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觀點 | 孔子學堂特聘專家長青先生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中國人的幸福觀」


- 2018年11月08日12時56分
- 人文文摘 / 中國孔子基金會

中國孔子基金會

觀點 | 孔子學堂特聘專家長青先生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中國人的幸福觀」圖片

孔子學堂特聘專家長青

追求幸福生活,享受幸福生活,希望始終擁有對生活的幸福感,是人類的本質屬性。而幸福不是免費的午餐,不會自己從天而降,必須有對幸福的正確認識、正確的追求方法,正確的享有方式,否則既會是竹籃打水,也會是稍縱即逝。而怎樣才能正確地認識幸福,追求幸福,享受幸福生活帶來的愉悅呢?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給予我們正確的指引。


一、 幸福感是人類生存的核心問題,

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生活中,人們談論最多的就是幸福感。從節日的祝福,到婚禮的賀詞,到平時人們的微信、博客、qq、簡訊,到聚會時的交談,乃至領導人重要會議上的講話,無不充滿了這個充滿誘惑、鼓舞人心、祈願祈福的詞。記得前幾年央視做過一次街頭採訪,拿著話筒隨意詢問行人:「你幸福嗎?」,很多人都發自內心的給出了答案。費爾巴哈說:「你的第一責任是使你自己幸福。你自己幸福了,你也就能使別人幸福,因為幸福的人願意在自己周圍只看到幸福的人」。現代作家汪國真有一首詩:《嫁給幸福》

: 有一個未來的目標,總能讓我們歡欣鼓舞,就像飛向火光的灰蛾,甘願做烈焰的俘虜。擺動著的是你不停的腳步,飛旋著的是你美麗的流蘇。在一往情深的日子裡,誰能說得清,什麼是甜,什麼是苦,只知道,確定了就義無反顧,要輸就輸給追求,要嫁就嫁給幸福,提煉了人們對幸福的青睞。

對幸福的追求是一個全球性的共同話題。世界的各個國家、各個組織、全體成員都在按照自己的理解和人類的共識,追求和創造幸福。所有國際性的組織都標榜以幸福為追求目標、所有的評獎活動都以創造幸福為評判標準,中國的每個節日都是傳播幸福的節日,西方也是如此,每年的聖誕節,聖誕老人會把幸福灑向人間。

對幸福的追求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古往今來,直到未來,只要人類存在,這個話題就世世代代存在。從《詩經》里的「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到梁山伯與祝英台,從孔雀東南飛,到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從《荷馬史詩》到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無一不是在探究幸福,追求幸福的路上。


對幸福的追求是當代中國特彆強調的話題。習近平總書記上任之初的講話理直氣壯地說:人民對美好幸福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堅定不移的改革開放,刮骨療毒的打擊腐敗,腳踏實地的經濟發展,系統全面的社會治理,數不盡的民生工程,闊步前進的一帶一路,傾心營造的命運共同體,無不是在為全體人民謀福祉,創造幸福感,惠及千家萬戶。

對幸福的追求是一個發展變化的話題。隨著人的處境、年齡、經歷、思想境界變化對幸福內涵的理解也會有所不同,有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這麼一句話,小時候,幸福是一件東西,擁有了就幸福;長大後,幸福是一個目標,達到了就幸福;成熟後發現幸福原來是一種心態,領悟了就幸福。窮人說:有錢就是幸福;盲人說:能看見就是幸福;乞丐說:有飯吃就是幸福;病人說能活著就是幸福。有的人呢,愛江山更愛美人,千金博得美人笑,等等,因為處境不一樣,心境不同。

所以說對幸福的追求是與每個人的與生俱來的內心感受密切相關的話題。人們對幸福的鐘情是與生俱來的,是人的本質的體現。儘管人是在自己的哭聲中來到這個世界的,在親人的哭聲中離開這個世界。但在人生這個過程中,人最大的願望,最根本的需求就是追求幸福,幸福快樂的度過自己或長或短的一生。包括一些出家人,外人看似苦行僧,但也有內心的感受,僅憑信念還不夠,也有對幸福的追求和獨特感受,否則很難堅持終生的修行。比如我們的至聖先師孔老夫子,在一生的修道傳道中,在周遊列國十幾年裡,遭受若干困境、險境,甚至絕境,仍自信滿滿,樂觀自在,樂此不疲。

