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四川發現|名滿中外的成都武侯祠「古柏」,是當年諸葛亮親手栽種的


封面新聞蜀王秘檔·兩任蜀王筆下的錦城十景(八)閟宮古柏②封面新聞記者黃勇閟宮古柏作者:朱申鑿明良際遇有遺宮,古柏森嚴入望中。香葉蒼蒼能傲雪,高枝矯矯尚摩空。棟樑國器真堪用,鐵石忠心...

- 2018年7月17日22時48分
- 歷史文摘 / 封面新聞

封面新聞

蜀王秘檔·兩任蜀王筆下的錦城十景(八)閟宮古柏②

封面新聞記者 黃勇

閟宮古柏


作者:朱申鑿

明良際遇有遺宮,古柏森嚴入望中。

香葉蒼蒼能傲雪,高枝矯矯尚摩空。

棟樑國器真堪用,鐵石忠心自不同。

比儗甘棠遺愛在,邦人千載仰儀容。

閟宮古柏


作者:朱讓栩

玉座金鋪迥絕塵,陰廊入地古根屯。

吞吳氣護龍髯老,滅魏心穿蟻寶新。

千載冰霜留勁節,兩川風雨長蒼鱗。

凋零不是涪江樹,培植殷勤更有人。

成都武侯祠。

我們再來說說成都武侯祠的古柏,這可是一段很坎坷曲折的歷史了。

如今,到成都武侯祠遊覽的人會發現,武侯祠內外有很多柏樹,其茂密程度也稱得上是「柏森森」,但柏樹樹幹普遍不是很大,難當古柏之美譽。

事實的確如此。當年杜甫甚至明朝兩任蜀王朱申鑿和朱讓栩筆下的古柏,早已經不存在了,甚至連清朝時栽植的柏樹,也所剩無幾了。

感慨歸感慨,我們還是從頭開始說起吧。

蜀漢政權章武3年(223)四月,63歲的劉備在白帝城永安宮病逝。五月,諸葛亮等奉劉備的梓宮(皇帝﹑皇后或重臣的棺材)回成都。八月,安葬在成都南郊的惠陵。

據說,劉備在遺詔中安排後事說,他的喪事要按老祖宗、西漢文帝劉恆那樣辦——劉恆的霸陵「不起墳」,只在墓上「稠種柏樹」。

安葬好劉備後,諸葛亮和群臣按照劉備的囑咐,在惠陵種植了許多柏樹,以示緬懷。

諸葛亮真的在後來被稱為武侯祠的這裡種植了柏樹嗎?多種文獻記載,諸葛亮的確親手種植了柏樹。

唐朝人盧求在《成都記》中記載:「人云(古柏)諸葛手植。」

北宋名臣田況在皇祐元年(1049)出任成都府知府,曾見到過古柏。他在《儒林公議》中說:「祠前有大柏,系孔明手植,圍數丈。」

儘管武侯祠有數株古柏,但結合文獻記載和文人墨客留下的詩詞,被吟詠的武侯祠古柏,應該是在武侯祠門前的兩株柏樹。

北宋名臣趙抃在《成都古今記》中說:「武侯廟前有雙文柏,古峭可愛。」雙文柏,即兩株紋理鮮明的柏樹的意思。

到了唐肅宗上元元年(760)春天,流寓到成都的杜甫去武侯祠遊覽時,見到了這兩株有著500多年樹齡的古柏。

杜甫似乎非常敬仰諸葛亮,他詠贊諸葛亮的詩篇有《蜀相》《武侯廟》《八陣圖》《諸葛廟》《古柏行》《閣夜》《詠懷古蹟五首》之五、《夔州歌十絕句》《上卿翁請修武侯廟,遺像缺落,時崔卿權夔州》等18首。

其中,在《蜀相》《古柏行》《夔州歌十絕句》中,他都寫到了武侯祠的古柏。

在《蜀相》中,有「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古柏行》中有「孔明廟前有老柏」;《夔州歌十絕句》中有「武侯祠堂不可忘,中有松柏參天長」。

杜甫見到的古柏到底長什麼樣子呢?

「柏森森」僅僅只是一個籠統的整體印象,不足以說明問題。幸好,他在長詩《古柏行》中有很具體而形象的描寫,得以讓今人憑詩懷想。

《古柏行》全詩如下: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

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


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

憶昨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閟宮。

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

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

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工。

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翦伐誰能送?

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終經宿鸞鳳。

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柯如青銅根如石」,柯即樹幹,樹幹的顏色像青銅一樣,裸露在外的樹根像磐石一樣堅固,看來的確是很古老了。

「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霜皮」是說古柏的樹皮像冬天的霜一樣潔白;「溜雨」是形容樹皮很光滑,雨水落在樹皮上哧溜一下就順著滑了下去。

「圍」是古代計量圓周的約略單位,一般指兩隻胳膊合圍起來的長度,也指兩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圍起來的長度。

「四十圍」是指樹幹的圍度,無論哪種測量標準,顯然有些誇張了。但「黛色參天二千尺」也是誇張,說青黑色的古柏朝天聳立有2000尺。這是文學意義上的誇張,正如李白「白髮三千丈」一樣。

「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這是在詳細描述古柏的體態,就不用過多解釋了。

杜甫寫武侯祠突出古柏為「柏森森」,為後世文人墨客詠贊武侯祠提供了思路。諸多作品中都圍繞這3個字做文章,成為一個標誌性的詞語。只要提到這3個字,就會讓人想到成都武侯祠。

杜甫死後80多年,另一個著名詩人李商隱到武侯祠遊覽,對蒼勁挺拔、千姿百態的古柏也讚嘆不已,專門寫了一首《武侯廟古柏》:「蜀相階前柏,龍蛇捧閟宮。陰成外江畔,老向惠陵東。大樹思馮異,甘棠憶召公。葉凋湘燕雨,枝拆海鵬風。玉壘經綸遠,金刀歷數終。誰將出師表,一為問昭融。」

與李商隱同時代的成都詩人雍陶,也寫了一首《武侯廟古柏》:「密葉四時同一色,高枝千歲對孤峰。此中疑有精靈在,為見盤根似臥龍。」

此後,成都武侯祠的古柏在文人眼裡又是怎樣的呢?他們如何在前人吟詠古柏的基礎上再創作出佳作的呢?(二)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