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潮頭拾貝】徐漢洲║成都,我欠你一個承諾


潮頭文學徐漢洲,湖北人,現定居長沙。中國詩歌學會會員。習作散見於《人民日報》《詩刊》《詩選刊》《大河詩歌》《詩歌月刊》《長江文藝》《延河》《詩影響》《北極光》《湖北日報》《湖南日報...

- 2018年9月06日03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潮頭文學

潮頭文學

徐漢洲,湖北人,現定居長沙。中國詩歌學會會員。習作散見於《人民日報》《詩刊》《詩選刊》《大河詩歌》《詩歌月刊》《長江文藝》《延河》《詩影響》《北極光》《湖北日報》《湖南日報》《中國服裝報》《中國詩人》《詩中國》《湖北詩人》《甘寧界》《一線周刊》《詩年譜》《夢璇詩刊》《星期八詩刊》等報刊、網刊。2017年獲評《中國詩歌網》「每日好詩」、「中國好詩」。作品入選《2017中國詩歌排行榜》。

成都,我欠你一個承諾

◎往事


被風扯斷的羽毛

已明顯追不上雁鳴

飛過的里程

無碑可立

一朵花開了謝了

香氣已成別人的晚妝


花瓣飄落

痛哭 已無人圍觀

要麼從枝頭跳下

畫一條浪漫的弧

要麼就甘心成為一瓣

孤單的落紅

白雲已走過村莊

想追回 沒有展翅的踏石

想拉住 沒有栓線

這是我的錯

我錯在睡了一覺

丟失了時機

造一台時光機器

裝進我的紛亂

鎖上鐵鏈 打上烙印

十年後 或者更久

以未來之錘

研磨今天的是非

◎新世相

鋼鐵在石油上流動

人類置身其中

危機四伏

他們越來越不安分

幻想著速度和安全

以及財富和美色

城市學習銀河系的

建築風格。一圈一圈擴張

從一環到五環

從五環到八環

一條條繩索

捆不住急躁和膨脹

紅磚和石頭為伍

模仿著生命

慾望節節攀升

躍過大樹和大山

披星戴月 野蠻生長

離天越來越近

處處布滿假相

城市的空地

很多動物栩栩如生

人們賦予很多想像

以此懷念未來世界

只有人類自己的日子

花草感受不到春夏秋冬

溫度和空氣的變化

使植物頻頻錯失季節

開出的花

忘掉了顏色和原香

甚至來不及考慮結果

唯有無師自通的知了

比一般昆蟲更有目標

他們胸懷世界

逃離肉身化蛹為蟬

嘹亮而單調

◎求雨者

那年土地乾裂

山河斷流

世界滴水不剩

莊稼曬成柴禾 一觸即發

一個女人霸占土台

苦苦祈求 不肯起身

頭髮散了像個瘋子

衣衫襤褸像個瘋子

眼神有氣無力 像個瘋子

村裡人都逃荒去了

她想跟他們說「別走別走就要變天了」

沒人理她這個瘋子

她望著天 喊著老天爺

眼睛已看不清天空是藍是白

太陽狠狠烤她

沒有絲毫憐憫

那天她的魂魄也被曬乾

頭腳勾到一起

像一隻煮熟的蝦

◎想起來了

想起一個人

想得滿頭大汗

用一把蛛絲馬跡

搭建了一個輪廓

但面容始終朦朧

像在雨中擦鏡子

想起來那雙眼神

睫毛像兩排哨兵

馬上要開走分列式

想不起來那些紐扣

是怎麼開的

反正就這樣開了

反正就這樣開了

我的胸口仍然炙熱

手指像十根鐵釺

沉重麻木冰涼

想起來了

你罵我好笨

聲音像蚊子叫

◎突如其來的哭泣

我打賭你猜不出原因

與天氣無關

