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肥胖、焦慮、臉盲真的不是你的錯|大象公會


- 2018年7月16日08時26分
- 科學文摘 / 大象公會

大象公會

如果你是中年男性,恰好身材肥胖,常感焦慮,並且臉盲失憶,很容易被認為是油膩的中年男人。不過,這並不是你的錯,而是祖先留下來的進化遺產。

文|韓寧寧

上次飯局上才互加微信熱情寒暄過的新朋友,今天見面竟然毫無印象。社交圈急劇擴大的人,普遍發現自己記臉難、認臉難,大家紛紛驚呼自己得了「臉盲症」。


你其實並沒有臉盲症

我們在說自己得了臉盲症時,最好要知道「臉盲症」在病理學上的含義(詳見大象公會往期文章《真的有「臉盲症」這種病嗎》)。

在醫學上,臉盲症(face blindness)又名「面部識別能力缺乏」(prosopagnosia),患者因大腦皮層損傷,識別熟悉面孔的能力受損,而其他的視覺過程和智力功能正常。

根據症狀表現的不同,臉盲症又可以分為統覺性臉盲與組合性臉盲。前者連兩張臉是否不同都無法區分,而後者可以區分兩張臉,但無法將臉與人名對應,也不清楚是否曾經見過。以目前的醫療水平,這兩種情況都無法治療。

肥胖、焦慮、臉盲真的不是你的錯|大象公會圖片

▍統覺性臉盲患者眼中的他人


自認為患臉盲症的人,幾乎不太可能是前兩種情況——只要你能從茫茫人海中辨出心上人的面孔,就足以證明大腦並無損傷,依然擁有強大的人臉識別能力——人們覺得自己「臉盲」,只是因為社交信息超出了大腦處理運算能力。

自認「臉盲」的人大都處於事業上升期,而且崗位和職業需要頻繁與陌生人交流。而正常人能記住並維持穩定社會關係的人,上限是 150 人左右,如果日常社交強度遠超過此數,都會開始出現「臉盲」現象。

▍一個人的穩定社會關係一般不超過 150 人

人類存在社交上限是進化心理學家羅賓·鄧巴發現的,他認為一個人能與之維持穩定社會關係的總人數一般在 150 人左右,所以此數又被稱為鄧巴數。

▍羅賓·鄧巴(生於 1947 年 6 月 28 日),現為英國牛津大學教授

鄧巴認為,人們在與他人建立穩定關係時,需要處理大量的社交信息,如身份、地位、愛好、與第三者關係等等。當社交人數增多時,由於關係複雜度同時上升,所需處理的信息總量往往會指數級增加。

鄧巴對於社會化靈長類群體規模和腦容量的統計學研究也支持這一解釋,他發現,這些群體的規模的確有隨大腦皮層容量增加而擴大的趨勢。此外,腦科學的研究也顯示,大腦新皮層確實與社會化行為、語言、表情處理等認知能力密切相關。

▍鄧巴於 1998 年提出了社交大腦假說,圖中展示了靈長類大腦新皮層比重與社群規模間的關係

人類大腦大約定型於農業尚未產生的 2-5 萬年前,當時人類的生產力很難維持一個規模超過百人的組織,而大腦是一個極為消耗能量的設備,如果它能處理一千人量級的社交信息,這種超出需要的能力就是極不合算的浪費。

▍大腦是高耗能組織,只占體重的 2%,卻消耗了人體靜息狀態下 20% 的能量

我們大腦處理社交的上限被定在 150 人左右,是一種最優的合理配置。在農業出現之前,大部分人一生接觸的人可能都不超鄧巴數。即使農業文明誕生後,出現了上千人規模的村莊,大腦也可以從容應對。在一個封閉的熟人社會,我們只需要與幾十個人有密切關係就足夠。

▍史前人類生活假想圖

但是,今天社會的流動性更高、開放性更強,社交強度遠超過傳統社會,大腦處理人際交往信息的能力開始出現不足,尤其是網際網路導致社會交往範圍的迅速擴大,我們很容易覺得自己臉盲。

都是進化失配惹的禍

石器時代進化出來的大腦不適應今天的生活,這種現象在進化生物學中被稱作「進化失配」,指的就是:曾經的進化優勢,在今天變成了缺陷。因為那套被進化塑造的人類生理,面臨的環境完全改變了。

