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南少林之謎:兩百年前為何突然消失無影蹤


- 2018年6月25日01時56分
- 歷史文摘 / 上將潘鳳講歷史

上將潘鳳講歷史

「天下功夫出少林」,以「南拳北腿」著稱的南北兩座少林寺院的僧人,匡扶正義,歷次救國家於危難之中。

然而,少林寺難逃被焚燒的命運。

一千多年過去了,當年赫赫聲名的南北兩少林寺,只留下北少林依然屹立在嵩山之上,香火旺盛,南少林寺此刻卻銷聲匿跡了。為此,人們開始了歷史的追蹤。


相傳,公元1276年(新浪科技註:原文如此,康熙十三年應為1674年),康熙突然下旨三千御林軍火燒南少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這其中必定有著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

南少林之謎:兩百年前為何突然消失無影蹤圖片

於是,莆田最先開始了他們的尋找,在林山村中,文物普查隊發現了一口刻有「僧兵」銘文的北宋石槽。有關專家論證,「僧兵」是南少林寺獨有的編制。從而,推斷出石槽的所在地——林泉院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然而,泉州的兩本祖譜——《清源金氏族譜》和《西山雜誌》更有詳細記載,泉州存在過一座規模宏大的少林寺。不料,此時的福清出示了更為確鑿的證據,出土的文物、古代的地圖、以及相關的文獻資料,一致指向福清的確存在著一座少林院。

然而,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教授羅炤的研究發現,卻讓南少林之謎進入了更深層次的探索。羅炤發現了福建閩南小鎮的一種幾乎絕跡的特殊的佛教派別——香花僧。香花僧也侍奉佛祖,為民眾做喪喜事,宏揚佛法。但卻有不同於正宗的佛教叢林的地方,他們可以殺生吃葷,可以娶妻生子。奇怪的是,香花僧的傳人,有一本神秘的秘典——香花僧秘典。這本秘典中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它揭開了兩百多年前的一個夜晚,南少林寺為何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以及寺院遺址的真正所在地。(編導:蔡佳利)

《南少林之謎》第一集解說詞


隋末「十三棍僧勇救唐王」,河南嵩山少林寺以禪宗和絕世武功博得「天下第一名

剎」 的美譽。

此後,嵩山少林寺派僧人南下福建興建少林分寺,南北少林遙相呼應。

據說,福建這座寺院規模宏大,僧人眾多,它與祖庭嵩山少林寺一樣是禪武同修。

南少林的僧人,將北少林的功夫糅合進南方拳術的特點,創建了蜚聲海內外的南少林拳。此後,南北兩少林並駕齊驅馳騁在中國的佛教界和武術界,世稱「南少林」和「北少林」。

一千多年過去了,北少林歷盡滄桑,依舊屹立在嵩山之麓,香火旺盛,而南少林卻早已銷聲匿跡了。

在北京的清宮檔案庫里,收藏著一本嘉慶十六年,清政府在廣西東蘭州姚大羔家查獲的天地會《會薄》。

《會薄》中記錄了天地會創立的一段悲壯歷史,這就是著名的「西魯故事「。

康熙十三年,西魯國入侵國境,朝臣官兵抵擋不住,朝廷張貼皇榜招募天下勇士,許諾退兵者封侯賜爵。南少林寺僧自願揭榜請纓,奮勇殺敵衛國。不料得勝回朝後,康熙卻火燒少林寺,屠殺僧人,僥倖逃脫的五個和尚歃血盟誓「反清復明」,組織天地會,為死難者報仇。然而,歷史上天地會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呢。

羅炤:因為它是反清復明的,它在客觀上,在清朝它是一個造反的組織,有一定的革命性。所以從清初一直到清朝滅亡,反對清朝的一些武裝鬥爭,幾乎有一半以上都和天地會有關係。

天地會又名三點會、哥老會、小刀會等,其內部統稱「洪門」。在清朝二百六十七年的統治期間內,天地會一刻也未停止它的「反清復明」的鬥爭。太平天國起義、辛亥革命都與天地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然而,被現代小說家描繪成英明神武的康熙大帝,為何會背信棄義殺害有功之臣,而且是已遁入空門的僧人,甚至燒毀千年古寺?這其中必定有著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

只是,人們要到哪裡才能揭開歷史的真相,追尋歷史的蹤跡呢?

遺憾的是,天地會的《會薄》中並未記載南少林寺的所在地。

自80年代以來,南少林的傳奇成為眾多武俠電影和武俠小說長盛不衰的題材。人們注意到,其中許多的內容都提及在福建莆田有座少林寺。

1986年8月,莆田縣的文物普查隊來到西天尾鎮林山村進行文物普查。

一天,在林山村村口,一口置於露天的石槽馬上引起了文物普查隊的注意。石槽歷經歲月的打磨,字跡有些模糊。

經普查隊考證,這口石槽造自北宋中期。

突然,石槽上「僧兵」,這兩個異常醒目的漢字讓普查隊員不禁產生疑惑:僧人是不參與凡塵世事的,更不准殺生,而「兵」是要大開殺戒的,那麼和尚和士兵同時放在一起又是意味著什麼?

第二天,在村中碾米廠陰暗的角落裡,文物普查隊發現了另一塊北宋石槽,上面刻著「諸羅漢浴煎茶散」字樣。自古以來,中國佛教界常把有道僧人喻為羅漢,從石刻的表面意思猜測,這口北宋石槽,極有可能是寺院僧人用來治療疾病的一種工具。然而,它和刻有「僧兵「的另一個北宋石槽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

令隊員們更為困惑的是,他們在莆田工作多年,從沒聽說過林山村有座寺院。

帶著這樣的疑惑,文物普查隊走訪了村中年長的老者,村中的老人說,這裡的石槽在他們出生以前就存在了,但是誰也不知道這些石槽的來歷。原來,,在解放初期,村裡共有36口石槽,幾十年來,這些石槽大部分被移做它用,目前可能僅留下幾口。

文物普查隊在林山村發現「僧兵」石槽的消息,很快傳開了。許多專家紛紛著手研究有關「僧兵」的古代文獻資料。就在此時,莆田縣文聯的楊祖煌,在專家論證會上提交一份驚人的報告。

楊祖煌:僧兵是北少林當時十三僧救唐王的時候,特許少林寺組織武裝僧兵,才有這個特權。所以,南少林可能就在我們莆田的這個地方。

同時,專家也推斷出,林山村發現的第二口刻有「諸羅漢浴煎茶散」的北宋石槽,則是專供練武的僧人療傷所用。

1988年,一批批尋根祭祖的客人來到莆田尋找南少林寺。雖然,這些人均無所獲,但他們的活動卻漸漸引起了莆田當地人的關注。

然而,僅憑几口北宋石槽,是無法證明,那座消失了幾百年的南少林就在林山村的。專家們開始從大量歷史文獻中尋找,令人失望的是,沒有發現絲毫有關少林寺的記載。

正當各路專家齊聚林山村,研究討論北宋石槽時,一旁的村幹部突然想起:在村委會後側的枇杷林中,有個寺院的遺址,村裡老人都說叫林泉院,遺址上還有練功場、鐘鼓樓、梅花樁的痕跡。

此時,專家們做出一個大膽的假設,「僧兵」的石槽出自林泉院。那麼,林泉院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更為重要的是,如何證明這裡真的存在過一座林泉院。這樣的假設,只能依據探方考古。

1990年12月1日,福建省考古隊進入林山村「林泉院」的遺址,開始了第一期的發掘工程。

五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考古隊員在這片枇杷林的土地下,挖出了大量古代的陶瓷器。

大部分瓷器底部的墨跡已經模糊難識,只有幾件寫著『林泉』、『泉山』等墨書。顯而易見,考古隊並沒有找到林泉院存在的直接證據。

此時,飢腸轆轆的隊長林公務,正在收拾著出土的瓷器,突然聽見,工人中叫喊了起來。

顯然,被發現的是塊建塔時作為標誌的基石,碑上的漢字清晰可辯:「真覺大師難提之塔,林泉院,天佑」。

林公務:這個碑至少說明兩個問題,一個是寺院名稱叫林泉院,這毫無疑問。第二個是,天佑年間,從天佑年號當中證明了這個地層,的確是唐末的地層,說明這個寺院至少在唐末就已經存在了。

林公務的考古報告顯示 ,「林泉院」遺址始於北宋之前,毀於清初。這與傳說中的「南少林」 始於唐,毀於清的年代大致相同。那麼,「林泉院」究竟是不是「南少林」?

