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寒冷冬日,古人都是怎麼娛樂的?


重慶晨報在古代,冬天是全年最悠閒的日子,那麼沒有暖氣空調暖寶寶,又沒有WF來上網打遊戲的古人們,究竟是怎麼娛樂玩耍,來打發這冬日的漫長時光呢?畫九古時數九寒天是一年中最難熬的時節,...

- 2018年12月11日02時56分
- 歷史文摘 / 重慶晨報

重慶晨報

在古代,冬天是全年最悠閒的日子,那麼沒有暖氣空調暖寶寶,又沒有WiFi來上網打遊戲的古人們,究竟是怎麼娛樂玩耍,來打發這冬日的漫長時光呢?

畫九

古時數九寒天是一年中最難熬的時節,由於保暖措施有限,古人常常對嚴冬心生畏懼。為了燃起人們對抗嚴寒的鬥志,同時表達對春天的期盼,民間逐漸形成了在家中貼繪「九九消寒圖」的習俗。


九九消寒圖可以被看成是一種日曆,它通常是在一張紙上繪製,上面有比較明顯的9個單元,分別表示「一九」「二九」「三九」等9個九天。

在古人看來,九九消寒圖更是集娛樂、教育、裝飾等多種功能於一身的塗鴉玩具。最早在元代,是畫梅消寒,在紙上畫素梅一枝,花八十一朵,從冬至日起,每日染紅一朵,花塗滿則寒消。明代開始,文字版的消寒圖最受歡迎,一般選取九個九筆字,常用的有:亭(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也有的地方選用:雁、南、飛、柳、芽、茂、便、是、春。九個字的繁體筆畫每字九筆,每天描一筆,九九八十一筆描完,正好是嚴冬過去,春暖花開之時。

冰嬉

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這些冰上活動,古人稱為「冰嬉」。早在宋代,冰嬉就成皇家冬天娛樂項目,清代皇家還設有專門的冰嬉檢閱儀式。道光皇帝在今北海公園和中南海一帶看冰嬉活動時曾寫下過《觀嬉冰》詩:「太液開冬景,風光入望清……」

清代的冰嬉活動不僅在皇宮內苑,而且在民間也較為普及。康熙年間李聲振在《百戲竹枝詞》中寫道:「捷足行看健步紛,寒流趁凍雪花春。鐵鞋踏破奔馳甚,悔作銀河冰上人。」注曰:「足看鐵底鞋,一步恆數丈,行冰上,兼有能格鬥跳舞者,都門入冬,城河最多。」


《帝京歲時紀勝》中「滑擦」條亦稱:寒冬之時,「都人於各城外護城河上,群聚滑擦(即滑冰)。」《帝京歲時紀勝補箋》中說:「什剎海、護城河冰上蹴鞠,則皆民人練習者。」由此可見,民間滑冰活動的內容也十分豐富。

賞雪

從宋代開始,賞雪作為市井生活的一部分,逐漸見於文獻記載。宋人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就說:「豪貴之家,遇雪即開筵。」南宋臨安人除在家中開筵邀朋友賞玩之外,又喜在西湖「玩雪船」。

古代戲曲中,也常有賞雪的情節,比如元人張國賓的《相國寺公孫合汗衫》雜劇,就是以賞雪開端。南京富戶張員外與妻、兒、兒媳同在看街樓賞玩雪景,樓內設果桌,陳茶點,置羔羊美酒,樓外是好一場瑞雪。

古代的文人雅士也常借賞玩雪景構思詩章、揮毫潑墨,從而抒發自己的情感。在古人留下的賞雪佳篇中,最著名的當屬張岱在《陶庵夢憶》中所記的《湖心亭看雪》:「獨往湖心亭看雪。霧凇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與張岱筆下的「明時雪」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唐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他描寫的「唐時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同樣膾炙人口。

探梅

在中國文化中,梅與松、竹並稱「歲寒三友」。梅花品行高潔,與蘭、竹、菊並稱「四君子」,多少追求人生文化意趣的人們,引梅花為摯友。

宋人曾幾喜歡雪後折梅放置燈下,萬物凋零的冬天,有梅花自雪中來,可謂清新養眼:「窗前數枝逾靜好,園林一雪碧清新。」宋人盧梅坡「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清絕、風雅、妙不可言。大詩人陸遊曾為「梅花醉十年」,清代畫家惲壽平曾「踏遍梅花帶月歸」。

古人以「花是將開未開好」,即以梅花含苞待放之時為佳,故名「探梅」。「探梅」時節,天氣猶寒,最美是踏雪尋梅,看寒梅風中凌霜傲雪。踏雪尋梅,雪與梅相互交映,可謂詩情畫意,彰顯出風情與雅致。

如果你覺得這些娛樂活動還不夠,那麼我們可以從下面這些古詩中更進一步地探尋到古人的各種消遣方式。

賞景

《贈劉景文》

宋·蘇軾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喝點小酒

《問劉十九》

唐·白居易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聆聽蟲鳴

《冬夜聞蟲》

唐·白居易

蟲聲冬思苦於秋,不解愁人聞亦愁。

我是老翁聽不畏,少年莫聽白君頭。

玩雪

《對火玩雪》

唐·白居易

平生所心愛,愛火兼憐雪。

火是臘天春,雪為陰夜月。

鵝毛紛正墮,獸炭敲初折。

盈尺白鹽寒,滿爐紅玉熱。

稍宜杯酌動,漸引笙歌發。

但識歡來由,不知醉時節。

銀盤堆柳絮,羅袖摶瓊屑。

共愁明日銷,便作經年別。

學習


《冬夜讀書示子聿》

宋·陸遊

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縫製寒衣

《歲暮到家》

清·蔣士銓

愛子心無盡,歸家喜及辰。

寒衣針線密,家信墨痕新。

見面憐清瘦,呼兒問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嘆風塵。

泡溫泉

《侍從游宿溫泉宮作》

唐·李白

羽林十二將,羅列應星文。

霜仗懸秋月,霓旌卷夜雲。

嚴更千戶肅,清樂九天聞。

日出瞻佳氣,蔥蔥繞聖君。

雖然冬季漫長,苦寒無邊,但在文人騷客的筆下,枯嶺飛雪,寒江野渡,笠翁獨釣,一梅幽香,更是詩情畫意的不竭靈感,這種浪漫主義已融入了他們的日常。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