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安踏半年業績超百億:狂奔的斐樂 猶豫的資本


- 2018年8月20日06時35分
- 時尚文摘 / fashion

2018-08-19 由 經濟觀察報 發表于時尚

安踏半年業績超百億:狂奔的斐樂 猶豫的資本圖片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洪宇涵 連續多年以20%左右增速領跑行業的安踏(2020.HK),2018年在這個相對平滑的增長線上,製造了一個驟起的坡度。8月14日,在2018年業績發布會上,安踏一改過去常用的紅色背景而選用黑白底色,背景圖中最顯耀的位置上,金色書寫的「勇奪三軍」赫然入目。


2018年中期業績收入達105.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1%,安踏刷新了國內體育品牌半年最高營收紀錄。而從2015年全年百億到2018年半年百億,安踏只用了兩年半。

斐樂狂奔

2017年,安踏集團為上市十周年布置的展覽中,安踏已經不再是唯一主角。安踏集團給足了戲份,讓斐樂(FILA)、迪桑特(DESCENTE)、斯潘迪(SPRANDI)等安踏集團新晉收購的品牌在參觀者面前一一亮相。安踏集團主席兼執行長丁世忠,更是將「多品牌」的布局放在安踏集團下一階段重要布局中。

「斐樂在集團內的營收占比不在此次中期業績報告中。」儘管安踏執行董事兼集團總裁鄭捷面對記者再一次迴避斐樂的營收占比問題,但其在2017年中期業績發布會上曾稱,斐樂的營收占比已經接近安踏全部營收的30%,2017年安踏在上半年的營收為73.2億元。鄭捷在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透露了另一數字,「斐樂的增速仍然在85%以上。」鄭捷同時透露,斐樂3個月新品售罄在60%以上。

愈發重要的營收占比、強勁的增速,剛剛簽下TFBOYS成員王源的斐樂,已漸漸從一塊安踏「多品牌」布局上的試驗田,成長為安踏繼續貫徹這一理念的信心所在。

在業績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出「市場有擔心,安踏走多品牌道路,收購太多會有反效果,想問安踏如何看待這個說法?」時,因「嗓子不舒服」沒有回答任何問題的丁世忠,將這個問題交給了鄭捷。鄭捷稱:「我不知道你說的反效果是指什麼?因為從上半年我們看到了很正面的推動。挑戰是有,但是我們看到更多的是機會。」


而在年初的安踏內部年度盛典上,丁世忠已經把2018年作為集團「創新賦能,多品牌全面發力」的一年,其中斐樂扮演了至關重要的發動機角色。截至6月30日,斐樂(包括FILA KIDS、FILA FUSION)門店數量為1248家,較去年年底增加162家。

在斐樂打下頭陣後,安踏有足夠的耐心和實力去面對市場培育的時間。6月,吳彥祖成為安踏公司旗下另一高端品牌迪桑特中國區品牌代言人。此前,安踏集團已經將迪桑特定位為公司在高端市場布局的重要棋子。

斐樂、迪桑特,以及同樣以合資公司形式引入的韓國戶外品牌可隆、2017年收購的童服品牌小笑牛,都屬於安踏公司在中高端市場布局的內容。斐樂的高速發展,也讓安踏集團確信公司能夠與中高端用戶群體發生交互。

此外,鄭捷也向記者透露,公司將繼續執行收購其他品牌的戰略。鄭捷向記者稱,「除了兒童部分,我們還是聚焦運動,所以非運動品牌我們不會去看;第二,希望品牌有一定知名度和特點,有差異化,和目前我們的多品牌形成互補;第三要看合作和購買條件,主要是價位、成本方面的考量。」

猶豫的資本

雖然安踏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年中業績,但在當天,資本市場並未笑臉相迎。

財報發布後,安踏股價瞬間拉升4%以上,一度觸及42.5港幣,但隨即大幅跳水10%以上,最終收報36.5港幣,這也創下了安踏今年單日跌幅之最。鄭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他個人猜測市場可能是擔心安踏的經營現金流入凈額,比去年同期下降6億,和股東應占溢利有3.6億左右的差異。

安踏集團董事兼財務長賴世賢向記者談到,斐樂的營收流水增長非常快,安踏也保持了高雙位數增長,兩個業務都比較健康,公司現金流正常。他將公司經營現金流下降的主要原因歸為原材料的儲備。「經營現金流凈額減少的一部分是存貨流出,因為此前收購了新的品牌,就產生了庫存;第二部分原因是斐樂營收占比在增加,因為斐樂也是直營模式,銷售增長帶動庫存增加,也影響了現金流,但這兩塊業務都很健康。此外,原材料價格波動比較大,應付款的增長也導致了經營現金流的流出。但整體來說我們覺得減少6個億在正常範圍。」賴世賢稱。

鄭捷也回復了相似觀點,由於直營零售比例占比提升,導致庫存數量的提升。另外,羽絨、棉花漲價很厲害,安踏上半年儲備了一些大宗商品,並刻意跟一些供應商鎖定付款價格,產生了提前支出,其實截至到六月就已經付完,七月份就恢復到了正常狀態。「看到有一些偏差,但都可控。知道原因了,正好你們現在可以買一點。」鄭捷向記者打趣道。

