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唐朝的公主們為什麼那麼喜歡做女道士


- 2018年7月22日16時48分
- 歷史文摘 / 小草根亂侃

小草根亂侃

唐代王建《唐昌觀玉蕊花》詩云:「女冠夜覓香來處,唯見階前碎玉明。」女冠亦稱女黃冠,又稱女冠子,即女道士。至宋微宗時,改女冠為女道,尼為女德。唐代女冠可區分為修真女冠及宮觀女冠兩類,後者即專指公主女冠。自高祖至昭宗,唐代公主總計二百一十位。其中入道者有十二位。

當時這些入道的公主,並不是當真落髮出家修行的。她們一般都是帶發出家的。唐代公主入道,標誌著唐代諸帝的崇道與道教內部逐漸形成的制度,相互呼應。高祖、太宗兩朝,還不見有公主入道的記載,至高宗,公主入道始興,它成為公主舍離俗世,遁入另一方外世界的途徑。整個唐代的公主入道,究其原因,其中自有道教所具的宗教情操,使一些貴主從中獲得解脫,度世的理想與願望。出家入道與舍家為尼,在唐代具有不同意義,公主貴為天子之女,身份尊祟,公主選擇入道,在民間掀起入道風氣,而公主養尊處優的閒適入道,生活,也不同於民間道士的苦修清冷,它使女冠生活成為唐代的一種時髦。

唐代公主的入道動機,簡而言之,可歸納為慕道、追福、延命以及夫死舍家與避世藉口等。這些都與宗教的皈依強度有關。但更多的時候,公主們主動入道,還是為了能夠享受自由的男女關係。武則天的女兒太平公主,八歲的時候,曾以「為外祖母楊氏積福」的名義出家為道士。但是她還是仍舊住在宮中的。直到十六歲時,因拒婚吐蕃,而正式入住太平觀為觀主,等到和婚事息,二十歲的太平公主就如願以償地嫁給了駙馬薛紹。


唐睿宗的八女兒金仙公主、九女兒玉真公主,是以「為祖母武氏祈福」的名義出家為道。出宮以後,兩位公主住進豪華的金仙觀和玉真觀,常常召集名人雅士飲酒作樂,不少男子拜倒在兩位公主的石榴裙下,兩位公主雖然似乎確實終身未婚,但緋聞卻是層出不窮。有這兩位公主開風氣之先,後來,玄宗、代宗、德宗、順宗、憲宗、穆宗,幾乎每代帝王都有女兒成為女道士,甚至達到一朝有四位公主出家為道的。

上行而下效,唐代的女道士,幾乎因而成了一種貴族風氣。達官貴人家的女子,也有不少去做女道士的。李白曾經為女道士李騰空做詩,這位李騰空就是宰相李林甫的女兒。還有駱賓王,也曾經代女道士王靈妃寫詩給她的情人。至於到民間,女道士香艷傳奇更是層出不窮。最著名的代表人物要數魚玄機了,她寫的「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傳頌至今——詩倒真是好詩,不過由女道士寫來,就別有滋味了。楊玉環改嫁公爹玄宗之前,也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女道士。可見當時的公主道士,她們入道後的生活之豐富多彩。

做為公主,她們的婚姻,往往也還是要遵從皇家的顏面和政治需要的。但是,嫁出去之後,公主們的所作所為,就往往不是夫家能夠控制得了的了。高陽、襄陽、太平、安樂、郜國、永嘉等等公主,都有一大群的情人。其中也不乏與情人兩情相悅的例子。比如高陽公主與辯機。再比如襄陽公主甚至還曾經向情人的母親行兒婦的禮儀。

公主入道以後的宮觀生活,涉及道觀的經濟來源問題。玉真公主舍家意願極為堅決,稱不願叨主第,食租賦,且願去公主號,罷邑司。但出家公主勢必面臨實際生活的問題。尤其官觀女冠裝飾考究。晚唐李群玉《玉真觀》雲「高情玉女慕乘駕,紺發初簪玉葉冠」,《全唐詩》錄有小注一條:「公主玉葉冠,時人莫計其價」。

唐朝的公主們為什麼那麼喜歡做女道士圖片


此外,公主其他的日常所需,尤其舉行齋醮,龐大的排場需要豪華的道場,盛壯的女樂,凡此均需固定的經費以支付。以延命為目的的宮觀女冠,其實需諸多條件配合,才能實現養生成仙的理想。宮觀的營造、設備、日常所需,對於不事生產的公主而言,必要朝廷按期封賞,方能維持宮觀運轉。


公主受封賞,本為歷朝常例。玄宗朝道教政策的確立,使封賞亦含新意。《新唐書·諸公主傳》中有一則極有意思的《開元新制》:「長公主封戶二千……主不下嫁,亦封千戶,有司給奴婢如今。」不嫁在公主生活中,本屬特殊狀況:如重病,夫死。

但在唐朝帝室中則有舍家為道的情況,在這情形下,公主仍享有封賞,此自是解決了宮觀的經濟問題,讓宮觀女冠也能維持體面的出家生活,這與真正捨棄世俗之欲,隱居山林的修真女冠截然不同。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