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脫光衣服進國庫,曾國藩無意中牽出清朝大案


- 2018年11月02日02時48分
- 歷史文摘 / 讀史知今

讀史知今

道光年間,曾國藩依照慣例和自己的崗位職責,帶著工作人員來到戶部稽查國庫,本來這都是每年例行的工作,卻沒想到在曾國藩這齣了意外。

這裡要花點時間說下以前稽查國庫的工作流程:國庫由戶部的司庫(大概就是庫管)看管,每年稽查時,由稽查庫藏御史直接辦理,再由左都御史和左副都御史(兩個官名,下文不涉及,不用在意)簽字,拿到都察院六科掌印給事中(也就是當時的曾國藩了)那裡蓋章,上報皇上,這事就算辦完了。但今年曾國藩打算實行扁平管理,親自去查國庫。

曾國藩來到國庫,開始了大約為期兩天的稽查國庫工作。旁邊跟著的有看管國庫的司庫勞那米,我們先稱呼勞先生吧。勞先生有點不簡單,按照清朝法律,司庫必須一年一換的,但勞先生卻連著幹了兩年了。還跟著一位稽查庫藏御史來達瑪馬,我們先稱呼來先生吧,來先生和勞先生看到曾國藩親自來查國庫的時候,好像有點緊張,一直在偷偷交換眼神,這個讓曾國藩有點懷疑和警覺。


第一天的工作。曾國藩安排來先生接收了勞先生拿來的國庫帳本,寫回執打包後,要拿回都察院審核。幾個算帳的老夫子在都察院內用算盤叮叮噹噹敲了一下午,終於把國庫帳目清算好了。庫存現有:銀,一千九百萬兩;金,三百九十二萬兩。

當天來先生還特意來找曾國藩來著,說勞先生晚上攢了局,請曾大人過去吃飯,還說不是那種局(你懂的),簡單吃飯而已。結果被曾國藩說了幾句難聽話頂回去了,同時他心裡更加懷疑這兩個人有什麼貓膩了。

脫光衣服進國庫,曾國藩無意中牽出清朝大案圖片

第二天的工作,應該要進入到國庫盤點實際庫存了。勞先生和來先生做了最後的掙扎,說不麻煩曾大人親自進去了,我們進去查一查就行。結果曾國藩說自己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國庫呢(多新鮮,誰天天能在國庫溜達),一定要進去看看。

進入國家國庫自然有程序,先要到更衣室更衣,這裡所謂更衣,其實就是脫衣服,所有人除了內褲剩下,別的衣服必須統統脫掉。想來既不搓澡又不游泳的,幾個大男人脫光了衣服站在一起也是挺尷尬的,不過當時的尷尬都被曾國藩身上滿身的癬瘡轉移了,大家偷偷的看著卻又不好意思問。國庫鐵門打開後,大家依次進門,由驗身官挨個檢查沒問題後,才能進入國庫,全部進去後,大鐵門再關上。

進入國庫後,分成三組,由勞先生、來先生和曾國藩各自帶著幾個手下分別清點庫存。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需要三組人盤查的數目一致才算過關。幾百隻裝金銀的箱子,三組人一直盤查到了中午才完工。


出國庫時為了防止有人夾帶銀子出去,自然也有出去的規矩:每個人先憋一口氣「啊」的一聲喊出來(據說是為了防止在嘴巴里藏銀子),然後驗身官再挨個仔細的檢查每個人的內褲(再一次尷尬),確認沒問題了才放行。

從國庫出來後三組人把自己盤查的記錄交給算帳的老夫子,叮叮噹噹又敲了一頓算盤後,幾位老夫子算出來的帳是一致的。庫存現有:銀,一千六百一十四萬兩;金,三百五十萬兩。


大家可以翻到上文看一下帳本的金銀庫存記錄,對比後發現, 實際盤查後銀少了約三百萬兩,金少了約四十萬兩。

可能大家對少的這幾百幾十萬兩金銀沒什麼概念,這裡給大家舉一個買房的例子會更直觀一些:道光年間,大約200兩銀子你就能在北京妥妥的買下一套四合院,當時一兩金子可以兌換10-20兩銀子。你可以大概想像一下少的這幾百萬兩是什麼概念。

平白無故國庫里少了十來萬套四合院,曾國藩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質問司庫勞那米勞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勞先生和來先生東扯西扯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搞的曾國藩更加生氣了。正在氣頭上的曾國藩管不了那麼多了,一連做出了兩個違反當時官場規定的決定:一是派人去把戶部侍郎杜受田請來國庫說事,杜受田的官階比曾國藩高,所以曾國藩有任何事都應該親自上門請人家,派人去請是不合適的;二是派人摘掉了勞先生和來先生的頂戴花翎(有沒有很耳熟),押入都察院大牢,實際上曾國藩只有稽查國庫的權力,是無權處置官員的,不管人家有沒有違法。

這個事情太大了,曾國藩立刻進宮向皇帝稟報,正在吃午飯的道光帝氣的差點噎著,馬上命令曾國藩去查處司庫勞那米家,沒收全部家產,勞家所有人全部押入大牢,然後又緊急組織了專案小組,專門審理這個案子。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