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鳳凰藝術 | 德國「最受歡迎政治家」 首次國事訪華,卻來到了徐冰工作室


鳳凰藝術「德國總統訪華」今天(年月日)上午,首次到訪中國的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WS)來到了中國藝術家徐冰位於北京的工作室。這是施泰因邁爾於年月就任德國總統以來對中國的首次國事訪...

- 2018年12月10日20時56分
- 人文文摘 / 鳳凰藝術

鳳凰藝術「德國總統訪華」

今天(2018年12月10日)上午,首次到訪中國的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來到了中國藝術家徐冰位於北京的工作室。這是施泰因邁爾於2017年3月就任德國總統以來對中國的首次國事訪問,而參觀徐冰工作室是這位熱愛藝術的總統此次中國之行中的一站。

當這位被譽為「最受歡迎政治家」與自己喜愛的藝術家相見時,會發生什麼?以下是「鳳凰藝術」為您帶來的相關報導。

今天(2018年12月10日)上午,到訪中國的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來到了中國藝術家徐冰位於北京的工作室進行訪問。這是施泰因邁爾於2017年3月就任德國總統以來對中國的首次國事訪問,而參觀徐冰工作室是這位熱愛藝術的總統此次中國之行中的一站。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與徐冰相談甚歡,在長達1小時的交流後,徐冰贈送了一幅新英文書法作品。


此次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訪問中國,不僅帶來了中德友誼,更帶來了兩國之間的文化與藝術的訪問與交流。施泰因邁爾表示,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取得的飛速發展有目共睹。這期間,中德關係密切,雙方在經貿合作、文化科技、教育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卓有成效。今天,中國是德國在全球範圍內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的國民經濟深度交織,彼此依賴。

▲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正在參觀徐冰工作室,圖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

▲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與藝術家徐冰相談甚歡,圖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

▲ 藝術家徐冰與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及友人合影

中國與德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源遠流長。中國與德國分列亞洲東部和歐洲中部,相距甚遠,很晚才有直接往來。15至16世紀,中德之間的直接交流仍然不多。17世紀初,才陸續有德國傳教士來華,中德直接交往的序幕正式拉開。以湯若望為代表的傳教士為中國帶來了歐洲當時比較先進的自然科學知識,同時把中國悠久的文化和迷人的藝術介紹到歐洲。不僅中國的哲學、文學在德國知識界成為熱門話題,在文化、生活、建築等許多領域,中國都對德國產生了影響。而到了當下,自去年中德建交45周年後,中德文化關係邁入高水平發展階段,中德之間的文化友誼將在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的此次到訪中展現出新的篇章。


▲ 施泰因邁爾和妻子埃爾克·比登本德的恩愛在德國幾乎家喻戶曉,圖片來源網絡

這位新任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可以稱得上是德國人心中的「萬人迷」,他和妻子恩愛20多年並為病妻捐腎的壯舉,更讓他成為感動德國的「最受歡迎政治家」。
德國《明鏡》周刊還曾撰文稱,社民黨黨員應該向施泰因邁爾學習「怎麼愛」。

與此同時,這位行走於國際間的外交家—施泰因邁爾,也被很多人視為德國外交的「門面」(來源:《德國之聲》)。德國智庫機構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政治分析師麥可·布勒寧評價他「經常發出理智的聲音,架設橋樑以彌合鴻溝、促成團結」。

10年前也即是2008年,時任德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的施泰因邁爾,曾於"5.12"汶川特大地震後,親臨都江堰極重災區視察和慰問,並與國人建立起真摯的友誼。而如今,他升任德國總統之後,藉由12月5日—10日對中國的國事訪問,再次故地重遊。他很感慨地說:

▲ 施泰因邁爾總統過安瀾索橋,圖片來源網絡

十年前地震後我曾到訪過這裡,十年後能夠故地重訪,我感到非常好。今天我們懷著極大的敬意看到這裡的人們如何成功實現了重建,這裡的城鎮又獲得了重生。通過參觀都江堰水利工程,我們又真切地感受到2000多年前的建造工程成果是如何地造福一方百姓。希望再相逢!

而在繁忙的國事之餘,施泰因邁爾仍舊不忘他熱愛的藝術。我們很好奇,這位忙於公務的政治家在中國喜歡的藝術家都有誰呢?當這位被譽為「最受歡迎政治家」與自己喜愛的藝術家相見時,會發生什麼?