不料,專家們翻遍了大量的文獻資料,均沒有找到「林泉院」與「少林寺」相關的記載。眼看著線索中斷了,專家們不得不另闢蹊徑。

傳說中,南少林是北少林的分寺。人們猜想,北少林寺里會不會有南少林遺址的記載呢?

1990年4月3日,幾位專家來到北少林,拜訪寺中的方丈德禪大師。

德禪大師聽了幾位專家們的來意後,當即找來寺中的高僧一起座談。高僧告訴專家,如果想從碑林、碑廊中找到有關南少林寺的文字根據,在清朝以前那是很多,但在清康熙以後就不可能找到了。

原來,康熙皇帝因害怕北少林參與反清復明的活動,在血腥鎮壓南少林的同時,對北少林也發出了解散僧兵、不准練武、不准同南少林有任何來往的敕令。而且把有關的碑碣全部打毀,文字全部燒掉。

如果連北少林中也無法找到關於南少林寺院遺址的記載,那又能到哪裡尋找呢?

其實早在40年代初,著名體育學家唐豪派其學生徐樹樁,前往莆田進行調查。徐樹樁是莆田人,他肩負師命回鄉調查,並沒有發現莆田有少林寺的遺址。於是,唐豪遂發表文章,作出"查無此一少林寺","可見其偽"的結論。

以當時唐豪在學術上權威的地位,他對南少林的結論影響極大。因此,人們開始認為莆田並沒少林寺。

以至於台灣編訂的《體育大辭典》一口論定:「一般傳說所謂福建亦有少林寺,只是誤傳,實則查無此事」。

五十年後,莆田專家方金輝撰稿反駁唐豪先生的結論。

方金輝:作為當時一個練武的學生,一個暑假回來,他到處問問打聽幾下,沒有就是沒有,他回去就告訴他,因此他的結論是查無此一少林,可見其偽,可見南少林就是假的,對於他這個結論,我當然是有想法的,我們很尊重他對中國體育史的貢獻,對中國武術史作出的貢獻,但這個問題,他是不那麼全面,不那麼慎重。結論下得太草率一點。

莆田的專家們認為,經過科學考證,已經證明了林山村中,存在著一座規模宏大的武僧寺院——林泉院,而這座林泉院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

就在各界人士慶祝封塵了200多年的謎底,終於徹底揭開時,福建的另一座城市傳來了令人震驚的反駁聲音。

泉州知名史學家—陳泗東反駁有關莆田「僧兵」的說法。陳泗東認為:凡和尚組成的軍隊,皆稱「僧兵」。而僧兵不只少林寺獨有,其他寺院也有。

在明顧炎武的《日知錄》中記載,除少林寺有僧兵之外,許多地方在歷史上都有出現過僧兵。

而《夢觀集》中也出現過泉州「僧兵」的記載。因此,「僧兵」不只少林寺獨有,全國很多地方都有,泉州更多。

況且,據嵩山少林寺碑文中記載,「十三棍僧」救唐王之後,唐太宗只封給這些僧人以官銜,賜田地,頒布聖旨加以表揚,並沒有特別叫少林寺組織僧兵,給予編制。

60年代畢業於廈門大學中文系的周焜民,對古文字的語法頗有研究。

周焜民:我當時看到拓文以後,也感到文字不符合古代漢語的語言規範,當院僧兵,那個兵字,其實是其他的「其」字,它應當斷句為:當院僧,其永,其津,其合,共造石槽一口。其中的這裡面的三個其字,它的兩橫距離差不多,按說如果寫成兵字,兵字這兩橫應當短一點。不像其字是拉長的,漢字的結構他有一定的內在規律。所以,當時把這個復原的研究發現,把其字上面多加字上加一撇,其中的兩點抹掉,描紅之後,就看到這當院僧兵。

「僧兵」的偽證之說引起了海內外專家對泉州的關注。此時,泉州的幾位專家聯合聲明,真正的南少林寺不在莆田而在泉州。

泉州,這座歷史文化古城,曾在宋元時期成為「東方第一大港」,與埃及亞歷山大港齊名於世,來往的通商貿易國家達100多個,世界各大宗教匯集與此。它會是南少林遺址所在地嗎?

早在八十年代初,一本明代無名人士撰寫的手抄本——《清源金氏族譜》的附錄《麗史》引起了陳泗東的注意。《麗史》中有一段是這樣的記載:明朝期間,泉州城中一位年輕的書生,名為伊楚玉,曾在一寺院讀書,經常從一富翁凌氏的門前經過,後與凌氏的女兒相遇並產生愛慕之情的故事。而伊楚玉讀書所在的寺院正是泉州少林寺。

周焜民:這本書裡面是一本祖譜,金氏是我們泉州的阿拉伯民族,這本祖譜很奇怪,它說了一篇紀實性的小說,溫嶺歷史,說在這裡面,這本麗史它在這裡面不是想反映說,這個裡面所反映的一段愛情故事,它本意不是這個,它本意在說這裡面反映金家的一段歷史事實,反映了當時社會背景,時代變遷,泉州風物收錄祖譜裡面的事,是要作為史實性的東西來補充祖譜的不足,所以我感到這篇,第一它是真實的,第二,它具有一定的史料價值.我們中國的歷史研究,往往是野史、詩冊,可以彌補正史的不足.

其實,古城泉州的民間一直流傳著一個故事。相傳,泉州在唐朝年間就存在一座少林寺,少林寺的僧人個個武功高強,歷代以來一直匡扶正義、愛國愛民,最後為反抗清朝壓迫歷盡坎坷,終被焚毀。說書先生喜歡在故事的結尾留下這樣的懸念,當清朝統治者下令火燒少林寺以後,自此無人敢修復,無人敢私下議論。漸漸的,誰也不知道當年的泉州少林寺究竟建在何處?

然而,有一種傳說卻被泉州的老人私下議論著,清咸豐丙辰年間,東禪寺主持幻空曾手書一塊「少林古績」山門匾額。

那麼,東禪寺會不會就是《麗史》中所記載的書生伊楚玉讀書的那座少林寺呢?

《南少林之謎》第二集解說詞

相傳,康熙十三年,清王朝突然下令

火燒福建南少林寺。自此,千年古寺燃為灰燼。當年赫赫聲名的南少林寺究竟在哪裡呢?

方金輝:林泉院就是歷史上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南少林寺.

