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盛世大清有多窮?英國使團:我們的殘羹剩飯被中國人爭搶


- 2018年10月22日15時48分
- 歷史文摘 / 快哉風

快哉風

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 ,英國派出一個以馬戛爾尼伯爵為首的700人龐大使團,第一次踏上中國這個神秘東方帝國的土地。

圖:英國人畫筆下的馬戛爾尼拜見乾隆

因為《馬可·波羅遊記》在西方的巨大影響力,歐洲人普遍相信中國是遍地黃金的富庶大國。而在二百年前,西班牙傳教士門多薩在《中華大帝國史》一書中寫道:「這個國家(明朝)的男女都有很好的體質,勻稱而且是漂亮的人……人們食品豐富,講究穿著,家裡陳設華麗,尤其是,他們努力工作勞動,是大商人和買賣人,所有這些人,連同上述國土的肥沃,使它可以正當地被稱做全世界最富饒的國家。」


圖:中國人畫筆下的馬戛爾尼拜見乾隆

但是,與想像中大相逕庭的是:英國人一次次被超乎想像的貧窮和落後震驚了。

一、

在天津港,按照官府指派,一部分中國人上了英國人的「獅子號」船為英國人燒飯泡茶、打掃衛生。

英國人描述道:他們「都如此消瘦,在普通中國人中間,人們很難找到類似英國公民的啤酒大肚或英國農夫喜氣洋洋的臉。」「每次接到我們的殘羹剩飯,都要千恩萬謝。對我們用過的茶葉,他們總是貪婪地爭搶,然後煮水泡著喝」。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清政府對使團很慷慨,給英國船送來了大量的活豬活雞,有些死掉的被英國人扔進海里,岸邊看熱鬧的中國人見了,爭先恐後跳進海里去撈。

上岸後,英國人見到的情景仍然觸目驚心。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最可怕是隨處可見的棄嬰,這在基督教國家是大罪,這讓使團成員約翰·巴羅心驚膽戰,他記載道:「在京城一地每年就有近9000棄嬰……我曾經看見過一個死嬰的屍體,身上沒有系葫蘆,漂流在珠江的船隻當中。人們對此熟視無睹,仿佛那只是一條狗的屍體。而事實上如果真的是一條狗的話,也許更能吸引他們的注意。」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不過,中國人並不都是那麼窮,英國人注意到:有些人非常富,他們「高大、油漆裝飾的房子」和老百姓「土牆草頂的草舍」有天壤之別。宴席上,英國人再次震驚地寫道:「中國官員對於吃飯真是過於奢侈了。他們每天吃幾頓飯,每頓都有許多道葷菜。」

盛世大清有多窮?英國使團:我們的殘羹剩飯被中國人爭搶圖片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在北京,「獅子號」大副愛尼斯·安得遜回憶道:「我看到許多肉店,店裡切肉的模樣同我們的相似,我們不能說倫敦的肉類供應比北京好。在這大城市裡,同我們在自己的大城市所見一樣,除了各種沒有門面的商店以外,還有好幾千人叫賣他們的貨物……我們在北京旅行時所見的婦女,一般的容貌極為嬌嫩,面色是自然的優美。」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二、

過去,西方人對中國的印象是很正面的,認為中國人勤勞聰明有禮貌,大詩人歌德憧憬道:「在他們那裡,一切都比我們這裡更明朗、更純潔也更道德。」

盛世大清有多窮?英國使團:我們的殘羹剩飯被中國人爭搶圖片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但是,英國人卻在記載中刻薄的寫道:「(中國人)撒謊、奸詐,偷得快,悔得也快,而且毫不臉紅。」這個第一印象,來自船上的中國廚師。「有一次吃飯時,我們的廚師就曾想厚顏無恥地欺騙我們。他給我們上兩隻雞,每隻雞都少一條腿。當我們向他指出一隻雞應有兩條腿時,他便笑著把少的雞腿送來了。」

盛世大清有多窮?英國使團:我們的殘羹剩飯被中國人爭搶圖片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使團的船經過運河時,一艘小船被看熱鬧的人壓翻,許多人掉進河中。巴羅回憶道:「雖然這一帶有不少船隻在行駛,卻沒有一艘船前去救援在河裡掙扎的人……我確信這些不幸的傢伙中有幾個一定是喪命了。」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旅行的過程中,英國人注意到,中國人非常怕官員。一旦有官員出現,老百姓就立刻變得非常拘謹。巴羅寫道:「這些事例再清楚不過地昭示了中國人自誇的道德品格中的巨大缺陷。不過就像我先前說過的,其錯當在於政治制度,而不在於民族的天性或者氣質。就現政權(清廷)而言,有充足的證據表明,其高壓手段完全馴服了這個民族,並按自己的模式塑造了這個民族的性格。」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圖:馬戛爾尼使團畫筆下的清朝風俗

對「馴服」這個詞,英國人用的很精確。魯迅在文章中曾冷冷地說過:中國人過去也是有血性的,只不過慢慢被馴化成家畜了。

(參考文獻:《中華大帝國史》、《馬戛爾尼使團使華觀感》)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