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家具收藏 大有學問


- 2018年8月07日09時48分
- 人文文摘 / 紅木物語

紅木物語

古典家具,作為近年來崛起的收藏品類,越來越成為收藏界的熱點。目前所見的古典家具主要為紅木家具,始自明代。據說,鄭和七下西洋,曾到達越南、印度尼西亞的爪哇和蘇門答臘、斯里蘭卡、印度和非洲東海岸,帶回來的木材就以紅木居多。大概因為紅木分量重,恰好可以拿來壓艙。紅木運到中國之後,一些能工巧匠用它來做家具,這就是所謂的「明式家具」。

我國國內紅木較為緊缺,成材期長達百年的海南黃花梨木在清代就已經枯竭,成材期以上千年計數的紫檀木則更為稀缺,其他紅木原料在三五年之內也即將枯竭。此外,政府已明確規定「五木」,即紫檀、黃花梨、雞翅、鐵梨、烏木五種珍稀木料的家具不准出口。目前,我國98%以上的此類原木仍然依賴進口,而隨著國外歷年的過度採伐,紅木資源逐年減少,愈趨珍貴,古典家具無疑也「水漲船高」。

古典家具的收藏始於20世紀30年代。古斯塔夫·艾克出版的《明代黃花梨家具圖考》,是第一部介紹中國古典家具的著作。自此,國外藏家開始大量搜購中國明清家具運往海外。此後幾十年間,西方人將中國明清家具提升到了與中國其它文物等同的地位。而1985年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珍賞》出版後,亞洲特別是中國港台地區收藏家也大量湧入內地,加入到古典家具收藏的行列中來。


一般來說,古典家具注重形體的收分起伏和線腳變化,方正規整,在結構上以榫卯結構連接,兼具藝術價值和實用價值,年代愈久遠,損耗愈大,存世量愈少,價格也相對昂貴。最具升值潛力的古典家具主要是兩類:一類是明代和清早期在文人指點下製作的「明式家具」,木料多採用黃花梨,雕刻工藝簡潔明快;另一類是清朝康雍乾三代由皇帝監造的清代宮廷家具,木料多採用紫檀,雕刻工藝比較繁複。從其具體類型上說,古典家具可分為椅凳、桌案、床榻和櫃架等五類,可分置於廳堂、書房、臥室等處,其中廳堂家具往往被視為古典家具的重器,材質和價值都為最高,其次為書房用具,再次為臥室用具。

收藏古典家具,除了講究鑑別真假優劣之外,還須量力而行。資金充裕的藏家,可以收藏乾隆時期的精品,甚至可以系統收藏;不然,也可以收藏比較實用又存世量大的單品。

古人是非常珍惜材料的。而現在,一個木匠買一本王世襄先生的書,把攤子擺開比劃比劃,對著生長了幾百年上千年的珍貴木料就動手製作了。農村的木匠還算得上能工巧匠,知道比貓畫虎,更差的是一些企業,用現代的工藝和未經過培訓的工人,偷工減料製造所謂的古典家具,貼皮膠粘刷漆齊上,結果是大量不堪入目的所謂仿古家具充斥市場,大量珍貴的木材化為烏有。收藏這樣的家具要想增值,未免太天真了點。所以目前古典家具市場呼喚的首先是對珍貴原材料的保護,其次是對現存文物的保護。

古典家具精品本來就非常稀少,但是現有的並沒有得到很好的保護和研究。周默先生透露,我國的文物修復技術人才總數還不到100人,大量文物維修乏人,家具的維修專業人員更少。

一件收藏品不僅僅是一件精美的器物,更重要的是這一器物上負載的文化、歷史、藝術和科技等信息。一個歷史時期能夠流傳下來有收藏價值的精品,和當時的經濟文化藝術發展水準是分不開的。家具收藏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對過去的歷史文化和藝術遺產的繼承,而更重要的是在這種繼承基礎上進行創造,在當代製作出有收藏價值的器物來。實際上,對於無形文化遺產的繼承,比收藏有形的器物更為重要。中國的古典家具曾經獨步世界,至今更是世界文化遺產寶庫里的重器。要更好地繼承中國古典家具這份文化遺產,就應該加強對於這些遺產的研究,而不是僅僅把其像股票似的買來賣去。


據了解,到現在為止,故宮收藏的大量古典家具都還沒有得到充分的研究利用,還沒有人完全知道這些家具的材質和構造。國外不少大學都有專家專門研究中國古典家具,而我國的大學現在還沒有設立這方面的專業。


古典家具精品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資源,對這些寶貝的收藏不應該僅僅是買賣流通和藏之密室,更重要的是對其進行研究和保護,使這些古典家具精品承載的文化、藝術和科技遺產得到繼承和發揚。最近,有不少專家指出,家具收藏不能夠「唯材質論」和過分重視年代的久遠,新仿的精品也很有收藏價值。或許,這才是理智和符合實際的聲音,也是對繼承、學習和創造精神的肯定。

家具收藏  大有學問圖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