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宋江逼迫這五人家破人亡,為弄得人家落草梁山,自私嗎


蓋飯娛樂宋江不擇手段逼人入伙居心何在梁山好漢入伙或者叫聚義,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那麼心甘情願的,有些人甚至都不願意入伙,是宋江用盡了各種手段把人弄上山來,這也可以看做是另類的「逼上梁山...

- 2018年6月15日17時56分
- 歷史文摘 / 蓋飯娛樂

蓋飯娛樂

宋江不擇手段逼人入伙居心何在

梁山好漢入伙或者叫聚義,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那麼心甘情願的,有些人甚至都不願意入伙,是宋江用盡了各種手段把人弄上山來

,這也可以看做是另類的「逼上梁山」吧。對於前來征剿梁山泊的朝廷軍官,把他們捉來,勸其入伙,可謂是一舉兩得,既打破了朝廷的軍事部署,解除了梁山的現實危險,又增加了梁山泊的力量。但有些人並不是這種情況,人家和宋江和「綠林」根本就不沾邊兒,是宋江一定要把人弄上山!究竟是為了什麼宋江一定要這樣干呢?仔細考慮一番,宋江拉這部分人入伙,都有他一定的目的和需求,因此他才會不擇手段,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下面就來看看宋江強拉幾個人入伙的目的。


一、 盧俊義

盧俊義就不用多說了,本博有專門文章論述。無論是宋江想建立一個宋氏王國還是綠林山頭,都需要一個這樣的人。尤其是這後一條,一旦大首領宋江有什麼不測,梁山需要一個有能力領導這幫弟兄們的人,而這個人還必須是一個能夠維持宋江「替天行道」,謀求招安路線的人。

二、 江州幫

江州幫包括李俊、李立、童氏兄弟、薛永、穆弘、穆春、張橫、張順、侯健、戴宗和李逵,由宋江發配江州時先後認識。在宋江和戴宗即將被處斬的刑場上,除了李逵,這些人都沒有參與劫法場。在白龍廟殺退官軍時,他們也是負責接應。也就是說,宋江上梁山,他們可以去,也可以不去,為義氣上救了宋江,完事後他們可以回去重操舊業。本來他們幹的大多是不法勾當,官府要治他們的罪,罪名有很多,像這種接應事情,官府查不出來。但是,宋江卻在脫險以後,提出來要攻打無為軍,活捉黃文炳報仇。為了義氣,在這個時候,誰又能說不行?所以,儘管晁蓋說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江州這些人還是參與了攻打無為軍。

攻打了無為軍,捉住並活剮了黃文炳,宋江又跪下來乞求,大家都跟著晁蓋哥哥上梁山。他雖然說是去不去自願,但「如今殺死了許多官軍人馬,……今若不隨哥哥去,同死同生,卻投哪裡去?」有了這些話,宋江大喜,大家一起上了梁山泊。


宋江為什麼要給這些人設套,強拉這些人入伙呢?最基本的原因還是擴大宋江個人的勢力。梁山原有好漢加上晁蓋班底,共是十二個人,這可以看作是晁蓋勢力。宋江介紹的清風寨幫共是九個人,再加上這江州幫十二人,共是二十一人,可謂是絕對優勢。

這些人上山,還有一個潛在的標尺作用,他們大多是社會的底層人士,像侯健,武藝稀鬆平常,也不過就是一個裁縫,但他卻可以給天下人一個啟示,只要崇拜宋江,有那麼個一技之長,願意上梁山的,都可以成為好漢。

三、 李應

本來,祝家莊、李家莊和扈家莊是結成「軍事同盟」的,說到底,這樣的同盟就是防備成伙的強盜打劫。楊雄殺了妻子潘巧雲,和石秀、時遷一同上梁山泊,路過祝家莊,這時遷賊性難改,偷了人家酒店的報曉雞。爭執起來,幾個人還自認是梁山頭領,這就來事情了,時遷被人捉了起來。楊雄和石秀走脫,遇見了李家莊的管家杜興,杜興說可以求一求他的東家李應,讓他講一講情,把時遷給放了。按理說,幾家既然是同盟關係,祝家莊這點兒面子應該給,但祝家的三個兒子可能認為祝家莊才是三家老大,獨自對付梁山泊沒有問題,就硬是把李應這個面子給駁了。當面爭執起來,李應還中了祝家三子祝彪一箭。

