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


- 2018年9月14日11時56分
- 歷史文摘 / 路生

路生

那些嫁給漢朝將領的匈奴女人(3)李廣利的匈奴妻子:我該如何再次遇見那個漢族人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當你走近/請你細聽/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席慕容,現代女請人,她的這首《求佛》美麗得讓人心醉、心碎。她的這首詩更適合李廣利的匈奴女人。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佛是什麼?佛是緣。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短短今生一面遇,前世多少香火緣。

牽手是有一種緣,回眸是一種緣;生命是有一種緣,愛情是一種緣;假如還有來生,來生也是一種緣。

組成人生的,就是那無數個緣;讓你去結,去解。


惜緣,隨緣,才能以佛心看緣起緣落。

兩千年的中國,還沒有佛,但卻有五百年才可求得一次的姻緣。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李廣利(?-前89年),中山人,西漢中期將領,外戚,漢武帝寵姬李夫人和寵臣李延年的長兄,昌邑哀王劉髆的舅舅,另有一弟名李季。李夫人得寵時,李延年為協律都尉,而李廣利則為貳師將軍征大宛,後封海西侯。

數次出征大宛及匈奴等地,李廣利戰績平庸。

公元前90年,李廣利出征匈奴前與丞相劉屈氂密謀推立李夫人之子劉髆為太子,後事發,劉屈氂被腰斬,李廣利投降匈奴,其家族滅。

公元前89年,李廣利投降匈奴一年後,被殺。

這段精短的簡歷,人們能看到的是,李廣利與匈奴人打仗,他還有一個身份,即他是漢武帝的大舅哥;人們看不到,在他生命中還有一個匈奴女人。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公元前90年,李廣利喝了一場酒,和他喝酒的是他的兒女親家劉屈氂,他女兒的公公。其時,匈奴入侵五原(今內蒙巴彥淖爾)、酒泉,掠殺邊民。李廣利受命出征,劉屈氂為他餞行。

劉屈氂是朝廷的左丞相,漢武帝的侄兒,頗得漢武帝的信任。

在這兩個人喝酒的前一年,漢朝爆發了巫蠱之禍,太子劉據被人誣陷而自殺,位子空著。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李廣利,這個給皇帝當大舅哥的人竟然惦記上了這個位置,他想把自己的外甥劉髆,即是他妹妹李夫人與漢武帝生的兒子,「安排」到太子的位置上去,以便自己給將來的皇帝當「舅舅」。

這是一場由「大舅哥」向「舅舅」的轉變,意味著當事人李廣利擁有更多更大的權力,更加顯赫的尊貴。

於是,李廣利便對劉屈氂說:「親家,以後在皇帝面前多說我外甥劉髆的好話,如果他當了太子,那就是將來做皇帝,這意思親家您能不明白?」

劉屈氂滿口答應下了這事兒,甚至還與李廣利一起向一起向神祝禱。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然而,「神」仿佛對這兩個大男人的祈求不感冒。

李廣利走後,劉屈氂還沒來及兌現自己的承諾,便受到了漢武帝的多次責備,因而對漢武帝不滿了起來。他甚至請巫師到家裡祈禱神靈,詛咒漢武帝早死。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苦心營造的這個「神之夢」,很快被漢武帝擊了個粉碎。

重拳襲來,被漢武帝認為劉屈氂大逆不道,劉屈氂很快被處以腰斬。他的屍體被裝在車遊行示眾,他的妻兒也被斬首。

當然,這事兒也將李廣利牽扯了進來,李廣利的妻兒也被朝廷逮捕囚禁了起來。

兩個男人的「神話夢」就這樣毀了兩個家庭,遍地的哀傷傳入前線李廣利的耳朵,為救自己的妻兒老小,他決定立功贖罪。於是,他手中的七萬將士便成了他的賭注,他想以他們的性命製造出一個戰爭的神話。

神話如夢,但不是緣。李廣利揮師北進,渡過郅居水(色楞格河古名)後繼續向北,並與匈奴左賢王的軍隊相遇,殺死匈奴左大將及眾多的士卒,獲得勝利。但他覺得這還不夠,還要在廣袤的草原上殲擊匈奴,而他的部將則認為,如此時一味冒進勢必會招致失敗,甚至暗中策劃將他扣押起來。無奈之下,李廣利南撤至燕然山(蒙古共和國杭愛山)。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這,為匈奴人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戰機。

