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灕江書院尋蹤


- 2018年7月20日21時56分
- 人文文摘 / 廣西城鄉資訊網

廣西城鄉資訊網

興安縣灕江書院,為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知縣楊仲興所創建,清代道光十四年《興安縣誌》(以下簡稱「道光《興安縣誌》」)卷五記載:「灕江書院在縣署左故學宮地,國朝乾隆十一年知縣楊仲興率邑紳士捐資創建,並捐助膏火田六十一畝有奇。院三進,南向」。以道光《興安縣誌》所載「城郭圖」來看,大致相當於原廣播電視局舊址今宣傳部所在地,延伸到後面的政府大院宿舍樓一帶。光緒三十三年(1907),灕江書院被改建為興安縣兩等小學堂,實際存世161年時光。

近十年來,灕江書院又聲名鵲起,緣於2005年著名學者余秋雨先生應邀來到興安靈渠為灕江書院開院揭牌重開講壇。於是,為了體現書院的歷史悠久和成就顯赫,有人撰文以浮誇之詞過度宣揚,使其沉寂百年後重新得以名聲大噪。然而,其文中一些貌似冠冕堂皇的觀點,實卻似是而非,試依原文列出幾條如下:

「灕江書院坐落於風景秀麗的興縣城古靈渠畔,創辦於宋景德二年(1005),至今年恰逢其開院一千年。」


「該書院是廣西境內歷史最悠久的著名學府之一,與桂林的南溪書院、柳州的同仁書院、梧州的嶺表書院一起並稱為『粵西四大書院』。」

「自宋至清,(灕江書院)為桂北一帶培養了眾多人才,其中有與王安石、包拯同朝的宋代參政事(副宰相)唐介、刑部侍郎唐則、潯州知府蔣允濟等120餘位進士和202名舉人。」

「宋代理學家周敦頤、張栻(原文誤為「拭」)、詩人范成大、張孝祥、劉克莊,明代詩人解縉、嚴震直、董傳策,清代詩人袁枚、蘇宗經等名流碩儒均曾蒞臨書院講學或題詩。」

「清代蘇宗經在其編纂的《廣西通志稿》中這樣記載灕江書院:有『學額文十五名,武十二名,廩學二十名,二年一貢』。」

以上五條所述是否屬實,在沒有深入了解灕江書院之前確實難以判斷。基於以上問題,本文嘗試著拾掇零散的史籍資料拼湊歷史碎片,力求還原一個真實的灕江書院。灕江書院的歷史其實並沒有上千年那麼久遠,但是它本身的故事也非常精彩,在探尋灕江書院之前,有必要先對興安縣學、義學以及其他書院有個大概的認知。

興安縣學、義學、書院


興安位於粵頭楚尾,自靈渠溝通南北水系以來,歷來皆為楚粵文化交流融匯之地。宋代李應春《重葺興安縣學記》載, 「慶曆中,始詔縣立學如州治,於是十室之邑無不具校官,鬱郁乎文,非前代可比矣。」無疑,興安縣縣學正是在宋代慶曆年間(1041-1048)應朝廷之詔而創建的,據縣誌記載,興安縣學自創建後歷朝皆有重修或遷移,直至1974年,縣學被拆除改建為看守所。

縣學歷來皆屬官學,教官由朝廷委任。據1995年《廣西通志·教育志》記載,宋朝時地方教官多由進士或舉人擔任;明朝規定府、州、縣學教官必須為監生、會試副榜生、歲貢生及以上資格方可擔任;清朝規定教授由進士除授,學正由舉人考授,或由大挑揀選,其餘教官收優拔貢生錄用。由於縣學擔任教官的一般都是博通經史的宿儒,生員學習的內容也都是經典,加上興安自宋以來學風尤盛,所以縣學歷代培養了眾多人材,據不完全統計,自宋至清,興安縣共考取(其中有少部分為府學就讀考取)文科進士47位、文科舉人215位,尤其在宋代,有文獻可考的興安籍進士就達37位。

義學,也稱「義塾」,是古時候靠官款、地方公款或地租設立的蒙學。義學的招生對象多為貧寒子弟,免費上學,教學內容大多只是識文斷字,不會有太高深的內容。至清代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朝廷頒布的「定義學小學之制」,及康熙五十一年(1713年)頒布「令各省府州縣多立義學,聚集孤寒,延師教讀」之規定後,興安縣陸續創建義學7所,其中縣義學在振武門內,康熙五十六年(1717)知縣任天宿創建;瑤地義學4所,分別在融江、泍水、車田、高田,乾隆四年(1739)建,至道光十三年(1833)之前已廢棄;又有漠川榜上義學、溶江義學,皆為同治(1862-1874)年間所建。

