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澳大利亞動物大多又懶又蠢又可愛,為何澳洲的進化史這麼獨特?


歷史教師王漢周人們總是說,澳大利亞的動物是世界上最蠢萌的動物。有圖有真相:因為太興奮而撞樹暈倒的考拉閒著沒事就度轉體的貓頭鷹作為數量比澳大利亞人口還多的兩百斤腱子肉擁有者,袋鼠居然...

- 2018年12月18日07時53分
- 科學文摘 / 歷史教師王漢周

歷史教師王漢周

01

人們總是說,澳大利亞的動物是世界上最蠢萌的動物。

有圖有真相:


因為太興奮而撞樹暈倒的考拉

閒著沒事就360度轉體的貓頭鷹

作為數量比澳大利亞人口還多的兩百斤腱子肉擁有者,袋鼠居然只能被毫無尊嚴地端上餐桌…


就連家裡養的貓,都不抓老鼠只會撲棱蛾子。

還有被豬隊友踢下樹後只會尖叫哭泣的考拉:

當然,鳥類對此表示不服:

「我蠢?我都能從人嘴裡搶食,誰敢說我蠢!」

我還敢在人類頭上動土!

撩完就跑,真TM刺激

當然也有翻車的,比如這隻鳥,被陽台上的玻璃困住了,原因是它一定要站在玻璃下面的欄杆上起飛,並且要往前跳一下才能飛起來。

所以它堅持不懈的走到欄杆上>起飛>撞上玻璃>摔倒地上>再走到欄杆上>起飛>撞上玻璃

期間還叫來了一群鳥幫它,鳥夥伴們在玻璃上留下一灘便便,可能是想提醒它前面有玻璃吧。

02

相信去過澳洲的同志都深有感觸,龍蝦是澳洲肥,海參是澳洲粗,澳洲兔子呆如豬。

很多只有澳洲才有的動物,一點兒沒有土特產該有的靈性。

作為澳洲實際上的統治者,袋鼠最高能長到2.6米,一身腱子肉,因為沒有天敵而繁衍得比人類數量還多。

結果居然淪為盤中餐,袋鼠肉還賊柴,乾癟又難吃,連作為食物都是低級別的。

像鴨嘴獸這種傳說級別的珍稀動物,其實是遠古時期進化失敗的產物,一天到晚潛在水底懶得動彈,也是因為捕獵技能太弱雞,動得少就吃得少嘛。

澳大利亞的動物,看起來大多數都很懶。

萌萌噠考拉,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嘴裡還老是叼著一片桉樹葉。

其實考拉之所以嗜睡,並不是因為懶得動彈,而是由於它們唯一的食物——桉樹葉是有毒的,睡覺是中毒後的麻痹症狀。

成年考拉的肝臟能夠有效分解桉樹葉中的毒素,但剛出生的考拉是沒這個肝功能的。

所以它們沒法吃桉樹葉,只能吃媽媽的便便,考拉媽媽的便便里有大量幫助消化桉樹葉子的細菌。

雖然它們也會吃奶,但吃便便的行為要一直持續到一歲多。

考拉沒有汗腺,水分消耗很慢,一般不喝水,桉樹葉能夠給它們提供絕大多數的水分,所以它們一般不下樹。

如果你在路上看見一隻下樹的考拉,請餵給它們一口水喝,要不是渴極了,才不擁抱大地呢。

當然,很有可能你碰到的考拉會一動不動,那是因為人家中毒麻痹了呀!

03

澳大利亞的動物之所以蠢萌,是有很深刻的歷史原因滴。

澳大利亞作為一塊孤懸海外的大陸,其動物生存環境和進化方式與北半球其他大陸完全不一樣。

比如在其他幾大洲,越聰明的動物越能登上生物鏈的頂端,很多哺乳類動物的智商都槓槓滴,大腦容量也是越進化越大。

但在澳大利亞,卻是蠢一點的才能活下來。

除了5萬年前移民進入的土著人之外,澳大利亞沒有任何靈長類動物。

而澳洲土著人的文明發展也比其他大陸要慢得多。

其他大陸的人類都發展出了相當成熟高級的文明,但澳洲土著人在西方殖民入侵之前,沒有發明文字,沒有建立國家,連數字都只能數到3。

這一切,都是為了生活!