▲ 徐冰與施泰因邁爾

▲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參觀徐冰工作室

今天(2018年12月10日)上午10點過後,施泰因邁爾來到中國藝術家徐冰位於北京的工作室進行訪問,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小時。期間,徐冰向施泰因邁爾展示《背後的故事》、《英文方塊字書法》、《蠶》、《鳳凰》等作品。其中,《背後的故事》系列第一件作品始於德國柏林的國家東亞美術館。

徐冰的《背後的故事》也證實了他的藝術的複雜性:它與形式、展覽、收藏和美學的密集而複雜的歷史相關,這些歷史共同塑造了《背後的故事》系列,並且決定了它們在西方和東方如何被接受。在人們接受《背後的故事》的過程中,每一次接受的普遍性和特殊性,都反映了全球藝術的歷史潮流,同時也彰顯出不同的文化習俗,這些文化習俗既雜糅又區分開了東西方在藝術與文化上的不同路徑。

這些關於東、西方涵義的作品,都表明了一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眼中的東、西方世界,關於歷史的融合與文化共同體的塑造。它展現了一種願望,也展現了關於理想,不同的路徑,西方式與中國式,殊途與同歸。

▲ 徐冰與施泰因邁爾在作品《背後的故事》系列的背後觀看

▲ 徐冰與施泰因邁爾正在交流

在《背後的故事》中,徐冰以二戰期間該美術館丟失的三幅山水畫為靈感,取枯枝落葉為素材,借光影之變幻,將遺失作品的蹤影再現於它們曾經存在過的空間,訴說藝術品背後的故事。施泰因邁爾總統對徐冰豐富的藝術創作形式和細節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大為讚嘆,稱其作品「獨一無二,創意非凡」。

徐冰在東西方之間的遊走,可以從這些作品中,都可以看到藝術家在既有的舊的現實基礎上,引入與奠基了新的東西,同時還承載著藝術家縱貫不同國家的活動軌跡。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對徐冰工作室的參觀,正象徵或標誌著兩國之間的文化友誼與交流,正在沿著更深層次的方向進入,而徐冰的藝術,正承載著此次施泰因邁爾中國之旅的主要一站。

▲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右一)、德國駐華大使葛策博士(Dr. Clemens von Goetze)及大使夫人在招待會現場

▲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右一)、紅磚美術館館長(右二)於德國大使館官邸招待會現場

除此之外,2018年12月9日當日,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與夫人埃爾克·比登本德在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於德國大使館官邸設招待會,紅磚美術館館長閆士傑及夫人曹梅也應邀出席。

作為施泰因邁爾就任德國總統以來對中國的首次國事訪問,此次招待會邀請與德國文化、科技相關的各界人士齊聚一堂。紅磚美術館與德國一直保持著當代藝術的國際交流與對話,2017年,紅磚美術館主辦了「德國8」展覽之「先導-德國非定形藝術」;並在德國外交部和大使館的支持下,推動並促成2018年德國攝影師「安德里亞斯·穆埃——攝影」展覽的順利舉辦。

▲ 2018年9月11日,紅磚美術館「安德里亞斯·穆埃——攝影」開幕現場

或許打開更大的兩國之間文化交流之門,是更為重要的。這意味著兩國不僅僅只是經貿上的融合與合作,更意味著兩國之間在文化和不同歷史底蘊之間的思想交流與融合。正如那些在歷史上曾經造福於兩國之間的文化通融,相互理解、尊重與共同發展與合作,永遠離不開文化與思想上的有機交融。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的中國之旅,正在開啟這樣的進程。

徐冰之於德國

徐冰,

是第一位獲得麥克阿瑟·天才獎的中國藝術家。他的藝術經過幾十年的探索,建立了成熟的思想及方法體系,因而在世界上影響廣泛,獲得榮譽無數。他創造了震驚藝術界的「英文方塊字書法」;他用四年時間打造了一部被譽為中國當代藝術史奇蹟的《天書》,更用標示符號書寫了第一本普天同文的《地書》。他親眼目睹911恐怖襲擊事件,用墜落雙塔的灰塵創作了作品《何處惹塵埃》,因此獲得國際當代藝術獎。

▲ 藝術家徐冰

2004年,徐冰獲得首屆威爾斯國際視覺藝術獎,評委會主席奧奎在授獎辭中說:「徐冰是一位能夠超越文化界線,將東西方文化相互轉換,用視覺語言表達他的思想和現實問題的藝術家。」而說起徐冰與德國的故事,也是淵源頗深。

1997年,徐冰創作了《遺失的文字》,其靈感則來源於二戰遺留下來的某個場景:位於柏林的亞洲藝術工廠,在20世紀初曾被用作德國共產黨的地下印刷所和集會地點,二戰期間又成為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集中地。在展廳現場存留至今的歷史痕跡,作為創作的材料被用於此項目中。