▍進化生物學教授丹尼爾·利伯曼在《人體的故事》一書闡述了人類疾病與進化失配的關係

「進化失配」是個陌生概念,但我們熟悉的現代病,如肥胖、糖尿病、痛風、高血壓、脂肪肝、齲齒、青光眼、近視等等,都是「進化失配」的結果。

譬如肥胖。人類漫長歷史中一直受饑饉威脅,善於儲存和囤積能量會有更大的生存優勢,所以我們都進化出高效的脂肪囤積能力,並且天生喜歡高熱量食物。但工業革命後,食物富餘日漸成為常態,適應饑荒的身體在豐饒時代遇到肥胖困擾。

壓力也會讓我們肥胖,它同樣是「進化失配」的結果。男人在中年更容易發胖,除了代謝水平降低導致脂肪容易囤積外,也因為他們進入中年後各方面都要承受巨大壓力。

當我們遇到壓力時,身體會自動進入生存模式——中樞神經系統興奮起來,供應腦,心臟和肌肉的氧氣、營養物質增加,並產生更多的能量——這是祖先在面對生存威脅時留給我們的進化遺產。

聽到大型貓科動物的吼聲,看到敵對部落在附近出沒的痕跡時,大腦會給腎上腺發出信號,讓腎上腺分泌皮質醇,皮質醇會使肝臟和脂肪細胞將葡萄糖釋放到血液中,尤其是內臟脂肪細胞。它會加快心率,升高血壓,利於在應對威脅時迅速反應,要麼戰鬥,要麼逃跑。

我們祖先的生存威脅是短期和瞬時的,現代人的壓力則是持續的,皮質醇高水平非常容易導致肥胖:皮質醇不僅會使機體釋放葡萄糖,還會讓人們渴望高熱量食物,這也是為什麼面臨壓力時,人們會渴望通過吃東西來緩解焦慮。

▍各種「進化失配」常見疾病

我們的工作記憶又是「進化失配」的另外一種典型。

人類大腦就像一台精密的計算機,而工作記憶是其運算能力(即認知能力)的重要基礎。所謂工作記憶,是指一種暫時儲存和加工信息的記憶系統,可視為大腦的「內存」。從簡單速記到複雜推理,都離不開工作記憶的參與。

工作記憶曾是人類的進化優勢。美國認知考古學家托馬斯·溫恩和弗雷德里克·L·柯立芝認為,距今約 10 萬到 3 萬年前,智人的基因突變導致了大腦神經元重組,工作記憶能力因此增強,它催生了語言、原始文化、複雜規劃、團隊協作等一系列能力。

肥胖、焦慮、臉盲真的不是你的錯|大象公會圖片

▍托馬斯·溫恩與弗雷德里克·L·柯立芝

但工作記憶並不完美,基於和鄧巴數同樣的原因,它容量有限。

1956 年,認知科學家喬治·A·米勒最先提出「神奇的數字 7」,他發現人腦在加工信息時具有某種局限性,普通的年輕人,工作記憶的上限大概在 7 個單位,浮動範圍是 5~9。

▍喬治·A·米勒(1920-2012)

比如我們很容易記住 5-7 個數字的電話號碼,但更長的數字就很難念誦記憶。我們能念誦記住 11 位的手機號碼,是因為它有規律性,被我們以分節方式,即遠低於 11 的單位來記憶的,譬如 135、136 或 186 之類是固定組合是一個單位,接下來的 8 位數,會被分解兩個或三個組合單位,而每個單位需要記住的數字不超過 4 個。

需要說明的是,理想情況下工作記憶的上限才為 7 個單位。若存在外界干擾、分心等情況,人們的表現還會更差,減少到 1-4 個單位。比如收銀員正在結帳時,你突然告訴他一個電話號碼。

網際網路出現之前,工作記憶容量有限很少對人構成困擾。但是,郵箱、微博、微信出現後,我們接收的信息越來越多,它完全超過工作記憶的處理能力,健忘、信息焦慮也就隨之而來。

▍有什麼比滿屏的未讀信息更引人焦慮

不過,今天對我們來說,最需要解決和改善的,不是如何準確記住一長串數字,一段文字,一段話,而是腦海中突然閃過的一個想法,一個突然迸發的靈感——這種信息不但更重要,也更難被記錄。

