歌的源頭。中國最早的詩歌選集《詩經》,就有大量的篇章用上疊詞復唱的結構。例如《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你看,一位女子,看到梅最初還有七分果實,逐漸凋落後一個也不剩,聯想到青春易逝,希望有求婚的男子快點到來。該詩以疊句的形式反覆吟唱,這便是疊詞復唱,在修辭上也稱為“重沓舒狀”。

重沓舒狀的妙處,在於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申說,可使強烈的感觸得以盡情地舒展出來。像李子的這個“罐籠在井”,表達的就是對礦工那種封閉的、孤寂的、缺乏安全保障設施的生活狀況和工作環境的感慨和同情,因為沿用蘇軾一詞七用的體例,使得井外的精彩與井下的淒涼這種強烈的對比一再反覆呈現。如果你仔細閱讀,你會發現,李子的這二首作品,簡直把“重沓舒狀”的妙處用到極致,二首詞只不過變化了幾個字眼,所有的句子都不斷地重複,讀完二首,你會被作者那固執的、幽默的、隱晦的、富有觀察力與同情心的情感所打動,讓你有一種蕩氣迴腸、尋味不盡的閱讀快感,這便是重沓而又不顯單調乏味的藝術效果。

李子的詞,常在題材選擇與語言運用方面獨闢蹊徑,因而也常帶有一種試驗的性質。既是試驗,便一定會有成功與失敗的可能。就這個《皁羅特髻 • 罐籠在井》來說,老夢以為是一個成功的作品。

本期稽核:小樓聽雨

繁花 蘇軾 詩經 李子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