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著名詩人屠岸去世 曾感嘆「人類不滅詩歌不亡」


- 2018年7月12日09時56分
- 人文文摘 / 中國新聞網

中國新聞網

著名詩人屠岸去世 曾感嘆「人類不滅詩歌不亡」圖片

圖片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官方微博截圖。

中新網北京12月17日電 人民文學出版社官方微博16日晚發消息稱,當天下午5點,著名詩人、翻譯家、出版家,人民文學出版社原總編輯屠岸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屠岸原名蔣壁厚,1923年生於江蘇省常州市。他學魯迅,用母親的姓作為筆名的姓,名為叔牟。

屠岸歷任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文藝處幹部,華東文化部副科長,《戲劇報》編輯部主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編審;中國作家協會第四屆理事,第五、六、七屆名譽委員;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曾獲得第二屆魯迅文學獎翻譯獎、中國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中國版權產業風雲人物等。

曾有媒體刊文這樣評價屠岸——他就像詩神繆斯派來人間的天使,他每天都在努力地把心中無盡的愛與美,慷慨無私地拋灑給我們。

著名文學評論家、北京大學教授謝冕,亦曾撰文稱讚屠岸。「屠岸先生待人的誠懇、認真、周密、細緻是大家都知道的,他對晚輩尤其平易,總是愛護有加。雍容儒雅是先生的『形』,謙和中正則是先生的『神』,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讓人打內心敬畏的智慧長者」。

著名詩人屠岸去世 曾感嘆「人類不滅詩歌不亡」圖片

資料圖:著名詩人、翻譯家屠岸。


綜合媒體消息,屠岸自幼家學深厚,其母是一位才女,寫詩、作曲、繪畫、彈琴均有所長,在屠岸還在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母親就開始教他讀《古文觀止》《唐詩三百首》《唐詩評註讀本》等。

2016年,屠岸接受《解放周末》專訪,回憶這段往事,他說:「當時,母親總是先解釋詩文的內容,再自己朗誦幾遍,然後叫我跟著她吟誦。我像唱山歌一樣跟著吟誦,對內容不求甚解,只是覺得能從吟誦中得到樂趣。母親教我的是『常州吟誦』,2008年這種吟誦調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我是這個『非遺』的三位代表性傳人之一。」

在母親的耳濡目染下,屠岸成為了詩歌的朝聖者。1941年,18歲的屠岸第一次發表詩作《美麗的故園》,隨後又陸續翻譯了惠特曼詩選集《鼓聲》、《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詩歌工作者在蘇聯》、《大臣夫人》等。

著名詩人屠岸去世 曾感嘆「人類不滅詩歌不亡」圖片

資料圖:《屠岸詩文集》(8卷本)書影。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此外,他還著有詩集《萱陰閣詩抄》《屠岸十四行詩》《啞歌人的自白》《深秋有如初春》《夜燈紅處課兒詩》,以及散文詩集《詩愛者的自白》,文化隨筆《傾聽人類靈魂的聲音》,文學評論集《詩論•文論•劇論》,散文集《霜降文存》,口述自傳《生正逢時》等作品。2016年,93歲高壽的屠岸又出版了8卷本《屠岸詩文集》,不僅收錄了經典作品,還整理收入了大量集外散篇作品。

相較於其他文章體裁,屠岸一直偏愛寫詩,古體詩、現代詩統統包攬。中新網()記者早前專訪他時,屠岸透露自己床頭依然習慣性地放著紙筆,只要有靈感,就會隨手記下來,「說不定,第二天興致來了,就能寫出一首好的作品」。

屠岸曾說過,詩歌對自己來說,是「安身立命之本」。他一直保持一個習慣,吟誦著詩歌入睡。在他看來,無論是中國的李白、杜甫、白居易,還是西方的莎士比亞、華茲華斯、濟慈,都是對自己生命的慰藉與激勵。


「寫詩是情感的抒發。」屠岸這樣界定寫詩的妙處,「如果能將內心情感通過一首好作品表達出來,那麼對作家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愉悅」。

著名詩人屠岸去世 曾感嘆「人類不滅詩歌不亡」圖片

資料圖:著名詩人、翻譯家屠岸。

屠岸有詩人的精神,晚年的他精神矍鑠,心態開朗,對自己的年齡並不在意。據《北京晚報》消息,去年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因為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規律我總要見上帝,什麼時候上帝要我去我就去,但在我還沒去之前,我還要非常愉快地工作,能夠做多少就做多少。」

作為國內首位完整翻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翻譯家,屠岸多次提到自己被莎翁的藝術所征服,「十四行詩音韻優美,形式整齊,每一行都是抑揚格五音步,整首詩的押韻也十分講究」。

他也把這一理念移用到詩歌翻譯上,「擁抱原詩是精神上的共振、融合,要把原作者的東西化為自己的,體會詩人的創作情緒。有時翻譯不成功,非常困惑,千方百計地找到表述方式,特別是用於押韻的字詞,最後就像追求愛人一樣,終於追到了,是一種精神狂歡」。

「詩是人類的精神家園,只要人類不滅,詩歌就不亡。」這是屠岸先生生前說過的話,雖然他離開了我們,但願他如莎翁的詩那樣,「將在不朽的詩中與時間同長」。(完)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