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民國大師上課怎麼點名?今天的老師敢不敢!


- 2018年5月16日01時00分
- 人文文摘 / 快摘

上世紀30年代初期,錢玄同在北大和北師大,教授古典音韻學和文字學。後來成為古典文學家的顧學頡,也在他的班中學習這些舊學經典。他說錢玄同上課時很少帶書本,除了粉筆之外身無長物。口講指畫,滔滔不絕,隨口引證《說文解字》《爾雅》,原原本本絕無差錯。

民國大師上課怎麼點名?今天的老師敢不敢!圖片

音韻學是一個太專門的學問,要把音韻學講好,講的有吸引力,錢玄同是大有本領的。胡適還幽默,還能講點笑話,那麼錢玄同呢他當時講課都是很嚴謹,很正經、也不講笑話。不講笑話而能把人家吸引住,可見他的魅力。

一次錢玄同罕見的帶了一本書來教室,講課時不停翻弄。下課後顧學頡上前翻看,這本所謂的“講義”,結果卻是一本空白的無字天書。沒有講義,就是隨口講,張中行給他評論是,他說錢先生講的課,如果記錄下來就是一篇很好的文章。


關鍵是講自己有所得的東西,我有心得我可以編成講義,也可以不編成講義。但是假如說,按照我們現在統編教材,一門學科都是講一本教材,你說老師的心得在哪裡?在當時的北大學生們都盛傳,錢玄同的課有兩“高”,學問高,合格率高,只要是報名上課年底沒有不通過的。他上課,他不點名,他也不看你們有幾個人到,他一上來就一圈,把這個筆在花名冊上一掃,就算你們都到了。

完全憑自覺,完全憑得其人而傳之。不改卷子,反正你們考只要你們答題了,他有一個章及格就一敲。在蔡元培的“學術自由”和“相容幷包”思想下,此時的北大匯聚起了一大批不同學術流派的大師級學者。各種主張和思想,也紛紛聚集在這一片狹小的校園之中。

章門弟子黃侃,此時也在北大教授國學課程。由於看不慣師弟錢玄同放棄舊學,轉而倡導白話文學的做法,便經常在自己的課堂上大罵師弟是背叛師門的瘋子。而恃才傲物的錢玄同脾氣也不小,兩人一起便經常磕磕碰碰。

對於封建禮教和新式生活,錢玄同曾說,我自己拼著犧牲只救青年,只救孩子。有人勸他納妾,去追尋自由戀愛,一輩子沒有交過女朋友的他,卻說自己最不喜愛看電影,又不慣替人拿外套,所以難於奉陪。

在一次酒席宴上,當時章太炎也在座,黃侃就擺出大師兄的架子。就是錢瘋,爾來前,今天你當著老師的面你說說,你為什麼要去搞白話文,章太炎沒說話,錢玄同說我就是要提倡白話文,我就是要罵桐城要罵選學,你怎麼樣?拂袖而去。


魯迅曾說錢玄同十分的話必說到十二分,沈從文則用,“端午吃月餅,中秋吃粽子”來形容他的特立獨行。


錢玄同 章太炎 黃侃 魯迅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