廣西的書院建置始於宋代,南宋時期廣西共創建書院9所。而興安縣的灕江書院則是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由知縣楊仲興所創建。另外,興安亦有宋代北鄉石門村蔣氏家族所建的橘林書院,明代南鄉五馬村的書院,以及清代南鄉潭尾田的和松書院、宅美村的立鰲書院、興安道冠村的石龍書舍等,這些書院書舍一般為當地望族私人創建,雖然也有延請貢生等名師授課講學,但大都以私塾的形式存在。

書院的掌教稱山長,又稱院長。山長的選聘,官辦書院由地方官府選聘,但不是朝廷命官,清乾隆元年(1736年)曾發上諭:「凡書院山長,必選經明行修,足為多士模範者,以禮聘請。」而望族或私人創建的書院一般為創建者自任山長,或由創建者選聘德高望重的學者擔任山長。

書院為學者講學、傳播學術的場所,不少著名書院的生徒,為欽慕山長的人品學識而千里從師,且有追隨老師十幾二十年,從師到各地書院學習。明清時州府設立的書院,有的向全省招收舉人、生員入學,如桂山書院專課全省舉人,而一般的州縣書院則招收生員和童生入學,入學一般都經過考選,生員選在歲、科兩考成績優等者,童生選其在縣、府考試中之優秀者。

至於「粵西四大書院」,經查有1967年《平樂府志》卷四所載清代康熙四十九年(1710)重修道鄉書院,知府徐鯨標撰《重建道鄉書院記》文有語:「粵西四大書院,平樂道鄉其尤著也。」2004年《桂林灕江志》第四篇第一章載:「(清朝時期)桂林共有宣成、秀峰、榕湖、桂山書院,民間稱為『四大書院』。」

歷史上,興安縣除縣學、義學、書院之外,還有很多鄉村私塾。因古代私塾遍布城鄉,故僅列其一二,比如宋代進士刑部侍郎唐則,晚歸林泉後築館授徒;元代舉人桂林路教授唐朝,明軍破桂林城後,歸隱興安南鄉,創建小學教授生徒;清代南鄉太平堡村陽大標家族創建文昌宮,招收鄉里優秀的子弟,延師課讀。

楊仲興與灕江書院

廣西境內清代及以前曾存在過兩處灕江書院,一為明天啟年間(1621-1627)廣西右參議曹學佺於桂林文昌門外建立的灕江書院,一為清乾隆十一年(1746)興安知縣楊仲興在興安縣署旁建立的灕江書院。乾隆三十年(1765)五月,進士吏部郎中孟超然奉乾隆帝之命出任廣西鄉試副考官,將沿途見聞寫成《使粵日記》,亦有記載廣西灕江書院有二:「鄉前輩曹石倉先生《桂林風謠》十首,今備錄於後……按石倉先生官桂林時,於文昌門外建灕江書院,今已廢矣。興安亦有灕江書院,蓋邑中講習之所,非石倉先生創始地也。」

興安縣的灕江書院,道光《興安縣誌》卷五載:「灕江書院在縣署左故學宮地,國朝乾隆十一年(1746)知縣楊仲興率邑紳士捐資創建,並捐助膏火田六十一畝有奇。院三進,南向中為講堂,祀魁星;堂外東西書房各五間;後為文昌祠,祠外東西書房亦如之;前為門樓,又前為照牆;東為大門,門外東南為碑亭。」

灕江書院尋蹤圖片

縣誌明確記載,灕江書院為楊仲興在任興安知縣時所創建,其前身並非縣學,它是與縣學並存的一個講學場所。依乾隆五十三年(1788)教諭劉瀚等召集邑紳士會於灕江書院捐俸倡舉重修縣學,以及2002年《興安縣誌》中記載的縣學與灕江書院的毀圮時間,即可明確他們的並存關係。值得說明的一點是,光緒《廣西通志輯要》卷三所載興安縣學額、廩生、學田後有「灕江書院」四字,此段史料是對於縣學而言,只是順便提及興安縣還有灕江書院存在,並非是說以上羅列條目為灕江書院所有。而真正屬灕江書院的學田,在縣誌上另有記載。