什麼樣的「外掛」最有效


既然大腦存在先天進化限制,當然需要增強改善它。

由於工作記憶是大腦認知能力的基石,所以最直接的辦法是通過後天訓練提高工作記憶容量,於是有了各種實驗,有的看上去成效相當驚人。

日本京都大學有一隻名為 Ayumu 的黑猩猩,能在 60 毫秒內記下螢幕上閃現的 20 個數字,並按順序排列出數字原來的位置。它遠勝任何一個人類。

不過,沒有人願意獲得這種能力——Ayumu 自 2000 年出生以來,連續 11 年都在訓練強化這一個任務,相當於一個人從小學到大學畢業,每天都在重複同一個練習。

長時間訓練得不償失,短時間訓練呢?

2008 年,瑞士伯爾尼大學的心理學博士蘇珊·賈基和馬丁·布施庫爾讓一群大學生參加一項實驗研究,要求每天練習 20 到 25 分鐘的 N-back 測試。結果發現幾個星期的鍛鍊就令這些學生的成績有所改善。

▍N-back 測試旨在測試工作記憶,考驗參與者能否記住瞬刻之前(1-back),上上次(2-back)和上上上次(3-back)呈現的某種東西

今天有很多認知訓練課程與之類似,也是通過簡單的遊戲和訓練任務來提高工作記憶。但是,美國心理科學學會 2016 年一項調查顯示,這些課程的效果都十分可疑,起碼短時間內無法起到宣稱的效果。

最關鍵的是,即使這些訓練真的有效,它也是一種適合原始社會的愚蠢發明。

從最早的符合和文字開始,人類發明的各種記錄工具,就是在不斷降低這種機械記憶的重要性,減緩大腦的記憶負擔和任務,把有限的計算能力更多地用於創造性任務上。

今天網際網路技術使得大量信息變得可查詢,一個人擁有超強記憶力,除了上綜藝節目背誦圓周率以炫耀記憶力之外,實際用處非常有限。

顯然,合適的方式是給大腦直接加上「外掛」,智慧型手機是迄今為止人類發明的最偉大的大腦外掛系統,因為集成了大量軟體工具,它不但是信息收發管理設備,也是大腦的外置存貯設備。

與人類發明的文字、圖片、符號等傳統輔助工具相比,手機上的軟體工具,對大腦的輔助功能越來越深,在大腦活動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讓它解決的問題也越來越高級。

譬如,我們早已不滿足能否準確記住一長串數字,一段文字,一段話,而是腦海中突然閃過的一個想法,一個突然迸發的靈感——它比可隨時查詢檢索的信息重要千百倍——它是更高級的腦力活動,是直接的生產力。

如果能迅捷簡便地捕捉記錄,並能流暢地與其他工作軟體融合,它對大腦的增強效果,幾乎就相當於作弊。於是,「閃念膠囊」應運而生。

品牌推廣

堅果 Pro 2 手機的閃念膠囊不僅減輕大腦記憶負擔,還能幫助優化決策過程。

閃念膠囊可以做你最高效的記錄工具。當腦海中有靈感閃過,或有信息急需保存,在任意介面包括滅屏時,長按專門的「閃念膠囊鍵」,所說內容就能以語音和文字兩種形式同時記錄下來,生成一條膠囊。之後單擊「閃念膠囊鍵」,即可看到之前儲存的所有膠囊內容,還可以向膠囊里添加圖片和各類文件作為附件,儲存語言之外的各種豐富信息。

閃念膠囊還是優秀的生產力工具。已生成的膠囊可以隨時編輯,快速發送給聯繫人,還可以轉為待辦事項,添加到日曆提醒,通過雲端在手機和電腦之間同步,協同工作,助你每個環節都能最高效完成。

只需簡單的操作,就可獲得記憶力超強的外腦,幫你專注當下,提高生產力,在碎片化時代釋放你的創意。

肥胖、焦慮、臉盲真的不是你的錯|大象公會圖片

現在,錘子科技的新年活動正在進行中,1 月 3 日至 8 日,購買搭載閃念膠囊的堅果 Pro 最高可享 500 元的直降優惠,購機贈最高 197 元配件禮包。同時,堅果 Pro 2 全系列現貨開售,歡迎點擊文末「閱讀原文」選購。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