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


- 2018年5月30日23時56分
- 歷史文摘 / 弧面財經

弧面財經

中文網際網路世界近年來有一種說法:一個地區,「一旦伊斯蘭化就永遠伊斯蘭化」。從世界角度來看,這個論斷似乎有不少事實依據。但這個理論並非是牢不可破的真理。事實上,在世界的有些角落,伊斯蘭教的影響力也會和平地消退。

今天的文章就帶你看看正在成功進行宗教演變的一座黑海港城:喬治亞西陲的巴統。

高加索名城巴統


巴統是喬治亞僅次於首都提比里西的第二大城市。從這裡出發,通過鐵路和公路能夠連接喬治亞境內所有的主要城市。同時,這裡的海上航線也是近鄰土耳其與喬治亞人流物流交通的重要通道。

高加索三國與周邊三大國

黑海之濱的巴統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在歷史上,巴統的伊斯蘭化伴隨著強烈的暴力色彩。

帖木兒入侵之後,喬治亞逐漸分裂為數個邦國,在幾個世紀的時間裡,這一高加索古國僅有地理概念上的意義。而伴隨著分裂的,自然是無休止的戰火。


帖木兒大帝顯然很想重建

蒙古帝國的「偉業」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而戰爭背後的操盤手,則是波斯和奧斯曼帝國兩大強權。

波斯牢固地控制了喬治亞東部的卡爾特里王國、卡赫季王國。奧斯曼則直接吞併了南方的梅斯赫特公國,並將西部的喬治亞諸邦變為自己的附庸,還從附庸國古利亞公國手中割占了巴統。

被奧斯曼征服後,巴統人為了自保開始大量改宗伊斯蘭教。

喬治亞分裂後的地區形勢圖,

南部的梅斯赫特公國在今天

已經幾乎全部為土耳其所統治,

巴統在一開始屬於古利亞公國(Guria)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其實不僅僅是巴統,從帖木兒入侵直到19世紀,整個喬治亞都經歷了伊斯蘭化的進程。甚至有數位國王都改宗成了穆斯林。

18世紀的喬治亞地區形勢圖。

東部的卡爾特里王國、

卡赫季王國實現了統一;

西部的阿扎爾地區已經被奧斯曼帝國吞併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在俄羅斯南下高加索之前,整個喬治亞大約三分之一的民眾都已經伊斯蘭化。當然,由於受波斯、奧斯曼不同的影響,喬治亞的穆斯林也明顯的劃分為東部的什葉派與西部的遜尼派。這一特點遺留至今,位於該國東部首都提比里西的穆斯林就以什葉派為主流。

中東強國的教派之爭

也延續到了高加索

但似乎喬治亞正在快速「免俗」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總之,喬治亞與整個伊斯蘭教世界存在著深遠的聯繫:

在波斯宮廷,喬治亞人是最重要的幕僚勢力;在伊拉克,喬治亞穆斯林建立的馬穆魯克王朝統治當地阿拉伯人達數世紀之久;甚至在遙遠的印度,德干高原上也出現了來自喬治亞的穆斯林建立的奴隸王朝。

如果說有個民族差點徹底伊斯蘭化,那無疑就是喬治亞人了。

奧斯曼帝國的喬治亞穆斯林軍士,

高加索山民,

無論是單兵還是協同的戰鬥力都極其剽悍

但北方大熊俄羅斯的崛起突然打斷了這一過程。通過18世紀-19世紀的數次俄土、俄波戰爭,俄羅斯在高加索辟疆千里,喬治亞延續了數個世紀的伊斯蘭化終於開始逆轉。

伴隨著來自北方壓力的增大,基督教文明又捲土重來,和伊斯蘭文明展開了一場信仰爭奪戰。

俄羅斯與中東之間的高加索地區

拿下高加索,下一步就是土耳其和伊朗

卡茲別克邊境雪山

攝影@貓斯圖

早在19世紀初期,俄羅斯吞併喬治亞西部沿海地區的時候,已有大量穆斯林選擇流亡海外。而在1878年的俄土戰爭後,俄羅斯終於吞併了巴統,約有50萬穆斯林選擇逃亡至土耳其境內。

其中也包括了今天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先祖。

土耳其總統 埃爾多安

他們大量流入在當時人口不到1500萬,還包括了數百萬亞美尼亞人、希臘人、庫德人的安納托利亞半島。

這就造成了一個微妙的現實:今天喬治亞人口也不到400萬,土耳其境內卻有約150萬喬治亞穆斯林後裔。他們被稱作「Çveneburi」,其中也包括埃爾多安,而這還是不算150萬拉茲人的情況。

拉茲人可視作喬治亞人的一個支系

在語言、文化上兩者高度接近

又有所區別

且拉茲人幾乎全部信仰伊斯蘭教

拉茲人主要居於土耳其東北部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然而,俄羅斯徹底占據當地話語權的夙願終究沒能實現。在殘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東正教的保護者沙俄與伊斯蘭旗手奧斯曼帝國都倒下了。

在老大帝國的廢墟上,新生的是國際主義的蘇聯和民族主義的土耳其。

在一戰的尾聲中,伊斯坦堡的政權已經占領了巴統等地。面臨內戰的新生蘇聯也面臨為了緩和與土耳其的關係,專注國內事務,簽訂了卡爾斯條約,將19世紀晚期從奧斯曼手中奪得的卡爾斯等地割讓給土耳其。他們唯獨保留了巴統地區並為穆斯林建立了一個自治共和國——阿扎爾共和國。