澳大利亞自3900萬年前從南方古陸(岡瓦納古陸)獨立之後,地殼活動極不活躍,沒什麼火山噴發地震海嘯的自然災害,但地表的風化卻在加劇。

這意味著,地表土壤腐殖層越來越薄,卻沒有新的土壤產生。

由於地理環境的原因,澳洲的降雨也非常少,所以它上面能長出來的植物越來越沒有營養。

大多數澳洲樹木的葉子都是針狀的,植物體液也富含油脂。

進化到後來,澳洲只剩下一種原生高大喬木,就是考拉賴以生存的桉樹。

但澳洲600多種桉樹里,考拉能吃的也 就只有50多種,不僅口感奇差,還沒啥營養。

據說世界上只有考拉能吃桉樹葉,大概是其他動物吃不下這種有毒又難吃的東西,都滅絕了吧。

勉強生存下來的考拉,為了維持生命,選擇了進化。


但它們進化的方式不是去尋找新的食物,而是給自己做減法。

簡而言之,吃得少、動得少,一棵樹上啃到老。

眾所周知,腦子是個好東西,就是運轉起來特別費體能,一耗體能就會餓,一餓桉樹葉子就不夠吃。

於是,考拉做出了一個驚為天人的決定:腦子?我不要了。

考拉的頭雖大,腦子卻只有一顆核桃大小,是地球上腦子與體重比最小的哺乳動物。

它一天要睡20個小時,醒了就啃啃葉子,也的確用不上什麼腦子。

04

澳洲的其他動物雖然不至於像考拉這麼極端,但也大多選擇了拋棄腦子長身體的生存方式。

比如袋鼠,身高2米體重150,腦子卻只有人類的二十分之一大小,有限的營養全用來長肌肉了。

還有肌肉都懶得長的,比如鱷魚,一度被認為是停止進化的動物,因為它作為一種兇惡的猛獸,捕獵方式居然是守株待兔,長大嘴趴在水上等著哪個不長眼的小動物撞進來成為盤中餐。

偶爾捕個獵,也懶得離開水面,能撲騰兩下就撲騰兩下,獵物要是跑遠了就不追了,費勁。

還有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毒蛇,澳大利亞的毒蛇是全世界行動速度最慢的,十天半個月不挪窩,沒到冬天也喜歡冬眠,吃一頓能頂十餐飢。

所以澳大利亞動物看起來蠢,是真的蠢啊!

就連生娃,很多動物也覺得太費勁,懶得懷胎,太耗體能,乾脆進化出了一個口袋。

什麼袋鼠袋熊袋兔,它們的孩子都是早產兒,沒有真正的胎盤,大腦發育不全,出生後只能放在育兒袋裡養育。

這樣雖然麻煩點,但不用耗費母體的能量,譬如袋鼠,幼崽出生時僅有花生米大小。

母袋鼠長著兩個子宮,右邊子宮裡的小仔剛剛出生,左邊子宮裡又懷了小仔的胚胎,小袋鼠長大離開育兒袋後,那邊的胚胎才開始發育,而另一個子宮則開始懷下一個娃。

如此高效率、一年四季都在懷孕的繁衍方式,讓袋鼠在過去幾萬年的時間裡成為了澳洲大陸的統治者。

雖然人家腦子不咋聰明,卻是妥妥的人生贏家啊。

不過正是由於娃太多,袋鼠媽媽就不怎麼心疼寶貝兒,在它遭遇危險時,立馬就會伸手把袋子裡的娃掏出來,毫不留情地將它扔出去吸引敵人注意力,自己逃之夭夭。

小袋鼠的內心:說好的世上只有媽媽好呢?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