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興平元年--說徐州3


- 2018年7月11日23時48分
- 歷史文摘 / 竹吟風創作號

竹吟風創作號

興平元年夏天,曹操再次率軍攻徐,規模超過了第一次徐州討伐戰,與此相反,陶謙和幾個月前相比卻少了得力援軍的幫忙:盟友公孫瓚不發兵了。為什麼?其實這是陶謙自找的。

初平四年秋天曹操第一次討伐徐州時,公孫瓚派他所署的青州刺史田楷前去救援,田楷還帶上了公孫瓚的「客將」劉備。劉備一到徐州,就和陶謙打得火熱。陶謙看中的是劉備的「將」——劉備手下的關羽、張飛「皆稱萬人之敵,為世虎臣」(陳壽評語),陶謙的丹陽系將領主要用於和徐州土著對抗(而且他們的能力也遠不及外敵曹操),老陶正好可以依靠劉備來抵禦兗州侵略軍;劉備看中陶謙的,是他的丹陽兵——劉備初到徐州時大約有數千人馬,不過,大多是些「饑民」,其中還有「幽州烏丸雜胡騎」(當時,少數民族部隊雖然相對精銳些,但對於領導他們的漢人將軍來說卻一直要為這些胡騎的忠誠性擔憂),這對於梟雄之志的劉備來說顯然很不夠,這時陶謙給了他四千丹陽兵(劉備對於丹陽兵應該不會很陌生,中平末年他就跟隨何進的都尉毌丘簡南下招募過丹陽兵)——表面上是盟友間的兵力調動,實際上,這是陶謙在籠絡劉備——當劉備看到那麼多的屬於自己的士兵時,「遂去楷歸謙」(見《先主傳》):這其實也很符合劉備梟雄的為人(請參見之前拙作「聊一聊梟雄劉備」一文)

歸附陶謙後,劉備不但可以使自己的軍事力量翻倍,還可以從諸侯的諸侯(田楷)的諸侯升級到諸侯的諸侯,而且,當他覺察到徐州內部的種種隱像和暮年垂死的陶謙(63歲的他在漢末算得高壽了,半年後的病逝會讓人有連死神也眷顧劉備的錯覺),一種野心家天生的投機心理此時恐怕也在劉備的腦中分泌出了新諸侯的幻影……總之,劉備背叛了對己厚恩的公孫瓚(戰亂的年代裡恐怕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生存吧……在下忿忿不平的是,這樣的人在老羅筆下居然成了……)。田楷對此當然是很不滿意的,所以,第二次徐州討伐戰,陶謙無法獲得青州盟軍的支援也是很自然的。有些網友認為公孫瓚不出兵是因為自顧不暇,這很牽強。讓我們再次把目光投向公孫瓚吧。


興平元年--說徐州3圖片

公孫瓚大敗的界橋之戰發生在兩年前初平三年的春天,界橋大戰雖是河北爭奪戰的關鍵戰役,卻不是決定性的。在界橋戰敗後的公孫瓚隨即取得了巨馬水大勝,並且南下至青州的平原,再次打通了青州和幽州的道路,他的手下大將田楷也坐鎮齊國臨淄作了名副其實的青州刺史,實際上完成了界橋之戰戰勝的戰略目的——劉備也參加了這次南征,抵達青州後以別部司馬的身份「試守平原令,後領平原相」。袁紹當然對此不能坐視,和田楷連續作戰兩年之久(初平三年、初平四年),以至於青州東部「野無青草」,最後,袁紹派長子袁譚擔任前線總指揮並青州刺史,這才打敗了田楷,不過田楷並沒有把青州丟掉,只是雙方停火而已(袁譚拿下青州要到建安元年,那時的青州刺史已經是孔融了——順便說一下,孔融於初平元年擔任北海相,興平二年被劉備向朝廷舉薦為青州刺史,他屬於中立軍閥,效忠於朝廷),也就是說,初平四年秋和興平元年對青州來說沒有什麼變化,如果說有,那只能說形勢更加好了,因為和袁紹的正面交火停止了。

這時,公孫瓚在幽州也過上了最好的日子,他於初平四年冬天打敗了幽州最有力的競爭對手劉虞,在事業上達到巔峰。——種種跡象表明,田楷(或者說公孫瓚)對於第二次徐州之難的視而不見並非出於兵力的不濟,如果把它歸為盟友間的不合,或者索性兩者解除了盟約似乎更為合理。當然,田楷也不會趁機向陶謙發難,因為劉備在公孫瓚的軍中身份特殊——劉備嚴格來說不是公孫瓚的部將(就好像孫堅之於袁術),用「客將」(是我杜撰的,如果更貼切的詞語來形容,我就改口)的話比較符合當時劉備在公孫瓚軍中的實際情況:三國時期,部將的家小一般扣留在主君的手中,這可以被大量的史料所證明,而「客將」的家小是帶在身邊的——所以,既然是客將,背叛也就不必要那麼認真對待了,不過還是要有所表示以顯抗議,那就是斷絕同盟關係(至少暫時來說)。

或許有人會說,會不會是這樣,是公孫瓚派劉備到陶謙軍中去的,給陶謙幫忙,所以,既然如此,田楷也就不必再來了。在下認為這種可能很小,首先,它違背史書(先主傳)的記載;其次,在歸附陶謙後,陶謙任命劉備為豫州刺史,屯兵小沛(小沛就是豫州沛國的沛縣,當時,沛國的首府是相縣,如果直稱沛,大家就會把它和相縣搞混),如果劉備是友軍駐徐(即名義上還是公孫瓚的部隊),那麼這項任命應該出自公孫瓚(當時是前將軍、易侯,並節制幽州刺史段訓,身份極高)或田楷(青州刺史的身份也夠格了),無論如何也輪不到陶謙;


還有,後來劉備出任徐州刺史實際上是獲得袁紹支持的(這個我將在下一篇文章中詳細說明);另外,在劉備出任徐州刺史後他是獨立的,和田楷完全不同,劉備在擔任徐州刺史後事實上就和袁紹結盟了——雖然我沒有看到公孫瓚在青州的力量是如何消失的史料,但是我可以推測,劉備在其間採用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興平二年正是公孫瓚在北方遭受幽州劉虞殘部和袁紹冀州部隊圍剿、慘敗的時候(鮑丘一役才是最終使白馬將軍徹底戰敗的決定性會戰),田楷奉命北上救駕,劉備以徐州刺史的身份推薦中立的孔融擔任新的青州刺史,這個舉動無疑使公孫瓚雪上加霜……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關於劉備興平元年在徐州的故事我以後會詳細說明的……謝謝觀賞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