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曾鑫全: 騎行滇藏,雙輪走天下


- 2018年11月09日01時14分
- 旅遊文摘 / 廣州青年報

廣州青年報「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相信很多人都曾有過這樣的夢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去一個未知的地方,看看遠方的風景,遇見不一樣的自己。曾鑫全,廣東技術師範學院財經學院一名大二學生,就將這一想法付諸了行動。2017

年大一暑假,曾鑫全用一個多月的時間,背起行囊,用一輛山地車丈量了雲南到拉薩的土地,穿過橫斷山區原始森林,橫跨金沙江,翻越海拔5000餘米的梅里雪山,經西藏芒康、左貢、波密、魯朗,最終抵達「日光城」拉薩,全程約 2600 公里,騎經最高海拔達 5100 米。

曾鑫全:  騎行滇藏,雙輪走天下圖片

結緣騎行,和小夥伴一起追夢


說起騎行的淵源,曾鑫全說要追溯到高中時期,「高中三年的每一天,都沉浸在繁重的學業中」。

面對日復一日單調重複的學習,曾鑫全暗暗定下目標: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結束緊張的高考後,有一天曾鑫全在瀏覽廣技師貼吧時,偶然看到學校自行車旅遊俱樂部裡面師兄師姐長途騎行的照片,那些美妙的風景、騎行時隊友深厚的友誼讓他心靈瞬間觸動。他想:騎行,就是我行萬里路的方式了。

大一期間,曾鑫全參與了自行車旅遊俱樂部BTC各類出遊活動,騎行路線從廣州市逐漸擴大到 清遠、佛山,身份也由普通會員轉為幹事、部長。慢慢地,曾鑫全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夥伴,一次次的騎行,也讓他們變得熟悉如同家人。

長途騎行是BTC歷屆沿襲的傳統,面對第一 次長途騎行,曾鑫全把目標定在雲南。一場長途騎行需要充足的準備:為了鍛鍊體力,曾鑫全和小夥伴每天相約長跑;為了解決經費,曾鑫全和小夥伴到處尋找贊助;為了確定路線,曾鑫全和小夥伴請教有經驗騎友,確定騎行中的食宿等問題;為了調解團隊不同意見,曾鑫全和小夥伴一次次開會探討,最終確定騎行方案。

在做好一切準備後,2017 年 7 月 6 日,曾鑫全和小夥伴開始了雲南之行。「也許是好事多磨吧!首先是天氣多變,早上還晴空萬里,下午就狂風暴雨;再次是騎行狀況不斷,隊員輪胎爆胎、遇見滑坡等。慶幸的是,小夥伴們一路互相鼓勵,風雨無阻地堅持騎行。」曾鑫全描述從祿豐騎行到楚雄的艱辛,「當天晚上9 點才抵達,大家都累得癱倒在床上」。

「在大理時,我們住的青旅前面是蒼山,後面就是洱海,環境非常漂亮,住在這裡有時會忘記時間的存在,很安逸、很踏實。」騎行雖然辛苦,但曾鑫全和小夥伴都盡情地去感受當地的衣食住行,一起參加白族的火把節,在黑夜裡牽著陌生人的手圍著篝火唱歌跳舞、放肆大笑。「這時候把自己放空,全身心感受異鄉的風俗,和當地人說笑聊天,這也是騎行的意義所在。」


雲南之行的最後一站是香格里拉,小夥伴們在這裡踏上歸程,而曾鑫全的個人騎途卻剛剛開始。天剛蒙蒙亮,他告別了隊友,獨自踏上了追尋拉薩的道路。

布達拉宮合照。
挑戰滇藏線,踐行騎行的意義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做,將來肯定後悔。」 滇藏騎行的挑戰性高,沿途補給少,路況很差,尤其在6—8月雨季,塌方、泥石流、斷路頻發,滇藏公路也被騎友們戲稱為「顛公路」,但因為風景優美,環境污染少,也讓不少騎友樂意去挑戰。抱著挑戰自己、不虛此行的念頭,曾鑫全選擇了這條被越野探險者譽為世界級越野線路的「滇藏線」。