林少川:從民間世代相傳下來的它就說南少林在泉州。

隨著南少林故事,頻繁出現在香港武俠小說和電影之中,國內外掀起了一股研究南少林的熱潮。莆田人最先開始了他們的尋找,他們欲把歷史的傳說和現實的發現結合起來。但是,他們沒有料到,由於泉州的介入,掀起了一場曠

日持久的「南少林遺址之爭」。

東禪寺,位於泉州東門外鳳山之麓,始建於唐乾符年間。

清乾隆的《泉州府志》記載:「鎮國東禪寺,廣明年賜今名。宋德佑和元至正兩次遭火,後復建。明宣德十年重修,後廢。」

東禪寺的始建年代和廢棄的年代,與傳說中的南少林大致相符,最重要的是,這裡曾經存在過一塊清朝年間《少林古績》的匾額。從這塊匾額字面上的意思來理解,東禪寺就是少林寺的古代遺蹟。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它為何不直接稱為少林寺呢?

採訪周焜明:在我們民間,口頭上大家不叫它東禪寺,就叫少林寺。泉州的寺廟有這麼個特點,它往往有兩個名稱。比如開元寺,又叫做紫雲寺,承天寺又叫做月台寺,東禪寺可能又是另外一個名稱,就叫做少林寺。

採訪方金輝:以前的文人墨客好像把寺廟、把和尚僧人,老給少林掛在一起。因為少林,少林寺是我們禪宗祖庭.我總覺得這個少林古蹟這個題詞不一定屬實。

當時,泉州的同志提出來,南少林寺,它的依據,一個是麗史裡頭,有一段話,我們後來去查了,麗史只是一部愛情小說,如果根據小說裡面有些東西,作為古蹟的一個證據材料,我覺得這個好像不足。

這些日子來,陳泗東正為《麗史》的證據不足而苦惱。

突然接到一個意外的電話,電話里的人告訴陳泗東,晉江東石人蔡春草,有本的世代相傳的手抄本,名為《西山雜誌》,書中大量的篇幅,記載著泉州少林寺的故事。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使陳泗東興奮異常。

他決定前往晉江尋訪這本《西山雜誌》。然而,當他找到蔡春草的小店時,卻被告知蔡春草出了遠門,可能兩個月之後才能回來。

正當南少林遺址之謎,被海內外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時,人們看到《福建僑報》發表一篇劉福鑄撰寫的文章,由此引出福建省內的第三座少林寺——福清少林寺。人們紛紛議論,前兩座城市經過層層的論證,最終還是無法證明,南少林遺址的所在地。福清,這座城市能找到神秘的南少林嗎?

據近代武術名著《少林拳秘訣》中記載:「國內有兩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閩中」。『中州』指的是嵩山少林寺。而『閩中』則指福建的中部。

從福建的地圖上看,莆田和福清都屬於閩中。

宋代學者曾鞏在《道山亭記》中稱:福州府的地理位置均在福建的中部,所以稱為閩中。

福清,屬福州府的管轄範圍,依此推斷,福清也屬於閩中。

劉福鑄的文章中寫到:在福清的新寧里有座少林院,然而,現今的地圖沒有新寧里的標誌。那麼,新寧里會是在哪裡呢?

俞達珠:我們去找乾隆版的福清縣誌,我們去找那個地圖方位,它是標在福清的西南,福清西南看到了方位,大約在福路以下,在金玉南山這代,我們三個人去找了好幾次,跑到山上去找,沒有。當地的群眾也不懂得少林寺,也沒有那個少林寺的地名。所以我們感到不在這個地方,如果有這麼大的寺院,可能會有影響,老人都會知道就沒有。

沒有找到少林寺,專家們不免有些失望。然而,他們並沒有放棄。

1993年5月,專家們在《三山志》的福清縣寺觀中找到:「新寧里,少林院。」緊接著,清朝乾隆年間欽定《四庫全書》同樣記載著「新寧里,少林院」。

如此看來,宋朝到清朝的幾百年中,福清新寧里都存在著一座少林院。

然而,這座少林院會是在哪裡呢?專家意識到,要尋找古福清的少林院,只能依據古代的地圖。

5月下旬,專家們再次踏入福清檔案館,然而,他們翻遍了舊版的福清地圖,始終找不到「少林「的標誌。

不料,就在他們打算放棄的時候,無意中看見了一張解放軍總參謀部繪製的《東張》地圖,上面標註著「肖林」。

陳華光:這個「肖林」跟「少林」有差異,它是福清方言諧音。

為了確定古福清是否真的有座少林院,幾位專家決定重新翻看那些古代地圖,期望能從中再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就在此時,檔案館管理員送來了一張民國二十年版的《福清縣全圖》。陳華光意識到這是一張他們從未查看過的地圖。他緊張地查找著地圖上的每一個標註。果然,在新寧里西北部位置上,標註著 「少林」。

陳華光:那麼這樣我們就明確了,就準備按照地圖去東張新寧里去查少林的遺址。

兩個月之後,陳泗東再次來到蔡春草的小店。幸運的是,蔡春草已經回到了晉江。

然而,當陳泗東向蔡春草提出想親眼看看《西山雜誌》時,蔡春草猶豫了,面對著這位陌生的來客,他很懷疑,陳泗東會不會懷著什麼不良的企圖?

蔡春草的七世祖伯曾隨鄭氏抗清,遭到清朝政治迫害,禍及蔡氏家族未能科舉登仕。祖先蔡永蒹只好轉航海經商,後又遇海難船破,則到異鄉設塾授徒,偶然的機會在吳氏家讀萬卷藏書時,接觸到一批珍貴的書籍,根據這些資料撰寫的《西山雜誌》。

此時的陳泗東看出了蔡春草的疑惑,他誠懇的勸說,並告知想看此書的目的,純粹為了學術上的研究,而且答應決不做對該書有任何毀壞的事情。猶豫再三的蔡春草終於拿出那本家傳的手抄本。

《西山雜誌》是蔡永蒹在清嘉慶年間撰寫的手抄本。該書中赫然記載了:唐初,嵩山少林寺派救唐王的十三棍僧之一—智空前來福建興建分寺,而這座分寺就坐落在清源山麓。

泉州北郊有座遠近聞名的清源山,而先前提到的東禪寺正好坐落在清源山上。那麼,具有《少林古蹟》之稱的東禪寺,會不會就是《西山雜誌》中的泉州少林寺?

此時的陳泗東回想起,泉州的街頭巷尾流傳著一個故事。

泉州的清源山上,至今有一塊巨大的練膽石,練膽石上刻著俞大猷的親筆書法「君恩山重」。相傳,抗倭名將俞大猷,小時候每天都到這塊練膽石上練功,並且得到一位名師的真傳,學會了少林武術。

俞大猷曾在自己所著的《正氣唐集》中記載:嘉靖辛巳年,俞大猷途經嵩山少林寺。在觀看了上千位以精通劍術知名的武僧表演後認為:少林寺以劍技名天下,但現在真訣皆失。後來,俞大猷應方丈的邀請回傳少林棍法給北少林。

如此看來,俞大猷小時在清源山上所學的武術,很可能就是少林拳法,並且泉州少林寺也很可能就在清源山上。

陳泗東抑制住激動的心情,繼續翻閱著《西山雜誌》。突然,書中的一句話,引起了陳泗東再次的關註:「殺獅之技」

周焜明:民間喜慶經常有,還有鄉村打場,秋收的時候,大家已經豐收了,就熱熱鬧鬧出來玩一玩,北方叫做舞獅,我們泉州叫抬獅,抬的意思是殺獅的意思。這裡面它有些隱義。它這邊的獅子是青色的,白眉毛的,它是諧音,據說是諧音青獅,我剛才講到了,我們泉州這個地方在明清交替的時候,是政治跟軍事鬥爭的一個焦點地點。所以民間反對異族入侵的這種思想很強烈,青獅就是指清朝的這個部隊,用這種形式把這種政治的意念化到娛樂中去。用閩南話叫抬青獅。它跟一般的武術不一樣,把我們南少林的一些武功,演化到裡面去。所以一般來說,耍獅子的人還有拿一把刀要殺獅子的人都需要懂得南少林武術。

