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每日只寫一字,一字千金,為交行題字延用至今,自己卻遺臭萬年


- 2018年6月07日12時48分
- 人文文摘 / 史聊不急

史聊不急

論書法,當代的書家多為浮名所累,所以,書不走心,少大器之作。而前人書法,則多有奪目之珠。只是,有些人的字雖然寫得好,但是,人品卻遭人詬病,比如,秦檜、蔡京之流,他們都是當之無愧的書法大家。

秦檜書法《深心帖》

據傳,現代常用的宋體字,就是源自秦檜的書體(也有人對此提出質疑)。秦檜是狀元出身,為官早年名聲尚好,深為宋徽宗喜愛,被破格任用為御史台左司諫,負責處理御史台衙門的往來公文。處理公文時,秦檜發現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公文字體不一,很不規範,乃利用公務之暇,潛心研究字體,尤其對徽宗趙信的字甚有研究,後在仿照趙佶「瘦金體」字體的基礎上創造出了一種獨特字體,工整劃一,簡便易學。於是他開始用自己創造的新體字謄寫奏摺,慢慢普及全國。


鄭孝胥

在清朝末年,也有這樣一位書家,由於「人品」問題,其作品常被後世忽視,這個人就是曾經享譽清末政壇的鄭孝胥。鄭孝胥,福建省閩侯人,清光緒八年(1882年)舉人,曾歷任廣西邊防大臣,安徽廣東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後來,積極參與溥儀復辟活動,並於1932年任偽滿總理大臣兼文教總長。溥儀稱帝後,任國務總理大臣。鄭孝胥在偽滿任職後,舊時朋輩,如陳衍、昌廣生等,都和他絕交。後來因為反對日本對滿洲的壓制,鄭孝胥於1935年5月後開始失勢。1938年於長春過世,傳言是被毒殺。

鄭孝胥能詩、善書。於詩,鄭孝胥為晚清詩壇「同光體」的實踐者與倡導者之一。於書,鄭孝胥書法工楷、隸,尤善楷書,取徑歐陽詢及蘇軾,而得力於北魏碑版,所作字勢偏長而蒼勁朴茂,是近代書家中很有個性特點的一位。

鄭孝胥集詩聯

才高者,多有與眾不同之怪癖,或傲世,或嫉俗。他自恃學貫中西,才高八斗,不是他認為適時的時候,其字是不輕易示人的。凡事土豪士紳前來求字,價格都要翻一倍到數倍不等,若求字者沒時間等待,只要給的價格合理,鄭孝胥當天就會題完字,一般正常情況下,鄭孝胥一天就寫一個字,求字之人要題八個字就需等上八天。

1926年,鄭孝胥路過青島,在聚福樓大宴同僚時,鄭大人心血來潮,即興為聚福樓寫出了一副名聯:「驅車試過即墨路,覓醉須登聚福樓。」鄭孝胥題畢,滿座驚嘆不已。


鄭孝胥所題「交通銀行」

當時鄭的題字,無錢不能求,有錢也不一定能求到。比如,當時中國「交通銀行」四個字,就是出自他的手筆。當時,鄭孝胥看交通銀行要其題字,開口就是一千兩黃金一個字,銀行不差錢,四千兩黃金當場兌付。當年鄭孝胥給交行題的那四個字一直保存至今。

鄭孝胥楷書《東園記》


1915年刊印的初版《詞源》兩個字,他即收潤筆費五百兩雪花銀。為商務印書館題寫館名,只五個字,即索銀每字兩千兩。儘管已經寫好了,可是由於商務印書館要求其在題款時,應註明題於「民國某某年」,這下可激怒了鄭大人,他當場將墨寶付之一炬,一萬兩白銀就這樣付之東流了,可他並不在乎。

因為背著漢奸的罵名,鄭孝胥死後,他的作品就漸漸被人遺忘,了解者,對他也都避而不談,所以,後人對他的書法才知之甚少。

每日只寫一字,一字千金,為交行題字延用至今,自己卻遺臭萬年圖片

鄭孝胥《盛宮保墓誌》

(圖片來自網絡)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