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西北望天山


- 2018年10月16日11時48分
- 歷史文摘 / 解放軍報融媒體

解放軍報融媒體

2017年8月6日,本版在頭條位置刊出報告文學《天山青春》,深情講述了44年前13000多名工程兵築路天山的壯舉。其中,湖南茶陵籍軍人陳小平以熱血和生命奉獻天山的不朽青春,更是令人感佩不已。新年伊始,作者再赴茶陵縣腰陂鄉陳小平老家,為我們探尋英雄未完待續的故事。——編 者

1月2日,我們順著湖南茶陵縣腰陂鄉的鄉間小路,來到了陳小平家的祖屋。門帘掀起,「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長,各族兒女歡聚一堂……」的歌聲從屋裡飄出,陳小平的父母陳禾生、劉頭嬌和弟弟陳正平迎了出來。

寒暄過後,我們將載有《天山青春》的那張《解放軍報》捧給老人家。84歲的老教師陳禾生眼眶紅了,臉上的皺紋里卻擠滿了欣慰:「沒想到快30年過去了,部隊還沒忘記我崽……」


陳小平離世,讓陳禾生感到天塌地陷。要知道,那個穿著軍裝的小平,一直是他們全家的驕傲啊!仿佛一夜之間,陳禾生的頭髮白了大半,每天抽掉二十多袋旱菸。老伴劉頭嬌一天哭三場,夜夜難入眠,總是在夢裡看到小平,可衝過去抱兒子,一使勁,兒子就不見了。弟弟陳正平分外想念對自己呵護有加的哥哥,怕引著老人難過,只好躲在房間角落裡,捂著嘴,咽著淚。陳小平當年睡覺用的竹蓆枕頭,時至今日仍被陳禾生放在枕邊。他說上面有兒子的氣息,早上起來後,晚上睡覺前,跟它說說話,已經成為自己多年的習慣。

陳禾生告訴我們,在他們腰陂鄉,一直有崇軍尚武的傳統。當年,陳禾生的弟弟陳冬生退伍回來後,大兒子陳小平當兵上了天山,緊接著,侄子陳煥平也到了部隊。陳小平犧牲後,陳禾生的小兒子陳正平接過哥哥的鋼槍又上了天山。到了第三代,陳煥平的女兒陳金鳳與同村青年譚敏戀愛時,她明確提出「非軍人不嫁」。最終,在陳煥平父女的鼓勵下,譚敏也走進了軍營。「小平一輩子太短,當兵沒當夠,我們一家人就替他當!」談起這些,陳禾生看起來很平靜,但聲音中還是透著極力掩飾的哽咽。

陳小平去世後,許多遺物保存在茶陵縣烈士陵園。現在留在家裡的,只有小平去世前寫給母親的一封信和留給二老的一段錄音。「姆媽,告訴您一個消息,我已決定下月回家看您和爹爹。離家15年了,終於要回家了,好開心呀!姆媽,天冷了,你和爹爹下地幹活要多穿點呀……」收到信時,正值農忙,劉頭嬌沒顧得上細看。她哪裡想得到,這是生命垂危的兒子留給父母最後的話啊!這封信,一直被劉頭嬌小心翼翼地收在箱底,字裡行間還殘留著星星點點暗黑的血跡。陳正平說,後來母親知道這封信是小平在病榻上一邊咯血一邊寫下的時,心痛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應我們的請求,陳正平播放了哥哥留下的那段錄音:「爹爹、姆媽,我先走了,這輩子我可能沒有機會孝敬你們了,但我不後悔上天山築路……」好熟悉的茶陵鄉音喲——思念的暖流,讓劉頭嬌的記憶一下沖回到1974年冬兒子參軍上天山的前夜。

那天夜裡,陳小平一臉神秘地對劉頭嬌說:「姆媽,我要送你一件禮物!」

「喲,怎麼想起給姆媽送禮啊?」正忙著給兒子收拾行囊的劉頭嬌滿眼含笑。


小平將藏在身後的禮物拿了出來:一條厚厚的圍巾,一雙絨線手套和兩雙毛襪子。「這次參軍上天山築路,鄉里發了點錢……今天正好是姆媽的生日……生日快樂!」


當年兒子走後,茶陵原本暖暖的冬日,突然變得異常寒冷。脖子縮在圍巾里的劉頭嬌不知兒子在天山是冷還是熱。為天山築路,小平不能再侍奉堂前,為二老盡孝,但千山之遠,萬水之隔,母親仍然能享受兒子留下的無限溫暖。如今,兒子已經走了快30年,可留給劉頭嬌的幸福回憶,就像院裡的喇叭花,一旦開放,就把思兒的母親「喊」得說不出話!

陳小平就葬在老家的後山上。陳禾生指著雲遮霧繞的山頭說:「這裡左邊高山流水、右邊松柏疊翠,山腳下還有洣江依偎環繞,是拱抱之勢。」老人說小平入伍前常隨他在這裡砍柴,他也曾叮囑兒子:「將來,爹爹就睡這兒,瞧這風水多好!」沒想到,兒子竟先於他睡在這裡。陳小平的墓碑朝著西北天山的方向,這是陳禾生當初定的。「小平戰鬥在天山,犧牲在天山,在那邊的日子裡,他一定也想能望著天山……」

一縷青煙裊裊升向湛藍的天空,陳禾生喃喃地對兒子說:「平伢子,你不會寂寞,部隊沒有忘記你……將來,爹爹也來這裡陪你,到時,咱爺倆一塊兒去看『天路』……」在陳禾生心裡,兒子還活著,仍是從軍離家時的那個青春背影。

西北望天山圖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