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字說字話 | 朱效鈦、朱恩鉀、朱在鈉……這些都是明朝藩王的名字,你敢相信嗎?


- 2018年6月14日12時56分
- 歷史文摘 / 中國日報

中國日報關注

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鈉鎂鋁矽磷,硫氯氬鉀鈣……短短20個字,是不是讓你又回想到了那些年被元素周期表支配的恐懼……

元素周期表真的太難背了!罷特,想像一下,假如當年全班同學的名字恰好跟元素周期表巧妙地重合了……那這些元素是不是就變得好記多了?

字說字話 | 朱效鈦、朱恩鉀、朱在鈉……這些都是明朝藩王的名字,你敢相信嗎?圖片


真有人給孩子起這種名字?有!大明的老朱家就是這麼有個性。

翻翻明朝皇室家譜,有大家日常都會接觸到的元素:

益陽王 朱恩銅

壽昌王 朱均鐵

兩個遇水就爆炸的元素:

瑞金王 朱在鈉


長垣王 朱恩鉀

還有今天手機電池廣泛應用的元素:

內丘王 朱效鋰

以及科技感滿滿的元素:

稷山王 朱效鈦

唐山王 朱詮鈹

有網友總結了個完全版,覆蓋了各種金屬元素:

體現在元素周期表上,標紅的都是老朱家用過的……

「元素周期表上的明代藩王」

什麼情況?難道大明皇室真是照著元素周期表給後代起的名字?

不可能啦。拿大家最熟悉的鐳來說,1898年居里夫人才證實鐳的存在,翻譯成中文更晚了,而用了這個字的明代永和王朱慎鐳早在1589年(萬曆二十六年)就去世啦。

那難道是門捷列夫照著老朱家族譜寫的元素周期表?天啦擼,驚天大揭秘?!

門捷列夫式冷漠

玩笑歸玩笑,今天咱就來正經看看明代藩王是如何出現在元素周期表上的。故事的開頭不得不提到一個人:當年最先把元素周期表翻譯成中文的徐壽。

中國近代化學先驅徐壽

1818年,徐壽出生在江蘇無錫,19世紀60年代因精通技術,開始在安慶內軍械所為洋務派造船,設計和製造了中國第一艘完全自製的蒸汽船「黃鵠號」。

「黃鵠號」簡圖

1868年,江南製造總局設翻譯館,他又去那譯書,一生翻譯了13部科技著作。

當時的翻譯跟現在差別有點大。拿到一本書,先要西方教士口譯內容,再由中國人理解、執筆成書。《化學鑒原》等中國最早的化學著作就是這麼產生的。

字說字話 | 朱效鈦、朱恩鉀、朱在鈉……這些都是明朝藩王的名字,你敢相信嗎?圖片

《化學鑒原》書影,傅蘭雅是英國傳教士,負責口譯

一個題外話,徐壽還有一篇關於聲學的論文《考證律呂說》,由傅蘭雅翻譯成英文發表在1881年3月的Nature上。就問你服不服?

在《化學鑒原》中,徐壽制定了一些必要的科學名詞,比如,化學元素的中文名。

《化學鑒原》中的元素周期表↑

這個周期表列舉了64種元素,跟現在的相比,簡單了不少,但在當時也算是科技前沿了。畢竟元素周期表的拉丁文名稱直到1860年才統一起來,這本書的英文原著Well’s Principle of Chemistry也是1870年才在英國出版。兩年以後就有了中文譯本,也算是很快的啦。

表中64種元素的名字,有些以前就有了,如金、銀、鐵、銅、汞、「輕氣」等,就直接沿用下來。還有幾十個徐壽當時連聽都沒聽過,怎麼翻譯就成了一個問題。

音譯?意譯?

