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


- 2018年12月17日00時56分
- 歷史文摘 / 趣觀歷史

趣觀歷史

我們閱盡鉛華,只為呈現不一樣的歷史。

1942年1月20日,德國秘密警察首領海德里希召集了14個部門的高級官員,在柏林近郊萬湖路58號的別墅開會。在這座風景秀麗的別墅中,一群西裝革履的「紳士」,制定了總計1100萬的屠猶指標分配清單,他們精心策劃還不時勾畫圈點,居然精確到個位數。會議最終通過了所謂「最終解決猶太人問題」的決議,史稱「萬湖會議」。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萬湖會議」別墅

現代很多人或許會納悶,為什麼德國和歐洲這麼反感猶太人?這個問題至今爭議不休,陳詞濫調筆者也不願過多提及,先簡單說下歐洲整體的反猶思潮。歐洲以前各王國、公國之間經常打仗,要發動戰爭就需要資金,缺錢的貴族就只能講自己的采邑收入抵押給富有的猶太商人。猶太人因此就時常下鄉收錢,高額稅負讓農民喘不過氣,於是導致幾乎所有的歐洲農民都反猶。

在當時名目眾多的包稅人制度下,猶太高利貸者往往都是最大得利者,引發了普通居民與小商人的仇視。更重要的是,如果欠錢者要打官司,猶太人有資金有文化,無論是法律條文解讀還是暗箱操作,農民和小商人根本玩不過他們。除了經濟上非常高調,猶太人做人也不地道,頑固地不融入任何國家,一遇到外敵入侵,猶太商人為保護財產安全,基本全當了帶路黨。再加上隨時宣稱唯有猶太人才是上,因此在天主教會的攪合下,整個歐洲都瀰漫著濃濃的反猶思潮。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魏瑪時期德國地圖

再看看德國。19世紀後半期開始,德國逐漸崛起,擁有廣袤國土、殖民地與發達的工業體系。福利制度以及「包圍孤立政策」使德國人相信,列強亡德國之心不死,富國強兵就成了唯一任務。一戰之後,魏瑪共和國成立,其憲法第48條規定國家最高權力屬於議會領袖(也就是總理),但總統擁有議會閉會期間的緊急特別權。這個致命缺陷就導致從第一任總統艾伯特開始,總統們習慣於依靠這一強迫手段而非國會議員來解決問題。到興登堡時期,他大量解除大臣職務、解散國會,議會政府因此形同虛設,而希特勒利也正是利用這一條將破壞憲法的進程推上高潮。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興登堡總統戎裝像

這種憲法漏洞本身造成不了多大問題,然而卻從思想上分裂了德國人。一戰之前,德國以國王、軍官、地主、路德宗牧師為主體,對西方的一切都恨之入骨,自稱「東方人」的他們希望自己的純潔文化不摻雜任何雜質,並恢復德國曾經的殖民地,創造一個不屬於歐洲文明的偉大帝國。然而他們在一戰之中遭遇慘敗。

自然而然地,戰敗原因被歸咎於背信棄義的「西方人」,這些「西方人」是倫敦和巴黎的傀儡,是紐約華爾街的影子財團代理人。這些可恨的「西方人」簽署了停戰協議,引出了共和國,並將源自他國的議會制度強加於德國。在這種有意為之的宣傳下,德國人堅信德國是高貴、孤立而痛苦的。德國被西方那些下等人所欺辱嘲笑。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共產主義者托洛茨基舊照

在魏瑪共和國時期,猶太人因此很容易讓德國民眾不滿。羅斯柴爾德是猶太人,馬克思是猶太人,托洛茨基是猶太人,卡夫卡是猶太人,討人厭的沃爾夫、薩爾托、馬克西米利安都是猶太人;受「西方人」歡迎的斯特恩海姆、施尼茲勒是猶太人,柏格納,薩克、維德特、科特納等演員也是猶太人;《法蘭克福報》《柏林日報》,還有數不勝數的出版商、作家、藝術家。每一處讓「純粹德國人」感到不安的變化,都有猶太人的身影。

在這場新的「反猶主義浪潮」中,首次實現了個人到集體罪行轉移的過程,每個德國人都認同「我們沒錯,都是因為他們」的心態,這種思潮配合德國名為「重返鄉野」的浪漫主義運動,達到了巔峰。這種思潮最初只是使人在靈魂深處鬧革命。最先是路德宗牧師提出,要用德意志式的宗教代替基督教,因為後者已經「猶太化」。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柏林大教堂


他們進一步認為被同化了的猶太人是害蟲,玷污了德意志的純潔,強調德國在反抗猶太人入侵時的「野蠻」和「哥德式暴力」的重要性。在此過程中,認為自己繼承了希臘貴族理想與羅馬人正義的日耳曼人,就義無反顧的將摧毀猶太民族的重擔扛了起來。於是對猶太人的雙重稅制、孤立政策與種族隔離和暴力行為愈演愈烈。在巴伐利亞警局詢問如何應對愈發高漲的反猶形勢時,柏林的回覆是不予理會,因為「反猶自有其道理」。

被欺壓的猶太人自然不甘心,於是他們試圖用兩種方式解決困境。前者主動參軍、做工,比德國人更恨「西方人」,以尋求更深層次的同化;後者則尋求猶太復國主義,試圖在理論上打倒反猶理論,在實踐上成立各式組織,然而他們卻並不能清除德國人心中對猶太人宛若天生的憎惡,反過來營造了「西方」不斷對德國進行意識形態入侵的假象。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猶太人被強制遷離

正是由於以上幾種原因,徹底隔絕德國與「西方」衝突的想法在很多德國人腦海中形成。事實上,反猶主義之所以一直將自身描述為防禦運動卻大規模使用暴力,是因為人們認為在德國乃至歐洲,無論共產主義在哪裡出現,猶太人就會在哪裡擔任領袖。他們在柏林策動了斯巴達克斯起義,在慕尼黑建立了蘇維埃政權。而在遙遠的蘇聯,不斷有許多關於恐怖統治的消息傳來,比如臭名昭著的劊子手拉齊斯正是拉脫維亞猶太人。

一群官員開了場閉門會,便決定1100萬人命運,其原因爭議至今無果圖片

▲希特勒閱兵舊照

這些恐怖消息源源不斷傳到德國,成為人們開展想像力的潛在基礎。於是作為共產主義的孿生兄弟,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後來就充分利用這些消息大作文章, 將他的野蠻行動說成是一次先發制人的反擊,聲稱準備用十倍的行為來回敬蘇聯和猶太人。因為在這場戰爭中,猶太人已不是無辜犧牲者,而是真正的敵人。而這,也就為歐洲猶太人的悲慘遭遇埋下伏筆。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