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一個人,在雲上,遇見最美的村莊


- 2018年7月17日12時14分
- 旅遊文摘 / 匯客廰文旅

匯客廰文旅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但是隨著去過的地方越來越多,一顆心反而逐漸淡下來。

嚮往李子柒那樣返璞歸真的生活,種田耕作,讀書煮茶,偏安一隅,不理世事,過著一個人的小日子。

繁華落幕之後,只想找一片世外仙境,隔絕喧囂,忘卻煩憂,靜靜看日出日落,粗茶淡飯,也可四季三餐


隱居雲端

誓於浮名散

大概是心裡一直有個隱居夢,每天在城市裡來來往往,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更加想念與世隔絕的小村莊。

那裡有淳樸的人家,有恬淡的炊煙,還有山間的清風和白雲。那裡是——木梨硔。

© 阿齊

第一次聽到「木梨硔」三個字,一直以為是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地方,花事燦爛,「拂了一身還滿。」


後來見到她才明白,「梨」不過是梨花仙,潔白無瑕,樹簌簌,月溶溶。清清淡淡,已是意境深遠。

© 林子

本著古往今來訪仙山須歷經磨難的特性,木梨硔高高建在黃山市休寧縣溪口鎮的一片山脊上,被稱為「懸崖村落」。

車子彎彎繞繞開到苦竹嶺山腳,再攀上八百級台階,翠林竹海,白雲深處,木梨硔的面目漸漸清晰。

© 了不起的村落

© 了不起的村落

她始建於明朝,百年前,或許是為了躲避戰亂,又或許是厭倦了塵世紛擾,有人來到這片山谷,挑中了這朵雲,於是便有了今日的木梨硔。

© 喬峰

這裡一年裡有一百天可以看見雲海,仿若住在雲端,低頭便是莽莽人間。

© 鄭清燦

當地村民以水稻和竹子為生,在屋旁開墾田地,種植瓜果蔬菜。

他們清晨出門耕作,沾著露水的衣角微涼,傍晚趁著夜色歸來,落了滿身月華。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已是這裡百年來慣有的生活方式。

© 橙橙橙橙子同學

住在木梨硔,清晨,在濃濃山霧中醒來,推開窗,望見新新綠意。

空氣中是濕漉漉冷淋淋的自然氣息,身心早已被她洗凈。

© 木梨硔奇雲客棧

早上煮一碗清淡白粥,青花瓷的小碗,襯著瑩白的米粥,就著山野小菜,就是一天的開始。

在這樣清凈的木梨硔,飲食習慣仿佛也變得淡然起來。

一個人,在雲上,遇見最美的村莊圖片

© 橙橙橙橙子同學

木梨硔三面懸空,建在懸崖一片空地上。吃完早飯推開門,是百丈深淵,也是天上人間。

在門口遠眺群山,山巒綿延起伏,柔和清新,美的讓人忘記憂愁。

© 柴俊林

這裡的房屋還保留著徽派建築的風格,家家戶戶挨的緊密,門口道路狹窄。

當地的居民就地取材,用竹子在門口搭建曬台,硬生生在空中辟開一條道路。

© 了不起的村落

或許正是木梨硔的與世隔絕,讓一切奇蹟都掉落凡間,變得稀鬆尋常。

© 了不起的村落

天氣好的日子裡,人們把食物搬出來晾在曬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

山間的風吹到這裡,一朵朵碩大的雲像水上輕舟,推送著村莊往更高處去,也把時光劃得更慢。

© 了不起的村落

閒下來的時候,坐在曬台上看雲捲雲舒,狗悠閒的趴在曬台上,貓眯著眼睛打盹,一切都是那麼舒適自然。

© 了不起的村落

村莊對面有一座觀景台,可以看見木梨硔全貌。


站在觀景台上,眼前是竹林雲海,陽光在山谷投下深深淺淺的光影,青牆黛瓦交相輝映。

© 鄭清燦

此刻,我只想把一生交付在這裡,由她妥善珍藏,許下不離不棄的約定。

© 鄭清燦

當黃昏降臨,一天的辛苦勞作結束,夕陽下,一輪紅日掛在山頭,染紅木梨硔的天,和天邊的雲。

© 鐘山樵子

夜色升起,村莊亮起燈火,仿若雲間的燦爛星河。

回到住處,燈光下,雞湯散發著熱氣,當地人喜歡用最簡單的方法烹飪食物,一如這裡的生活,簡單純凈。

© 了不起的村落

夜晚,明月照在雲間,山風在耳邊低語,竹林輕搖,發出簌簌的清響。

搖落一山風與月,好共你入眠。

© 玉少一

沈復在《浮生六記》里寫:「布衣飯道,可樂終身,不必作遠遊計也。」

我想住進一朵叫木梨硔的雲里,清晨在雲霧間醒來,夜晚枕著山風睡去,醒來耕作種茶,讀書畫畫。

然後把日子過成一首詩,粗茶淡飯也有樂趣,平平淡淡也是真意,人生到哪裡,都是歡喜。

在木梨硔

願那裡的雲輕風淡

也如你此時的燦爛

匯客君在留言區等你神回復

匯客廰旅行一個「任性、好玩、有態度!」的文旅新媒體社群。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