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三十年前他一念之善,收斂了一具屍骨,竟讓兩代人都因此享福


- 2018年6月07日16時56分
- 歷史文摘 / 聽山人講故事

聽山人講故事

城東有個叫陳歸的讀書人,其父當年以精妙文章名滿天下,可惜死得過早,如今陳歸年近三十,一貧如洗。

這日,陳歸進城購書回來,途中見到一隊人馬十分壯觀。這排頭前的是八個鳴道先鋒,人人手持樂器,一路仙樂飄飄。緊隨其後的是八位引路童子,個個唇紅齒白。童子後面便是八位氣壯如牛的健仆。健仆之後,便是頂八抬大轎。轎夫個個健碩,將那轎子抬得如同平地一般。轎子後面又是如同前面的隊伍一般的人數規格。

陳歸見這架勢必是位王公大臣,忙按照規矩,退至路邊,低首由他先行。


不想,那轎子到了他身邊卻停下來,轎簾一掀,一個婦人的聲音響起:「你是城東陳家的後人吧?」

陳歸抬頭看去,見這婦人四十歲左右,端莊華貴。心裡實在記不得自家與這般顯赫人士有交往,便回道:「正是,敢問您是……」

「你叫我鄭夫人便是了。」婦人回道,「昔日我與你父親有緣,沒想到他的後人竟是落魄如斯,可嘆可悲。」

陳歸心裡泛起一陣酸楚與羞愧,說不出話來。

「你且先隨我走吧,等去了我那裡再做打算。」

陳歸雖不認識她,但見她氣度不凡,知道不會害自己,於是跟在了轎邊。一路之上,鄭夫人問起陳父的一些事,顯得很是感慨。


三十年前他一念之善,收斂了一具屍骨,竟讓兩代人都因此享福圖片

陳歸隨著鄭夫人來到一處豪宅中。鄭夫人吩咐了下人去清掃客房,又宴請了陳歸,對他說:「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在這裡住下來吧,我自會為你安排一切的。」

陳歸自然是萬分感激。酒足飯飽之後,隨下人去了客房。這客房倒像是一間書房,書柜上密密麻麻的滿是書,不下成千上萬本。

他順手抽出一本,沒想到才一翻開,就見扉頁里寫著「子寒生讀於凌晨」。子寒生正是他父親的字號,而下面落款的日期是二十多年前,那時父親還沒成名。他愣了愣,快速來到書櫃前,翻看其他書籍,裡面多有他父親的簽名。

也就是說,他父親當年曾住在此處苦讀過,而且從時間上推斷,從這裡出去後,他父親就名揚天下了。鄭夫人讓自己住在這裡,應該是想讓自己像父親學習。想到這,陳歸定了定神,開始認真讀起書來。

如此過了三年,陳歸飽讀詩書,又加上鄭夫人給他的飲食中多有開啟心智的靈丹妙藥,他已非吳下陳蒙。在這三年里,鄭夫人甚少過來,也叮囑下人不要去驚擾他。

三十年前他一念之善,收斂了一具屍骨,竟讓兩代人都因此享福圖片


這日,鄭夫人將他請到面前,要當面考他一題。陳歸對答如流,文章做得十分漂亮。鄭夫人對其中不足之處做了些許修改,他也很快舉一反三。鄭夫人欣慰地笑道:「你三年苦讀,也算脫胎換骨,從此便可天高任鳥飛,而我也總算不負你父親昔日之恩了。」

陳歸見她口氣中似乎有分別的意思,忙問出壓抑在心中很久的問題:「鄭夫人,不知當年您與先父是如何認識的?」

「你父親當年買下一片荒地建宅子,曾挖出一具屍骨,他心善,小心收拾後又重新擇了風水寶地厚葬了。而那屍骨,也正是我。」鄭夫人娓娓道來,「我受風水滋潤,得以成形,後又嫁至地府豪門。為感謝你父親,我便請他到這裡讀了三年書,也就是這樣,你父親才由原本一個籍籍無名的學子一舉成名天下知。」

陳歸一聽,不由得有些害怕,但仔細一想,她雖非人,但重情重義,自己根本沒必要害怕。他感謝地說:「原來如此,昔日先父一時之善,竟換得陳家兩代人受恩,我該如何回報您?」

「回報?日後你若做個好官,那便是回報了。而且,陳家日後也可因此福澤延綿了。」鄭夫人淡然笑道。

陳歸次日醒來,發現自己竟躺在一片荒地之中,面前是一碩大墳丘,碑上寫著「鄭夫人」墓。一時恍惚,竟以為做了個夢,然而,腹中錦繡文章卻是半點也不假的,特別是鄭夫人命他做的那篇文章。

不久,他進京趕考,意外發現試題竟然正是鄭夫人出的那一題。當下依照記憶,筆走龍蛇,寫就一篇絕妙文章。憑著這篇文章,陳歸得了探花郎,後任知縣、知府,再進京為官,均是兩袖清風,不負當日鄭夫人所囑咐。而陳家也果然福澤延綿,漸漸成了當地的一個大家族。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