書中更有記載:這種青獅子白眉的技擊,是一片寺的一位叫了凡的僧人所傳授,而這位了凡的僧人,則是從火燒泉州少林寺時倖存下來的。

然而,更為令人驚訝的是,《西山雜誌》詳細描繪了泉州少林寺中「太祖拳」的由來。

原來,宋太祖趙匡胤身懷絕技,靖康二年金人推翻北宋,宋太祖的子孫遷移到福建泉州。這些宋太祖的子孫,平居無事,喜好練拳耍棒,日日勤練祖宗傳下來的「太祖拳」。

皇族趙孟良甚至出家當泉州少林寺的長老,不難猜測的是,四大皆空的趙孟良,定將祖上密傳的「太祖拳」傳授於泉州少林寺僧。

周焜明:我在五六十年代看到的太祖拳,跟今天就變化很多,它這種拳術他自稱兩個特點,一個它不請拳,就是開頭它沒有一個起勢。抱抱拳,沒有它沒有這個動作,什麼原因,我這是皇帝的拳,哪有像人家要這樣的,我是最大,所以它每天打拳的時候,最早打太祖拳他都沒有這個動作。沒有,一開始就一下子打套路,這是一個,再一個這種拳直進直退,老師在教的時候,就講要打出龍行虎步。

泉州自古武風興盛,不但皇家的子孫喜好拳術,打拳也是平民百姓重要的業餘生活。

每當夜幕降臨,辛勞了一天的人們便相約而至集市中,打拳、喝酒、聽南音,俗稱「拳頭燒酒麴」。

當地人都知道,泉州最盛行的拳法是五祖拳。而宋太祖子孫流傳下來的「太祖拳」,也只是「五祖拳」中的一種拳法。

周焜明:五祖拳也是少林寺裡面僧人主要鍛鍊的一個拳種。我所說的這五祖拳,我個人的看法是五種拳術的總稱。其中以太祖拳為代表。羅漢拳,這個動作裡面還糅合進去十八羅漢的一些動作。白鶴拳,那麼很多動作就模仿這個鶴的動作。從鶴的動作演化出我們的動作。所謂行者拳,就是行者孫悟空,實際上是猴拳。

相傳,這五種拳法源自火燒少林寺後,五位突出重圍的僧人,將自己所學的拳法流傳於民間。而他們所流傳下來的拳術被後世稱為「南少林五祖拳」。

然而,在泉州廣為流傳的「五祖拳」,卻有著另一版本的傳說。相傳,泉州晉江縣人蔡玉明喜好拳技,到處尋師覓友,汲取各家各派的精華,精通五種拳法,後開館授徒,廣為傳播。

那麼,現今盛行於泉州民間的五祖拳,是不是傳說中「少林五祖拳」?

周焜明:明老他是,他去世的時間是辛亥革命那一年,那麼他出生的時候是咸豐年間,他大概是六十左右歲就去世了,如果按照這樣的歷史算,我們泉州的南少林的武術時間就有一百多年,那麼這一百多年以前,泉州的武術在哪裡,俞大猷的武術在哪裡?

按照《西山雜誌》中的記載,泉州的清源山上有座少林寺,而且寺中的僧人精通少林拳法。陳泗東依此斷定,泉州少林寺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

1990年,泉州華僑大學的林少川在進行華僑祖譜研究時,無意中發現了一本蔡氏家族的祖譜,名為《西山雜誌》。並看到了祖譜中對泉州少林寺的描寫。於是,他便給陳泗東打了一個電話。

林少川:《西山雜誌》裡面一共有九條寫到了少林寺,從嵩山少林寺來派出了一個和尚,在唐朝的時候就來到了閩中,在清源山建立了一個少林寺,少林寺當時的規模很大,有十三進,然後範圍有千層,還有僧有分成十類,範圍有多大,掩映在叢林之中。

羅炤:西山雜誌這本書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書,它裡面有一些記載是奇怪的準確。廈門大學的歷史學家已經做了很好的研究。比如在海外交通史上,華僑史上,它的記載是出奇的,其他書根本沒有記載,但是它又是準確的。而這本書在關於南少林的記載,很多都是依據像萬年青這樣的小說來做的

《西山雜誌》中記載,隋末少林寺長老「濟慈」 和「十三棍僧」的名字,這都與北少林寺的有關碑記不符。另外,書中所寫:十三空死於鄭王之兵禍者七人。然而,在其他正史上並無這樣的記載。

更有,書中描繪「少林寺十三進,周牆三丈」。然而,中國佛教寺院,規模大者一般不超過五進,特殊情況的有六進,但決不會有十三進的寺廟。封建時代的建築有嚴格的等級限制,「天子之居九重「。任何建築也不能超過皇宮的規制。「周牆三丈」,指的是圍牆的高度,泉州城牆歷代的最高點,也只是達二丈六尺。

羅炤:我覺得這個西山雜誌是應該進行非常細緻的分析,然後再找旁證來印證,它的有關史料才能使用。而關於泉州少林寺的史料,應該說都是傳說,沒有根據。

莆田林泉院的「僧兵」石槽被有關專家否定;而泉州的東禪少林寺似乎充滿著神話的色彩;然而,究竟誰能揭開這神秘的南少林之謎呢?

1993年6月4日,陳華光等人依據民國三十二年版,的《福清縣全圖》中所標註少林的位置,來到福清東張鎮。

俞達珠:一到東張鎮,當時的東張鎮黨委書記陳立齊,一說有,我們這裡有個少林村,也有一個破廟,很破爛的廟,群眾說是少林寺。

專家們驚訝地發現這個偏僻的小山村有不但有座少林寺,而且還有少林橋、少林溪。

俞達珠:當時的遺址裡面看到了一些倒塌廟宇的斷牆,還有一些好像是放生池,看到一些遺址的東西,確認是說古廟,看了一個上午,遺憾的是,沒有找到有少林兩個字的石刻。

眼看著中午到了,飢腸轆轆的專家只得回到村委會吃飯,席間,無意中遇到了村中的小學校長。小學校長說,自己曾在一座石板橋上看到有許多古代的刻字,其中似乎寫有「少林」的漢字。

於是,他們迫不及待地趕到小學校長所指之處,果然,專家們看到石橋板上鐫刻有:「少林院「等漢字。

俞達珠:那種心情呀,真是,我們三個說去都說,什麼叫一字值千金,沒有深切的感受,今天才感受到了。確實一字值千金。

緊接著,人們在村西口處,又發現了一口大石盂。石盂上同樣刻有「少林當山僧」的銘文。

謎底似乎揭開了,專家們有點不相信眼前的發現。海內外眾多學者,爭論多年的南少林遺址,難道就這麼輕易找到了?為了更為科學的論證,人們決定申請探方考古。

《南少林之謎》第三集解說詞

相傳,康熙十三年,清王朝突然下令火燒福建南少林寺。自此,千年古寺燃為灰燼。然而,當年赫赫聲名的南少林寺究竟在哪裡呢?

方金輝:林泉院就是歷史上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南少林寺.