楊仲興,字直庭,號韌庵,廣東嘉應州人,雍正八年(1730)進士,授福建清流縣知縣、廣西興安縣知縣,升思恩府同知,歷至湖北按察使,後奪職,改官刑部郎中。仲興頗工古文辭,甚為袁枚所稱,著有《性學錄》、《讀史提要》、《觀察記略》及《四餘偶錄》,並傳於世。自乾隆八年(1743)至十三年(1748),楊仲興出任廣西興安知縣六年,在任期間注重養士愛民,以興利除弊為己任,修建社倉、創建書院、力行保甲、疏導陡河、修葺廟宇堤梁、舉行鄉飲酒禮等,又嘗遊歷海陽山、點燈山、乳洞岩、三清岩等名勝古蹟,所到之處皆有題詠,其在興安所作的《創建灕江書院記》、《創建南鄉太平堡社倉記》分別被收錄清代《國朝文征》及《皇朝經世文編》。

乾隆八年(1743),楊仲興將興安縣振武門內的義學重修改為典史署,三年後,他召集當地鄉紳士子一起捐資修建灕江書院,始興工於乾隆十一年(1746)六月,歷時二年,至乾隆十三年(1748)竣工,也就是他剛好任升思恩府同知而離開興安那一年。

書院建成之日,楊仲興非常高興,親自題聯額其上,揖諸生升堂入室,將書院周遭一一度量,把測量數據詳細記錄於文:

「前門高一仞三尺七寸五分,寬一仞一尺七寸八分,地廣四筵四尺,深三筵一尺。山牆之內為楹者十屏,內相向,兩翼其房,曰門樓、中堂,地寬四筵四尺,深三筵六尺左右。腰牆下垣上窗,前後扇屏門各五,中高二尋三尺,為楹二十有八,曰講堂。後祠地寬四筵六尺三寸,深四筵四尺。山後牆三,中高二尋三尺,為楹一十有六,兩旁各分八之二以為室,上分八之一為龕,奉梓潼神曰文昌。祠檐下天池,橫六步二尺五寸,縱八步二尺五寸。東西各書房五間,間深二幾二尺七寸,寬二幾四寸。堂檐下天池,東西書房如之。環堵一百一十四步一尺六寸,圍內化胎橫十一步四尺四寸,縱四步二尺三寸。圍外明堂,橫一十二步,縱十一步二尺。」

文中並詳載建造所用材料及書院內布置:書院以杉木為梁,松木為椽,以窯磚砌牆、頂上蓋陶瓦,柱礎為石頭雕刻,以具三和五材之說。青色的柱子、黃色的檁條、紅色的門、五彩神龕,牆體塗為內白外紅,以章五色。書院內設置有兩個書架,兩張講席方桌,侍席長桌凳各四張。床與席等布置於房間,餐具放置於廚房,木鐸設於廊以警晨昏。

其地原為縣學學宮,在縣署旁,雍正九年(1731)縣學遷至縣城西,以故殿為文昌,是學博居住之處;東邊為舊明倫堂,為副學博居住;又東為忠孝節義祠,縣尉居之。這幾處建築當時已棟折椽崩,無法修復了。楊仲興之所以選址於此修建書院,是因見該地「上探軫宿下瞰湘源,倚燈山而朝筆架,搴旗嶺而握元峰。登高一望,有振衣千仞濯足萬里之象。」建造書院花費的銀兩,楊仲興與邑紳士各出其半,又捐助學田六十一畝多。諸生曰:「錫名當所自創者,公也。」楊仲興謙遜地認為自己不敢私其功,道:「灕水發源為邑元脈,且環抱之,署名『灕江書院』。」

自此,灕江書院便開始收納生員入院課讀,楊仲興每晚在衙署居所便能聽到書院吟哦誦讀之聲,學風大振,感到非常滿意,從而對書院生員給予了美好的期盼,「諸生前矛半出其間,鄉貢亦與焉,丁卯掇魁文生即院中翹楚,美哉!」又論及興安屬桂全上游,人典其學,發山川之光耀,從此地靈人傑,必更有名賢迭出,羽儀王國,偉然西粵之望者。

楊仲興在離任興安知縣前,囑教諭徐勛撰題名碑,徐勛在文中盛讚楊公創建灕江書院之美德,直與灕江共永,同時記載捐資紳士,以藉不朽。從該記中可得知,當時參與捐資及修建書院的人物及分工如下:

