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酒事丨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


- 2018年10月27日06時48分
- 歷史文摘 / 古琴雅集

古琴雅集

酒事丨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圖片

中國的知識分子,最講究的是人死而名聲仍在世流芳,這是他們的最高追求。早在《左傳》中,已有「三不朽」的說法了,所謂三不朽」,即「上為立德,中為立功,下為立言」,就是說最上的不朽是成為道德楷模,比如孔夫子,當聖人,又榮膺「素王」頭銜,等閒的天子都不在他的話下;中等的不朽,就是建功立業,為國為民干一番大事業,了卻君王心事,贏得生前身後名;低檔的不朽,就是寫文章,出著作,藏之名山,傳之後世,一樣永垂不朽。

道德楷模數量太少,古人以為五百年才能出一個,文人們扳扳手指算一算,勝算實在太少。建功立業,談何容易,官場險惡百看機會,即便做了大官,也未必能立功,至於戰場上,箭矢無眼,白刃血紛紛,更不是鬧著玩的,寫文章傳世,是最安全的,最實惠,寫文章傳世,是最安全、最有效的傳世力法,以至於曹丕宣稱:「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所以中國古代文人大多有寫文章,著書立說的癖好,流風遺韻及今。不管怎麼說,不管用什麼方法,「身後名」總是人生的頭等大事,悠悠萬事,唯此為大。


可是,有那麼一個文人卻把喝酒看得比揚名立萬、流芳百世還重要,那個人就是西晉吳郡(今江蘇蘇州)的張翰。

張翰字季鷹,在齊王司馬冏幕府做幕僚,當時,司馬岡執掌朝政,顯赫一時,張翰跟著他可謂前途無量,大概「身後名」的問題容易解決,無論是建功立業,還是發表文章擴大社會影響,都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可是,秋風一起,張翰忽然思念起家鄉的菰菜、蓴蹩和鱸魚,感慨地說:「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馬上吩咐僕人備一條船,乘船回老家去了。這個故事後來成了「蓴鱸膾」的典故,為文人所津津樂道,所謂「鱸膾」就是鱸魚片,有點像日本的「刺生」,沾著芥末吃,「味道好極了"」不過,這種鱸魚並非如今市面上賣的人工養殖的鱸魚,而是大名鼎鼎的松江四鰓鱸魚,長在松江的秀野橋畔,如今已經蕩然無存了。遺憾的是,故事裡沒有提到酒。

《晉書?張翰傳》還記載了一件事,張翰經常縱酒豪飲,以醉態做世,有人勸他說:「你可以由著性子來,盡情狂飲,痛快時,但是,你難道不為死後的名聲著想嗎?張翰就說出了「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這一番驚世駭俗的話。這個故事後來也成了著名的典故,叫做「季鷹杯」、「張翰杯」或「眼前一杯酒"。

酒事丨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圖片

兩件事加在一起,可以想見,張翰回老家吃蓴蹩鱸膾等美食,一定要配上美酒,所以同屬超級酒徒的李白在《行路難》中寫道:「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名。」


詩歌連用兩個典故,將蓴鱸膾和酒緊密相連,李白對張翰的追慕之情,溢於言表,李白對張翰的理解,也堪稱惺惺相惜。張翰不求身後名,偏偏他的名聲留了下來,這又應了李太白的一句名詩:「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澄懷九姑娘小結:張翰在洛陽做官,因秋風興起,想到故鄉吳中的菰菜、蓴羹和鱸魚膾,毅然棄官還鄉。無論是作為「魏晉風度」的典型事例、思鄉歸隱的文人佳話,還是作為吳中風物的著名傳說,這一故事都廣為人知,膾炙人口,成了我國傳統文化中的經典掌故。

本文的所有圖、文等著作權及所有權歸原作者所有。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