林少川:從民間世代相傳下來的它就說南少林在泉州。

羅炤:泉州少林寺的史料,應該說都是傳說,沒有根據。

1995年7月,福建省和福州市考古隊來到了福清少林院的遺址。他們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進行了,為時一年半的艱苦發掘工作。林果是此次考古領隊隊長。

林果:還一個是瓷器墨書上,我們可以看到,應該就是說大寺院裡面的,比如少林會司、少林天王、這些東西,應該來講,它當時是在內部組織上有點區別。那你想,如果是說一個很小的寺院,就一個幾個十來個的人,它就不需要比較嚴密的組織,越是大的寺院,組織階層就比較清楚,等級制比較清楚。

此時,從出土文物的考證,史料的記載等方面來看,福清少林寺,無疑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專家們感到了萬分的欣喜,他們以為找到了那座神秘的南少林遺址。然而,故事並未結束。

一篇《少林學者說「南少林」》的文章,卻對福清少林院提出了疑義。杭州的一位大學教授-周偉良認為:他在福清並沒有看到武術愛好者深入民間的現象,同時,也沒有材料說明福清少林寺與武術的關係,現有的證據不足於證明,福清少林院就是「武藝出在少林中」的「閩中少林」。

誠然,少林寺能完全等同於「南少林」嗎?南少林是以少林武功為核心內涵的,這也是南北少林與其他的禪宗寺院的根本區別。而福清這座少林寺里,究竟體現了多少「南少林」的內涵?

吳昌安:有寺無拳,那麼也不成南少林寺,所以我們就基於這個工作,我以個人為首2001年就自己花錢,跑遍整個縣每個角落,去拜訪老拳師,那麼經過這幾年拜訪發現這個高手的老拳師,幾乎百分九十都逝世了。我們以為他們逝世沒有留下武術,結果經過我們深入去採訪,去拜師去調查研究,那麼發現原來在農村裡面各個鄉鎮裡面偷偷摸摸習武的非常多,但是就不敢公開。

其實,福清的民間,並非沒有習武之風。
只是由於解放前,許多練武之人為了生存,成為當地惡霸的打手。解放後,人們不在以武功高強為榮耀,自然,鄉村之間的武術文化日漸衰落。如今,由於眾多專家對南少林遺址之謎的熱衷研究,引起福清民間一些武術的興起。

96歲高齡的老拳師,張本利的出現無疑給福清的武術界帶來意外的驚喜。

張本利生於1909年,7歲習武。1937年,福清舉辦第二屆體育運動會,張本利獲得個人總優勝。相傳,張本利的師父傅升華,則是南少林高僧林如的嫡傳弟子。

那麼,假如福清擁有一個既有「寺」又有「拳」的少林院,是不是就意味著,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南少林呢?

羅炤:福清這個少林院是在明朝前期就沒有了,弘治的福州府志,已經明確地記載,已經沒有福清的少林院了。福清這個少林院、少林寺和天地會,可以說沒有關係,因為天地會是在清初,最早也是在明末才出現的,所以福清這個是沒有什麼關係。

林果:從年代上來可以確定,少林寺的興廢年代是宋代一直到明代。因為明代的遺址實際上很少,它是否延續到清初,從考古上沒有太多的證據。由於,南少林居於南禪宗與南派武術中心的地位,這無疑促使那些熱愛家鄉的人們,希望把歷史的傳說和現實的發現結合起來。然而,福建三地的南少林遺址之爭,究竟誰是誰非?羅炤斷言南少林必定和天地會有關係的依據又是什麼?

由於,南少林居於南禪宗與南派武術中心的地位,這無疑促使那些熱愛家鄉的人們,希望把歷史的傳說和現實的發現結合起來。然而,福建三地的南少林遺址之爭,究竟誰是誰非?羅炤斷言南少林必定和天地會有關係的依據又是什麼?

羅炤:南少林是因為隨著天地會的傳播、發展,南少林才傳播發展出來的。而南少林為什麼會隨著天地會的傳播發展而傳播呢,第一,天地會傳播發展的一個重要的手段,就是武術。第二,天地會傳播發展,它和西魯傳說,和會簿有密切的關係,西魯傳說是一個火燒少林寺,這麼一個復仇的仇恨和復仇的故事。所以一個是武術的原因,一個是復仇的原因,所以南少林跟天地會是密不可分的。

其實,在天地會內部之間,並沒有一套完整的組織機構,來管理會眾和發布指令,會員之間全憑一本秘密的「會簿」,進行聯絡和發展新的成員。而這本秘密「會簿」中主要的內容,是在講述一個西魯傳說。

羅炤:西魯這麼一個西方的外國來侵犯中國,當時是康熙時期,邊防軍隊連吃敗仗,邊關告急,康熙貼出了招賢榜,來徵集勇士,少林寺的僧人揭了皇榜,打敗了西魯軍隊以後,康熙皇帝忘恩負義、過河拆橋。

會簿中記載:康熙下旨火燒南少林之後,五位僧人逃到海邊,在絕望之際,發現海浪衝來了一隻香爐,香爐里埋著一張「反清復明」的紙條,五位僧人感到這是佛祖對他們的提示,於是繼續向南逃去。當他們逃到長林寺借宿,寺廟的主持達宗,見到他們臉上流露悲戚憤恨的神色,便問起原因來。五人向達宗傾訴事件的緣由,後拜達宗為大哥,六位僧人在高溪廟歃血盟誓「反清復明」,創建天地會。

令人疑惑的是,眾多版本的「會簿」對南少林寺的地點似乎有意遮掩、模糊不清。

突然,羅炤發現,幾乎所有的「會簿」,都記述少林寺被火燒以後,幸免於難的僧人向南逃去。有幾本「會簿」還明確記載他們「來到雲霄地面」。

在福建地圖上,雲霄縣接近福建的最南端,隸屬漳州管轄區,位於莆田的南邊。

1991年7月28日,羅炤一路顛簸來到了漳江岸邊的閩南小城——雲霄。在當地專家的幫助下,羅炤很快找到了天地會「會簿」中所記的地名。位於雲霄縣城東面的漳江北岸,是祭祀「開漳聖王」陳元光的廟宇,又名高溪廟。在天地會「會簿」中,這裡是結盟起義的地點。


接著著,羅炤找到了另一個天地會的秘密地點——觀音亭,它就在高溪廟的不遠處。

乾隆51年,台灣發生了反清的李爽文大起義,起義軍幾乎占領了全台灣。/乾隆皇帝派出精兵強將,花費了將近一年的財政收入,才把這個起義鎮壓下去。/清政府追根究底,原來,李爽文大起義是和天地會有關係,而觀音亭就是此次爆發起義的策源地。

更為奇妙的是,在雲霄的仙峰岩的山洞中,至今埋藏著少林僧人的幾個骨灰罐,罐頂為獅子的骨灰罐,與天地會「會簿」中描寫的形狀居然一模一樣。

看來 ,「會簿」中的記載,大部分是真實的。然而,此時的羅炤注意到另一個問題。

羅炤:所有的會簿幾乎都有一個碑,這個碑上面是達宗和尚之墓,旁邊是一個對聯,受之長林寺,開山第一支。所以長林寺在天地會裡也是一個特點的寺廟。而長林寺這個長字跟少林寺的少字,恰恰形成了一個少與長的關係,這裡面是不是有些暗示。

93年初,泉州召開南少林研究會,席間,漳州曾五嶽先生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在詔安二都,有一個長林村。這立即引起羅炤的注意。從地圖上,詔安和雲霄是臨縣。