徐壽覺得元素的拉丁文名又長又難念,音譯估計能繞死人,於是用表音和表意相結合的方式,一個元素只用一個漢字表示。

「譯其意義,殊難簡括,全譯其音,苦於繁冗。今取羅馬文之首音,譯一華字,首音不合,則用次音,並加偏旁,以別其類,而讀仍本音。後表所列,即此類也。」

也就是說,先用拉丁文的第一個或者第二個音節翻譯成一個漢字,再加上偏旁以區分類別,這樣元素就有了中文名字。

字說字話 | 朱效鈦、朱恩鉀、朱在鈉……這些都是明朝藩王的名字,你敢相信嗎?圖片

對於徐壽當年的這種譯法和創新精神,現在的學者大部分比較贊同。

當然也有反對意見,比如耿直boy魯迅。1934年,他在提倡漢字拉丁化的時候,就在《門外文談》中講:

「現在最會造字的是中國化學家,許多原質和化合物的名目,很不容易認得,連音也難以讀出來了。老實說,我是一看見就頭痛的,覺得遠不如就用萬國通用的拉丁名來得爽快,如果二十來個字母都認不得,請恕我直說:那麼,化學也大抵學不好的。」

說了這麼多,那這元素周期表跟朱元璋到底有啥關係?難道,當年徐壽翻譯元素周期表的時候,老朱給他託夢了?

託夢不靠譜,咱要講證據

元素周期表中的字現在看來都比較生僻,居然跟老朱家的族譜有這麼多重合。所以有人猜測,清代的徐壽在翻譯時,借鑑了明代皇室的族譜。

網友的猜想(大清圖書館是什麼鬼?)


這……靠譜嗎?朱元璋的族譜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老朱家子孫眾多,朱元璋一擔心後世有重名的,二來擔心輩分亂了套,思來想去,給自己的子孫們提供了一份御製版「起名大全」。

《皇明祖訓》書影

他在親自主編的《皇明祖訓》中,給每個兒子擬定了二十個不同的字,作為這一支後代名字中的第一個字,也就是確定輩分的「行輩字」。第一世用第一個字,第二世用第二個字,一直到第二十代……掐指一算,老朱把後代名字都打算到二十一世紀了!

第一個字定好了,第二個字也不能隨便起~《明史·諸王世表一》中明確說,子孫第二個字「取五行偏旁」,按火、土、金、水、木來排序。朱元璋的兒子們第二個字都是木字旁的,孫子輩就從火開始。所以上文提到的「金屬名」的諸位藩王,有的是朱元璋的第四代孫,有的是第九代孫。

《明史·諸王世表一》截圖

看到沒?徐壽和朱元璋都拿漢字的偏旁打起了主意,再加上很多元素都是金屬性質,這就讓老朱家的族譜看起來像一個大型的「元素周期表」了。

那麼徐壽在翻譯時,到底看沒看老朱家族譜?

看了?還是沒看?

以CD君(ID:chinadailywx)有限的閱讀量,除了上述網友的猜測,徐壽的這段「軼事」在別的文章中並沒有出現。

但CD君(ID:chinadailywx)對比了網友總結的「元素周期表上的明代藩王」和徐壽版元素周期表,發現其中只有9個字是重合的,分別是鋰、鉀、鉻、鐵、銅、鋅、鈀、錫、汞。畢竟,離徐壽他老人家翻譯周期表,已經過去將近150年了……

徐壽要想從老朱那麼多後人中撈出這9個字來,還不如直接去翻康熙字典。

所以,CD君(ID:chinadailywx)強烈懷疑徐壽在翻譯時可能並沒有借用什麼朱氏族譜,熟悉科學史的同學不妨再「小心求證」一下。

那這撞車怎麼撞得這麼巧呢?除了上面說的偏旁的原因,還有一點:徐壽在翻譯中使用了「舊詞賦新義」的技能。

有學者統計,《化學鑒原》中所列64種元素的中文名稱,有51個漢字是他「創造」的,其中34種沿用至今。

其中有部分字如鎂、矽等是徐壽按加偏旁的規則「原創」,另外一部分「創造」就是給字典中的生僻字賦予新的含義,如鉀、鋅、鈀等。

鉀《廣韻》(宋代)中釋義「鎧」,也就是現在說的鎧甲

鋅《集韻》(宋代)中釋義為「剛」

鈀《說文解字》(漢代)中釋義「兵車」

這些字早就有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古義逐漸消失,變成了現在人們眼中化學元素的專有名詞。然後又被網友發現朱元璋的後代居然早就用過這些字,然後就有了之後的各種聯想。

其實呢,徐壽的這種「創造」我們每個人都用過,比如「尬」、「懟」、「吃雞」……這些「舊詞」就是被我們這幫網癮患者賦予了「新義」。

囉嗦了這麼多,朱元璋和元素周期表的故事也該結尾了:漢字果然博大精深、與時俱進,不服不行!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