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參戰老兵回憶真實文工團:戰爭來臨時男兵補進主攻團 女兵去救護


- 2018年7月20日07時56分
- 歷史文摘 / 進擊的熊爸爸

進擊的熊爸爸

作者張援朝,系11軍參戰老兵

參戰老兵回憶真實文工團:戰爭來臨時男兵補進主攻團 女兵去救護圖片

期盼已久的電影《芳華》終於在全國公映了,我這個和劇中主人翁有著同樣經歷的部隊宣傳隊老兵,在跌宕起伏的劇情中開啟了塵封的記憶,又回到了那終生難忘的排練演出和炮火硝煙之中。


1972年12月中旬,部隊來我地特招文體兵。在恩師的極力推薦下,經過嚴格的業務考核和政審,我和同校學弟安平有幸被部隊選中。與1000多齊魯子弟一起,經歷了7天7夜的旅途顛簸,來到了風光旖旎的雲南下關。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11軍31師師部和直屬隊就駐防在這裡,31師是一支功勳卓著的部隊,他的前身是晉魯豫軍區獨立旅,屬於二野的老班底。

那時候部隊非常注重文化工作,雖軍以下文體單位沒有正式編制,但每個師團都建有宣傳隊、籃球隊,作為鼓舞士氣、振奮軍心的重要陣地。我們剛到部隊,就聽說師宣傳隊曾排練演出過全本《紅燈記》而享譽滇西,頓感實力非凡、不同一般。

《芳華》中的很多場景,都取自於我們曾經生活、戰鬥過的地方,並且很多是我們親身經歷,所以看來非常親切、份外激動。我們秉承著「兵寫兵、兵演兵,服務基層、服務一線」的方針,平素每天聞雞起舞,吊嗓練功,排練走台。每年用大量時間深入邊防,風餐露宿、跋山涉水,奔赴一線慰問士兵、提升士氣,並經常到地方電力、林業部門慰問演出。所到之處,軍民夾道歡迎、鑼鼓喧天、簞食壺漿、倍感榮光。演出前軍民幫我們卸車抬道具,演出中觀眾掌聲雷動,多個節目多次返場,一再加演。演出後觀眾拉著我們的手噓寒問暖,久久不肯離去。此情此景,今天回想起來還激動萬分。路途中,我們乘車翻越過著名的高黎貢山、橫跨了怒江鐵索大橋、在虎跳峽旁合影留念,與傣族群眾共度潑水節。飽覽了七彩雲南的秀麗風光,欣賞了祖國的大好河山。

軍隊文工團演出照

部隊宣傳隊要求人員要「一專多能」,我入伍頭兩年也是滿腔熱情、積極追求進步。非常虛心的向老同志學習,在演員班從事曲藝說唱、歌舞戲劇;在樂隊班吹小號、還搞點創作,一段時間還專職司幕,甚至還當過炊事班上士,每天幹勁十足、樂此不疲。與劇中的劉鋒那樣,積極學雷鋒,大做好人好事。每天拿著大掃帚,將飯堂、舞台打掃的乾乾淨淨。長途拉練中還幫著戰友洗衣服、刷鞋子,忙的是不亦樂乎。可能是表現過當,使得一些戰友說我

「動機不純」,現在想來也真是好笑。


排練演出之餘,也有一些軼事回想起來饒有風趣………。

宿舍窗外就是我們的菜地,紅彤彤的西紅柿又大又圓,晶瑩的露水點綴在上面,令我們垂涎欲滴。熄燈號吹過,我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實在是按捺不住,偷偷從窗戶爬出去,躡手躡腳來到菜地一番掃蕩,草草清洗拌上白糖大快朵頤。

軍隊文工團劇照

每年一次的實彈射擊是我們男女兵最開心的時間,雖然每人只有9發子彈來進行100米臥姿的考核。但大家平時利用各種手段,都能搞來不少子彈。所以考核後就有了大家自由發揮、充分享受的機會,但險像環生,有幾次差點釀成大禍。一個女兵把偷偷搞來的30發子彈,全部押進衝鋒鎗彈夾,固定在連發上扣動扳機。她沒有把槍托抵在肩頭,豈料槍聲響起,強大的後坐力使她無法控制,槍口來了個90度大逆轉,直接對準我們在旁邊觀看的人群,嚇的教官大驚失色,一個健步衝上去將槍口抬上天空。幸好這時30發子彈一泄如注全部打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的戰友把演出時用的空包彈偷偷藏上一些,對準槍聲驚擾出來的老鼠大開殺戒,一時間血肉模糊、屍橫遍地。還是那個打了30發子彈的女兵,在進行手榴彈實彈投擲時,由於緊張過度,出手的手榴彈竟扔在了身後,吱吱冒著白煙,而她竟然木呆呆的站在原地。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男兵飛起一腳,將手榴彈踢向遠處,然後猛的撲她身上,化險為夷。事後,女兵羞的漲紅了臉,教官大發雷霆「她媽的,你還臉紅,沒要你的命就算便宜了你」!而我們這些青春年少的男兵們紛紛圍上前去,問那個見義勇為的男兵趴在女人身上是什麼滋味嘿嘿。

那時的男女兵們正逢青春年少、血氣方剛,荷爾蒙大量分泌。男男女女在一起朝夕相處,難免秋波頻送、心生情愫。但部隊有著嚴格的規定,戰士絕對不能談戀愛,若有違犯,堅決嚴肅處理。一個業務水平很高的老班長因和一個女兵要好,被發配到了條件艱苦的步兵團。

