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援疆情 | 一景一物總關情


新疆監獄紀檢監察一景一物總關情新疆說起新疆,你會想到什麼?天池?天山?哈密瓜?葡萄乾?饢?烤肉?庫爾班大叔?阿里木大叔?尼格買提?迪麗熱巴?湖北援疆民警邵逸誠想到了天池,而且他有幸...

- 2018年8月20日22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新疆監獄紀檢監察

新疆監獄紀檢監察

一景一物總關情

新疆

說起新疆,你會想到什麼?


天池?天山?

哈密瓜?葡萄乾?饢?烤肉?

庫爾班大叔?


阿里木大叔?

尼格買提?迪麗熱巴?

湖北援疆民警邵逸誠想到了天池,而且他有幸在初冬時節親歷,感受北國風光;安徽援疆民警姚孝臣想到了胡楊,想到了身邊發揚著胡楊精神的新疆監獄的戰友;昌吉監獄民警蔣勝想到了他的芳華,因為他的芬芳四溢的年華在這裡綻放……

夢繞天池

天池,宿命里,輾轉回眸的追尋,現在,夢裡被期待的約會不期而至。我顫抖著將遺落在夢裡的文字一一拾撿,用一份純真,用一份震撼,潑墨於你的水秀清靈,願與你攜手走過,每一個輪迴的四季……

如果說,最美的風景,總在遠方。那麼,你就是萬千風景中那一抹最清澈的水墨畫,婉約成世間最動聽的韻律。時常想,如果可以,請許我借一場北方的冬雪,溫一壺小酒,與你邀約,一起靜候在雪松下,在千年沉寂的時光中再續一段前塵舊夢。讓我用盡所有的詩情畫意,為你寫下一首詩的溫柔。

時光的水湄,一些念,在陳年往事裡輾轉低眉,歲月流逝了往日情懷,總有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景,一些物,出現在意外之中,欣喜過,悲傷過,散場之後各分東西,是非糾纏都會沉香在歲月里。而唯你,永遠駐留我夢裡、雕刻在心裡……

浮萍人生,聚散不定,陌上流年,誰為誰溫柔了歲月,誰又為誰驚艷了時光?一段未來得及續寫的故事,一份刻骨銘心的眷戀,就在轉瞬回眸中,詮釋了三生石上的滄海桑田。只有那顆頑強的心,在不經意間去回味逝水年華里離合悲歡的千百滋味。是你嗎?天池!

沉醉於你的氣節。在無韻里吼出了昂揚的西北風,長嘯山野,心卻如平鏡,與命運抗衡,與規則逆襲,與困苦亮劍。

沉醉於你的深邃。山有棱,屹立,孤絕,剛直坦露;樹有骨,看似盤曲卻直上不倒。極目,天高地闊,不繁縟,不糾結,不誇張。黑白分明,不鋪陳,不粉飾,不矯情。美與丑,極致,又各具姿態。如一場盛大歌劇的樂章,在輕柔慢板的尾音里緩緩落幕,所有擲地有聲的感喟已沉澱在心,將時光疊痕在雪的雲衣里深藏。

天池,你恰是人生里為自己保留的一塊孤獨寧靜的田野。只為盛放簡單、純粹、晶瑩、清絕。只為放牧靈魂,暢響空曠遼遠,穿過雲霄的悠揚牧歌。

天池,你不是冷酷,更不是絕情。走過了人群的熙熙攘攘,心實實在在需要沉浸在寧靜的風雪裡安眠;閱盡了愛情的琳琅滿目,棲在樸實無華的深山裡守一人終老。

天池,你不是消沉,更不是無所作為。生命里有奔跑,也必然有停歇。人生需要洋洋洒洒地揮筆,萬紫千紅地著色寫意,也需要豐實深邃地積累沉澱。生活需要霓裳歡歌,也需要遼闊的素淡、沉靜、寂寥,甚至孤獨。

天池,你仿如時間的最後風骨,不僅僅是贈予、付出、深愛,也是收回、疏離、孤高、嚴苛。

天池,你猶如生命的精神風骨。不附和,不攀爬,不媚笑,不奢華,低回,空靜,博大,精深。

一切的桃紅柳綠,都卸去芳華,皈依黑與白的肅穆簡約;一切的喧囂與熱烈,都漸漸冷卻,回歸生命之初的寧靜淡遠。你是冷峻的,你呈現給這個世界的,只有骨骼。錚錚鐵骨,峭立,鋒韌。不再柔腸百轉,不再細雨霏霏,不再柳絮楊花愁緒漫灑,不再心有千千結。你貌似冷酷的外表,卻洶湧著噴薄的熱情;貌似吝嗇,卻布施著無邊的慷慨;貌似荒涼的氣氛,卻蘊育著萬象的豐美。

你是生命的私語,生態的純凈,思想的清明之所。懷著謙恭,向曾經走過你生命的人問好,向曾經贈你玫瑰的人致謝,向曾經予你清風的人敬禮,也向曾經撒給你風霜冷雨的人予以原諒和感恩,因為有他們,你真正地成長並且成熟。