前任教諭廣西陸川舉人李嶠負責堪輿、時任訓導的廣西賓州歲貢生劉煒章掌管錢財數目、生員唐禮節負責工料度支出納、生員彭之搖負責看日子及協理參謀、廩生唐倬雲與增生蔣若淋負責執筆記錄並書丹。

會首好義執簿勸助者分別有舉人雷澤源、莊日遜、莊日毅、文昌熠、彭濟;歲貢生張文燦、唐欽烈、唐鑒、廖文海,國學生李如梗、王登洲、蔣密惺、唐玉芳;生員彭之搖、蔣若淋、唐禮節、唐致和、陳正烈、張寬淵、季若楷、王宏言、常挺模、張其卓、王宗禹、劉錫圭、周文淵、唐生道、侯永爵、劉邦儼、丁瑞、王殿、羅咸點、黃開仕、王開泰、彭子布、石應麟、侯之玣、張經仁、李生璧、韓球、文宗周、夏光祿。

如上,灕江書院的創建,規制,以及當時參與創建主要執事人員、職責分工,昭然可見矣!

黃明懿與灕江書院

黃明懿,字秉直,廣西臨桂人,清乾隆二年(1737)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乾隆五年(1740),受聘為赫赫有名的湖南嶽麓書院山長,主教期間,乾隆皇帝親賜「道南正脈」額。又協助蔣溥重修書院,為嶽麓教育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

乾隆十年(1746),湖北進士房逢年接任嶽麓書院山長。黃明懿在湖南逗留幾年後,受聘回桂林主講秀峰書院,在回鄉道中舟過靈渠時,興安仕子出城相迎,懇請其為灕江書院述其規制及表楊公創建書院興教之意。

黃明懿蒞臨灕江書院,升堂講學,見其規模製作之精美,念及楊仲興仰體「聖恩」,治學興教,大為讚嘆,稱道「日相與講求於道德性命之旨……公之所為是又足以補省會書院之所未備。德教所及,河潤千里矣,夫豈有灕水之不被諸詠歌也哉!」遂撰《灕江書院記》,述及雍正十一年(1733)朝廷為振興文教造就英才,特發帑金給到各省會建立書院,以補學校之不足。興安縣人文蔚興,楊仲興以進士出任興安知縣,殫精竭力以執政事,無不以養士愛民為念,修舉廢墜,尤其注重興賢育才,創建灕江書院,並讚美楊仲興能體會朝廷興養立教之意並付諸於行,無愧於一邑之父母官,無愧為真正的讀書人。

查禮、黎龍光與灕江書院

乾隆三十六年(1771),教諭黎龍光率紳士重修灕江書院,不僅僅是因為年久院額遺落,其中更大的隱情是因為灕江書院與縣署相近,常被縣衙當作公館使用招待官吏入住。興安地處通衢,差務人員絡繹不絕,每每入住灕江書院,致使書院師生聚散無常,最終院額遺落,灕江書院名實兩亡。其中得以佐證的是,乾隆十九年(1754)廣西慶遠府同知查禮協修靈渠,長達六個月時間,就住在灕江書院。

查禮(1716-1783),原名為禮,又名學禮,字恂叔,號儉堂,一號榕巢,又號鐵橋,順天宛平人,清朝大臣。乾隆元年(1736)舉人,歷官陝西司戶部主事,廣西慶遠府同知,太平府知府、四川寧遠府知府、四川按察使、布政使、湖南巡撫等職。生平於詩、詞、書、畫無所不精,其子查淳將其詩文、雜著彙編為《銅鼓書堂遺稿》32卷。乾隆十九年(1754)秋,兩廣總督楊應琚督修桂林東西二陡河,即靈渠與相思埭,任命慶遠府同知查禮為靈渠協修官,興安知縣梁奇通為靈渠承修官。查禮於乾隆十九年(1754)九月到達興安,查禮剛到興安時,知縣梁奇通為其安排的住所即在灕江書院,查禮題詩如下:

宿興安縣灕江書院

清·查禮

到城日已斜,入院天已暮。

草草置行囊,悠悠隨所寓。

翠柏掩虛廊,蒼苔延細路。

西風吹幙涼,清齋絕塵污。

讀書貴有儔,立志方無誤。

青檀最耐寒,儒冠勝紈絝。

如何此寂寥,不聞誦章句。

月色滿空階,披衣起獨步。

夜靜蟲聲悲,唧唧向誰訴。

此次修浚靈渠,乾隆十九年(1754)十一月興工,於乾隆二十年(1755)三月靈渠修繕告竣。期間,查禮同時尋訪湘漓之源,遊歷興安各地,留下詩文數十篇,特別是對興安境內若太平堡、開洲、水南等諸多小村莊風物風貌皆有吟誦,是頗為珍貴的地方史料。當時查禮與梁奇通同訪海陽山湘漓之源,歷時二日,回到興安再入住灕江書院,並題詩:

