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


- 2018年11月29日07時48分
- 歷史文摘 / 木匠阿姨

木匠阿姨

歲久人無千日好,春深花有幾時紅。

這句詩不只是說愛情,同樣適用於文玩。咱們木質圈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只有少數的幾種木質文玩能夠得到大家的長久「寵愛」。那些被拍死在沙灘上的木頭,不知凡幾。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某種始終也沒炒起來的木頭手串

為什麼這些木質文玩怎麼炒也火不起來?阿姨覺得因為他們還「太年輕」!形成對比的是黃花梨,一千多年來,不知有多少中國先賢將它記載在了自己的著作中,表達對它的喜愛。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唐·陳藏器《本草拾遺》:「花櫚出安南及海南,用作床幾,似紫檀而色赤,性堅好。」文中的花櫚即為花梨的別稱。

| 唐·坐在大方床上的侍女

宋《諸番志》提到了「花黎木」:「海南,漢朱崖、儋耳也。……四郡凡十一縣,悉隸廣南。西路環拱黎母山,黎獠蟠踞其中,有生黎、熟黎之別。土產沉香……青桂木、花黎木、海梅脂之屬。」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宋式家具

明朝是硬木家具廣泛使用的年代,尤其是明代朱由校「寧做木匠不做皇帝」的影響,大量明代高官文人附庸風雅地參與使黃花梨成為明朝最受追崇的家具木材,當然這與黃花梨細密、易加工、顏色黃中透紅、家具整體亮麗也有很大關係。在明朝黃花梨開始負載上了極為厚重的文化內涵。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明式·海南黃花梨交椅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明式·海南黃花梨圓桌與坐墩

| 明式·海南黃花梨夾頭榫翹頭案與頂箱櫃

明初王佑增《格古要論》:「花梨出南番廣東,紫紅色,與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愛,花粗而淡者低。」

| 明·黃花梨插肩榫翹頭案

明朝李時珍在《本草綱目》木部第三十五卷「櫚木拾遺」中提出:「(櫚木)<時珍曰>木性堅,紫紅色。亦有花紋者,謂之花櫚木,可作器皿、扇骨諸物。俗作花梨,誤矣。」

李時珍認為有花紋的櫚木,謂之花櫚木,平時眾口廣傳的「花梨」說法為誤傳,而這從另一個方面也證實了當時這種所謂誤傳的「花梨」之名已成為明代民間對於黃花梨約定俗成的固定稱謂。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夾頭榫翹頭案

明朝嚴以簡所著的《殊域周咨錄·卷七·南蠻·占城》里記述了占城國的土特產,其中有:「檀香、柏木、燒碎香、花梨木」。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明·黃花梨筆筒


《大清德宗皇帝實錄》卷四百六記載,光緒二十三年六月,慶親王奕在為慈禧皇太后修建陵寢時上奏摺:「己卯,慶親王奕等奏,菩陀峪萬年吉地,大殿木植,除上下檐斗科,仍照原估,謹用南柏木外,其餘擬改用黃花梨木,以歸一律。」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清·黃花梨筆架

清《廣東新語》卷二十五記載:「海南文木。有曰花櫚者。色紫紅微香。其文有鬼面者可愛。以多如狸斑。又名花狸。老者文拳曲。嫩者文直。其節花圓暈如錢。大小相錯。堅理密緻。價尤重。往往寄生樹上。黎人方能識取。產文昌陵水者。與降真香相似。」

談古論今:為什麼說海黃的收藏價值正在飆升呢?圖片

| 清·黃花梨嵌畫琺瑯提箱​

在這些文獻記載中,最早的《本草拾遺》出版於公元741年。可知至少於一千三百年前黃花梨就已經被人所喜愛,並用以製作家具。他並不只是曇花一現,在悠悠的歷史長河中,黃花梨浮浮沉沉,被成千上百的工匠費勁心血雕琢著。

| 明·黃花梨香插

工匠們賦予了它不同的外形,文人們賦予了它深厚的內涵。經過了唐朝的華貴、宋人的素雅,熬過了八百年的時光,黃花梨才終於在明朝達到了頂峰。

回到最初的問題,為什麼有些木質文玩怎麼炒也火不起來?或許大家心裡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