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醫生的權力有多大?


麻醉MG一個歲的患者,曾因腎病綜合徵曾在我科住院治療,腎穿病理血診斷為原發性膜性腎病,用糖皮質激素美卓樂每天片加環磷醯胺每兩周.靜點治療,出院後定期複診。出院個月第四次複診時,他告...

- 2018年7月13日05時07分
- 健康文摘 / 麻醉MedicalGroup

麻醉MedicalGroup

一個57歲的患者,曾因腎病綜合徵曾在我科住院治療,腎穿病理血診斷為原發性膜性腎病,用糖皮質激素美卓樂每天12片加環磷醯胺每兩周0.4g靜點治療,出院後定期複診。

出院2個月第四次複診時,他告訴我他把激素減成2片了,我一聽大吃一驚,連忙問他什麼時候減的?為什麼減?他說,剛減的,幾個朋友總笑話他臉胖了,他也感覺確實不好看。上次複診尿蛋白明顯下降,自己感覺病好了,於是前兩天就自作主張把激素減量了。我告訴他,不行,明天必須恢復到原來的劑量。雖然我很嚴肅的跟他講,但他仍嘻嘻哈哈的說沒有事。

我為什麼著急,主要基於如下考慮:


1、膜性腎病,激素應該足量治療3個月,然後劑量遞減。過早減量疾病容易反彈或者復發。但這還不是我主要擔心的問題。

2、口服激素治療後,會對人體自身的內分泌軸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產生抑制作用。如果激素驟然停藥或減量,自身分泌的激素不能及時恢復,就會出現激素缺乏症狀,表現為噁心、嘔吐、肌痛、肌強直、關節痛、疲乏、發熱、虛脫等,我們稱激素的「反跳現象」。這與吸毒者硬性戒毒、酗酒者驟然戒酒有些類似。

所以激素減量一定要遞減,也就是說,一定要一片一片的減,一般我們掌握每2周減一片,像他這樣從12片一下減到2片要出事。

這是個老計程車司機,平時好像對什麼事請都不在乎,住院治療期間我們對他的囑咐,應該怎麼做,或者不應該怎麼做,他能執行一半就不錯了,出院後更是不配合了。比如剛出院時,他的尿蛋白定量還很高,按要求必須臥床休息,但他還背著他的女兒拉了一次活。

從他住院治療到出院後幾次複診,都是他的女兒陪同,我發現他女兒能管他。但是,這一次他女兒因為忙沒有陪他來。

我給他講道理他怎麼都不理解,我說的話估計他也不會執行,於是我告訴他,先去取藥,等取來藥後我把具體的用法寫到藥盒上。


等他取藥回來,我把藥接過來,讓他在診室外的椅子上稍等。等了一會就診的病人少了,我讓他進來當著我的面給他女兒打電話。估計她女兒平時對他管的比較嚴,所以他一看我要給他「告狀」,趕緊給我賠笑臉說,別給她打了,我聽你的還不行嗎。我說不行,他見拗不過我,就撥通了他女兒的電話。

她女兒一聽他私自減量就火了,電話里就把他訓斥一通。我又勸他女兒說不用著急,剛減量2天,還沒有什麼問題,明天開始按原計劃治療吧。

疾病治療效果的好壞,除了用藥是否合理,治療是否得當以外,還與患者的配合程度有關,患者的這種配合稱「依從性」。一般而言,依從性越好,療效就越好。

可是,醫患之間只是普通的醫療服務合同關係,而不是法律約束關係,患者憑什麼要聽命於醫生?

患者之所以要聽醫生的,是因為醫生能提供患者所需求的醫療服務。但是,患者對醫生的話能聽多少,或者說,醫生對患者的影響力能有多大,取決於什麼?


我一直認為,醫生一旦接手患者,就要對患者的病情負責到底,無論是在醫院內,還是在醫院外,不僅需要指導治療、關照生活,有時候也需要對患者全方位的管理,這才是醫生真正的「權力」。

醫生對患者的責任心越強,醫生的權力就越大。

溫馨提示:本平台已開通文章搜索功能,可關注後發送關鍵詞體驗。

歡迎您在下方留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