天已放晴

昨晚的狂風暴雨無影無蹤

與巴士無關

巴士上寥寥幾人

寬敞得可以玩猴戲

與馬路無關

路面車流稀少得讓人暢快

與我的行李無關

該帶的都帶了

鑰匙電源線身份證藥片雨傘

一應俱全

與感情無關

幾十歲的人了

和睦、相敬

如同行船已到風平浪靜處

與我的鄰座無關

她是一位美女

讓我忍不住想碰碰她的衣服

當然這事不會真的發生

不發生也很美

與後排白髮男人無關

與他的來電鈴聲無關

但他喊了一聲媽媽

說媽媽母親節快樂

然後又說

媽媽我趕回家吃中飯

然後我就哭了

越來越誇張

鄰座不斷遞上紙巾

我不回答任何人的關切

我想我媽了

她離開我二十一年了

◎無話不說

跟乾裂的土地聊聊收成

跟半截老樹聊聊鳥窩

跟遠方的瓦房聊聊回家

跟寬闊的路面聊聊馬蹄聲

跟一條流浪狗聊聊歸屬

跟一棵害羞的小草聊聊春天

跟一部欠費的電話聊聊生活

跟幾個空藥罐聊聊健康

跟一堆髒衣服聊聊體面

跟流浪的白雲聊聊錦繡前程

跟南飛雁聊聊生存秩序

跟拾荒者聊聊溫暖

跟半瓶過期的烈酒聊聊愜意

跟鐵犁鏵聊聊老水牛的自由

跟一扇射進窗戶的陽光聊聊安逸


跟一部字典聊聊淵博

跟昨晚的夢聊聊翻手為雲

跟一隻丟棄的行李箱聊聊風景名勝

跟一尊菩薩聊聊端莊肅穆

跟一枝蒲公英聊聊隨遇而安

跟一顆流星聊聊故鄉的驚慌

跟岸邊一塊石頭聊聊母親洗衣的姿勢

跟靠在牆上的沖擔聊聊父親的力氣

◎疼痛

其實我很怕痛

我經常把自己弄痛

有時為了趕瞌睡蟲

把大腿掐得像一幅油畫

有一次我的腳趾頭折了

接骨時我痛得像殺豬叫

三個人都捉不住

郎中幾次被我踢翻在地

我愛人比我更怕痛

她痛起來要喊著我名字

叫罵

那次她痛了幾個小時

就罵我幾個小時

我心驚肉跳了幾個小時

直到那個光屁股的肉坨子

溜出來

他更嘹亮的哭聲

有力封鎖了我愛人的嚎叫

我透過淚花

看到那個肉團原來是我

是我在哇哇大哭

命懸一線的母親

終於脫掉一身大汗

臉上艱難地開出

一朵橘黃色的花

◎成都,我欠你一個承諾

十年後。我面對

一棵紅豆杉哭

樹木正值返青

一株梨花帶著晚妝

躲在一滴露水裡張望

陽光穿過厚厚的林蔭

重重叩問我的額頭

伏在冠叢中的蝴蝶

就像一枚熟悉的發卡

竹葉青在開水中挺立

表現出青山的剛直

園子裡還沒有茶客

兩隻手噴射著磁鐵的力

靠近 抓緊

城市裡只剩下我們

年少的紅豆杉

根本體會不了慌亂和臉紅

一團熱氣點燃風暴

從頭到腳,從五臟到六腑

如果可以 我要許諾

要把天空開在你的夢裡

要把果實結滿你的生活

緊張也能讓血液奔騰

平時上了鎖的嘴巴

此刻飛出了白鴿,不止一隻

飛過戴著六角帽的城市

飛過瀑布一樣迷茫的劉海

你的身體顫抖成一虹溪水

我的掌心攥緊著一座火山

如今,落紅淹死了府南河

所幸

春風還在

趴在耳朵眼裡的凝望還在

輕輕二維碼

傾情關注不一樣的精彩

作者授權發布,文責自負。

圖片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投稿郵箱:763358734@qq.com

悅讀 ● 悅享精彩回顧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