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昆陽之戰最大功臣除了劉秀,還有這壯烈的八千守城綠林軍


- 2018年8月17日05時56分
- 歷史文摘 / 千古名將英雄夢

千古名將英雄夢

光榮與艱辛——努力中興漢光武(17)

主筆:江湖閒樂生

昆陽之戰,莽軍主帥王邑率四十二萬人號稱百萬大軍將八千更始漢軍團團圍困在了昆陽,昆陽危在旦夕,漢軍諸將都想棄城而逃,只有漢軍的太常偏將軍劉秀信心百倍,並自告奮勇,領十三騎突出重圍,去附近的定陵、郾城求援。劉秀信心如此充足,是因為昆陽城小而堅,周圍地勢又太過狹隘,莽軍雖眾,其實根本施展不開。果然,莽軍攻城數日都沒啥進展,大將嚴尤便勸主帥王邑道:「昆陽城小而堅,雖能攻克,必將有所傷亡,且耗費時日;今更始之偽天子劉玄正在宛下,以末將之見,不如分兵數萬圍住昆陽,使其不得威脅我軍後勤補給即可,而我軍主力則繞過昆陽,亟進大兵,奔發宛下;宛敗,昆陽則不攻自破。」


昆陽之戰最大功臣除了劉秀,還有這壯烈的八千守城綠林軍圖片

王邑一聽嚴尤的話也有些些道理,便讓幕僚們發表意見。

兩旁的六十三派兵法家見狀,紛紛跳了出來,引經據典,各執己見,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到最後越吵越烈,竟然在大帳之中扭打起來,場面一片混亂。衛士們趕緊上前,把他們都拖了出去。

王邑仰天長嘆,皇帝給他這麼多兵法家,且流派各自不同,觀點迥異,這不是助我,而是添亂!看來還是我自己獨斷專行算了。其實我軍兵力之強大空前絕後,本來也就不需要兵法。或者說,我就是兵法,我就是主宰,我就是一切!

於是王邑大笑道:「嚴尤之議,不可聽也。本帥出征之時,天子賜我黃鉞,許我征伐大權,予我百萬雄師,今遇城而竟不能下,何謂邪?今所過當滅,必屠此城,蹀血而進,前歌后舞,顧不快哉!」

打個比方:有人好讀書而不求甚解,只略通其意,一樣也能成大學問;但也有人讀書,百遍千遍的死讀,又是考證又是訓詁,非弄通其間每句每字不成。後面這種人就是王邑,屬於完美主義者,追求不帶一絲瑕疵的勝利,所以打仗直來直去,從不拐彎兒,跟王莽又是一個死脾氣,真沒轍。


再換句話說,王邑是把戰爭當成一種高級娛樂來享受的,他不但要贏,而且要贏的漂亮,贏的雄壯,贏得美妙絕倫,贏得嘆為觀止,他甚至一想到百萬大軍破城之後踏著反賊鮮血跳舞的場面,就忍不住興奮到全身顫抖。我早就說過了,王莽這幫人那可是偉大的行為藝術家,他們以江山為試驗場,用人命做實驗品,來實現他們的偉大藝術,這是怎樣一種可怕的大無畏娛樂精神,簡直令人毛骨悚然。

昆陽之戰最大功臣除了劉秀,還有這壯烈的八千守城綠林軍圖片

現在,就讓我們來好好欣賞一下王邑所創造的戰爭藝術品吧!次日一早,王邑下令四十二萬大軍將昆陽團團圍住,由於人太多城太小,這一氣竟圍了好幾十重跟卷膠布似的,營寨密密麻麻,大大小小足有百餘座,營中埃塵連天,旗幟蔽野,鉦鼓之聲震動百里,王邑於大營望樓之中往下看,只覺驅雲而擁海,壯觀的令人心馳神搖、呼吸停頓;而營外又遍布千餘雲車,其車高十餘丈,俯瞰城中,一覽無餘,旗手立其頂端,揮動令棋,可指揮部隊朝薄弱處進攻,另有無數弓弩手,居高臨下往城內射箭,霎那間萬箭穿空,遮天蔽日,一陣陣好似晝夜迅速交替,王邑這招簡直就是美軍每戰之前的轟炸機戰術,先來一通空中壓制,打得你暈頭轉向找不著北再說。總之,昆陽城每天都是陣箭雨轉大箭雨、再轉暴箭雨,再轉火加箭……城內軍民莫說登城守御,就連出門汲水,都要頂著盾牌或門板;每次出門回來,門板已化身成了釘床,大家就把箭矢像拔草一樣拔下,送到武庫中備用。

