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在灤平尋找和康熙有關的「舍里烏朱」!


- 2018年9月14日11時48分
- 歷史文摘 / 今日灤平

今日灤平

《大清聖祖仁皇帝實錄》中,記載了康熙皇帝北巡較為具體的行程,書中數次提到「舍里烏朱」這一地名。

在灤平尋找和康熙有關的「舍里烏朱」!圖片

「舍里烏朱」在當時灤平境內毫無疑問是一個地標名稱。蒙語「舍里」是「泉」、「烏朱」是「第一」 的意思,合在一起意譯為「塞外第一泉」。


「舍里烏朱」具體地點史料沒有詳盡的描述。隨著避暑山莊的肇造,「巴克什營——兩間房——長山峪——付營子——陳柵子——灤河」這條「南線」御道開通,「巴克什營——火斗山——平坊——灤平」「北線」中的這一地標性名稱,在歷史中逐漸「走丟」了。

在灤平尋找和康熙有關的「舍里烏朱」!圖片

當年,康熙皇帝往返古北口至恩格木噶山(今鞍匠屯西山)的北巡途中,多次康熙「舍里烏朱」。說明「舍里烏朱」應該在古北口提督署(今古北口河西村是康熙皇帝在古北口駐蹕的地方)至鞍匠屯驛館(鞍匠屯后街宮堆子遺址也是康熙皇帝駐蹕的地方)古道「中間偏北」的位置比較合理。為什麼說「中間偏北」呢?因為這條古道南半部都是平坦的河川,北半部有著名的「十八盤古道」,山路走起來費時費力。按里程計算這條舊路的中間位置基本是常海溝門附近(高德地圖顯示354省道古北口到常海溝門22公里,常海溝門至灤平21公里。值得注意的是古道北半部和354省道不重合,古道不走要子溝梁繞十八盤後,不走偏嶺梁繞走黃木溝至莊頭營),中間偏北應該是大店子或者是拉海溝附近。

尋找歷史上的「舍里烏朱」,不能不提「潮里河」。「

舍里烏朱——塞外第一泉」,應該是潮里河的源頭或流域裡最大的一眼泉,要不然如何稱第一呢?一些資料認為「潮里河」是潮河的別稱,我認為這是一種誤解。北宋沈括在《熙寧使虜圖抄》中有詳細記載:虎北口館(今密雲古北口)至新館(今灤平平坊)「東北行,數涉潮里」。按河流走向和方位不難看出,潮里河就是現在這條發源於拉海溝至巴克什營,注入潮河的季節性支流。史料有「潮里之水,貫瀉清冽」的描述,按當時的環境水文分析,潮里河那時也不是季節性河流,應該是水量充沛水質較好的河流,不然也不會有「清水灣」、「釣魚台」等傳統地名沿用至今。眾所周知北宋沈括不僅僅是政治家,更是一位科學家,他的描述應該是十分嚴謹可信的。據當地百姓回憶當年這條曾經被稱作潮里河的河流在拉海溝碧霞宮古廟遺址前有兩條主要水源交匯,一條較長的發源於劉營村葦塘溝,自劉營至拉海溝段除汛期有水外,一年中大部分時間斷流,另一條較短的發源於拉海溝村德勝嶺自然村北十八盤梁南側梁根古道旁的一眼山泉,上個世紀90年代前,這段河流與宋遼古驛道驛路並行,四季有水,源頭的山泉被老百姓稱為「海眼」,無論多乾旱,水流不竭,泉水至今猶在。

「南線」御路未開啟之前,康熙皇帝由「北線」北巡駐蹕灤平的所有地方,除了興洲(興州)和小營(藍旗營)有由皇糧莊頭府邸擴建的行宮除外,其餘或者是驛館、或者是府衙汛地(汛是清的兵制,各鎮綠營兵按標、協、營、汛編制。每汛數人至數十人不等,由千總、把總統帶,駐防、巡邏的地區稱「汛地」)、再者就是旗人莊頭府邸。大清康熙年,在火斗山附近只有原居古北口的滿族正黃旗馬氏兄弟二人,受恩賞「占圈地」,在此占田立莊。皇糧莊頭馬氏兄弟乳名拉海、常海(當時尊稱拉海爺、常海爺),兄弟二人各占一條溝,所占地盤均以乳名命名——拉海溝、常海溝。