▲ 《遺失的文字》,1997,媒材: 綜合媒材裝置/ 歷史遺址及物件,印刷,圖片來源:http://www.xubing.com/cn

由於曾放置印刷機的緣故,那些特殊的地板引起了徐冰的注意並被作為形象的媒介物轉印到紙上,其效果像放大了的書頁;徐冰用報紙大小的紙張拓印下這些痕跡,同時在旁邊放置一台老式印刷機,裡面裝著被故意倒置的鉛字版,由此印製出和地板痕跡相類似的圖形。對於徐冰來說,歷史就像一本複寫本,不同「版本」的歷史在其中相互堆疊,等待著被發現的那一天。這件作品與藝術家對「痕跡」的敏感及其個人的經驗記憶有很大的關係。

2004年,徐冰在德國柏林作在駐藝術家,並受到德國東亞美術館做個人回顧展的邀請。這個美術館在二戰期間,90%的藏品被蘇聯紅軍挪到了前蘇聯,留在博物館的只有這些丟失的藝術品的照片。徐冰希望做一件新作品,能結合柏林的歷史、博物館的歷史、他本人的文化歷史,以及展廳帶有一圈展櫃的特殊結構。

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徐冰經西班牙轉機時,在機場辦公區看到毛玻璃後面透出一盆植物的剪影,它很像一幅水墨畫,這讓徐冰想起鄭板橋「依竹影畫竹」的典故,鄭板橋在《畫竹》中寫道,「凡吾畫竹,無所師承,多得於紙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一瞬間徐冰聯想到柏林東亞美術館那些在異地他鄉的藝術品,同時以往關於中國山水畫的知識、光影的經驗都在頭腦中串聯起來,他開始構思這件作品。

▲ 背後的故事

1,柏林,2004,圖片來源:http://www.xubing.com/cn

徐冰從東亞美術館丟失的作品檔案中挑選了三件做為素材,並用獨有的方法進行了複製,這就是「背後的故事」的開端。在當時的展覽圖冊中對它的說明是這樣寫的:「……最終,觀眾所看到的是隱藏在這些優美畫面背後的東西。我們是會被事物的表面現象所蒙蔽, 特別是美的東西。只有在努力找尋隱藏於外表下的深層次的東西,我們才可以探究其不為人所知的內在」。

回顧第一次做「背後的故事」時的情境,徐冰說:「我仍然記得第一次試做時的興奮,我意識到這將是一種非常特殊的表達手段,但可以看出那時的手法還是有些簡單的。」

徐冰的「思想與方法」之於世界

在此之後,徐冰在其藝術生涯的思想及方法體系也因為更多不同的、特殊的表達手段而不斷豐富與完善。從徐冰近幾年來推出的展覽中,我們也能更清晰的了解到他的藝術人生。尤其是今年7月21日,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舉辦的《徐冰:思想與方法》,是藝術家徐冰在北京地區最全面的回顧性個展。

▲ 藝術家徐冰在展覽現場

展廳中呈現了徐冰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至今四十餘年的主要創作歷程,囊括以版畫、素描、裝置、文獻記錄、手稿、影像、紀錄片等為形式的六十餘件作品。此次展覽標題「思想與方法」也正源於在回溯式呈現徐冰藝術創作全貌的基礎上,通過作品來展現徐冰的藝術方法和他保持不斷思考的動因所在的展覽理念。

思想,屬於理性認識,受人們的社會存在所決定。它自客觀外在而來,又反過來向外在施加著自己的作用,也是關係著一個人的行為方式和情感方法的重要體現。而方法的含義則較為廣泛,一般是指為獲得某種東西或達到某種目的而採取的手段與行為方式。

在展覽中,觀者可以通過展覽的梳理,觀察到藝術家的想法是如何通過藝術的方法變成實在作品。這個過程不僅可以讓我們更好地去了解徐冰所在與所創造的語境,甚至同樣裹挾著我們超越了對某一個藝術媒介或是某一個藝術風格的興趣。

▲ 《徐冰:思想與方法》展覽現場

如果想要深入到徐冰的藝術思想與創作方法中,首先需要釐清藝術—思想—方法彼此間的雜糅關係。出生於1919年,自稱「五四之子」的台灣學者殷海光,曾說過一段很「狂」的話:「就思想努力的進程而論……這些知識分子在種種幌子之下努力倒退,只有我還在前進不已。」 這句話的本質在於,思想並非一成不變,它隨著社會環境與個人實踐的變化而變化;同時,思想也依託於實踐和工作方法來進行自我革新與發散。

其原因是,理論往往並不直接導致現實。思想若是被置於公共關注的領域內,確實可以影響人們思考現實和對現實作出反應的方式,但此間的距離非純粹的理論之船可涉渡,它需要不斷地實踐和自我審視。與徐冰相交多年、同時擔任本次展覽策展人之一的馮博一在接受「鳳凰藝術」專訪時表示,在他看來,正是徐冰這種「別人說過的話,我不願再說」的創造性與不斷地革新,才能造就徐冰作品中的不可替代性。