二、 什麼是「幸福」

《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一、使人心情舒暢的境遇和生活,二、生活和境遇越來越稱心如意。

什麼是「感」,就是感覺,《現代漢語詞典》給出的解釋是客觀事物的個別特性在人腦中引起的反映。感覺是最簡單的心理過程、,是形成各種複雜心理過程的基礎。那麼怎樣認識和體會幸福感呢? 當下有不同的理解。

有的人只從現實物質的層面來體會幸福。比如有句話,金錢多了似乎就很幸福,權力大了,頤指氣使、為所欲為,仿佛就很幸福,名氣大了,萬眾吹捧,出盡風頭,好像就很幸福,其實呢,這些都是雙刃劍,君不見億萬富翁抑鬱焦慮甚至跳樓自殺、鋃鐺入獄也非罕見。這裡面至少有三個層面,比如金錢,一是金錢可以買到許多東西,但未必能夠給你帶來幸福,未必能買來健康、快樂、親情、友情;二是得到了金錢之後還想多得的並且永無止境的煎熬未必是幸福的,人追求金錢的慾望一旦打開,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是剎不住車的,這輛高速運轉的車你一旦上去就下不來了,三是得到了的金錢未必永遠屬於你,你的這些金錢帶來的所謂的幸福是沒有根的,稍縱即逝,因為金錢是隨時可得,隨時可失。因此靠金錢不可能有持久恆定的幸福。你的快樂若是依賴於客觀條件的,而所有的客觀條件又是變化無常的,比如你靠父輩,是富二代,能靠多久?那真的是幸福嗎?靠關係,當上了大官,頤指氣使好像挺威風,那是幸福嗎?你能永遠當官嗎?當官的就不受約束嗎?靠朋友,有幾個鐵桿,說朋友多了路好走,真是這樣嗎?朋友就都是真朋友?就永遠志同道合?就永遠走在正道上?就能拯救你的幸福?有的人只從個人精神愉悅的層面來體會幸福。比如愛情,有時候真正的愛情可以突破世俗的標準、局限。平民的愛情有孔雀東南飛,梁山伯與祝英台;帝王的愛情有六宮粉黛無顏色,等等,讓人感到無比的幸福。但愛情帶來的幸福感怎樣才能永恆,同時有時愛情帶來的並不只是幸福,而是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苦,同時其他的精神追求也有高尚和低俗之分。還有的人靠一些膚淺的享受、刺激,比如飲酒作樂,這些事情正如老子所說,使人心發狂,這是幸福嗎?事過之後留下了什麼,更不用說把吸毒,把犯罪當做享受了,這也是所謂的幸福?所以說把人生建立在現實物質層面上,肯定是苦的。

有一則新聞說,英國有家報社向社會有獎徵答「誰是最幸福的人」,得出的結論是第一種幸福是媽媽給孩子洗完澡,懷抱著這嬰兒;第二種是醫生治好了病人並且目送他遠去;第三種是一個孩子在海灘上築起了沙堡。再就是作家寫完了著作的最後一個字,放下筆的一瞬間,這是不同的人對幸福感的不同理解。

三、怎樣追求幸福?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有小我,大我,無我的區別。所謂小我,必然是患得患失,斤斤計較,優柔寡斷,自私自利,慾望無邊,而往往得不到實現或難以持久,必然是長與痛苦相伴。而大我,則是意識到了你不僅僅是孤立的個別存在,而是普遍存在於深廣無限的宇宙之中,你與環境之間的矛盾不存在了,對於環境的不滿、憤恨、喜愛、渴望、也就是排斥和追求等等的心理,自然消失了,你所感受到的,乃是寧靜和充實,因為消除了自私的小我,能把一切人和一切物,都視為由我的本體所產生的現象,所以愛一切人和一切物,如同愛護小我一樣,這也就是有了大的心量。而無我,則是連我這個意識也不存在了,我們老祖宗說天人合一了,關於大和小的區別心也沒有了,有和無的分別也不存在了,一切的實有不存在了,虛和空也不存在了,既不是有也不是無,用邏輯思維的理念無法解釋,那還能有什麼樣的物質的或精神的東西能影響他或干擾他的內心嗎?

