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王楠 | 兒童戲劇教育可不是「兒戲」


- 2018年10月25日10時56分
- 人文文摘 / 聚有戲

聚有戲

戲劇是一件太有趣、太有意義的事情。如果能為這個行業起到哪怕一點點推動的作用,也會覺得人間值得。所以有了「戲劇教育」。

這次聚有戲採訪到了王楠——一個與林兆華導演合作多年,並且自己投身戲劇教育事業的戲劇人。以下是木木對楠姐的採訪輯錄。

木:為什麼想要做戲劇教育?


楠:2008年初,王翀和李浩天排了個戲叫《自我控訴》。結果那個戲票房不好,本來就沒多少人來看,還有觀眾看完出去就吐了……感覺他們產生了強烈的生理反感。因為,那個戲裡有很多自我檢討和自我認識的部分,說白了就是罵自己。我就在想,為什麼大家對這種自我剖析的戲劇表現得這麼不可接受,即便是走進劇場的觀眾竟然都不能理解。只要不是講故事,用一點技巧手段,大家就不行了。這麼多人都對戲劇如此不敏感。我們從那個時候開始,徹底下了決心要把戲劇教育做起來。

戲裡有一句話,我們五六年之後才真正明白其中的意思。「你走得太遠,就顯得有點尷尬。」我們那個時候做確實太早了。絕大多數人覺得戲劇只是表演,還沒有劇場觀。我們最初的想法就是想讓大家看明白戲,這和林兆華導演也有關係。因為我們覺得大導很多戲很好,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覺得他是故弄玄虛。

更早了解到這方面,是大導安排我們去歐洲,了解到那兒的戲劇環境,了解到他們比較完備的一整套體系。每個劇團都有自己的戲劇教育機構,但他們又不是在教表演,而是一些啟發性的內容,像一個社團一樣,每個人都對組成的這個戲負責。回來之後剛好就帶著孩子們排了一個戲叫《堂吉訶德妄想記》。不過下定決定還是《自我控訴》那時候。

王楠 | 兒童戲劇教育可不是「兒戲」圖片

木:對孩子們的針對性練習主要有哪些呢?

楠:其實我們所有關於劇場的訓練都是以空間訓練為主。就是在空間中訓練大家的感受力、反應能力等等。「空間」這個概念是近兩年才開始做的。之前我們總是強調怎麼演戲、怎麼走調度。但是越來越發現,戲和空間的聯繫很緊密。不是說排練好了這個戲就完成了,而是說要在劇場這個空間裡,大家去感受。這和傳統意義上的表演練習是有差別的。


除了空間練習,還有劇本分析。我們通常分析舞台動作,但是也應當來分析舞台上的人物,在舞台背後的整個背景、說每句台詞有每個行動的動機等等。我們也開發出一個「戲劇盒子」,乍一看是小孩子的玩具,但其實裡面小冊子的任務提示對於發散思維、理清思路真的很有幫助。所以,我們不僅僅是教大家把台詞說了,而是去激發每個人關於劇本的思考,加上對舞台空間的感知,去演出。

我們偶爾也會有一些海報的練習。對於孩子們來說,海報就是對這個戲的「一句話總結」。不過兒童的提煉總結能力畢竟有限,所以海報只是對他們來說,更多是一種好玩兒的事情,而不是強制的要求。

包括服裝,我們也會鼓勵大家來畫圖,等等。劇團在做什麼事情,我們就在做什麼事情。不過不是所有的都會被最終展示出來而已。

木:小孩參演成人的戲中角色,與完全是孩子的群體演戲有什麼區別?

楠:大人的群體會比較專業一些,但需要提前讓孩子有戲劇的概念。他得知道什麼是「排練」。我們不再需要去和家長解釋為什麼要重複很多遍這件事。我們是要讓小孩在這個環境中去感受這個氣氛,是每個人去付出努力,最終才能把一齣戲呈現到舞台上。而不是一味去摳表演。讓孩子的不再只關注自己,而是有更多配合其他人的部分。孩子們有了這個認知之後,他才可以更好地和成熟的演員合作。在成熟的團體中,經過訓練的孩子會很快進入到狀態中。

王楠 | 兒童戲劇教育可不是「兒戲」圖片

木:在孩子們的訓練中有什麼令人難忘的事情呢?