儘管如此,宋江要打祝家莊,李應還是保守中立,不站在任何一方。

宋江打破祝家莊,順便把扈家莊也給滅了,由於李應的關係,李家莊沒有遭受戰火。可是,祝家莊被滅以後,緊跟著本州知府就上門來問罪,說祝家莊告下他「結連梁山泊強寇」,要提他到州里「對理明白」。結果是,這些人都是宋江讓人假扮的,他被劫持到了梁山泊,家眷同樣被「取到山寨」,莊子「一把火已都燒做白地」。

宋江為什麼要強拉李應入伙?有一個原因,李應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名氣,攻打祝家莊,宋江說的四條理由之一就是拉李應入伙。像晁蓋、李應這種村族長,應該說對普通人更有號召力。還有一點,就是宋江需要糧食,這也是宋江說服晁蓋攻打祝家莊的理由之一。宋江打破了祝家莊,除了留下給村民的糧食,還「得糧五十萬石」。這五十萬石糧食是祝家莊一個村子的,還是祝家莊扈家莊兩個村子的,這個不好說。但是,三個村子能夠聯合,想必其規模應該是差不了很多,否則,村子太小,只能是依附,而不是聯合。把李應拉上山,李家莊也一定有很多糧食會隨之被「裝載上車」拉到山上去。再一個就是李應這樣的人不在了,李家莊這樣的有能力自衛的大村寨也就剷除了,宋江的梁山,是不容許周邊有這樣的大村寨存在的。否則,即便是李應不會和梁山泊為敵,宋江總不好再向這兒來「借糧」吧!宋江上山,梁山泊來了一個爆炸式的發展,帶來一個最急切的問題就是糧食的匱乏。宋江要借糧,即便是經過李家莊,也會擔心這隻「大雕」什麼時候一展翅膀撲過來,畢竟,李家也是和祝家莊定過生死同盟對付梁山泊的。正所謂是鳥無頭不飛,沒有了李應,李家莊自然就會成為散落的莊戶人家,宋江再來「征糧」絕無障礙。

拉李應入伙,對宋江來說可謂是「一箭三雕」!

四、 朱仝

朱仝因為私自放走了雷橫,吃了官司,被發配到滄州牢城。可是,滄州知府「見朱仝一表非俗」,心中喜歡,就不讓朱仝去坐牢了,「只留在本府聽候使喚」。朱仝是鄆城縣的都頭,懂得這一行當的規矩,因此上給滄州府的所有當差的人「都送了些人情」,因此上大家「都喜歡他」。更巧的是,知府的小兒子喜歡朱仝,只要朱仝抱他。朱仝又會來事,經常給小孩子買一些糖果子吃,這知府更是喜歡的不得了。七月十五日,是一個「盂蘭盆大齋之日」,按慣例要「點放河燈」,朱仝就帶著這個小衙內去看燈。遇見了雷橫,雷橫把他引到吳用面前。雷橫勸朱仝上梁山「共聚大義」,被朱仝堅決頂回去。

回來後,小衙內不見了。還是這個雷橫,又將他領到吳用面前。吳用說李逵是自己的伴當,結果是李逵把小孩子殺了。朱仝要和李逵拚命,一直追趕著到了柴進莊上。再經過柴進一番說合,這朱仝也就不由不上梁山泊了。不用說,這一切都是宋江要吳用做的精心安排。

假如說,宋江讓朱仝上山是為了報恩,那這種報恩方式也實在有點兒殘忍了些!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報恩,而是把人往死里整。朱仝對山寨里很多頭領有恩,尤其是宋江,雷橫說的很明白,是宋江讓他來請朱仝。宋江也放過晁蓋,晁蓋也有過報恩行為,就是給宋江一些錢,讓宋江過得更好些。雖然因此連累了宋江,但那不是晁蓋的本意,也有宋江做事思慮不周有關。朱仝在滄州知府這兒過得好好的,宋江是知道的。吳用說:「服侍他人,非男子漢大丈夫的勾當」,足可證明宋江事前清楚朱仝的處境。宋江坐過牢,他應該知道朱仝花銷不菲,假如只為報恩,就應該像晁蓋一樣,多給朱仝留下一些錢,再接受教訓,不留下書信就是了。真要那樣,當國家真到了「用人之際」,憑朱仝的本事,也是能夠立功揚名的。即便不是這樣,若遇到大赦,「天可憐見,一年半載,掙扎還鄉,復為良民」,也是一條很好的出路。