綜合分析:康熙皇帝駐蹕的「舍里烏朱」地方,應該是在當時已經能夠滿足一定供給的莊戶村落,在古道旁邊,附近有一個較大的泉,而且有驛館、汛地或莊頭府邸之類的下榻之所。基本具備這些條件的只有馬氏常海爺莊頭宅院、大店子汛地和馬氏拉海爺莊頭宅院三處,這三處我們可以用排除法逐一排除。

馬氏常海爺莊頭宅院究竟在哪?我們在常海溝門走訪一些當地老者反映:康熙年間張氏十二世祖由山東武定府樂陵縣張各莊逃荒至此落戶,後有紀氏遷來定居,開荒和租種莊地為生,兩姓皆為漢族,滿族馬氏從未在此居住。真正的常海溝是指今天常海溝門村東側的井上村這條溝域,馬氏後人都居住在常海溝里,即今天的井上下營附近的馬家(小地名),雖然常海爺的莊頭府邸已經沒有遺蹟可尋,但地點應該就在當地無誤。這裡並不在北巡路邊,而是自今天的長海溝門村東行入溝,遠離北巡古道4華里距離。康熙皇帝駐蹕皇糧莊頭常海爺府邸每次將增加8里地路程,按照當年交通條件,這種可能性基本排除。而且,該村莊附近沒有可以成為第一泉的較大泉眼。雖然該村東行3里叫三岔子的小村北溝曾經有較大山泉,但偏離古道近10華里,山道狹窄,舊時並不通車馬,更沒有皇帝可以駐蹕的場所。

大店子在北巡路邊,又有大店子汛駐防,較符合皇帝駐蹕條件,但附近沒有較大的水泉。那麼,「塞外第一泉——舍里烏朱」在大店子村的可能也基本可以排除。

看來只有馬氏拉海爺的皇糧莊頭府邸可能符合條件,但我們必須找到皇糧莊頭遺址和附近常年不枯的泉水等有效證據。

調查發現馬氏拉海爺的後人現在仍生活在拉海溝三道溝自然村,解放後仍有滿族馬氏三兄弟,馬氏三兄弟被當地人尊稱為馬大爺、馬二爺和馬三爺(「爺」這一稱呼,在滿語不代表輩分,只是敬稱相當於漢語「先生」)。馬大爺無子嗣,馬二爺去興隆了,現在少一輩馬氏三兄弟都是馬三爺後人。據三道溝村老人記憶,清末民初時,馬家在古北口河西還有50畝地,上個世紀80年代,馬氏莊頭府邸的五間老屋尚存,從馬大爺夫妻當年的照片看,房屋是標準的滿族風格,虎皮石的老牆十分堅固,萬子閣的窗欞製作精細,房屋建築非常考究。而且據當地村民回憶,在馬家老房南相隔50米的一處村民院落過去曾經是馬家大院的門房改建,可見當年的馬家大院有很大的規模;三道溝村是通往古驛道十八盤梁的必經之路;這裡沿著北巡古道北行2里的德勝嶺自然村舊稱「馬圈子」,是康熙年間專門飼養驛馬和官馬場所。馬圈子梁根(十八盤梁南坡)古道邊有一眼常年不竭的清泉,正是被當地百姓稱為「海眼」的潮里河主要源頭,水泉上方就是著名的十八盤梁宋遼古驛道、古寺廟、古戲台和摩崖石刻遺址處,當年也曾香火旺盛,人流聚集,商旅不絕。這和史料所載的「舍里烏朱」十分契合,至此我們基本可以認定這裡就是康熙皇帝北巡經常駐蹕的地方,著名的「塞外第一泉——舍里烏朱」。