楠:我們有一個音樂練習。就是給出一段音樂,孩子們先聽,去感受這個時長、風格等等,然後再次播放這個音樂,讓大家自由地表演,從舞台一端走到另一端。音樂從三十秒慢慢加長到兩分多鐘。這也是沃斯特瑪雅的一種方法。

有的孩子剛接觸這個練習,可能在前一分鐘非常積極地行動,但是到後面就發現,自己頭腦中想演的都演完了,就站在那兒等著音樂結束。但是有一個孩子,在一段音樂中,表演了一個人的一生,從小時候玩遊戲,到上學、工作,再到老年拄著拐杖走路。演到最後音樂還沒有結束,他就慢慢坐了下來,去回望他剛剛走過的舞台,也就是回顧整個人生。然後安靜等待音樂最後一個音符到來,慢慢躺下,表現生命的流逝。

看到他表演人的一生,我覺得這孩子挺有導演構思能力的。但是讓我驚艷的是他最後的「等待」。對於生命的感知在這種回望中都變得特別美好。而這個孩子也只是五年級的小學生。所以我們做的事情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木:現在孩子們排的劇目是經典劇作為主還是原創為主?

楠:差不多一半一半。比如說這次的《山海經》,其實是根據我自己小時候的經歷寫的。另外還會有一些比較經典的作品,對於一些小孩子來說比較困難,但是我們也會讓大家去接觸。因為其實都能從劇作中汲取能量。

比如《薩勒姆女巫》,講語言對人的傷害,其實是有當下意義的。我們讓孩子們去探討、去表演。他們會減少一些恐懼,因為自己是在戲劇的安全島里,所有可怕的東西是一種扮演。對兒童來說,他們能感受到其中的意義,又不會過分投入到負面的東西裡面。

現代舞者陶冶說過一句話我印象特別深:「我們作為當代的藝術家,就應該做對當下有共鳴的事情,因為我們是這個時代的人。」藝術家真的應該有使命的,所以我們用一半的經典加上一半的原創。說到這次原創劇本《山海經》,其實我想要表達對「自我意識」的反思。我小時候會有一種「戲精」體質,說一些真實的事情可能會誇張地表達出來,最後同學老師都會不相信,但其實出發點是一個真實的事情。當年還不會說「想像力」,只會覺得這個孩子會忽悠。包括之前「奇葩說」的辯題,別人嘲笑你胖的時候該不該減肥。這種嘲笑,或者說輕微的嘲笑會不會構成一種語言的霸凌?受到霸凌的孩子要怎麼應對?這種傷害太容易發生了。所以我就在劇本中設置了一個用來引導的父親的角色。

木:對國內戲劇教育現狀最想說什麼?

楠:越多人來做這個越好。真的,讓孩子們去接觸、去感受到戲劇的魅力。等他們長大,可能有人進入戲劇行業,更多人不會。但是他們心裡會有這個概念,這才能是整個社會的進步。

王楠 | 兒童戲劇教育可不是「兒戲」圖片

『小小花絮』

被問到自己最像什麼植物的時候,楠姐說——發財樹!不是因為名字,而是它真的挺頑強的。旁支枯了就掰掉,主幹竟然就一直活著,也沒怎麼專心養它,葉子還一直碧綠碧綠的。

楠姐說:很長時間以來我有一個錯誤的想法——戲劇行業就是比較窮。直到在歐洲看到他們的戲劇團體才知道,其實是我們真的是沒有人懂得去做戲劇的運營。我們不能覺得這個行業就是做不起來的,要去學習和借鑑國外完備的運營方式。

所以說呀,我們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要好好加油咯~~


聚有戲粉絲福利

有人說,戲劇教育是最好的教育

你理想的戲劇教育是什麼樣呢?

孩子們經過這樣的教育後

對「生命」和「人」的感知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在評論區說說你的看法

我們將抽取十位幸運粉絲

獲得文中提到的「戲劇盒子」一套

王楠 | 兒童戲劇教育可不是「兒戲」圖片

木木

你的人生 是否值得

— 推薦閱讀 —

—END—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