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人生若只如初見,為伊畫眉相惜憐


依菇涼顏值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手心捧著的文字,清清淺淺,刻著你的眉,...

- 2018年9月04日21時48分
- 人文文摘 / 依菇涼顏值說

依菇涼顏值說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 。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手心捧著的文字,清清淺淺,刻著你的眉,你的眼,素筆深深,想你的日子,光陰開成了一朵思念的花,那妖,那艷,沉甸甸。

輕煙飄渺,淡水微波,分不清真實與虛幻,徘徊在夢與醒的邊緣。歲月流去,滑過指尖,仿若秀髮滑過,不見秀髮,只余發香。不見遠方,依劍獨漂,不知疲倦的旅程。撫琴一曲,伊人何在。

找尋著丟失在夢裡的飄散靈魂,跟隨伊人琴聲。輕盈的晚風,搖曳著雙手裡不曾隱去的憂傷。在這如夢如幻的季節,是誰依然在輕思淺念?北風剪去的碎影,是誰在執著的期盼。

夢醒過窗風似剪,寒燈芯斷。誰知夢醒,又聞小園夜雨頻落。心長念、天涯久作客。負伊人、誓言誰寄,堪忍心、紅了吾臉,翻了杯酒苦飲。

煞思,窮窮及思,紅裝庭帳,幾度飲散歌闌,香暖鴛鴦褥。豈暫時別去,勞伊心力。溪雲韓天風帶雨,天邊卻帶陽,誰道無情?


誰知今時,天長露冬,無端疏了情緣。曾雨時、西邊艷陽照。願耳鬢廝磨,花下共私語,熙攘夜夜,不堪寒夜思

夢醒過窗風似剪,寒燈芯斷。誰知夢醒,又聞小園夜雨頻落。心長念、天涯久作客。負伊人、

暗怪春光,今年偏早,馬上情郎如何好。馬鳴西去盼風來,愁時對燭吟芳草。

藏恨東水,隨流隨倒,其間況味貼鏡道。尋花覓蝶須趁早,誰在步步回頭笑。

桃花散盡梨花空,相開不約去日同。命定結暮四月叢,輕衣憔恨五更風?

心連滄海思鏡銅,誰忍殘紅覆做壠?夜念歸人攜爾從,橋下鴛鴦戲水中。

想煞你,紅塵一夢春華貴。想煞你,雙眸欲滴櫻桃嘴。想煞你,青石佳人郎相偎。

想煞你,望著雲兒盼著伊。想煞你,苦等三秋人憔悴。想煞你,苦燈孤影思量醉。

述著柔腸念著誰,無端落得淚兒碎。

桃花扇里藏伊人,伊人遮袖桃花上。拾得桃花換作錢,更夫鳴曉輕紗換。


換得新紗復拾花,花下華花換輕紗。花落風起輕飄渺,半是桃花半是紗。

紗中更有紅暈偷,恰似桃花三倆點。嬌柔嫵媚郎君醉,沽得淡酒賞輕紗。

夜深飛鳥獨歸巢,只留得桃花慘片。花間夜色空若水,一片殷紅有誰知。

不若比翼之飛鳥,願若梧桐相連枝。磐石沉沉不轉移,蒲葦絲絲寄思情。

唐宗夜夜語貴妃,七夕聲聲訴真情。郎君夜夜念伊人,花燭綿綿度春宵。

伊人和衣睡夢中,郎君撫琴追夢去。
月色深深酒已醒,情思字字忽已成。

人生若只如初見,為伊畫眉相惜憐。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