雖然鄭捷語氣輕鬆,但在今年6月13日觸及歷史最高價後,安踏在資本市場的熱度有所下降。

6月12日,曾沽空過國藥控股的做空機構GMT Rsearch發布的題為《中國體育用品:造假還是驚艷》研究報告,將「大棒」揮向包括安踏在內的數家中國上市鞋服企業。上述報告稱,自2005年來上市的16家中國育用品生產商中,有9家福建公司財務造假、虛報利潤,涉嫌以欺詐手段誇大收入與利潤率,其中安踏是主要對象之一。

報告稱,安踏年度營業利潤率高至23.9%,遠大於國際領導者品牌,在一系列的國際品牌中,耐克最高為13.8%,僅有安踏營業利潤率的57.7%,且之前被證明為騙子的公司較為明顯的特徵也是高營業利潤率。

「當天我們也沒有睡不著覺,」鄭捷認為這份報告不負責任也不專業。報告中將安踏的營業利潤率與耐克、阿迪達斯相比缺乏科學性。

「大家都知道,各大體育品牌中國區的業務都是增長最快的,利潤率也最高。國際品牌在中國市場的利潤率也非常高,甚至高過安踏。有相關報告指出,耐克和阿迪達斯在中國區的利潤率在一定時期內超過了30%,但是這些品牌是世界性的企業,其他地區的低利潤率甚至是虧損拉低了他們整體的利潤率。目前安踏99%的業務都在大中華區,我們接近25%的利潤率是符合事實的。」賴世賢稱,安踏的絕大部分業務都在大中華區,簡單地以集團利潤率做比較,偏差很大。

「安踏在上市後的11年間,跟投資者間的溝通頻率相對較高。投資者不僅會來聽我們的報告,也會來終端訪問,參觀我們的公司。在沽空報告發布後,不少投資者自發地提出質疑。當然,投資者有疑惑的地方我們也及時做出了解釋。」鄭捷稱。

儘管GMT Rsearch的沽空報告存在多處漏洞,但安踏的市值仍在過去兩個月內由1300億港幣滑落到1000億港幣上下。此外,2018年上半年,安踏集團經營利潤率從25.9%降至25.5%,賴世賢稱,是因為新品牌帶來的一部分虧損。


目標200億

在實現半年業績超100億後,安踏也將向全年200億的目標前進。

儘管斐樂高速的增長為安踏集團帶來不少收益,但面對大眾市場的主品牌安踏仍是支撐整個集團營收的肱骨。

今年上半年,安踏集團一共出售5600萬件衣服,總收入超過60億元。強勁增長的服裝銷售被安踏集團視作營收大幅增長44.1%的主要原因。其中,服裝毛利率達到了57.8%,提升了4.3個百分點。鄭捷認為,在以服裝業務為主的斐樂提升了公司整體毛利率的同時,主品牌安踏也將重新定義其一直的目標群體——大眾市場。

鄭捷稱,安踏不會粗暴提升單品價格,「但因為中產階級人數增加等原因,現在的大眾市場擁有一批不同的『大眾』。安踏也要針對新的大眾,制定新的策略。」

在發布會上,鄭捷花了不少時間介紹自己在研發和科技上的投入和成果。安踏在財報中稱,上半年研發活動占總銷售成本的6.2%,同比增加0.4個百分點。而前一日發布中期業績的李寧在產品研究及開發支出僅占收入的1.3%,研發費用同比減少0.1%。

安踏近來在創新研發方面也是動作頻頻。2017年底推出的「閃能科技A-FLASHFORM」,是安踏自主研發的高性能科技平台,如今已經運用於超過600萬雙安踏鞋類商品中。安踏的「雨翼科技」「銀能科技」等研發成果也已經被運用在產品上。

另一方面,儘管年初安踏首次提出「全球化」戰略,但在現階段,這一戰略對總體營收的貢獻度仍然較小。

在中期業績新聞發布會上,鄭捷對安踏「全球化」進行了梳理,「全球化屬於『兩條腿走路』。一個是『安踏國際化』,也就是安踏品牌如何走向國際市場;另一個是『品牌國際化』,也就是安踏公司通過收購、兼并、合作等方式引入更多世界各地的品牌到集團旗下。」

今年3月,安踏在舊金山推出以湯普森及其愛犬「洛可」為主題的KT3「Rocco版」限量球鞋。售價160美元的KT-Rocco,引發當地千人排隊購買。不過某款特定產品的熱銷與真正進軍國際市場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鄭捷稱,公司開始了「全球化」戰略的運作,但具體策劃仍有待審慎制定。

在交出半年超100億的成績單之後,安踏集團要實現全年超200億的目標仍然要仰仗國內市場。儘管安踏集團已經提出了「志在全球」的戰略,但真正想要趕上耐克、阿迪達斯還需要繼續等待機會。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