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杭州28歲男子無錢治病 母親與女友街頭下跪求助


年月日消息,杭州。鳳起路地鐵站A出口,兩名女子手扶著一塊寫有「求助:急救病危男友」字樣的牌子跪在街頭,全身上下只穿內衣、內褲,這齣格的一幕吸引了眾多市民的異樣目光。(網友「我是周公...

- 2017年7月07日20時33分
-

2017年7月7日消息,杭州。鳳起路地鐵站A1出口,兩名女子手扶著一塊寫有「求助:急救病危男友」字樣的牌子跪在街頭,全身上下只穿內衣、內褲,這齣格的一幕吸引了眾多市民的異樣目光。(網友「我是周公子」供圖)

28歲的女子叫張富模,四川宜賓人,與她一起下跪的是男友的母親。自稱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給身患白血病的男友籌錢治病。據小張介紹。與她同歲的男友劉永龍,在2013年被查出患有白血病,為了治病家裡花光了所有積蓄。


也跟親戚借了不少錢。病情僅穩定一年多便復發,醫生稱要根治這個病,必須要做骨髓移植手術,並建議到大一點的醫院繼續治療。今年5月初,考慮到治療費和醫療水平的問題,小張和她的男友,還有男友母親一起來到杭州。

準備在浙江省人民醫院做骨髓移植手術。劉永龍與母親的骨髓配型是全相合,當月23日,骨髓移植手術成功。正當一家人準備鬆一口氣的時候,醫生傳來了不幸的消息:劉永龍腸道嚴重排異。

得知這一消息後,小張與男友母親精神一下子緊張起來。因為排異反應劉永龍每天在移植倉里肚子疼痛得直打滾,一天拉二三十次肚子,基本上不敢吃菜,不到半個小時,馬上就要拉肚子。小張說,她男友現在每天只能吃米粥。


目前已經吃了20多天米粥了。看著男友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樣,小張心疼到直掉眼淚。「他媽媽也經常以淚洗面,有時候每到深夜,就會突然間哭起來。看見她哭,我也忍不住跟著哭起來。」

有做過骨髓移植手術的病友告訴小張,腸道排異是最危險的,很多人在這關鍵的一關熬不過來走掉。病友的這番話,更讓小張擔心和緊張。據浙江省人民醫院血液科負責劉永龍治療的醫生介紹,劉永龍已經欠費80000多元。

為了保證正常上藥,主治醫生做了擔保。面對醫院的催費,小張最近幾天一直在發愁。醫生告訴她,如果無法正常繳費,她的男友將會面臨停藥治療,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這緊急的情況一下子讓她心慌了。

據小張介紹,她是一名孤兒,最近幾年一直靠打工謀生,雖然沒有多少積蓄,但已經全部拿出來給男友治病。之前關係比較的朋友,因為她不斷借錢給男友治病,慢慢疏遠了她失去了聯繫。而男友在農村老家也沒什麼親戚朋友。

在家耕田種地的父親又有點殘疾,母親之前做清潔工一個月1000多元,但現在為了照顧兒子,目前已經辭職了。家裡能想的辦法,小張說她已經想過了,能借的已經借過了,現在已經沒有人願意借給她了。

倍感蒼穹無力的她,自稱實在難以在短時間內籌到男友的治病錢。儘管走投無路,但是小張說,她依然不想放棄男友,「眼睜睜看著他死去,然後哭幾聲,我做不到。」

沒錢治療就相當於等死,為了籌錢給男友治病。小張說,她最近晚上經常翻來覆去睡不著。每天都在網上看一些相關的求助新聞。

後來,她看到一個父親為給重病的兒子籌錢治病,不惜放棄尊嚴脫掉身上衣服,僅穿一條內褲僅穿一條內褲在街頭下跪求助,後經媒體報導獲救。


這則求助新聞啟發了她。當她考慮了兩三天決定要做的時候,男友的母親表示也要一起去。於是,便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有好心的路人看到小張與男友母親在杭州街頭裸體下跪求助之後,給當地一些媒體打去了報料電話。但是沒有一個媒體願意前來採訪報導。小張也試圖聯繫曾經報導過她救男友的媒體記者。

對方表示已經做過報導了,不可能一直三番五次給她報導,讓她自己再想別的辦法。媒體的愛莫能助讓小張心情十分失落。有路人質問小張裸體求助的做法,並稱為什麼不能找一份工作,或者通過正常的渠道求助。

對此,小張解釋說,自己脫衣服下跪求助是為了引起社會的關注,也是走投無路逼於無奈之舉。

「我也想找一份工作,但是就算一個月3000元工資,但對於我男友每天幾千、上萬元的治療費來說,是杯水車薪。而且他也需要人照顧。所以,我男友生病後,就註定我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了,至少目前是不能。」

至於為何不通過正常渠道求助。對此,小張則表示,「如果按照正常渠道求助,我估計我男友早就死掉了。」

小張說,她希望社會的好心人能夠多理解一下她,並稱非常渴望能夠有好心人救救她的男友,在她男友生命垂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拉他一把。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