康熙初年在拉海溝村北山下修建古廟「碧霞宮」,又重建了十八盤梁頂的「慶雲寺」,這也可能和康熙皇帝經常駐蹕「舍里烏朱」有關。

史料記載: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農曆6月16日,上出古北口,駐蹕舍里烏朱地方。農曆7月2日,北巡迴京途中,於多灤嶺(十八盤梁附近)獵虎一隻,駐蹕舍里烏朱。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農曆5月22日,上出古北口,駐蹕舍里烏朱地方。次日,上於偏嶺西山行圍,射殪一虎。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農曆6月4日,上出古北口,駐蹕舍里烏朱地方。這一天,康熙皇帝在拉海爺皇糧莊頭府邸,接到了中俄雅克薩戰場上中國軍隊取得重大戰果的喜報,心情爽快興奮,在這裡接見了應召前來朝拜時任古北口防禦古爾拜、都司石春。當晚君臣在「塞外第一泉」舉行了慶祝宴會。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農曆7月29日,北巡返京駐蹕舍里烏朱。次日晚康熙皇帝和大家一起觀看日食。此次共在舍里烏朱駐蹕兩天。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農曆8月6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此三岔口並不是現在的火斗山鄉三岔口村,因為三岔口村雖在順治年已經形成村落,但村民結構是兩支同姓不同宗劉姓漢族逃荒難民,一支來自山西太原府榆次縣,一支來自山東登州府萊陽縣。在封建等級觀念十分強烈的大清前期,民族矛盾還沒有完全調和,很難想像貴為天子的康熙皇帝出遊,會駐蹕在一個不同民族的貧民窟。此三岔口也應該是三道溝,三道溝村是三條溝的匯聚處,北通十八盤古道,東北走二道溝也有通往平坊的路,南通拉海溝門。如果三道溝是史料里的三岔口,這也完全符合三岔口北溝(得勝嶺)有泉的說法。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農曆9月13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在這裡康熙頒旨任命刑部尚書吳琠為武會試正考官,任命侍講學士王九齡為副考官。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農曆8月3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時年45歲的康熙皇帝平定了噶爾丹叛亂,政權穩固、江山一統,懷著喜悅的心情在此寫下了《出古北口》。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農曆7月13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

康熙三十九年(1670年)農曆8月1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在此駐蹕兩天。8月3日,上行圍,槍殪一熊(在今拉海嶺一帶)。當天康熙皇帝過拉海嶺駐蹕喇嘛洞汛(大屯)。農曆9月7日返京途中,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


康熙四十年(1701年)北巡出行選擇昌平——延慶——張家口一線,農曆9月19日,返京途中,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康熙皇帝在這裡接見琉球國中山王尚貞派遣前來進貢的使臣鄭職臣,並賜宴招待。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農曆6月16日,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康熙皇帝當天處理了兩項政務:其一:升光祿寺卿為大理寺卿。其二:批覆河南巡撫徐潮疏言。農曆8月24日,北巡返京途中,上駐蹕三岔口(舍里烏朱)。康熙皇帝當天處理了三項政務:其一:升四川按察使李興祖為江西布政使司。其二:批覆河南巡撫徐潮疏言。其三:升河標中軍副將王應統為河南河北總兵官。

在灤平尋找和康熙有關的「舍里烏朱」!圖片

康熙皇帝北巡有13次駐蹕灤平縣火斗山鄉「舍里烏朱」,在「塞外第一泉」附近共計駐蹕過15天。此後,大清皇帝木蘭秋獮途經灤平都選擇南線的行宮御路,從此「塞外第一泉——舍里烏朱」逐漸淡出了歷史的視線。

在灤平尋找和康熙有關的「舍里烏朱」!圖片

我們尋找歷史上的「塞外第一泉——舍里烏朱」的目的在於:發掘灤平本土的歷史文化,還原歷史的本來面目,探索灤平的文化底蘊,為了未來灤平縣域經濟快速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文化支持。

我們希望未來的灤平,能夠在這條「宋遼古驛道」、「康熙北御道」、「絲綢茶馬古道」沿線,開發出一條集歷史文化、戶外科普於一身的「灤平一帶一路」。我們希望在這條路上能夠重見王安石、歐陽修、蘇東坡、包拯、沈括……還有大遼蕭太后……大清康熙大帝……還有頌念「六字箴言」的大元國師八思巴……還有在「舍里烏朱」飲水的「鸚鵡嘴龍」……

袁舒森於20171210稿

(成文過程中參考了王國平主席《大清皇帝在灤平》,得到了秀軍主席、冬松主席的大力支持,

一併致謝!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