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皇帝最寵愛的兩大妃子爭後位,主宰一切的不是皇帝,竟是一小女孩


- 2018年11月22日18時56分
- 歷史文摘 / 飄雪樓主的歷史課

飄雪樓主的歷史課

話說漢景帝的第一任皇后薄皇后是靠「裙帶關係」而坐上這個位置的,薄皇后後台是薄太后,薄太后是漢高祖劉邦的一個妃子,她為漢高祖生了一個兒子劉恆,劉恆陰差陽錯成為皇帝後,薄太后自然也就成了「皇母」。

薄太后雖然沒有呂后那樣的野心打造個「薄氏春秋」來,但為了薄氏家業,她還是把自己的內侄孫女嫁給了景帝做皇后,只為薄家人能控制住後宮這半邊天。

但是,漢景帝並不喜歡相貌平平、才氣平平的薄皇后,他喜歡粟妃和王娡這兩大美人。


公元前155年,薄太后逝世後,漢景帝便廢了薄皇后的後位。於是粟妃和王娡這兩大寵妃為後位展開了你死我活的爭奪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儘管栗妃擁有先入為主的優勢,但王娡卻抱著後發制人的態度,集中火力,誓與栗妃拼到底。

為此,王娡先在輿論上大動干戈,大造兒子「日落其懷」的聲勢。儘管當時通信技術不發達,但這件事還是很快傳遍了宮廷內外,很多人都認為劉徹是真龍化身。

漢景帝自然也對這個集「日落其懷」和「神豬下凡」兩大傳奇於一身的兒子格外看中。愛屋及烏,漢景帝對王娡更加寵愛了,甚至產生了立劉徹為太子,立王娡為後的想法。

然而,栗妃也不是吃素的,她拿著漢景帝的誓言當利箭,也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以吹耳邊風的形式,對漢景帝軟磨硬泡。這樣一來,景帝左右為難,頗為頭疼。究竟立誰為皇后,立誰為太子,他也遲遲做不出決定。

立皇后可緩,但立太子卻不能緩。正如國不可一日無君,國也不可一日無太子。現在,景帝的十四個嫡子都有機會扶正。依照祖制,太子要麼立長,要麼立賢。


那麼,誰為長,誰又為賢呢?栗妃的兒子劉榮是景帝的第一個兒子,當然為長子。至於賢,年幼的劉榮和劉徹都還是小孩,暫時還比不出高下。

思來想去,迫於輿論壓力,漢景帝最終還是決定立劉榮為太子,同時拜魏其侯竇嬰為太子太傅,同時冊封劉徹為膠東王。

皇帝最寵愛的兩大妃子爭後位,主宰一切的不是皇帝,竟是一小女孩圖片

就這樣,栗妃在後宮之爭中取得了開門紅。現在唯一的懸念就是後位之爭了。而王娡如今已被逼到了懸崖邊上,太子爭奪戰的失利已把她的退路給封死了。說白了,她必須爭得皇后一位,將來才有翻盤的機會。

本著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的原則,王娡很快就找到了個好幫手——劉嫖。

劉嫖就是館陶長公主。她是竇太后唯一的親閨女,又是漢景帝唯一的親姐姐,是紅透大漢朝半邊天的女子。出生皇家的劉嫖具有高瞻遠矚的氣魄,雖然她自己已有至尊至貴的地位,但讓子孫後代都能享有這份榮耀,才是她的遠大理想。

為此,劉嫖決定將自己的獨生女兒打造成未來的皇后娘娘,把她嫁給弟弟漢景帝的兒子。這樣一來,弟弟的兒子將來繼承了皇位,自己的女兒理所當然地就成了皇后。

那麼,在景帝的十四個兒子中,誰最有希望繼承皇位呢?答案不言而喻——太子劉榮。

皇帝最寵愛的兩大妃子爭後位,主宰一切的不是皇帝,竟是一小女孩圖片

劉榮擁有先入為主的絕對優勢。他年齡最長,又剛剛被封為太子,可以說半個屁股已經坐在了皇位上。

「栗夫人,咱們結為親家吧。」一天,劉嫖找到栗妃,單刀直入地問道。在她的潛意識裡,只要自己這個大紅人一出馬,就沒有搞不定的事。

然而,她未曾料到,栗妃卻給了自己當頭一棒:「皇姐,對不起,我們家榮兒還小,還沒到談婚論嫁的時候。」

這原本是一個雙贏互利的合作,但因為一個有情,一個無義,一個如此直接地表白,一個如此露骨地拒絕,最後導致一個很痛苦,一個很痛快。

皇帝最寵愛的兩大妃子爭後位,主宰一切的不是皇帝,竟是一小女孩圖片

痛快的當然是栗妃了。她之所以直接拒絕了劉嫖的請求,是因為她怨恨劉嫖這些年來一直源源不斷地為漢景帝獻上年輕貌美的女子。但凡受景帝垂青的後宮佳麗,幾乎都是由劉嫖一手打造的。栗妃覺得自己從被漢景帝獨寵到現在失去這個優勢,跟劉嫖的瞎摻和有很大的關係。這讓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的栗妃記恨於心。


當然,栗妃雖然逞了一時口舌之快,大大地出了口惡氣,但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因為她在政治上的幼稚,導致自己錯過了一次強強聯合的絕佳機會。她痛快的背後是痛悔,但當她察覺到這一點時,已悔之晚矣。

而痛苦的當然是劉嫖了。她這朵金枝玉葉,一向都是別人寵她、求她,這次她好不容易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主動出擊,卻被不識好歹的栗妃生生地嗆了回來。痛苦過後是痛擊,劉嫖記下了這筆帳,等著日後和栗妃狠狠地算一算。

這一切,作為旁觀者的王娡都看在眼裡,喜在心頭。她立刻找到很受傷的劉嫖,表露出了自己的心意。

皇帝最寵愛的兩大妃子爭後位,主宰一切的不是皇帝,竟是一小女孩圖片

「栗妃真是太不識抬舉了,」王娡先勸劉嫖消消氣,隨即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要不您把阿嬌嫁給我的彘兒吧。」

劉嫖胸中的一口惡氣原本無處可出,王娡及時拋來的橄欖枝不僅讓她消了氣,而且還給了她台階下。於是,面對王娡的提議,她幾乎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眼看劉嫖答應了,王娡先是一喜,隨即臉色又暗淡下來,最後大有烏雲密布之勢。搞不清楚狀況的劉嫖自然問准親家怎麼了,王娡卻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在劉嫖的再三追問之下,王娡終於輕啟了朱唇。

「彘兒不是太子,將來做不了皇帝,而阿嬌生來就是做皇后的命,這樣只怕委屈了阿嬌。」王娡很是為難地說。

「太子和皇帝是兩碼事,當了太子不一定就能當皇帝。古往今來,廢立太子的事難道還少嗎?」劉嫖的眼神中露出一絲恨意。

王娡和劉嫖此時是一個有情,一個有意,當真是一拍即合,很快簽下了親上加親的協議。

娃娃親塵埃落定後,王娡和劉嫖達成了統一戰線。接下來,兩人充分發揮聰明才智,最終打敗了粟妃,王娡成為了漢景帝的第二任皇后,隨後太子劉榮也被廢,王娡的兒子劉徹成了太子。值得一提的是,劉徹就是「明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的漢武帝。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