報恩顯然不是宋江拉朱仝上山的真正目的。

五、 秦明

宋江殺了人外逃,最後一站來到清風寨花榮處。元宵節,宋江到鎮上觀燈,被知寨劉高當作清風山上的強盜捉了起來。因為他的老婆曾經被清風山上的強盜王英捉去,要當壓寨夫人,宋江為好救了他,卻被這個女人恩將仇報當作「賊頭」。花榮救了宋江,卻被青州兵馬都監黃信一起捉拿起來,準備解往州里。半路上,清風山燕順等人不但將宋江救了,還把黃信圍在了清風寨內。黃信只好申狀告急,青州知府便請來了「青州指揮司總管本州兵馬秦統制」秦明。

秦明功夫當然十分了得,要不然日後也不會成為宋江的五虎上將。但是這個人「性格急躁」,短於思慮,被宋江、花榮等人略一用計,就中了圈套捉到了清風山上。對於這種情況,一般被捉將領只有兩條路可走,投降或者是死難。燕順也曾勸秦明投降,無奈秦明認為自己「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寧死也不肯「背反朝廷」。但宋江是需要這個人的,秦明不能死,就這樣被放了回去。

秦明來到青州城外看時,「原來舊有數百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等他來到城門前,卻被城裡人罵作是「反賊」,說昨夜殺人燒房的人就是他秦明。不用說,這都是宋江為了逼迫他投降用的手段,儘管有點兒卑鄙。嚴重的後果還在後邊,青州知府不僅「已自差人奏聞朝廷去了」,在捉住他時「碎屍萬段」,還把他的妻子老小全都殺了,讓軍士用槍「將秦明妻子首級挑在槍上」,讓秦明看個明白。秦明只得再回舊路,漫無目的的走著,當然,肯定會有一伙人在等著他,這就是宋江。宋江的一個給「總管做媒」,另加「有個好見識」,再和花榮、燕順等人這麼集體一跪,秦明只好「歸順」。

宋江為什麼要用這般殘忍卑鄙的手段拉秦明入伙?關鍵在於,宋江要有自己足夠的勢力,在青州清風寨這個局部環境中,少了秦明不行。實際上在這個時候,宋江已經有了上梁山的打算,這就是他說的那個「好見識」。因為他把顛沛流離逃亡江湖的原因說成是為了一個煙花女子,而不是因為私放晁蓋。他知道,要上梁山,晁蓋必定會給他一個很好的位置。但是,宋江不是一個甘居人下之人,他要上山,就要是一個說了算的人,要想說了算,必須要有實力,也就是要有自己的人,或者說,要有在晁蓋面前說話管用的本錢。

梁山上這時候的頭領,有本事的是林沖和劉唐,其次是三阮,而三阮的本事更多的體現在水上。宋江手上,真正武藝高強的人只有一個花榮,這顯然不足以抗衡林、劉兩人,這就是秦明的重要性。後來有了黃信、呂方、郭盛和石勇,這軍事將領的「武藝」水平,總體上已經高於梁山原有將領。儘管這次宋江沒有上的梁山,假如是上了,宋江已經有了「替哥哥走一遭」的本錢。

宋江真正的目的,就是不允許朱仝走另一條路!假如朱仝那一條「立功正名」或者是「復為良民」之路走通了,那不是說明他宋江當強盜是胡鬧嗎?至少他寫反詩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拉朱仝入伙,一方面和別人表明他沒有忘記了老弟兄,又有了一個和他相同經歷的人,也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總之,不管宋江多麼的標榜仁義,也不管他的口號是什麼,現實需要才是第一位的,這就是宋江不擇手段強拉人入伙的原因所在。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