探湘漓源回至興安縣再宿灕江書院對月懷符幼魯馮計六二農部

淸·查禮

我窮江源來,濕翠滿衣袖。

昨借山長居,院門夜重叩。

書聲時有無,虛白生堂構。

霜風吹樹稍,菊色冷座右。

仰看秋月懸,對影懷故舊。

關山隔萬里,悵共嶠雲逗。

不見符與馮,使我心如疚。

憶昔事農曹,迥異探岩竇。

今夕湘漓間,思之令人瘦。

出處似源流,聚散蹤誰究。

孤燈抱離憂,獨坐聽殘漏。

以查禮的學識名望,工作之餘必定曾在灕江書院升堂講學,亦為與灕江書院結緣的一位碩彥名士。

黎龍光,廣西平南人,拔貢生,乾隆三十一年(1766)任興安教諭,並擔任灕江書院山長,在任其間因有感於書院被用作公館,以致士氣不振,院額遺落名實兩亡,有如灕江被截流塞源,致使文瀾不興,就讀生員們十餘年來深受其苦而不敢言。遂有志欲復前規,於是請示知縣胡文煥,得到知縣的贊同後,黎龍光便率四鄉紳士「塑文星、造牆院,旁開小門,以杜將來仍前弊。且修舉廢墜鳩工庀材,夙夜經營如治家事,而規模乃煥然一新。」時有邑舉人李四相撰《重修灕江書院序》贊曰:「則不有胡公慷慨許復,而黎師之心幾隱矣;抑不有黎師始終曲成,而楊公之澤幾斬矣。是不啻開源者楊也,浚流者胡與黎也。自是,而灕江文瀾無殊初發之蒙泉矣,行見盈科漸進,望海朝宗,一日千里,孰非三公培養之所致哉!」

又有清代全州舉人俞廷舉在為黎龍光賀壽時寫有《臨源學博黎清川壽文》,得以印證此事,文中寫道:「丙戌秋,公秉鐸臨源,邑候徐重其人,聘為灕江山長……灕江書院,前邑侯楊建,為一方教育人材之地,規模宏敞,盛事也。後此官利其便,恆借為郵館,以迎往來上官,紳士畏不敢抗,竟成舊例。每遇上官至,先生弟子咸席捲而出,虛院以待,人苦其累久之。癸巳,公毅然獨任,謀之邑侯胡,胡允其請,遂不憚鳩集一邑紳士,極力修復。而其法則另布置。院門外周遭築以牆,使之不容駟馬;旁僅立一門,以通人行。於是迎上官者不得其門而入,不拒自絕。俾士子卒安其業,得以復禮樂弦歌之舊者,公之力也。」


不得不說,若非黎龍光之力,則興安灕江書院很可能僅二十年時光就早已蕩然無存,幸有胡知縣許可黎公極力修復,讓灕江書院得以重生,繼續擔當它所應肩負的歷史使命。

蔣方正與灕江書院

蔣方正,字立中,號元峰,興安縣北鄉梘底村人,清道光三年(1823)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官刑部貴州司主事、江西九江道府尹。期間因父喪在家守孝三年,於道光十二年(1832)十月,應興安知縣張運昭之請,出任灕江書院山長並主修《興安縣誌》。

道光十二年(1832)冬,張運昭來任興安知縣,「甫下車即以修陡、修志、修城為急務。」得知當時里人庶吉士蔣方正適讀禮家居,遂再三邀請其主講灕江書院並主修《興安縣誌》,蔣方正見知縣之意諄至,且義不容推諉,毅然答應了他的請求。第二年春,蔣方正正式出任灕江書院山長,講學之餘並在灕江書院開局修撰縣誌。當時為修志而組建的團隊,參與採訪者十多人,而與參考共編輯者僅為蔣方正等三人,縣誌資料的核校、辨正、編纂,蔣方正親力親為,修纂始於道光十三年(1833)五月初八日,至十四年(1834)五月而完稿。

