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不可不知四聲八病 令人糊塗的蜂腰 空海法師是要表達什麼意思


老街味道前言上文說了,王力教授在《漢語詩律學》引用了清朝學者仇兆鰲的說法:沈約標律詩八病,有平頭、上尾、蜂腰、鶴膝等名,不可不知,若為「大韻、小韻、旁鈕、正鈕」尚非所重。看了昨天的...

- 2018年10月06日13時56分
- 人文文摘 / 老街味道

老街味道

前言

上文說了,王力教授在《漢語詩律學》引用了清朝學者仇兆鰲的說法:

沈約標律詩八病,有平頭、上尾、蜂腰、鶴膝等名,不可不知,若為「大韻、小韻、旁鈕、正鈕」尚非所重。


看了昨天的文章《詩詞創作不可不知的四聲八病 10分鐘搞懂平頭與上尾》,應該明白,平頭和上尾不僅是不可不知,而且不可不會。因為在學習格律的基礎知識時,會發現沈約「平頭與上尾」的理論研究在格律化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唐人的格律詩確實是避免了「平頭與上尾」。

八病除了前兩項,還有六病:蜂腰、鶴溪、大韻、小韻、旁鈕、正鈕,下面一一道來。今天探討一下八病的第三項:蜂腰。

首先要強調的是,文中的「同聲」,不是指相同的聲母,而是指四聲平上去入,同聲就是同為上聲、同為去聲、同為平聲、同為入聲四種情況。

三、蜂腰

1、 蜂腰的定義

關於蜂腰,看看空海法師的解釋:


蜂腰詩者,五言詩一句之中,第二字不得與第五字同聲。言兩頭粗,中央細,似蜂腰也。詩曰:「青軒明月時,紫殿秋風日,瞳隴引夕照,晻曖映容質。」又曰:「聞君愛我甘,竊獨自雕飾,」又曰:「徐步金門出,言尋上苑春。」

釋曰:凡句五言之中,而論蜂腰,則初腰事須急避之。復是劇病。若安聲體,尋常詩中,無有免者。

空海舉例子的這首詩,是南朝 虞炎的《詠簾詩》,這是一首仄韻的五言古體詩:

青軒明月時,紫殿秋風日。曈曨孔光暉,晻曖映容質。

清露依檐垂,蛸絲當戶密。褰開誰共臨,掩晦獨如失。

按照這首詩來說,第一句:平平平仄平蜂腰,五言詩一句之中,第二個字「軒」與第五個字「時」不可以同聲,再看第二句「平平仄平平」第二個字與第五個字也都是平聲。這麻煩了,為什麼? 因為後來的格律詩是很難避免蜂腰病的。

2、君與甘不是蜂腰,獨與飾是蜂腰

空海下面又說了:

或曰:「君」與「甘」非為病;「獨」與「飾」是病。所以然者,如第二字與第五字同去上入,皆是病,乎聲非病也。此病輕於上尾,鶴膝,均於平頭,重於四病,清都,師皆避之。已下,四病,但須知之,不必須避。

空海又引用其他人的說法:有人說了,「聞君愛我甘,竊獨自雕飾」中,君與甘不是蜂腰,獨與飾是蜂腰。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第二個字和第五個字同是上去入的話,就是蜂腰。
老街味道看到這裡,大家是不是有點糊塗了?

獨與飾都是入聲,按照蜂腰理論,確實是蜂腰;但是君與甘為什麼不是蜂腰呢?這兩個字今天看都是平聲,而且都是陰平(一聲),難道是因為,這兩個字在唐朝或者齊梁時期一個是陰平一個是陽平嗎?老街沒有找到理論依據,如果明白人,歡迎留言指點。

3、什麼是一句中之上尾?

再看看空海下面又說什麼:

劉氏曰:「蜂腰者,五言詩第二字不得與第五字同聲。古詩曰:『聞君愛我甘,竊獨自雕飾』是也。此是一句中之上尾。沈氏雲;『五言之中,分為兩句,上二下三。凡至句末,並須要殺。』即其義也。

昨天講了上尾,是指兩句詩的結尾不能同聲。在這裡劉氏說一句中的上尾,是指五言詩按照節奏分為二、三結構。聞君-愛我甘,竊獨-自雕飾,把一句分成2、3結構的類似於兩句,所以說是「一句中的上尾」。
看看空海下面又說了什麼?