(一)要把幸福感建立在以道德為支撐的正確的價值判斷上。人活著的目的就是追求幸福感,人和動物的最大區別就在於人是有思維和精神活動,更深的層次講人是有價值判斷能力的。沒有正確的價值判斷,否則前途一片糊塗,什麼是符合人性的幸福不知道,幸福和快樂在哪裡不知道,有時候得到一點所謂的幸福、快樂,也是一時的,只是一種快感,稍縱即逝的,或者根本就是錯誤的,違背人性的,隨之而來的必然是空虛和浮躁、欲壑難平。我們是否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們向前看是否坦蕩明了,否則就是真正的人生價值觀沒有確立起來,很難得到真正的幸福。人追求的幸福感,是愉悅身心的真正快樂,是由內而外的由衷喜悅,是不以任何客觀條件而改變的,是持久的,強烈的,世俗的幸福感遠遠達不到的。孔子就具有強烈的超越功利的價值追求,「朝聞道,夕死足矣」,「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對音樂的熱愛「可以使他三月不知肉味」,「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為什麼,因為心不在焉,不在物質享受,心有所住,有所安,如果不住不安,就會追求其他的東西。

(二)要明確什麼是以道德為支撐的正確的價值觀。《大學》說「知止而後有定」,止在哪裡?心有所安住,安在哪裡?從在人和物質的關係上,人生活物質世界裡,不可能離開物質而生存,若是以人性駕馭物性,便是知足、幸福;以物性牽制人性就永不知足,永遠痛苦。《金剛經》說,不以色、聲、香、觸、法安住其心,人不要住在五欲六塵里。

毛澤東同志評價白求恩的那「五個一」,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傳統文化讓我們真實的面對自心,一切唯心造,命由己造,福由心求,孔子說,「出乎身者必反乎身」,因果關係,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這麼對待你,從根本上來說,也就是要回歸本性。

(三)要明確優秀傳統文化指導下修行是持久獲得幸福感的重要途徑。

所謂修行,修,即是改變,有修正、修理和修除等意義;行,是言行。修行就是修正、改變自己的言行,使之符合大道,符合事物運行的根本規律,最終達到「與道合真」的境界。


今天很多人之所以沒有幸福感,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不懂得修行為何物,從而疏於照看自己的心靈。心靈是幸福的「感受器」,而健康和良好的心靈狀態則是幸福的直接源泉。如果我們對於心靈的運作機制一無所知,對於心靈與人生的關係全然懵懂,任由心靈的家園常年荒蕪,那無異於親手斬斷了我們自己和幸福之間的天然聯繫。

要判斷一個人的心靈狀態是否健康良好,最簡單的標準就是《中庸》里的一句話:「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素富貴,行於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就是說一個人無論處在怎樣的境遇之中,富貴、貧賤、順境、逆境都一樣,都要保持自在安詳、自得其樂的心境,都始終保持內心強大。能做到這一點,就可以稱為「君子」,亦心靈健康之人。而要獲得這樣的心靈狀態和精神境界,就必須通過兩個字:「修行」。修行,也就是修身養性,最高的境界就是無論面對任何事情都能不急不躁,保持平靜。王陽明在《傳習錄》里說:「天地氣機,元無一息之停,然有個主宰,故不先不後,不急不緩,雖千變萬化而主宰常定,人得此而生。」「身之主宰便是心」,心定氣閒,心定而不亂。現代社會的大多數人,與身體的操勞相伴而來的往往還有內心的忙亂急躁、焦慮不安、鬱鬱寡歡、緊張兮兮,這樣的狀況何談幸福感。

(四)修行的道路就是孔子說的:「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義」。

何為志於道?《中庸》說:「天命之謂性,率性之為道」,能盡其性,則離道不遠;明白了心,一切都通達無礙,「從心所欲不逾矩」,就是聖賢的心態。《大學》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這也說的是一條道路。明明德是明白明亮的心的品性;新民指「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止於至善指知止而後有定,這就是修行的脈絡,是確定我們人生走向的指路明燈,也是學習傳承傳統文化的脈絡。若無此,就會屈從內心的慾望,隨波逐流。這其中「志」很重要,只有「志」定的高、定的准,定到要回歸到本性中,人生才能有意義。