在短短一個月時間,曾鑫全途經了昆明、麗江、大理等近30個城市,跨越了五千多米的高山、壯闊的河流、綿延的冰川雪峰,更欣賞了無數絕美的景象。三江併流、高山雪峰、峽谷險灘、林海雪原的梅里雪山,擁有豐富珍稀動植物、壯麗白水台、獨特民族風情的的雪山花甸,蒼茫起伏、雄渾遼闊、牛羊成群的邦達草原……

騎行時,曾鑫全體會了陌生人之間那種萍水相逢卻溫情滿滿的善意;在滇藏飯店認識女車手店長,侃侃而談騎行的經驗;山地車斷鏈時隊友陪在身邊推車爬坡,不離不棄;萍水相逢的司機把在馬路上騎行的他捎上,無話不談;經費不足時家人打來錢款,關懷問候。「身處綿延不絕、廣闊浩瀚的大自然中,一個人的力量顯得那樣渺小和無助,但這些無處不在的愛和關心讓我變得更加強大。」

金沙江大彎。
問鼎拉薩,騎途有苦有樂


說起騎行的苦難史,曾鑫全就差沒抹一把辛酸淚了。「從香格里拉到芒康有一段路要翻越最大的兩座大山,是滇藏線中最困難的一段路。」 在這段旅途中,曾鑫全騎行了驚險的虎跳峽,俯瞰了壯闊的金沙江,更見識了魁梧的梅里雪山,「最絕美的景象,必定要有最大的付出,幾百公里連續上坡下坡,海拔從2000 多米到4000

多米,再從4000多米到2000多米。」除了地勢、海拔的考驗,曾鑫全還要面對天氣快速變換帶來的身體負擔,真可謂「冰火兩重天」。

在左貢攀爬海拔高達 5000 多米的東達山時,曾鑫全產生了強烈的高原反應,缺氧、頭痛、上吐下瀉,不得不停下來休息,但也讓他留下此次旅行最大的遺憾:無緣騎行最驚險和最具挑戰價值的「怒江七十二拐」。七十二拐驚險迭生的路段擁有驚險的魅力,曾讓無數騎行者、越野者留下「盪氣迴腸」的驚嘆。坐在客車上通過怒江七十二拐時,看著窗外激情拼搏的眾多騎友們,曾鑫全內心更是充滿了遺憾。

身體剛剛恢復,曾鑫全再次跨上了山地車,開始挑戰「八宿——然烏——波密——魯朗」這一段路程。而這一路,曾鑫全碰見了天災:滑坡、暴雨,也遭遇了人禍:踩斷鏈、隊友撞車,「當時有一塊大石頭從我頭頂飛過,快一秒慢一秒都會砸到我頭上。」回想那幾天險象迭生的處境,曾鑫全感慨:越是遇到困難,越能體會朋友、親人,甚至是陌生人對自己的愛和關心。「所有我遇到的人,看過的風景,都將化成我的信仰,也讓我更明白生命的價值。」

大昭寺外煙燻繚繞的煨桑爐、圍著大昭寺磕長頭的朝拜者、八廓街上異族情調的畫面、布達拉宮磅礴的雄姿,當拉薩近在眼前,騎行也接近尾聲,39天,2600 公里,穿越雲南的溫婉古鎮、連綿的梅里雪山後進入西藏,一切都只是為了奔赴這一刻。「當夢想成真,一切辛苦的付出都變得非常值得!」

踏遍青山人未老,唯風景這邊獨好。一路咬牙堅持、揮灑血汗的樣子才是最值得銘記的。曾鑫全說:能騎車到拉薩真的很幸運,多年後想起這段旅程,我依然會非常佩服自己。能夠實現自己的心愿,在年輕的時候可以做一些瘋狂的事情,不求結果,不問前程,不在乎山高路遠,這才是青春吧!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