這裡順便提下:所謂雲車,詳細來講,即一八輪車上豎兩根長柱,兩根柱子中有板屋,可以滑輪升降,屋中四面有望孔或射擊孔,居高臨下,威力無窮。另據《漢書王莽傳》記載,依靠雲車之高度,莽軍中不僅可對城中進行箭石轟炸,甚至還派有「傘兵」進行空降作戰,即「取大鳥翮為兩翼,頭與身皆著毛,通引環紐,足可飛數百步方墮。」(這恐怕是有史記載的最早一次人類飛行嘗試)這些個鳥人,手持弓箭短刀,從雲車上一躍而下,轉眼降落在城牆之上,隨即輾轉格殺守城漢軍,以接應攀城莽軍沿梯而上——這招太狠了,昆陽好幾處城牆很快因之失守,虧得漢軍不怕犧牲作風頑強,頂著盾牌與之反覆爭奪,且在城外的郭樓、角樓等數個制高點上安置強力連弩,對空中進行火力狙擊,這才險險保得金城不失。

然而除了空中火力網,王邑還有強大的地面甚至地下攻勢。他竟一口氣派出上萬工兵部隊,沖至城下:有的開挖地道,欲通往城內;有的將挖出來的土、石,裝在填壕車內,推到城壕邊將其投入;有的則推著沖輣車死命橦城;所謂沖輣車,車體呈三角形,一端伸出幾把巨大的尖刀長矛,尖刀長矛之下,是巨大撞木,由幾十個士兵拉動繩索,牽引怪車如發狂野牛般所向無前、暴風狂催,震的城牆磚土粉墜如雨,整個昆陽為之呻吟顫抖,仿佛隨時有可能天崩地裂,天塌地陷,世界毀滅。

城牆一塌,那可就什麼都完了,城內軍民見勢不妙,紛紛頂著門板奮勇登城,將滾木礌石、熱油開水、燃燒的火把、甚至鐵鍋石磨、屋瓦家具,總之能收集到的任何殺傷性物體,一股腦全往城下拋擲,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了莽軍的瘋狂進攻。工程兵則趕緊趁著進攻的間隙,用泥沙將城牆的裂縫澆灌彌合上,並在城門內壘起磚石塞住,以抵擋下一次進攻中沖輣車的撞擊。

昆陽之戰最大功臣除了劉秀,還有這壯烈的八千守城綠林軍圖片

王鳳等八千綠林好漢在百萬雄師的圍攻下,竟然就這樣拚命堅守了十餘日夜。他們用慘烈的犧牲,為反莽起義的戰略反攻爭取了寶貴的時間,也為劉秀的東漢帝國鋪就了一條夢幻般的光榮之路。不管他們其他時候表現如何,至少在這十幾天內,他們都是勇者,是英雄,是壯士是烈士是聖鬥士,是永遠將為歷史所銘記的大功臣。

然而隨著時間無情的流逝,守城漢軍的戰心漸漸開始動搖了,莽軍人多勢眾,還可分批輪流攻城,以保證充足的休息,而漢軍將士只能連軸轉,一刻也不得鬆懈;劉秀去請援兵雖可畫餅充飢,但就算這塊餅來了,也不過萬把人,還不夠王邑塞牙縫。而所謂千古流芳,那都是將軍們的特權吧,其餘生命如螻蟻般的小卒們,註定與之無緣,拚命又是何苦呢?特別是等到了夜晚,當小小的昆陽猶如一葉千瘡百孔的小舟,置身於四面無盡的營火海洋中時,

感覺隨時有可能被吞沒,誰能不感到恐懼與絕望?