一天晚飯後,教導員把我和安平還有一個貴州兵叫到隊部,交給我們一個「光榮」的任務——在女兵宿舍前站崗。說在我們入伍前有一個會武功的老兵,因和女戰士談戀愛被發配到基層部隊。白天有人在市里見到該人,估計他晚上會和女戰士幽會,讓我們阻止。因為該男兵會武功,怕我們招架不住,每人發給我們一支步槍、10發子彈,如果動起手來進行自衛。我們三個人藏在女兵宿舍門前的冬青棵里,心驚膽戰、可憐兮兮的貓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人毛不見一個。幸好那個老兵沒來,否則可能會槍聲響起。

女兵那時在部隊非常稀罕,連隊操練時,一個女兵走過去簡直是眾人矚目。可憐那些男兵們眼神追隨者女兵,伸長了脖子,咽著口水,木呆呆的看著女兵遠去。氣的連長大罵:「媽的,我沒有喊向右看,你們的眼看到哪去了」!所以,女兵們深切了解自身價值,罔顧部隊嚴格規定,把肥大的「七一」式的確良軍服改的非常合體,凸顯出了女性的曲線美,使隊領導大為光火,被政治部首長好一頓尅。

坦率地說,那時候部隊管理甚嚴。當時我們師有一個副科長去地方「三支兩軍」,和地方上一個女同志發生了關係,被部隊緊急召回,做了嚴肅處理。他的懺悔錄一個單位發了一本,大家蜂擁而上,搶著一睹為快。熄燈後,有的人打著電筒,在被窩裡閱讀,其中有些敏感地方的文字還被人打上了標記。戰後,在92團一個烈士的遺物里,發現了一本愛情小說的手抄本,那個烈士本來可以評上戰功,就因為這個手抄本,使他與追授的戰功失之交臂,實在可惜。在那個物質匱乏、精神背負著枷鎖、英雄都是「高大上」,不食人間煙火,永遠戴著一張堅毅表情面具的年代,有人為看漂亮的女主角,竟把《海霞》那個電影連續觀看了十幾次,現在想來也真是好笑。

參戰老兵回憶真實文工團:戰爭來臨時男兵補進主攻團 女兵去救護圖片


當年我們文工團的劇照

片中那場文工團的散夥飯簡直是我們軍宣傳隊的翻版,我於1976年12月26日軍宣傳隊成立時調入。

1978年底,部隊進行緊張的戰前動員。當時風靡華夏的話劇《於無聲處》我們才演出了不幾次,我在劇中飾演何為,是一個重要人物。正準備下部隊巡迴演出,但接到命令解散,女兵去野戰醫院、男兵去主攻團,我們這些天南海北匯聚到一起的戰友們到了生離死別的關頭。大家眼含熱淚,慷慨激昂,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滿滿一碗酒如同喝涼水,每每一飲而盡。到最後男男女女都喝的酩酊大醉,有的哭、有的叫,有的喊爹叫娘。

眾戰友哭天喊地之際,來了一個軍區首長的警衛員,他武裝帶上佩戴著一個輕便槍套,那種槍套其實就是細細一根皮帶護著手槍。我宣傳隊一個喝多的男兵踉踉蹌蹌跑過去,一伸手掙脫槍帶,將手槍掏出。像電影上我武工隊員那樣,把槍在大腿上一蹭,屈身將槍口近距離對準我的額頭,就要扣動扳機。千鈞一髮之際,一個宋氏戰友說:「空槍不能對人」!(部隊有紀律,空槍也不能對人,恐撞針飛出傷人)旋即一手將他胳膊抬起。「呯」!槍聲響起,一股刺鼻的硝煙瀰漫開來。子彈打在我頭頂約30來公分的牆上,「嗖」的一聲不知飛往何處。那戰友嚇得把槍一丟,抱頭鼠竄。眾戰友鴉雀無聲、目瞪口呆,這時我的酒也醒了,嚇得渾身冷汗直冒。

謝天謝地!要不是宋氏戰友眼疾手快用手一擋,估計我肯定去見馬克思去了。「出師未捷身先死」,要是死在戰場上還能算個烈士,要是這樣糊裡糊塗的死了多麼不值!

事後得知,軍區首長的警衛員為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平時都是子彈上膛、保險打開,將手槍擊槌置於安全位置。而那個戰友在大腿上一蹭,擊槌順勢張開,扳機扣動自然就會擊發。

散夥飯吃過,第二天一早,我和我的戰友們各奔東西。我本來也要回到步兵團,但不知哪個首長發話,說是宣傳隊很多物品需要交接,所以就留在了軍機關。我和戰友們陸續奔赴前線,男兵在一線部隊衝鋒陷陣、奮勇殺敵;女兵在野戰醫院救死扶傷、看護傷員;我在軍俘虜收容所收容戰俘,無一貪生怕死、畏縮不前,都在為保衛祖國而浴血奮戰。宣傳隊不少戰友榮立戰功,無一犧牲,比起那些在前線英勇捐軀的戰友們,我們幸莫大焉。

觀影勵志,不忘初心。讓我們銘記歷史、牢記英雄,雖芳華已逝,但報國之志長存。謹作拙文,與君共勉。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