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閱讀悅讀丨散文】余濤《野菊花》


- 2018年10月07日04時56分
- 人文文摘 / 閱讀悅讀

閱讀悅讀

作者簡介余濤,筆名單刀,河南省方城縣人,做過記者、職員,現在高中教書。三尺講台,生活平淡,內心澎湃,寄託文字。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秋深時節,正是菊花爛漫之時。街巷已有商販推著三輪車叫賣菊花。菊花五顏六色、花團錦簇,煞是喜人。


我獨愛野菊花,愛菊花之「野」。

村裡人常把這些自然山野之中的動植物名稱前面冠一個「野」字。水旁有野芹菜、田裡有野油菜、山崗有野雞,還有無處不在的野菊花。因為「野」,現出了自由與隨性、多出了恣意與放縱。

鄉村的菊花「野」在生長環境。相較於溫室之花,長在田畦、大棚、溫室、花盆,野菊花長在房前屋後、田間地頭、丘陵岩峰。它想長在哪裡就長在哪裡,它能在哪裡生長,它就在哪裡生長。叢草密生的房前屋後它們羞怯地生長。田間地頭它們瘋狂地生長。丘陵岩峰,它們孤傲地生長。房前屋後生長的它們難免被豬、牛、羊啃食;難免被雞、鴨、鵝叼啄。田間地頭生長的它們也要經歷犁、耙的切割和掩埋。農人有時會用鐮刀、鋤頭割去它的莖、鋤掉它的根。穿越春夏,它們依然會在秋之九月盡情綻放自己短暫一生的喜悅,可愛的花朵對著藍天白雲、飛鳥和昆蟲,颯颯風中自由自在搖擺。

菊花之「野」在形。它或高或低、或胖或瘦、或大或小、或整齊或零碎、或有花或無花。這一切似乎不取決於遺傳與品種,更取決於它生長環境。野菊花之形野味十足。房前屋後的它們見到的陽光有限,常常長得瘦弱而高,加上家畜、家禽的啃啄,莖難免顯得凌亂而多傷疤。田間地頭,陽光水分充足,它們長得肥美健碩。一簇簇、一團團,成片生長,人丁興旺,氣勢逼人。似乎和莊稼比賽生長。丘陵岩峰,土地貧瘠,氣候惡劣,它們一半株、三兩株矮矮生長,顯得瘦小矮短,枝葉顯得零碎而不整齊,但枝葉向上遒勁有力、直刺藍天,風中有力舞動,別有神韻。

春夏之時,雜草豐茂,野菊花被掩映在叢草之中,雖然碎葉柔綠,也難以引人注意。九月時節,寒霜一降,百草枯凋,這時野菊花姿態百端,色彩金黃,香氣四溢攝人心魄。秋之原野被它統治。有的滿頭花朵壓彎莖,有的一兩朵花點綴,甚是謙虛,更有枝上無花者,更是含蓄,卻也喜人。

菊花之「野」在香。今人養花者,必以能開花,開得大,開得艷,開得色奇為妙。不能開花者,必覺無用,棄之;能開花,花朵小,色不艷者,色不稀有者必覺是下品,冷漠之。少有人以花之香、花之味來評價花草。我覺得養花草者需有三境界:一是品其香、嘗其味;二是觀其枝繁葉茂、綠意盎然;三是賞其花。我愛野菊花莖葉深綠,花香馥郁,花味道苦澀,生津祛燥。


秋之九月,漫步原野,百草枯槁,唯菊花金黃映眼。伴著呼吸清香、苦澀濃烈之味沁人心脾。花朵有大有小,有花瓣,有花蕾,有半開著的,不一而足。花香瀰漫寂寞的原野,雖香氣飄蕩,亦無蜜蜂、蝴蝶來舞,連淘氣的小昆蟲也少有造訪。也許都冬眠去了吧。野菊花之香,不為蜂蝶,不為眾人。野菊花的點綴,山崗、田壟如披錦繡。香氣瀰漫引得農人駐足,頻頻頷首。有小童提竹籃亦或布袋,採摘花朵。問之曰:蒸過,晾乾,可以做茶,有祛熱除邪之功效。又有一童,問之曰花朵可以充枕頭芯,可以治療頭暈、失眠之症。原來野花亦有大用。

野菊花不同於牡丹富貴之花;不同於臘梅孤傲之花;不同於玫瑰妖艷之花。它不求沽以高價、評以大獎、移入殿堂。它只是根植泥土,受其滋養,必報以花香。

野菊花之野不在於冷艷孤傲,不在於無羈、瘋狂,而在於春嫩、夏綠、秋黃。它短短一生,活出真我,植根鄉野而回報鄉野,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一生無憾。

【閱讀悅讀丨散文】余濤《野菊花》圖片

(圖片來自於網絡)

點讚和分享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

《作家薈》微信號stzx123456789


投稿郵箱:125926681@qq.com

《寫乎》

投稿郵箱:499020910@qq.com

顧問:朱鷹、鄒開歧

主編:姚小紅

編輯:洪與、鄒舟、楊玲、大煙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