幾個月後,羅炤輾轉來到了漳州市詔安縣,卻發現當地人都不知道詔安有個二都,更不知道這裡有個長林寺。原來,歷史上二都屬於化外之地,那裡的《縣誌》根本沒有二都的記載。

找不到長林寺,羅炤心裡充滿了難以名狀的焦急和失望,但他還是不死心。他將縣文化局辦公室牆上掛著的幾幅縣地圖取了下來,從原二都的範圍上仔細尋找。第一張,第二張,突然,在第三張上,詔安縣的東北角,緊靠著雲霄縣的小彎處,發現了一個標有「長林」的標記。

長林村位於官陂鎮,地處詔安、平和、雲霄三縣,福建、廣東兩省的結合部,又在萬山深處,隱蔽,安全。

羅炤:在大雨中我們爬了三個多小時的山上去了。結果沒有想到上去以後,做夢也想不到的一些重要的、原始的碑刻、匾額、石刻,全都發現了。

在羅炤到來之時,長林寺早已被拆毀,遺址的平場上橫臥著一石碑,碑上刻著「長林寺記」。

「長林寺記」中記載,長林寺是順治十年第五和尚道宗創建的。而天地會的會簿卻記載,火燒少林寺後,逃出的少林五祖是和長林寺的主持達宗歃血盟誓,創建了天地會。然而,這碑文上的道宗和會簿里的達宗是不是同一人?

羅炤:村民們聽說我們是要來了解歷史文物,臨時從小水電站擋水的閘門,取出來一個擋水的木板,拿來給我們看。結果一看,擋水的木板上面寫著化蓮堂三個大字,然後署名是永曆五年,題字的人是(盧若驥),題的是長林寺開山僧道宗。

村民們拿來的「化蓮堂」匾額,原來是掛在長林寺的大殿里,而題字的盧若驥是盧若騰的族弟。沒有想到的是,這塊匾與盧若騰的〈贈達宗上人·序〉可以互相印證,證實了達宗即是道宗。

更令羅炤興奮的是,長林寺的碑記上記載著,鄭成功和十二位大將的署名。

羅炤:這個長林寺記跟在這之前去東山縣九仙岩看到的一個仙橋記言很接近的,就是鄭成功的一二十位大將共同署名的這麼一個長林寺記,而且我特別注意到是「大台月藩府書拓奇蹟」這麼一句話。後來在以後,再仔細辨認這個大字應該是個天字,但是藩府,顯然這是鄭成功。因為當時福建只有鄭成功是南平郡王,藩府是指王。緊接著是鄭成功的一批大將來署名,藩屬肯定是鄭成功,這讓我非常興奮。

奇怪的是,這位神秘的長林寺開山僧-第五和尚道宗,究竟與鄭氏集團有著什麼樣非同尋常的關係?致使鄭氏集團的所有高級將領,接連捐銀修建道宗兩次興建的寺院?

1993年6月,羅炤來到漳州市東山縣的銅陵鎮。銅陵鎮鎮政府坐著一批天地會研究人員。其中坐著一位清癯的僧人。研究會人員介紹說,這位僧人是釋道裕法師,他是東明寺的主持。

沒有料到的是,這位釋道裕法師一語驚人:清源九座寺是真正的南少林,九座寺到東山建分寺為古來寺,是為了反清復明。古來寺在康熙時創建了香花僧。

羅炤:見了這個道裕和尚,他講的呢從我們研究學術的人看,講的是很不嚴謹。

幾年來,福建的南少林研究引起了極大的爭議。這位年輕法師能輕易解開困擾中外學者幾十年的謎題?況且,道裕法師所提到的九座寺、古來寺以及香花僧等名稱,羅炤卻從未聽說過。他不禁懷疑,道裕是不是出於某種目的,杜撰九座寺是南少林的故事。

羅炤:但是他很快給我做這麼一個手勢,這一下子讓我非常吃驚。因為這是公認的天地會的聯絡暗號。出手不離三,就是這個,端茶杯都是這樣,一舉出這個手勢,就都知道這是天地會會門的兄弟。這讓我很吃驚,然後接著他說,南少林就在東山,就是銅陵鎮的古來寺,他說我有書,他一說他有書,這讓我有興趣了。

一聽到道裕有書,將信將疑的羅炤急忙來到東明寺找道裕,一陣寒暄之後,道裕拿出了一本手抄本的複印件。這本手抄本叫作《古來寺贊集》,它是古來寺的香花僧做佛事時唱經所用。這本書的擁有者,是個老香花僧,叫鞏青,鞏青是當年道裕小時侯入香花僧時的同門師兄,後來道裕雖然轉為叢林,但他們之間仍有來往。依據香花僧的祖訓,香花僧的歷史諱莫如深,香花僧的東西從來不給外人看。道裕這次也是經過多方勸說,才使當年的師兄拿出複印件。

羅炤:我一看這個書確實非同小可,他記的內容和天地會的會簿有聯繫,但是遠遠比天地會的會簿要嚴密得多,內容也更加的具體,真實性更強。

《古來寺贊集》記載了古來寺的歷史。明成化三年,興化清源九座寺的僧人明雪熙賢南下東山銅陵鎮,掛錫苦菜寺講經宏法,康熙三年,清朝下令遷界,苦菜寺被燒毀,康熙十九年復界,苦菜寺改名為古來寺。

古來寺有一種神秘的佛教派別叫香花僧。香花僧也侍奉佛祖,為民眾做喪喜事。但卻有不同於正統的佛教叢林的地方。香花僧可以娶妻生子,可以殺生吃葷、佛事活動可在寺廟,也可在居家裡進行。

令人驚訝的是,香花僧做佛事時,常會表演一些難度極高的武術活動。如穿五方,飛饒等。

長林寺開山僧-第五和尚道宗就是古來寺的香花僧。

白文泰:明未崇禎七年,當時,道宗叫張木,是漳州市平和縣人。道宗一開始在寺院掃地,想要出家,當時寺院裡,有個瘸腳師傅,道宗想要拜他為師。瘸腳師傅問道宗,為何拜自己為師。道宗說,你雖瘸腳卻橫掃天地。而這位瘸腳師傅武功非常高強,能飛檐走壁。

如今,在漳州市東山縣發現了一塊明末的石碑,碑上刻有南少林時空和尚的銘文。據專家考證,這位南少林時空和尚就是道宗當年所拜的瘸腳師傅。

由於道宗後來創建天地會的緣故,古來寺的香花僧逐漸成為天地會對外的身份,成為清朝期間活動於閩南一帶的秘密宗教團體,並以此作為掩護髮展新的組織成員。

白文泰:香花僧是可以結婚,但是要一夫一妻制。香花僧的戒律跟叢林大同小異,但是,五條戒律里改動三條,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慾,四不飲酒,五不妄語。其中改了三條,一要收口,秘密事情不能講。師父教你什麼不能講,關於歷史、天地會的事情不能講。因為這在過去是殺頭的。第二,家庭要和睦;三、香花僧的同門師兄弟都是親人。

古來寺的香花僧人人都有一本秘密的手抄本,但是從不給外人出示。羅炤能如願以償看到《古來寺贊集》的原件嗎?

《南少林之謎》第四集解說詞

方金輝:林泉院就是歷史上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南少林寺.