何為據於德,德是一切事業成敗的根本保證,君子厚德載物,所有的東西都要靠德來承載。《大學》說:「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孔家的子孫為什麼到今天還那麼興旺,「有百世之德者,定有百世子孫保之,有十世之德者,定有十世子孫保之」。(《了凡四訓》),《論語》說:忠厚傳家遠,沒有德好不過三代,德者得也,福報是靠德感召來的。「德不孤,必有鄰,」得道多助。而世間人未得之欲得,既得之患失之,哪有幸福感可言。

德從哪裡來?德靠善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宇宙因果律絲毫不爽。要想獲得幸福,有持久的幸福感,也必須積德行善。善的真正含義有三層:一是從根本上來說,善是指遵循規律,順其自然。「人之初,性本善」並非是說小孩生下來就知道善惡之別,而是他依照天性而為,「率性之為道」,則符合規律,則是道。二是善良,要做到三條,心善、行善、口善,心善就是從內心裡希望別人好,一切都好,這是基礎,有人表面上做好事,其實懷有個人目的,甚至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行善就是要做有利他人、有利社會的事情,無論事情大小,莫以善小而不為,發自內心的、責無旁貸的去做;言善就是說話如沐春風,積口德,「刀子嘴豆腐心」不行。三是善巧方便,你幫助別人、行善的方式方法要恰如其分,使別人能比較自然的接受。比如大學裡,有一些貧困生,社會中也有一些人一時遇到些困難,我們在幫助他們的時候,要顧及他們的感受,他們的自尊,不能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來施捨,或不顧及他們的感受隨意去做,這樣效果往往不好。另外對他人的幫助也要適合他們的需要,恰如其分。顏回是孔子的好學生,對孔子的話理解的很好,顏回的父親顏路也是孔子的學生,顏回死了,其父要求孔子給顏回買個像樣的棺材。孔子說,不行啊,葬禮要和家境相匹配,過猶不及啊。後來弟子們湊錢辦了較隆重的葬禮,孔子知道後還是反對,說我不知道這件事啊。真布施要做到三個方面:一是忽略布施的的對象,不計較向誰布施;二是忽略布施的主體,自己做過了這件事就放下、忘掉,不要耿耿於還,好像自己做了什麼了不起的大好事;三是要忽略布施的內容和過程,布施了什麼東西,怎麼布施的,都不要放在心裡,做過了就放下了。

何為依於仁?「仁義禮智信」是生命的常德,五常,仁者愛人,「仁」就是說要愛人,不要過度的愛自己,自己是個假的,沒什麼好愛的,不要愛這個假的東西,有人說他人也是個假的,有什麼好愛的呢?愛他人的目的是為了放下顛倒,人生的根本就是放下對生命的虛假執著,連「我」都是假的,還執著什麼?愛人的目的不只是為了讓他好,而是為了愛他人的時候把我們自我放下了,想他人時就不想自己了,虛假顛倒就放下了,這是個訣竅。要保住仁,就要愛人。

何為游於義?《孟子》開篇提出來「義」,就是說做事要有個道理,隨順做事的道理,做人要講理。《孟子》開篇說:「何必曰利」,由義可以回歸到仁,由仁可以回歸到德,由德可以回歸到道,這是一條回歸的路線。

不管做什麼不要拋棄人性的道德,若拋棄了就會出問題,甚至損傷生命。老百姓有句話:「沒有吃不了的苦,但又享不了得福」,起碼要有仁義禮智信,仁是要愛人,義是要講道理,禮是要有禮節,智是要有智慧,信是要誠信,胡作非為的人一定會受到苦報的。

沒有人生的智慧就一定要聆聽聖賢的教誨。遇事要先考慮德性,違背了就等於把一條毒蛇領回了家,而要明白這些道理,就要學習,人不學不知道。曾國藩家書說:「人命本不可變,只有讀聖賢書、行聖賢道才能真正改變命運。」

因此我們要學習、領會、踐行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我們的古聖先賢,通過天人合一感悟到的大智慧,通過反觀自省領悟到的宇宙真相,通過把握當下把握到萬事萬物的根本規律,是我們幸福人生的指路明燈,人生淡定坦然,對善惡順逆有很好的認識、很好的把握,就能夠在無常的世界裡生活幸福,幸福常在。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