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揭秘甲午戰敗的最大謊言,慈禧挪用軍費


媛媛亂談當年大清在與日本的甲午海戰中落敗,由於各種原因,流傳著各種謠言,比如有主炮晾衣服,鄧世昌養狗等等,其中最大的謠言莫過於慈禧挪用軍費修建頤和園,從而導致北洋水師戰前準備不足,...

- 2018年8月08日22時56分
- 歷史文摘 / 媛媛亂談

媛媛亂談

當年大清在與日本的甲午海戰中落敗,由於各種原因,流傳著各種謠言,比如有主炮晾衣服,鄧世昌養狗等等,其中最大的謠言莫過於慈禧挪用軍費修建頤和園,從而導致北洋水師戰前準備不足,裝備落伍,最終慘敗。

這個謠言其實來自於梁啓超的《飲冰室合集·文集》一書,書中說,自馬江敗後,「群臣競奏請練海軍,備款3000萬……頤和園工程大起,舉所籌之款,盡數以充土木之用」。這一說法,無疑與海軍經費籌集的一般規律相差甚遠。


據有關史料記載,當時海軍衙門除維持海軍及每年撥款100萬兩以充東北方面的軍餉外,要在1888年到1894年這六年時間內,另外再籌集軍費3000萬兩,絕對是不可能的。梁啓超之所以這麼說,目的就是在於鼓動民眾反對慈禧。戊戌變法失敗後,他和康有為二人曾製造過多起謠言。為掩蓋「圍園殺後」的計謀,康有為逃到日本後不但軟禁了王照,還與梁啓超一道篡改了譚嗣同的「獄中題壁」詩。

其實從1891年四月底開始,慈禧就已經常駐頤和園了,這就說明了當時的頤和園已經初具規模。不過工程還在繼續,同時又開始籌備慈禧60大壽,海軍衙門的經費繼續挪用於園工。據《洋務運動》一書的記載,是年二月十六日奕劻片稱:「查頤和園自開工以來,每歲暫由海軍內騰挪30萬兩撥給工程處應用,復將各省督撫認籌海軍巨款260萬陸續解津發存生息,所得息銀專歸工用。」

八月二十五日,奕劻、福錕又上奏:「此次奉報出使經費197萬兩款內,已於本年四月間准總理衙門咨開奏准,暫行借撥頤和園工程銀100萬兩,由津生息項下按年盡數歸還」。這裡需要指出的是,挪用於頤和園工程的,是海軍衙門經費,而並非北洋海防協餉,而且已經歸還了。

其實,就海軍經費方面來說,大清朝的投入一點也不比當時的日本少。1861年到1888年之間,北洋水師從籌建到成建制的27年時間裡,清廷共計投入經費白銀一億兩,差不多每年投入300萬兩。而日本方面從1868年到1894年間,共向海軍撥款9億日元,摺合白銀不過才6000萬兩,平均每年差不多230萬兩。

如此數額巨大的一個軍費投入,按理說,不管是從數量還是質量上來看,北洋水師的裝備都應該是超過了日本的聯合艦隊,可為何最後還是輸了呢?

據《甲午中日陸戰史》的記載,當時北洋水師不僅連艦炮發射的炮彈不炸,就連海岸炮台上發射的炮彈也都不爆炸,為何?一來發射的炮彈本身就是未裝炸藥的實心穿甲彈,二來就是發射的穿甲彈有問題,裝填的都是煤灰、土沙之類。那麼問題來了,為何北洋水師在戰爭爆發後,還把很多這樣的炮彈裝載在軍艦上呢?而不全部換成最具威力的開花彈呢?


是沒有嗎?並不是。據直隸候補道徐建寅的《上督辦軍務處查驗北洋海軍稟》和稟後附文記載,當時參加過黃海大戰的定遠、鎮遠、靖遠、來遠、濟遠、廣丙等7艘軍艦的庫存炮彈數,僅開花彈一項就多達3431枚。黃海海戰之後,朝廷又撥給了北洋水師360枚開花彈。

由此可見,造成北洋水師在黃海海戰中彈藥不足的責任,並不在機器局,也不在軍械局。那在哪裡呢?就在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的身上。


當時中日雙方開戰後,丁汝昌執行的是李鴻章「保船制敵」的方針,消極避戰,卻又心存僥倖,出海護航時竟然連彈藥都沒帶足,結果導致了北洋水師在彈藥不足的情況下與日本進行了一場長達五個多小時的海上大戰,極大地影響了戰鬥力的發揮,同時也加重了損失。

至於彈藥中裝填沙土、煤灰之類,影響炮彈爆炸,則是天津軍械局的辦事員被日軍收買,故意破壞的緣故。

如果說把甲午海戰的失敗歸結於什麼主炮晾衣服、鄧世昌養狗、慈禧挪用軍費等枝葉問題上,那勢必會看不清問題的本質,找不到失敗的根本原因。

其實,甲午海戰的失敗,除了政治制度和朝廷官員的腐敗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清廷對日本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從思想上就沒有做好與之一戰的準備。有道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如果我們現在還對他們抱有幻想的話,可就危險了。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