林少川:從民間世代相傳下來的它就說南少林在泉州。

陳華光:中國實實在在有兩個少林寺,一在河南,一在福清的東張新寧里。

1993年11月25日,羅炤心急如焚,再次來到東山找道裕,滿以為此次能如願看到《古來寺贊集》的原件。然而,道裕卻說《古來寺贊集》的原件失蹤了。羅炤不禁心情沉重起來,不料,此時,道裕再次拿出一疊複印件。

羅炤:道裕先拿了一個香花僧秘典的複印件,然後我看太重要了,但是我不敢相信。因為內容太重要了,太讓人不可想像了,我就有要求看原件。這時候道裕感覺到很為難。說下一次他一定爭取讓我看到原件,他說因為他在書主人,當著書主人的面,在神面前(卜了碑),這就是閩南特有的,在神面前來卜卦、求籤的一種形式,卜了碑。他已經發了誓,只是他自己看,不拿給別人。

道裕是不是和某位神秘人物在操縱著一切?羅炤內心充滿了一連串的疑問。最後,他決定親眼見見《香花僧秘典》的主人和《香花僧秘典》的原件,以判斷其真實性。

道裕:後來,無意中有個周炳輝,他本身的兩個眼睛看不見了,也是我的同學,當時的時候,他很貧窮,很貧苦。我經常去照顧他,支持他,他就跟我說,我那裡還留下一本做佛事的書,你去看一看,因為他就沒有什麼東西給我看,就是拿這本,我一看,你還保持著這一本,挺好的。那好呀。所以,我跟他說,你能不能給我複印。他說好呀,你跟我這麼好,我就拿給你。他就拿給我去複印。複印好了,我就把這份的複印件拿給羅教授去看。後來,他(羅炤)就說一定要去看原件。我說好,你要去看原件,我要通過他的意見。所以,我跟周炳輝說,周炳輝他就說,本來我這(書)是祖傳的,不能給外人看。但是要看,我要去問菩薩。我說好,如果問好我就請他去看,如果問沒有,就不要強求。羅教授也這樣說,剛好問有。

3月10日,銅陵鎮下田街58號,道裕法師領羅炤和幾位專家來到周炳輝家,看《香花僧秘典》的原件。

周炳輝是一位樸實的漁民,1988年不幸得眼疾,不久以後雙目失明。知道羅炤等人想看《香花僧秘典》,周炳輝的內心十分矛盾。父親告訴他,書是爺爺留下的傳家寶,不能給任何人看。十年動亂的時候,周炳輝成天把這本書背在身上,甚至連妻子和女兒也保密。後來因為道裕經常幫助他,所以才同意拿出秘典。

潘一經:當時,周炳輝說了一句話,教授你們不遠千里來到這裡從事研究,我把秘典給你們看了,也拍了照了,我對不起祖宗呀!

羅炤:結果我一看,第一這本書,這是原件,這不是現代人的抄本,從各種特徵來看這是原件。第二更重要的,這本書的內容比道裕兩個月前給我看的(古來寺贊集),那個現代人的抄本更加重要。這是我們第二個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會遇到的原始資料,這個我把它命名叫香花僧秘典。

《香花僧秘典》記載,古來寺源自興化清源九座寺,唐懿宗咸通年間,正覺禪師號智廣上人倡建,凡寺舍九座相連,故稱九座寺。寺僧五百餘眾,有南少林之譽。

迄今為止,這是一本明確記載「南少林「的古代書籍。

羅炤:它上來第一段就把古來寺的緣由說的清清楚楚,而且就明確地說,九座寺是南少林。

根據《香花僧秘典》中記載:」九座寺位於興化清源」,那麼興化清源究竟在哪裡?

《莆田縣誌》記載:明正統十三年撤興化縣,入莆田縣。

莆田仙遊縣鳳山鄉中確有九座寺。此寺又名太平禪院,原是九座寺院相連,故又稱九座寺。如今,九座寺院只留下一座依然屹立在原址上。專家稱,寺院的建築風格堪稱典型的唐朝建築。

九座寺內鑲嵌著一塊方碑,碑題為《仙遊九座寺山田記》,碑上記載:九座寺,唐咸通六年正覺禪師所建之寺」。

無疑,方碑的記載與《香花僧秘典》中的記載相同,都是唐咸通六年正覺禪師創建九座寺。

古來寺的僧人都說,祖庭九座寺旁有座無塵塔,無塵塔要是倒了,南少林也就沒有了。原來,無塵塔中埋葬的不是別人,正是九座寺的開山僧—正覺禪師。光啟二年(公元887年),正覺禪師圓寂後共獲舍利子四千粒,晶似冰雪,葬於塔內。後宋端明大學士蔡襄題其塔曰:無塵塔。

然而, 九座寺為何被稱為南少林?它與北少林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關係?種種的疑惑困擾著羅炤。

五天了,羅炤始終無法找到九座寺的文獻資料。不料,就在臨走的那一天,仙遊縣委領來一個中年人,他叫林振寧。林振寧是個下鄉的知青,幾十年來,他對九座寺的歷史了如指掌。幸運的是,林振寧收藏了一本古書,書中記載了九座寺的歷史。

林振寧:我手頭上有一本手抄本,《九座寺開科禪師語錄》這本書,那裡邊,是我們仙遊縣當時,乾隆五十一年,我們仙遊縣正縣長寫的序文,那這裡面記載著正覺禪師的具體情況。

在《重修唐正覺祖師本行序》中記載著這樣的一句話:正覺禪師前往蒿山受戒?蒿山在哪?中國的歷史上卻不曾有個蒿山的地名,這又是怎麼回事?

羅炤:智廣傳記上明確地講,智廣出家以後又到福州,從福州又到湖北,然後又到蒿山少林寺,這個抄本說的是蒿,草字頭一個高字,蒿山少林寺,到那裡受戒。這個抄本把智廣(正覺)北上少林寺的路線講的比較清楚,從這個路線來看很清楚,蒿山,這是嵩山的筆誤,是把山字頭抄成草字頭。而另外一個證據蒿山就是嵩山,因為少林寺從北魏時期,一直到北宋,都是受戒的一個重要場所,所以智廣專門要到那裡受戒,所以智廣是從嵩山少林寺受戒,然後又回福建,這個應該是真實的,這樣就把仙遊九座寺和嵩山少林寺聯繫在一起的,因為他的祖師是在嵩山少林寺受的戒。

根據《香花僧秘典》的描述,九座寺齋法嚴謹,與嵩山少林寺一樣文武同修。那麼,九座寺的傳承古來寺,也一樣文武同修嗎?

潘一經:我們在東山進行調查的時候,我們就聽到,很多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就講一個故事,說解放前,古來寺的僧人,和當地一個屠夫進行比武的故事,當地一個屠夫,身高體壯,自己練了一身鐵布衫功夫,而且自己認為,自己的肚皮非常抗打,他很不服這些,寺廟習武的武僧,他天天來到廟裡叫板。叫來叫去,後來出來一個身材瘦小的僧人跟他比試。當時比試之前,他們雙方都訂了一個生死約定。比試開始的時候,這個僧人先叫屠夫出招,打這個僧人,然後僧人再出招。當這個僧人出招的時候,就往他(屠夫)的肚皮上就是一拳,結果把這個屠夫打出一丈多遠。

一行人在白文泰的帶領下,來到了漳浦杜潯縣,見到了崇麟法師。這是一位矮小精瘦的老人,一點都沒有武僧的氣概。見到了一群不速之客,崇麟有些驚詫。

白文泰告訴崇麟法師,羅炤是為古來寺而來,並說了些香花僧的暗語。崇麟是白文泰的師叔,很信任白文泰,果然聽了他的介紹,崇麟精神大變,就非常高興地講起來了。崇麟告訴羅炤,當年的那段傳說是真實的,只不過,當時崇麟在比武之前嘴裡含了一口冷水,當屠夫憋住氣準備承受崇麟的重擊時,崇麟卻突然從嘴裡噴出冷水,屠夫一看樂了,心裡想這和尚怎麼現在留起口水。這時,崇麟抓住機會一拳重重地打到對方的肚子,而屠夫因為一笑把運好的氣給瀉了出去。於是,屠夫自然輕易被打飛了。然而,崇麟武功並非名不副實。