啊!天池,你讓我的夢想不再遙遠,在你靜默的夢喃中,我將懷著對美好過往的典藏和敬畏。打理行囊,除卻負累,拋掉煩憂,在白色的人生底色上慢慢勾勒斑斕的輪廓,反覆籌劃。只待在乍隱乍現的春色里,在春雨欲來未來的時刻,踏上旅程。一步一步,義無反顧地邁向遠方……

啊,天池!你是我眉眼間的山水,我是你時光里的留白。塵世百媚千紅,我卻獨愛你輕盈潔白的禪現,懂得一份心安,住守一絲慈念。

於是,我在無涯的荒野里靜靜的守候,隔著月光水岸,為你,立成一株瘦箋。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葦以航。

因為你,我會永不停歇……

胡楊的述說

沙漠的胡楊

走下大巴車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那片浩瀚無垠的戈壁沙漠,那條筆直坦途的沙漠公路,那棵棵千奇百態的胡楊樹。眼前的一切讓我這個內地生長了二十八年的人如痴如醉,讓我們這些從皖江大地一路過來的熱血男兒們驚嘆不已。一顆顆胡楊宛如一座座天然的藝術的宮殿,它們有的高大粗壯,三四個成年男子竟環抱不得。有的萎縮矮小,猶如一個步入暮年的老嫗,躲在角落。有的只剩下枯枝,襯出了陣陣淒涼。有的枝頭上還有片片枯葉,似乎想拚命的給這眼前的景象襯托出一點點生命的跡象..

12月10日,安徽援疆民警臨時黨支部考慮到大家來到于田監獄後在高強度的工作壓力下已奮戰近一個月,給大家來一次心情上的放鬆,也給援疆工作增加一些不一樣的記憶,決定來到了塔克拉瑪干沙漠的腹地,進行一次沙漠毅行。

關於塔克拉瑪乾的故事,自古就有很多。傳說很久以前,人們渴望能引來天山和崑崙山上的雪水,來澆灌乾旱的塔里木盆地,一位慈善的神仙有兩件寶貝,一件是金斧子,一件是金鑰匙,神仙被百姓的真誠所感動,把金斧子交給了哈薩克族人,用來劈開阿爾泰山,引來清清的雪水,他想把金鑰匙交給維吾爾族人,讓他們打開塔里木盆地的寶庫,可不幸的是金鑰匙被神仙的小女兒瑪格薩丟失了,從此盆地中央就成了塔克拉瑪干沙漠。當然,這是生長在這裡的維吾爾族人所編織的故事,我想,寄託的應當是對塔克拉瑪乾的敬畏與對生活的樂觀態度。塔克拉瑪干在維語裡的意思是「有去無回的死亡之海」,在當下,我們現代人享受了發展的紅利與便捷,「有去無回」已經不存在了。


初見塔克拉瑪干,是在飛機上往下望去的,給我的印象是廣袤的,是荒蕪的,也是殘酷的。而這次的深入,帶給我的印象卻是震撼的,是感動的,也是頑強的。而這一切的轉變,恰恰是因為胡楊..

胡楊,生長在荒漠裡,在沙漠中深深的紮根,它們的根可以深達近十米,生命頑強。它們從根部萌發幼苗,極強的忍耐著沙漠乾旱的環境與鹽鹼的土壤。胡楊木質纖細柔軟,樹葉闊大清香,樹皮淡灰褐色。能夠適應急劇的溫差變化,似乎是為邊疆而生,廣袤的生長在我國的內蒙西部,新疆,甘肅。

千百年來,胡楊毅然守護在邊關大漠,守望著風沙,它們被一代代的文人墨客稱為「死亡之海的,生命之魂」,為沙漠創造著生機的活力,營造著綠洲的盎然。它們是沙漠裡特有的寶貴資源,猶如一條「綠色長城」那般,緊緊的鎖住流沙的擴大。

它們以極強的生命力生長在沙漠,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腐,「錚錚鐵骨千年鑄,不屈品格萬年頌!」這,就是胡楊,是沙漠的寶藏,是沙漠的英雄,是沙漠的脊樑!

它平靜的立在那裡,似乎訴說著千百年的歷史與日月的滄桑。它沉默的立在那裡,沒有柳樹婀娜沒有楊樹威武,默默守衛著這片沙土。胡楊是其貌不揚的,可又是美麗動人的,它的美離不開自身的滄桑,樹幹的乾枯,龜裂與扭曲,貌似枯樹的身上伸展出不規則的、頑強的、璀璨而金黃的生命,將大漠環境下的死亡與生命的反差,惡劣且拼搏的精神,艱苦又奮鬥的品格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

這,就是我眼中的胡楊

芳華

絨花

青春不是年華是心境,是無邊的憧憬與遠方;青春是你我的芳華,盛開的絨花。歲月漫漫,芳華剎那;青春芳華,滿是絨花。一路芬芳滿山崖,絨花飛散,等來年發芽.

—— 題 記

世上有朵美麗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華

錚錚硬骨綻花開

滴滴鮮血染紅它

絨花呀絨花呀

你潔白又鮮艷

我願你永遠開放

請為我故鄉永遠吐露芬芳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