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語言是人類所特有的嗎?如果是,那「鸚鵡學舌」算什麼?


泛知識點為什麼語言是人類所特有的?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先做一個假設,主角是經常被認為有語言能力的鸚鵡,假設它們真的擁有語言這項技能,鸚鵡社會會朝著什麼樣的方向前行?它們會不...

- 2020年9月07日18時26分
- 科學文摘 / 泛知識點

泛知識點

為什麼語言是人類所特有的?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先做一個假設,主角是經常被認為有語言能力的鸚鵡,假設它們真的擁有語言這項技能,鸚鵡社會會朝著什麼樣的方向前行?它們會不會將生存的技能代代相傳,形成一個龐大的知識體系?又會不會像人類那樣將歷史的細節匯聚,記錄下祖先故事,發展出獨特的文明?以目前所知及想像所及,這個假設中的景象在人類有生之年不太容易看到。

與「語言是人類特有」的結論相比,要解釋為什麼會這樣難得多。一方面,語言演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人類學家、語言學家不願或者禁止討論的問題,早在19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法國、英國等國家都發布過相關禁令,即便是到了20世紀,以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為代表的很多語言學家,也認為這個問題是無法討論和得出答案的。另一方面,動物學家尤其是靈長類動物學家們,總能舉出觀察動物行為時發現的實例進行反駁。

我們拿靈長類動物來舉例,起初人們認為只有人類會使用「手勢」進行表達,但事實證明,大猩猩、黑猩猩等都可以嫻熟地使用「手勢語」。暫且不說那些經過人類有目的的培訓,而具備了溝通能力的靈長類們,比如一共學會了200多組手勢對應關係的黑猩猩華秀(Washoe),掌握了「耶基斯語」的倭黑猩猩坎茲(Kanzi),熟練使用近千個單詞的大猩猩科科(Koko),以及不僅學會了手語,還進了大學校園的紅毛猩猩夏特克(Chantek)。即使是在野外,利用手勢語也是靈長類動物的基本技能。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麥可·托馬塞洛教授(Michael Tomasello)就發現,靈長類動物做手勢完全是為了溝通,它們只會在同伴注意到自己時才會做出手勢,如果對方沒有做出相應的反應,它們便會重複這種手勢進行再次表達,直到對方理解。黑猩猩甚至會發出聲響或像人類一樣拍打對方的身體後,再做動作,這表明在靈長類動物中,手勢是為了表達而非無意義的行為。

但是,科學家們也同時發現,未跟人類接觸過的靈長類動物,根本無法理解人類的手勢,而那些與研究人員有接觸的靈長類的動物,也只能理解長期與它們在一起的研究人員的手勢。所以,靈長類動物能否利用人類的手勢語與人進行交流,重點不在於其生理上的差異,而是它們是否「耳濡目染」,是否接受過人類的訓練,是否習得了人類文化。


所以,雖然我們每次提到「為什麼語言是人類所特有的?」這個問題時,首先會想到的是人類在咽喉構造和腦部發育方面有獨特之處,具體來說,我們的喉頭和聲帶都更靠下,在它們的上方有會厭,可以控制空氣的走向,當人類講話時會厭向上,氣流便能在咽喉腔內保持通暢,經由喉頭帶動聲帶發聲;另外,人類大腦中的「布羅卡斯區」和「韋尼克區」,直接與語言能力相關。但是,要說人類語言最與眾不同之處,其實是演化過程中,文化背景下形成的一套由語音、語義、語法組成的複雜符號系統,三個關鍵的要素缺一不可,遺憾的是目前科學家們還尚未準確地識別出任何一種動物具備使用它的能力。


回到文章開頭那個關於鸚鵡的假設,鸚鵡之所以能夠學舌,是因為它在生理上有類似人類喉部和聲帶的鳴管,但是它們「學舌」所學的是人類的語言,而並非進行表達。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