1919年,崇麟出生在杜潯縣,從小父母雙亡,十歲進了古來寺。民國二十九年縣長樓勝利破除迷信,把古來寺的僧人全部趕走,崇麟也回到了老家杜潯縣城。

古來寺的和尚從小文武同修,到了一定階段再根據個人的特長分開,有主修文的,也有主修武的。剛進了古來寺,師父們便發現了崇麟的武術資質。

於是,崇麟開始了拜師學武。香花僧的習武授徒要舉行嚴格的儀式:僧人首先拜的師傅稱「阿父」。第一、習武者首先遞交武生帖,帖中要有三位師傅,即介紹師父、證人師父、授徒師父等共同簽署的保證書。第二,向授徒師父敬送禮品;第三、徒弟向授徒師父跪拜一個鐘頭。然後,由師父將長劍和鮮花交給徒弟。

每天晚飯後,寺門關閉,學武的僧人悄悄地來到,寺院後二里外的山上練武。

根據崇麟的說法,香花僧練拳講究「拳路一條蛇」,有四門打、梅花拳、龍虎鬥等。

潘一經:武術研究院有個會,在北京召開,正好廣州的有一位以南拳據稱的武術家叫陳昌棉先生,我就把這盒錄象帶給他看了看,他看得很仔細,他看完以後,他說,他的拳法完全符合南拳和南少林的特點。同時70多歲了,他還能做雙蝶步,這是南拳的一種下跪的一種腿法,不容易。他講老先生的技藝精湛,原汁原味。

崇麟的武術無疑證明了,九座寺和古來寺的僧人都是文武同修,這和《香花僧秘典》中的記載正好相符。

然而,在林振寧提供的那本古書中,還有這樣的一段記載:九座寺,於明朝嘉靖時期被倭賊火焚。這和《香花僧秘典》中的西魯故事的記載截然相反。無疑,《香花僧秘典》記載南少林的毀滅時間是康熙十三年。

如果按照這樣的說法,那麼,九座寺的焚毀與《香花僧秘典》中的火燒少林寺毫無關係。人們不禁猜測,難道,這本香花僧秘典是現代人杜撰的手抄本?

曾五嶽:這種東西是假也假不來的,現在一般的和尚也不懂,比如有個紫林,什麼叫紫林,紫園區周圍的樹林的簡稱叫紫林,就是釋迦牟尼說法的地方,要是一般的和尚他也不會懂的,所以,在裡頭很多東西都是佛教中專業經典的詞彙。一般人假不來。

既然《香花僧秘典》是一本極為珍貴的天地會「會簿」。那麼,火燒少林寺的故事究竟在歷史上有沒發生過?

羅炤:我想真正的火燒少林寺應該是沒有,如果一定要聯繫的話,可能就跟康熙時期遷界,為了防止鄭成功和大陸的聯繫,為了隔斷鄭成功的經濟來源,所以在康熙時期幾次把沿海幾十里的居民,都遷到內地,在遷界的時候,東山全部被遷到了大陸。在東山銅陵鎮發生過悲慘的故事,大概古來寺也就被燒掉了。也許這個火燒少林寺和遷界中古來寺被毀有關係。

明朝末期,閩南地區的十八位不同姓氏的兄弟,以「萬」為姓結義成萬姓集團。事實上,萬姓集團里是以萬禮為首,道宗為軍師的一個秘密團體。後來,萬姓集團投靠鄭成功並屢建戰功,很快成為鄭成功反清軍隊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然而,在一場著名的南京戰役中,由於鄭成功指導思想的錯誤,萬禮的軍隊潰敗,萬禮戰死。

羅炤:在這次戰役失敗中,萬禮戰死了,戰死以後,鄭成功回到廈門建立忠臣廟,本來是把萬禮的牌位作為忠臣來祭祀的,後來聽人攻擊萬禮,說萬禮不是戰死的,是逃跑,給淹死了,鄭成功把萬禮神位從忠臣廟裡移出來了,這件事情是萬姓集團和鄭成功決裂的一個重要的導火線,重要的轉折點。因為把萬禮的神位從忠臣廟移出來,這是一個極大的侮辱,對於萬姓集團來說,道宗和萬禮的結義弟兄們不能接受的。當時萬姓集團是駐守在福建東山,這是鄭成功的一個戰略據點,結果道宗是主謀,萬姓集團在萬禮神位撤出忠臣廟之後,就叛鄭降清了。

然而,當蔡祿和郭義降清之後,康熙卻將蔡祿及其親信全部殺害。這恰恰是康熙13年的事情,這樣萬姓集團又跟清朝,結下了新的仇恨,所以,道宗後來又出現在清朝和鄭經的部隊的戰場上,為戰死者收屍。此時的道宗又回到了反清的立場。

羅炤:反清、降清、又反清,這一段曲折的歷史,和清朝新的仇恨,這個怎麼能對外人明白的講出來呢,就用西魯的故事,用康熙皇帝忘恩負義、過河拆橋的故事掩蓋過去了

歷史的真相是,國家民族的仇恨,胞兄盟弟的慘死之恨,促使道宗立志定要洗雪追報,但眼前的政治軍事局勢複雜多變,未來難以把握,需要激勵徒眾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忘血仇,堅持反清,這就需要傳下口頭與文字的囑託。於是以道宗為中心,前有萬禮、後有蔡祿,這一曲壯烈而又曲折的歷史悲歌。納入九座寺的南少林僧人南下東山開闢古來

寺、並且古來寺確在清康熙的幾次遷界,被焚毀過的框架之中。因此,火燒少林寺、僧人南逃的故事便應運而生。

既然,「西魯故事」不是真實的歷史,人們又該如何界定被天地會廣為流傳的『南少林』?

羅炤:南少林是隨著天地會的傳播才傳播開來的,而天地會的產生是跟香花僧有密切的關係,而香花僧秘典里明確地說仙遊九座寺,有南少林之譽。我個人認為,如果從歷史學的角度研究南少林的問題,這個南少林就是仙遊九座寺。但是真正把南少林文化傳播開來,應該是東山、雲霄、詔安,甚至包括漳浦,這幾個縣和古來寺有關係的香花僧,是他們傳播出去。

至今為止,福建出現六座少林寺,仙遊的九座寺、東山的古來寺、詔安的長林寺、福清少林寺、泉州東禪少林寺以及莆田林泉院,究竟哪一座才是傳說中的『南少林』呢?

人們注意到,《西山雜誌》中提到少林寺建於泉州清源山麓,而《香花僧秘典》中的九座寺,位於興化清源。福清少林院的所在地東張鎮,在歷史上也曾經被稱為清源里。那麼,三座寺院的所在地都曾經被稱為「清源」,這僅僅是一種巧合嗎?(再從地圖上來看,福清臨近莆田,公元980,清源里歸興化縣管轄。仙遊就在泉州的北邊,公元742年,仙遊隸屬泉州管轄,當時的泉州名為清源郡,而原清源則改名為仙遊。)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由於朝代的更替,地域名稱和管轄範圍的變動,致使南少林遺址始終謎案重重。當然,也可以有另一種解釋,那座神秘的「南少林」,應是福建多座寺院的化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