如今喬治亞內部仍然保留著這個

阿扎爾自治共和國

儘管土耳其對蘇聯的好意表示接受,但隨後還是有數萬對「還鄉團」絕望的喬治亞穆斯林逃入土耳其。

圖中紅色為拉茲人

粉紅色為喬治亞穆斯林

都已高度融入現代土耳其人之中

因為忌憚近鄰土耳其的勢力,強大的紅色機器也沒有能力徹底逆轉此地的伊斯蘭影響。在整個20世紀的大多數時間內,巴統地區的民眾仍以穆斯林為主。

但一到蘇聯解體,事情卻突然平地起了波瀾。

在喬治亞獨立後,當地的穆斯林大量改宗東正教,甚至包括了阿扎爾共和國的總統。在1991年,阿扎爾地區的穆斯林還占75%,目前東正教徒卻至少占六成。

這是已經是最保守的數據,喬治亞民間認為當地東正教徒已經占八成了。這其中越是年輕人,東正教徒越多。有些樂觀的東正教徒甚至認為未來5年以內,基督徒的比例就會接近100%。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阿里與尼諾,巴統的著名現代雕塑,

雕塑本身會移動,

從而表現一對男女的相識、相知與別離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這種令人驚訝的表現,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神跡」,而有著更深層次的社會原因。

筆者認為解釋這一現象的核心是身份認同。

這包括了三點:民族認同、世俗化、現代化。

在統一民族認同方面,蘇聯做了奠基性的工作。

早在1926年前,巴統地區的居民普遍被外界稱作「喬治亞穆斯林」。在1926年-1939年的短暫時期內,蘇聯因勢利導地在人口普查中將他們與其他喬治亞人分離,單列為阿扎爾民族。

但隨後,莫斯科果斷糾正了這一舉措,不再將他們與其他喬治亞人視作不同的民族,也並不單獨統計他們的信仰。這逐漸讓被異端化的穆斯林認可了自己的民族身份。

以至於後來在喬治亞,國民的身份認同與東正教是捆綁在一起的,伊斯蘭教被當做是外國人的宗教。

在歷史評判上,伊斯蘭教被與中東強權對喬治亞的入侵聯繫在一起,被視作喬治亞人的敵人。

巴統汽車站的黨徽仍然耀眼

攝影@貓斯圖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蘇聯的紅色政權對世俗化的貢獻則更大。

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在巴統地區,世俗化與對於各種宗教的鎮壓就開始了,這也自然遭到了宗教人士們激烈的抵抗,甚至導致武裝反抗。在平定騷亂之後,這批強硬分子被流放至中亞,對巴統的宗教事務再無干擾權限。

此後,在世俗化的學校教育中,巴統地區的居民經歷了大規模的無神論改造。因此在蘇聯解體時,相當部分民眾僅僅只是名義上的「穆斯林」。

世俗教育和民族認同讓當地穆斯林有了如下的思想轉變:

「信仰伊斯蘭教的喬治亞人」

「被迫信仰伊斯蘭教的喬治亞人」

「現在不再有強迫」

「應該回歸東正教信仰」

這最終潛移默化地轉變了當地民眾的身份認同。

除了精神層面的共同想像,在近現代化歷程中同甘共苦的實在經歷或許是更重要的因素。

自19世紀末以來,巴統地區與喬治亞東部主體完全形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奧斯曼時期則被視作中世紀式的外來嚴酷統治。

黑海之濱的巴統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自近代以來,巴統逐漸發展成為喬治亞最為優良的海港,被稱為「喬治亞的上海」,是該國重要的經濟中心。

也就是說,巴統居民深入地參與了喬治亞民族主義和現代喬治亞的塑造。

遠遠看去是有點上海的意思?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這三者共同作用,激發了本已伊斯蘭化的巴統地區強烈的民族主義傾向。

在大面積國土事實上不受中央控制的喬治亞,政府更是極力鼓勵民族主義,東正教會作為本土信仰成為了民族主義的工具。

長期以來,喬治亞本地正教會在該國政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蘇聯解體後的機會窗口時期,喬治亞政府幾乎不給清真寺任何補助,更儘可能地切斷巴統地區與土耳其、沙特在宗教上的聯繫。

對於阿扎爾地區的去伊斯蘭化,抓住時機深入普通人傳教的東正教會起到了非常強的作用。

一度被認為全球顏值第一的

切爾克斯人妹子合影

喬治亞則排在第二位

白人被命名為「高加索人種」

據傳因一位人類學家對高加索山民的欣賞所致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其實,不僅僅是巴統,不僅僅是喬治亞,目前,整個西高加索地區都在靜悄悄地去伊斯蘭化。

阿布哈茲如此,切爾克西亞也是同樣如此。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在這兩個地區,迎來的除了再基督化,甚至有相當罕見的原始多神教信仰復興。比如原鄉的切爾克斯人中,竟有大概10%左右的民眾選擇由伊斯蘭教回歸民族信仰Habze(由於切爾克斯人與俄羅斯的歷史仇恨,他們很難接受東正教)。

一切不過在無聲無息中發生,就和當初的伊斯蘭化一樣。

以一組美麗的巴統做結

一座千年古城是如何脫離伊斯蘭教控制的?圖片

END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