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明朝末年國家的錢都到哪裡去了?


媛媛亂談當年李自成的大軍打到紫禁城下時,崇禎皇帝都快急吐血了,對此有人向他建議:召來吳三桂,籌集百萬軍餉,購足軍需,可保大明江山太平無事。崇禎皇帝一聽,好主意,可這錢從哪裡來呢?國...

- 2018年12月20日01時56分
- 歷史文摘 / 媛媛亂談

媛媛亂談

當年李自成的大軍打到紫禁城下時,崇禎皇帝都快急吐血了,對此有人向他建議:召來吳三桂,籌集百萬軍餉,購足軍需,可保大明江山太平無事。

崇禎皇帝一聽,好主意,可這錢從哪裡來呢?國庫是真沒錢。此時左都御史李邦華也著急了,「您家裡沒錢啊?原先別人送您的,您賣官的,先拿出來救救急啊。」崇禎皇帝大叫:「沒有,真沒有,不騙你。」


話雖如此,不過李邦華這話倒是提醒了他,對啊,那些平日裡送我錢的,家裡錢應該不少,百千人送他千萬,他才送我一萬;那些我賣官給他的,我賣他一個,他賣人一批。於是乎,崇禎皇帝就把百官都喊來開會,值此國難之際,讓你們為國捐軀是不指望了,你們就出點錢共紓國難吧。

一通思想工作下來,轟轟烈烈的國難募捐就開始了。

然而結果令崇禎皇帝大跌眼鏡,百官一個個都在叫苦叫窮,都說沒錢。退休的內閣首輔陳演人如其名,真是演戲來了,說過去太廉潔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當年多貪一些,現在也好捐出來救國難。在職首輔魏德藻也緊隨其後說自己廉政,按工資比例只能捐款五百。

崇禎皇帝聽說李國瑞當官撈了不少銀子,說非常時期非常對待,此時只要捐出些銀兩,既往不咎,結果人家一蹦三尺高,賭咒發誓說自己從沒貪腐過,要真貪污了,可以直接就砍了自己,一直砍到他的子孫。他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是愛國的,為了國家,他願意捐出全部家產,果然一回去就在牆上掛上了「此房急售」的廣告,甚是感人。

崇禎皇帝在看了關於李國瑞「賣房救國」的奏摺後,氣不打一處來,接著他明白了,這事兒還得從自己身邊人開始,好做一個表率,於是就想到了自己的老岳父周奎,「以為國老休戚所關,宜為首倡」。他想到了當年自己老婆曾把國庫搬到了家裡,富得流油,這回怎麼著也得為國家出點力了吧。


確實出了,不過也少得可憐,「自具一疏,勉蠲銀二千兩」。

那麼大明國庫真沒錢嗎?還真是沒有。李自成打進北京城後,第一個找尋的目標就是國庫,可裡面是真沒錢,找了半天才不過十萬兩,連起義軍打湯喝都不夠。

大明朝建國兩百多年,天天都在搜刮,不可能只有這點錢啊,肯定是藏在別處了,於是就開始全城搜索。果然,在崇禎皇帝岳父周奎那裡搜到了不少,「至是,賊系奎而去,藉其家,得現銀五十三萬,緞疋以車載之,相屬於道,諸所充積。」另外還有那賣房救國的李國瑞家,也搜出來了七十萬兩。

有錢都不拿出來是吧?大刑伺候。如此這般,短短几天時間,李自成一唬二弄就搜出來了幾千萬兩白銀。這是啥概念?大明朝當時一年的財政收入也不過才四百萬兩。

對此,大明可以向後世士子大言不慚地說,我們不搞藏富於國,我們搞的是藏富於民。

國庫沒錢,可不就是財富不在國,不在國,便是在民間,只有這種選擇。可這是藏在什麼民的家裡呢?對此,大明朝貌似一直都沒解釋清楚。

大明王朝的締造者朱元璋剛當上皇帝,就想把南京城加固修繕,卻為沒錢傷透腦筋,結果一名叫沈萬三的土豪說了,南京城牆,三分之一的工程他包了,「富民沈秀者助築都城三分之一」。偌大的一個國家,一座都城都修不起,修得起的,是富民沈秀者。


大明朝的財富都藏於了沈萬三家,「廣闢田宅,富累金玉」,以至「資巨方萬,田產遍於天下。」單是南京城裡房地產,便有「廊廡一千六百五十四楹、酒樓四座。」

大明朝的官吏和商賈都富得流油,那麼所謂的民呢?

崇禎七年,前兵部尚書呂維祺記載其老家河南是這般景象:「數年來,臣鄉無歲不苦荒,無月不苦兵,無日不苦輓輸。庚午旱;辛未旱;壬申大旱。野無青草,十室九空,村無吠犬,尚敲催征之門;樹有啼鵑,盡灑鞭撲之血。黃埃赤地,鄉鄉幾斷人煙;白骨青磷,夜夜似聞鬼哭。欲使窮民之不化為盜,不可得也。」

「旱災又引蝗災,河南於崇禎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皆有蝗旱,人相食,草木俱盡,土寇並起。」

藏富於民,這民究竟是崇禎皇帝的岳父周奎,還是江南的富民沈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