4、蜂腰不僅存在於詩中

劉滔亦云:『為其同分句之末也。其諸賦頌,皆須以情斟酌避之。如阮瑀《止欲賦》云:「思在體為素粉,悲隨衣以消除。」即「體」與「粉」、「衣」與「除」同聲是也。

劉氏叫做劉滔,是南北朝梁中後期的聲律學者,他說除了詩以外,其他賦頌(都是韻文)也要注意蜂腰的問題。

5、蜂腰的疑惑 蜂腰是格律詩常見之病嗎?

在後來的格律詩中,四種句式: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前兩個句式很明顯都是蜂腰之病。

,平平仄仄平。這兩個句式中第一個句式,第二個字和第五個字都是仄,為了避免蜂腰之病,可以採取不同的仄,上、去、入分別對應;平平仄仄平第二個句式只好用陰平、陽平來區別。我們看看以下的例子,

1)杜甫《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先看仄仄平平仄:國破山河在,破,入聲,在,去聲;烽火連三月,火,上聲,月,入聲。避開了蜂腰之病,杜甫真是講究人。

再看平平仄仄平:城春草木深,家書抵萬金,春、深、書、金,都是陰平,沒有區別。沒有避開蜂腰之病。

2)再看看李白《渡荊門送別》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月下飛天境,雲生結海樓。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先看仄仄平平仄:渡遠荊門外,遠,上聲,外,去聲;月下飛天境,下,有上聲的發音,境,去聲聲。瀟洒自在的李白也很有講究。避開了蜂腰之病。

再看平平仄仄平: 來從楚國游,雲生結海樓。
從、游都是陽平,生、樓是有區別的。沒有避開蜂腰之病。

3)看看沈約自己的詩《君子有所思行》

晨策終南首,顧望咸陽川。戚里溯層闕,甲館負崇軒。

復途希紫閣,重台擬望仙。巴姬幽蘭奏,鄭女陽春弦。


共矜紅顏日,俱忘白髮年。寂寥茂陵宅,照曜未央蟬。

無以五鼎盛,顧嗤三經玄 。

仄仄平平仄:晨策終南首,策、入聲,首,上聲;戚里溯層闕,一上聲一入聲;

平平仄仄平:重台擬望仙,一陽平一陰平;

沈約的時期,格律詩沒有唐朝那麼嚴格,因為還沒有粘連的規則,所以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的句式完全可以不用,那個時期第二個字與第五個字避免蜂腰(同聲)太容易了。下面看看永明詩人的一首標準格律詩,

4)永明體詩人 陰鏗的詩《新成安樂宮》

新宮實壯哉。雲里望樓台。迢遞翔鵾仰。連翩賀燕來。

重櫩寒霧宿。丹井夏蓮開。砌石披新錦。梁花畫早梅。

欲知安樂盛。歌管雜塵埃。

仄仄平平仄:迢遞翔鵾仰,遞、仰二字都有上聲和去聲,不好判斷。砌石披新錦,石,入聲。錦,上聲。再看平平仄仄平:連翩賀燕來,梁花畫早梅。兩句詩的第二個字和第三個字陰平和陽平都是不一樣的。

陰鏗的這首詩完全避開了蜂腰之病。

結語

從蜂腰之病來看,永明體詩人還是比較注意的。但是在唐朝的詩人手裡,格律詩漸漸完備,對於蜂腰似乎沒有那麼講究了,特別是科舉種的試貼詩有蜂腰現象,可見蜂腰在唐朝人那裡不是什麼大毛病。

在民國詩人劉坡公的《作詩百法》里也提到了蜂腰,他迴避了平聲的問題,只是簡單的說:謂一句中第二字不得與第五字同聲。如古詩「遠與君別久」句,「與」字、「久」字,同為上聲之類。

至於仇兆鰲說不可不知,當然有道理,在作詩的時候,注意避免同聲,在聲韻上會增加詩的美感。特別是仄聲字有上去入三種,我以為避免蜂腰還是可以做到的,這樣可以增加聲韻的變化,詩友們作詩的時候可以嘗試一下。

今天說的是蜂腰,沒想到寫了這麼多字,明天繼續說鶴膝。

@老街味道

詩詞創作不可不知的四聲八病 10分鐘搞懂平頭與上尾

詩詞創作不可不知的知識 10分鐘說說格律詩對仗的種類與前世今生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