總之,敵人炮火之猛烈,超乎想像;敵人聲勢之宏大,聞所未聞。敵人軍隊之強大,不可戰勝——降了吧,將軍,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漢軍士卒對他們的長官說。降了吧,上公,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綠林諸將對他們的老大王鳳說。

終於,王鳳等人派出使者,向王邑乞降,除了活命,沒有任何附加條件。

然而令人跌破眼睛的是,王邑竟然不許漢軍投降,因為這樣一點不好玩,就像劉翔跨欄還沒跑就退賽了,這叫買票進來的中國觀眾情何以堪?所以他早已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昆陽成為他戰爭行為藝術的最高殿堂,將其燒光殺光,踏成一片焦土方才罷休,並以此向天下宣示:凡與新朝為敵者,必將被蹂躪至死,死到再死,連個渣都不剩。

於是,王邑對乞降使者表示了遺憾:對不起,你們這群螻蟻一般的亂民,是沒有資格向大象投降的,除了乖乖被我大象踩踏成灰,沒有其他結局。


丟人哪!昆陽漢軍連跪地乞降都不得,又遭王邑折辱,辱極生怒,怒極生恨,遂抱定最後犧牲之精神,誓與昆陽共存亡,死拼到底!!這些天來,他們承受了太多恐懼,如今反而免疫了再也感覺不到恐懼,既然求生不得,不如求死一快!正是這種精神,最終將整個昆陽打造成了一枚雖小卻堅硬無比的鋼釘,哪怕遭遇銅錘鐵錘雷神之錘,也只會越砸越深,深深紮根,屹立不倒,堅韌不拔。

而莽軍這邊,嚴尤見昆陽久攻不下,心知莽軍雖未敗,但已然陷入戰略被動,便又向王邑諫道:「兵法有言,圍城為之闕。不如圍城三面,缺其一角,使得反賊逸出,司空再率大軍沿途剿殺,以怖宛下,豈不更善?」

王邑正在為他的偉大藝術意氣勃發,忽聞此逆耳之言,不由大怒,道:「吾正要屠盡此城,以耀帝國之威武,以駭天下之視聽,汝卻欲縱寇逃逸,是何居心?反賊給了你何等好處?」

真是莫名其妙的言論,百萬大軍花了幾十天時間來屠一個近萬守軍的小城,就算屠光了,又有何威武可言?

然而王邑如此一頂大帽扣下來,嚴尤也只能唯唯噤聲,再不敢多言獻計,以免腦袋不保。

折騰,你折騰去吧,反正是你老王家的江山,於我何尤。得至無可收拾,大不了另投明主便是。亂世嘛,很正常。

而就在這一天晚上,一件誰也沒想到的奇事發生了,是夜,夜幕群星閃爍,空曠而遼遠,漠視著人間的鮮血與苦難,忽然,一顆流星劃破天際,流光燦爛,甚是華美,城內外兩軍軍士見之,皆雙掌合十,向流星許願,或許是莽軍人多,念力更大,那流星竟帶著尖利的哨響俯衝而下,越變越紅,越變越大,最終竟轟然墜落在莽軍營中,炸出一朵巨大的蘑菇雲,一時熱浪翻騰,火光耀天,所幸沒有人員傷亡(雖為天文異象,但也不足為怪,有網友意淫此為「大魔導師」劉秀在百里外發動的召喚術,可堪一笑,這隕石下墜只是好看,卻傷不了幾人)。次日,上天又生奇景,但見空中黑雲聚集,狀如崩塌之土山,自上而下緩緩壓向莽營,一時天地變色日月無光,方圓數百里如同暗夜,莽軍將士惶然不知所措,紛紛狼狽伏地。雲團離地不足一尺,方才散去。

占曰:「雲如壞山,營頭之所墜,其下覆軍殺將,血流千里。」聯想這些,一股不祥的預感,頓時瀰漫在莽軍營中:難道我軍百萬雄師,還會有不測之險?這怎麼可能呢?

這唯一「可能」的變數,當然就只有劉秀了。但是劉秀啊,你到底在哪裡,你知不知道,你的昆陽戰友已經做出了他們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現在就看你的了。

——是粉碎,還是涅槃?漢軍生死,懸於你手。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