他的《天書》是對中國文字數次變革歷程的回顧,或者更寬泛地說,是對語言、歷史以及權力關係的回顧——從20世紀初的白話文運動, 50年代的簡體字改革,到拼音方案的推廣。這件作品同時也將語言「反射」自然的概念複雜化,揭示出現有文字體系的缺憾。


▲ 徐冰於北京大興采育鄉古籍印製廠製作《天書》,1988。

▲ 徐冰,《天書》,1987–1991,綜合媒材裝置,尺寸可變。

作為大型裝置,徐冰的《鬼打牆》試圖挑戰國家、歷史與身份的概念,向每一位觀者發出詰問:我們的歷史書在保護什麼?脫離歷史與實際語境成為紙本長城的作品亦暗指出孤立主義、族群遷移、文化遺產這些概念中蘊含的諷刺意義。

▲ 《鬼打牆》,1990-1991,綜合媒材裝置,宣紙,墨,土,石,中央拓片:31 (L) x 6 (W) m /片,兩側拓片:13 (H) x 14 (W) m /片

曾於布朗克斯美術館展覽現場展出的《A,B,C

》源於1990年徐冰邀赴美,初來乍到,首先遭遇的是西方文化的衝擊以及新生活環境的考驗,中西文化的碰撞與轉換所產生出的新問題,成為了他思考的核心。這件作品由36個被放大的陶制印刷字模組成,藝術家選擇了一批發音適宜的漢字,作為26個英文字母的發音對照。這種「音譯」的方式,是過去很多人在初學英文的時候會去嘗試的一種「土辦法」,讓學習者覺得似乎可以由此跨越不同文化間的障礙,快速掌握英文發音。

▲ 《A,B,C 》,1991,陶裝置。布朗克斯美術館展覽現場

《一個轉換案例的研究》意在製造一個特殊的場所,人們看著兩隻豬的行為,反省的卻是人的事情——這揭示出被「文明」烙印過的我們面對原生態之時的尷尬與局限。時隔15年,《一個轉換案例的研究》再次以「荒誕劇」的形態在UCCA展覽開幕日重新上演。此次表演,兩隻豬身上印滿英文方塊字。

▲ 徐冰,《一個轉換案例的研究》(靜幀),1993-1994,影像記錄,圖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攝影:徐志偉

1999年,徐冰受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之邀,製作條幅,上面以英文方塊字的形式寫著「 Chairman Mao said,Art for the People」(「毛主席說,藝術為人民」),高懸於博物館入口。藝術家以獨特的形式將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經驗帶入世界文化的發生現場:

這件作品集文字遊戲與宣傳口號於一體,其公共展示的空間的直接性強化了問題的張力,其中蘊含的鬥爭與調和,亦是東西方關係的象徵。

《地書》是徐冰自2003年起持續進行的一個藝術項目,他以搜集來的公共標識為單位編纂了一本書,不管讀者是何種文化背景或教育程度,只要他是捲入當代生活中的人,都可以釋讀。隨著個人電腦和網際網路的廣泛使用,電腦中的ICON語言日新月異的發展豐富,這一項目的規模變得越來越複雜和龐大,《地書》本身的符號系統也處於不斷的更新與擴充過程之中。與徐冰30年前的「誰都讀不懂」的《天書》相對應,《地書》則是「誰都可以讀懂」,它表達了徐冰一直在尋找的普天同文的理想。

▲ 「徐冰:思想與方法」展覽現場,《地書》工作室(2003-2018年)

在徐冰多年遊走於中國-世界、民間-殿堂、傳統-當代的經歷中,其特有的思想與方法共同構成了徐冰作品中始終如河流一般波動的圖式——它一旦形成,便具有相當的穩定性;但同時,它同樣可引起新信息的加工——在原來圖式的基礎上,新的內容會被添加更新,形成新的認識。從這一角度來看,無論是版畫、文字、媒介,亦或是對於世界重大事件的反應,徐冰在全球文化走向交融點之際,敏銳地把握了其個人身份如何平衡適應這一新圖式的生產系統。

正因如此,我們所了解到的徐冰的藝術擁有著超出國界的影響力,而此次德國「最受歡迎政治家」施泰因邁爾與徐冰的交流或許也是東西方文化交流過程的某一個印記。也正是如此,我們看到,中德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也會上升到一個新的台階,中德藝術家之間的交流與互訪,也會在未來越來越多。文化和藝術也越來越成為溝通不同語言國家文化間的重要橋樑,在人類共同文化的交流與建構中起到更多作用。

鳳凰藝術

最具影響力的全球藝術對話平台

藝術|展覽||對話

這麼好的新展覽 點圖去看看?

「亞熱帶未有的景象——北歐四國(丹麥、芬蘭、挪威、瑞典)設計展」

2018集美·阿爾勒國際攝影季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鳳凰藝術」

版權聲明:凡本網註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繫:xiaog@phoenixtv.com.cn。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