按照《漢書》記載,在大規模的激進與撤退中,漢軍累了,他們甚至沒有發現匈奴人夜間在營地前挖出了一條阻礙進攻的深溝。七萬漢家兒女就這樣把他們的性命丟在了匈奴人挖出的那條溝和李廣利的手中。

《漢書》:單于知漢軍勞倦,自將五萬騎遮擊貳師,相殺傷甚眾。夜塹漢軍前,深數尺,從後急擊之,軍大亂敗,貳師降。

李廣利就這樣敗了,投降了匈奴,他想當「國舅」的神話就這樣徹底破滅了,但他卻因此開始了一段姻緣——狐鹿姑單于知道他在大漢身居高位,便將女兒嫁給他。他在漢朝的家隨後被漢武帝毀了,他的妻兒被殺,但匈奴人卻給了他另一個家。

遼闊的草原成就了李廣利的一段姻緣。沒有當成「國舅」的他就這樣成了匈奴人的女婿,他不再求神拜仙,他享受著有匈奴女人的家的溫暖。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我們今天很難說清這個匈奴的公主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廣利在匈奴惹來嫉妒,當然也有著他的妻子是匈奴公主身份的因素。因為,嫉妒一般都是衝著他人的和美而來的。

衛律,在漢時李廣利的好友。投降匈奴後,在漢朝當皇帝大舅哥的李廣利,依然是匈奴政權的「國戚」,但憑什麼就不是衛律就呢?

嫉妒,讓衛律懷恨在心,他始終都在尋找著報復的機會。

一年多以後,狐鹿姑單于的母親生病了,衛律收買了巫師。

巫師謊稱單于母親生病,是因為已經過世的單于發怒導致的,還說:「胡攻時祠兵,常言得貳師以社,今何故不用?」(我們過去祭兵,經常說抓住貳師將軍要把他殺了祭祀宗廟,現在抓到了,為什麼不用他祭廟?)


狐鹿姑單于一聽後覺得很有道理,就把李廣利抓了起來,打算殺掉,用以祭神。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李廣利罵道:「我死必滅匈奴!」但匈奴人還是把他像牲畜一樣宰殺,用來祭祀先王的神靈。他的屍體被點了「天燈」。

誰也沒有想到,李廣利會一語成讖,他死後,草原上接連下了幾個月的雨雪,「畜產死,人民疫病,谷稼不孰」。

單于慌了,為李廣利建造了一座祠廟。

《漢書》:貳師在匈奴歲余,衛律害其寵,會母閼氏病,律飭胡巫言先單于怒,曰:「胡攻時祠兵,常言得貳師以社,今何故不用?」於是收貳師,貳師曰:「我死必滅匈奴!」遂屠貳師以祠。會連雨雪數月,畜產死,人民疫病,谷稼不孰,單于恐,為貳師立祠室。

草原上就這樣多出了一座「廟」,一個男人的「廟」。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然而,曾經屬於這個男人的匈奴女人呢?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那時候,草原上還沒有「佛」,但信仰薩滿教的匈奴人認為萬物有靈,而且,那時候的他們已經把這種「靈」形象化了。據說,霍去病得到的「祭天金人」,就是被匈奴人形象化的「靈」,匈奴人的「神」。

李廣利,這個漢朝戰績平庸的人,這個曾經與匈奴作對卻又娶了匈奴女人的男人,就這樣被匈奴幻化成了「神」。而那個曾經與她同床共枕的匈奴的女人面對他的「神廟」(祠廟)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將你天空中的萬道陽光

凝聚成佛

並且 永遠閃亮在我心中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兩千多年前的草原上沒有佛,只有金燦燦的夕陽。被點了「天燈」後的李廣利,他的匈奴女人會不會還在帳房飯菜正在家裡等他?

匈奴人實施異族婚姻,實行一夫多妻制,而類似「叔接嫂」的婚姻也習以為常,即當父親或兄長去世後,其妻子可以再嫁死者的兒子或兄弟,只要她不是後夫的親生母親。單于的宮廷也遵照這一做法。李廣利在匈奴並沒有兄弟,他的匈奴女人只有再嫁。

《漢書》:自貳師沒後,漢新失大將軍士卒數萬人,不復出兵。三歲,武帝崩。前此者,漢兵深入窮追二十餘年,匈奴孕重惰殰,罷極苦之。自單于以下常有欲和親計。

佛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個當然會再嫁的匈奴女人,因此背上了一座廟,廟裡的「神」正是自己曾經的男人。(文/路生)未完待續

匈奴公主一直在哭,李廣利說:「我死必滅匈奴!」後來果真應驗了圖片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感謝原作者,謝絕其他媒體轉載!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