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正是因為圓嘟嘟才穩穩立於藝術圈


松美術館端坐的女人松美術館館藏費爾南多‧波特羅《端坐的女人》在松美術館展覽《明月松間照——中國古代繪畫中的「松」》在展期間,地下館藏廳中曾展出過藝術家費爾南多‧波特羅的一件雕塑作品...

- 2018年8月18日05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松美術館

松美術館

端坐的女人

松美術館館藏

費爾南多 ‧ 波特羅《端坐的女人》


在松美術館展覽《明月松間照——中國古代繪畫中的「松」》在展期間,地下館藏廳中曾展出過藝術家費爾南多‧波特羅的一件雕塑作品《端坐的女人》,這件作品中流露出一種充盈而和諧的視覺韻律:肉體豐滿可愛,姿態優雅唯美,面容淡然靜雅,眼神含情脈脈,充滿了雋永的古典主義韻味。

費爾南多‧波特羅給我們構建了一個以圓潤為美的藝術世界。對於自己所塑造的獨特人物形象,波特羅曾說:「我繪畫的不是胖女人,我繪畫的是豐滿,我對豐滿的形式感興趣。我畫一個婦女,一個男人,一隻狗,或者一匹馬,我也會用這種豐滿的思維來畫。」

費爾南多‧波特羅《端坐的女人》

曾在松美術館地下館藏廳展出

在這個追求美的時代,體型也不能限制對美的追求。接下來,小編就為你介紹一下這位以圓潤為美的藝術家——費爾南多·波特羅。

費爾南多·波特羅


1932.04.19

費爾南多·波特羅(Fernando Botero)一貫以豐滿造型的繪畫和雕塑著稱。他作品中的無論男女,每張面孔的表情、長相幾乎同出一轍,體型也都是圓滾滾的。然而,各個主題都不同,頗具有卡通詼諧的味道。

曾立志成為鬥牛士

1932年,波特羅出生在哥倫比亞的一個小鎮麥德林。四歲的時候父親離他遠去,十九歲之前,波特羅一直生活在這個傳統風俗濃厚的小城,鮮受外界文化的影響。也正因此,波特羅將自己對於「藝術

」的初步感受定義為對於周遭世界的新鮮體驗,他說「我是一個生長於第三世界的藝術家。我並不是在博物館周圍以及約定俗成藝術傳統圈子裡長大的。所以,從一開始我就以一種帶有新鮮感的視覺經驗來接近和觀察我周圍的事物。」麥德林小鎮充滿了魔力、詩意與驚奇,正是他所見到的這一切,燃起了他的想像力。

出於對於鬥牛的熱愛,波特羅年少時曾在一所鬥牛士訓練學校學習,想要成為一名鬥牛士。然而,當他看到第一頭活生生的鬥牛時,他不再想學習如何駕馭這些公牛,而是用大量時間來畫公牛與鬥牛士。鬥牛士沒當成的波特羅,最終走上了藝術創作之路。

▲ 費爾南多·波特羅 《鬥牛士》

從臨摹古典大師開始

當波特羅20歲時,他用贏得的國家藝術家沙龍獎學金,從哥倫比亞的港口出發旅行,到達了嚮往已久的歐洲,在馬德里的聖費爾南多學校學習。在普拉多博物館,他看到了許多大師的作品,便開始臨摹。他覺得從大師的作品中獲得靈感是非常重要的。他臨摹了諸如提香、丁托列托和維拉斯貴支等人的作品。同時,這也都是他作品重要特色的一個組成部分。

波特羅說:「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如果沒有看到過大師的作品,他很難去表達自己的藝術。」他熱衷於古典大師的作品,並在臨摹中加入自己的特色和想法。用他特有的符號,重新大師作品。我們可以從他的一系列重複古代大師的主題作品來體會。

▲ 費爾南多·波特羅 《蒙娜麗莎》(圖右)

▲ 費爾南多·波特羅 《阿諾芬尼夫婦像》(圖右)

以豐滿為藝術突破口

1960年波特羅搬到紐約後開始發展他標誌性的圓形的、臃腫的人和動物風格。波特羅的風格融合了圓潤、異想天開的人物和事物,而這些人物和事物往往充滿了微妙的諷刺意味。通過操縱空間和視角,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人物的紀念意義上,將它們顯示在看起來太小而無法容納它們的空間中。

▲ 費爾南多·波特羅 《路易十六出訪哥倫比亞》

▲ 費爾南多·波特羅 《總統家族》

▲ 費爾南多·波特羅 《沙發上的夫婦》

▲ 費爾南多·波特羅 《舞者》

當有人問到波特羅為什麼要選擇胖子為他作品的主要形象時,他回答說:「我畫的不是胖子,而是想通過現實題材來表達一種體積帶來的美感和塑性。在我的藝術世界裡,一隻豐滿的蘋果會比一個真正的蘋果更能表現出蘋果的美學體驗,藝術和現實是兩個平行世界,前者能夠表達出我想像中的豐潤之美。」


雕塑也豐腴

1973年波特羅開始創作雕塑。這些作品拓展了他創作的基本主題,波特羅又一次將注意力集中在豐腴的造型上,他的雕塑作品推崇自然,多數以銅為材料,不著色彩以展現作品的純粹。波特羅以繪畫為基礎,構建出了自己豐富的雕塑世界。

波特羅雕塑藝術的發展經歷和大多數純粹的雕塑家有所不同,波特羅的雕塑是在他繪畫事業強大根基上的進一步推進。對於雕塑三維形式的創造,波特羅說:「我總是在尋求一種新的發展:創造出一種新的視覺形象,一種以前從未見過的全新的形象,這是對一名藝術家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波特羅至今已經創造了數百件雕塑作品,這些作品構成了藝術家新的現實、新的世界。

在波特羅的藝術脈絡中,大致有三方面的淵源。1952年,二十歲的波特羅來到期盼已久的歐洲,在馬德里聖費爾南多皇家藝術學院學習。在那裡,他一邊從學院接受嚴謹的造型訓練,一邊在普拉多博物館臨摹大師的作品。古典主義的研習首先成就了波特羅藝術的重要基礎。1954年,波特羅前往佛羅倫斯,弗朗切斯卡、烏切洛和馬薩喬等文藝復興早期大師的繪畫令波特羅更傾向於從更為經典的人文主義藝術中感受線條、色彩、透視以及造型的美感。

也就是在義大利期間,波特羅開始了探索其標誌性的「豐腴 」意象。
最後,墨西哥壁畫大師的傑作又促使其不斷將自己對於社會的感知和批判融入於創作之中。
由此,波特羅的繪畫中漸趨具有了現實的觀照。

作為哥倫比亞最為傑出的視覺藝術家之一,波特羅藝術以其標誌性的視覺形象—圓潤豐滿的人物或事物來營造出一種詼諧幽默的畫面趣味,同時也提供給觀者一種諷刺與批判的獨特視角。

波特羅說:「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每一個看我的作品的人,應該認出它是波特羅的。風格越明顯,藝術家越瘋狂。在那種意義上,獲得某種程度上扭曲很重要。」

松美術館首個雕塑展《感同身受》即將開展,小編將陸續與松粉們分享一些雕塑知識與雕塑介紹,希望通過本次展覽能引發鬆粉們對雕塑藝術的興趣,並愛上中國當代雕塑。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