蔣方正以進士出身授翰林院庶吉士出任灕江書院三年時間,聲望之高可想而知,當時從學生員必是鼎盛一時。然而在灕江書院修撰縣誌時,他並沒有在志書中留下華麗的詞藻,處處以「詳而有體,約而能該、質而不俚、華而不蕪,斯無愧乎志之名」為要旨,為後世留下了經典不朽的傳世佳作。

李兆蓮、蔣友蓮與灕江書院

李兆蓮,號清泉,興安縣北鄉飽德村人,明經進士(貢生),授昭平訓導,升授蒼梧教諭,以學問操行聞名當時。李兆蓮青年時即飽讀古今書史,數千言詩文揮筆立就,時有督廣西學政錢樾,讀其文而深為器重之,但是李兆蓮參加鄉試十餘次卻未能中舉。咸豐二年(1852),李兆蓮受聘為山長主講灕江書院,因其學識淵博德高望重而聲名遠播,遠近求學者爭相來到興安聽他講學。

李兆蓮出任灕江書院山長期間,其講學風格及教學方式頗為獨到,有碑文載其「教人則因材造就,不拘繩墨。每縱談四座,高聲震瓦,既復大笑。」其門生陳仙坡、蔣友蓮、李方甫、李仁甫等,皆以文顯於當時。李兆蓮為人心胸廣闊,待人處世圓融,知足常樂,課子侄,戒爭訟,閒時則廣泛搜羅典籍,拈花吟詠以寄情懷,所見所聞皆付諸於筆墨,勘破名利,時人稱堪比黃叔度、陶淵明、王維等名賢。

蔣友蓮,名元瑜,原名度,字虛齊,興安縣北鄉梘底村人,咸豐十一年(1861)舉人,特授平樂縣教諭,是為李兆蓮得意門生之一。其幼而穎異,好讀書,族中有春山公見其篤志力行,非常器重他,家塾延請名師必定會邀他去共同學習。據族譜記載,友蓮公「身長不滿五尺,銳然以求道為是,文章不事穿鑿,書法必宗鍾、王。窮年孜矻精神未嘗少懈,其學蓋由銖積寸累來也。」其鄉試中舉後北上參加會試落榜,即無心於仕進。回到鄉里,懷繼往開來之心,受聘主講於灕江書院,有人請教他學問而從不以勉強答覆,讓人覺得有一種純粹之氣,「使人如坐春風中,不言自化,故名士半出其門。」其學識美德名重一時,後有進士許鍾岳為之作傳。

灕江書院的結局

灕江書院創建於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清末廢科舉興學堂,光緒三十三年 (1907年) 興安縣城將灕江書院改為興安縣官立「兩等小學堂」。截止於這一年,灕江書院完成了它161年的歷史使命。

至此,灕江書院溯源已清,身世已明,則本文開端所羅列關於灕江書院的五點問題,已完全可以否定。始作俑者初衷或是為興安歷史文化增添異彩,殊不知文史必須如實經得起考證,作不得半點虛假,否則不僅貽笑大方,更有可能混淆視聽,遺患無窮。

與其說2005年掛牌成立灕江書院使其重生,然而那僅僅只掛了個牌而已,有名無實,無法得到真正意義上的傳承。他日若能真正重興,續其文脈,將原灕江書院的精神及道義傳承發揚,將歷代主講於灕江書院的先賢之心性學、理學教化澤被一方,則善莫大焉。(文/秦幸福)

參考資料:

<1>清·道光《興安縣誌》

<2>2002年《興安縣誌》

<3>清·李時沛《重修興安縣學記》

<4>清·蘇宗經《廣西通志輯要》

<5>清·徐鯨標《重建道鄉書院記》

<6>宋·李應春《重葺興安縣學記》

<7>1995年《廣西通志·教育志》

<8>1998年《中國書院史資料》

<9>清·孟超然《使粵日記》

<10>清·楊仲興《創建灕江書院記》

<11>清·徐勛《書院題名碑記》

<12>清·黃明懿《灕江書院記》

<13>清·李四相《重修灕江書院序》

<14>清·俞廷舉《臨源學博黎清川壽文》

<15>清·胡虔《臨桂縣誌》

<16>清·查禮《銅鼓書堂遺稿》

<17>飽德村《皇清誥授修職郎前任昭平訓導升授蒼梧教諭顯考李公諱兆蓮老大人誥授八品孺人顯妣李門蔣氏老孺人墓誌》

<18>興安縣湘漓鎮梘底村《蔣氏族譜》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