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分享|周恩來總理曾為軍報一篇新聞稿修改30多處


- 2018年10月24日00時48分
- 歷史文摘 / 解放軍報融媒體

解放軍報融媒體

今天,是周總理逝世42周年,讓我們深切緬懷這位人民的好總理。

今年元旦,解放軍報迎來創刊62周年。風雨兼程半個多世紀,解放軍報曾得到開國領袖們的關心厚愛。

或許,你並不知道,周總理曾為軍報修改過新聞稿。


分享|周恩來總理曾為軍報一篇新聞稿修改30多處圖片

這篇新聞稿是周總理在上海接見駐軍軍官並講話的消息,刊發於《解放軍報》1957年12月26日頭版。此稿由軍報特約記者采寫,送審時,周總理反覆修改,直到晚上還利用參加活動前的15分鐘,把稿子又要回去看了一遍。不到2000字的稿件,周總理改動的地方竟有30多處,甚至連標點符號也沒有放過。周恩來嚴肅認真審改稿件的工作作風,使軍報人深受教育。

據悉,那份留有周總理多處修改筆跡的新聞稿,已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要歷史文物,珍藏在軍事博物館。

采寫這篇消息的軍報特約記者當年曾以《難忘的一件事》為題,向軍報編輯部匯報了周總理改稿過程以及自己所受到的教育。《黨史博覽》2009年第11期也曾刊發他的回憶文章《周恩來總理為軍報修改新聞稿》。我們摘編如下:

時間是在1957年12月中下旬,周恩來總理是在杭州參加由毛主席主持召開的中央會議後來到上海的。他告訴上海警備區司令員王必成,他要在上海警備區接見駐滬陸海空部隊團以上幹部。

當時,我(當年上海警備區政治部宣傳部新聞幹事、《解放軍報》特約記者張哲明——軍報微信編注)負責新聞報導。政治部根據王必成的指示,要我參加接見並做好新聞報導。


那是我第一次受命寫有關國家總理活動的新聞報導,心情既激動又緊張。剛吃過午飯,我就匆匆趕往司令部附近的軍人俱樂部禮堂。禮堂里按兵種劃分了幾個方塊,坐滿了1000名團以上軍官。第一排就座的是身經百戰的駐滬三軍正副司令員、政委等高級將領,稍後就座的是陸、海、空三軍的師長們。禮堂舞台上的首長席,則是留給上海警備區司令員王必成、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和周總理的。

我當時只是一名20多歲的尉級軍官,因為是解放軍報特約記者,在會場上受到「特殊照顧」:不但同陸、海、空三軍高級將領一樣被安排在第一排,距離主席台位置最近,而且我的座位前有一張小桌子,便於我伏案記錄總理的講話。

下午2點左右,周總理在王必成和陶勇等陪同下,大步走入會場。

周總理在熱烈的掌聲中健步登上主席台,同台上10多位陸、海、空高級將領一一握手致意。全場再次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待會場氣氛稍有安靜,王必成致辭,熱情邀請周總理給大家作指示。

那天,周總理身著黑色呢子服裝,神采奕奕。他首先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三軍駐滬部隊表示慰問,隨後針對當時國內外形勢、軍隊任務以及部隊幹部的思想動向,講了敵我關係、黨和軍隊關係、軍政關係、軍隊內部關係和軍民關係等五個方面的問題。周總理運用辯證觀點強調指出:現在世界形勢,正如毛主席所說的是東風壓倒西風,但不等於說,可以坐而等待勝利。帝國主義是不甘心失敗的,它還要掙扎。帝國主義存在一天,戰爭的溫床就存在一天。他要求駐滬部隊幹部提高警惕、加強戰備,隨時提防帝國主義的挑釁和侵犯。周總理還諄諄教導大家,要保持和發揚黨和軍隊的優良傳統和作風,進一步加強軍政、軍民和官兵關係。

總理講了2個來小時,內容豐富。我集中精力,一邊聽一邊緊張記錄,連頭也不敢抬,生怕漏掉總理的重要講話。周總理講話後,還同大家照了相。

周總理的重要講話,對當時加強軍隊革命化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解放軍報編輯部聞訊後,很快打來電話,要我立即整理出一篇報導給他們發過去。

聽完報告已是下午4時30分了,時間緊張:我匆匆回到辦公室,翻開記錄本,開始摘錄總理講話的重要部分。趕寫成一篇不到2000字的新聞稿。由於自己政治水平低,對總理講話精神一時領會不全面、不透徹,整理過程中把很多重要講話給漏掉了,再加上時間緊,也來不及仔細推敲、修改,就匆忙通過警備區司令員王必成交周總理審閱。

天漸漸黑下來,寒風吹打著窗戶。我在緊張之餘,忘卻了飢餓和寒冷,坐在辦公室里靜靜守著電話,等待首長的指示,不敢貿然離開一步。晚7點左右,周總理的秘書打來電話,通知我立刻到周總理下榻的錦江飯店去取稿子。

我到達錦江飯店時已經是晚上7點一刻了,工作人員早在門口等待,迅速將我領到周總理的房間。只見周總理還伏在辦公桌上,聚精會神地修改那篇新聞稿。他見我進來,和藹地示意我在旁邊沙發上坐下來等著,繼續埋頭修改。


不一會兒,總理修改好了,他面帶笑容把稿子交給我。我本想說聲謝謝,但當時太激動、太緊張,而且怕耽誤總理寶貴的時間,拿了稿子就匆匆告辭。

當我滿懷興奮、準備跨出錦江飯店大門時,總理秘書追了上來,把我的稿子又要了回去。秘書告訴我,周總理看到離開會的時間還有一刻鐘,他想再看一遍。

我跟著秘書返回總理的房間。周總理重新攤開稿子,又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又修改了一些地方,然後和藹地交給我發稿。

當我回到辦公室,打開稿子一看,一篇不到2000字的新聞稿,總理改動的地方竟有30多處,甚至連標點符號也沒有放過。例如,我在整理「形勢和任務」一段時寫道,幹部要「加強敵情觀念」。總理在這句話前面加上「隨時」兩個字。又在這句話後面添加上「和戰鬥準備」。這樣改動以後,這句話變得更加完整和準確了。又如,我在整理「軍民關係」這一問題時,原來寫的是「近幾年來,軍隊與人民群眾的關係有些疏遠了」。周總理把它改成「我們軍民關係基本上是好的,但是,有些部隊與人民群眾的關係有些疏遠了」。

第二天,《解放軍報》在一版刊發了周總理親自修改的這篇新聞稿,產生廣泛反響。

(文車整理)

軍報記者微信發布

投稿郵箱:jfjbwx@163.com;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