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拍下失神張曼玉,她是先鋒派攝影教母,捕捉女性另類美


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攝影是所有瞬間的靈魂,是你目睹的即將逝去瞬間的靈魂。」SM她說:「攝影就像一場夢。」曾經是鎂光燈下萬眾矚目的模特,如今是享譽全球的攝影教母。面對鮮花和靜止的生命...

- 2018年12月20日02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

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

「攝影是所有瞬間的靈魂,

是你目睹的即將逝去瞬間的靈魂。」

Sarah Moon


她說:「攝影就像一場夢。」

曾經是鎂光燈下萬眾矚目的模特,

如今是享譽全球的攝影教母。

面對鮮花和靜止的生命,

亦或是時尚和傳統的審美。

她用抽象的色彩和鏡頭去挑戰權威。


不顧嘲諷,無畏質疑。

她,就是Sarah Moon。

1941年出生於法國。

1968年開啟攝影生涯,

逐漸成長蛻變為一位國際公認的傳奇攝影家。

Sarah Moon的自拍像

而Sarah的傳奇之處,

不在於她是如何飽受享譽,

卻是她能夠徹底改變,

人們對攝影作品一貫的評判標準。

1940年出生於英國,

20歲從藝術學校畢業後,

她成為了一名模特,

並且對攝影產生了興趣。

1968年她決定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站到鏡頭另一側去發展自己的才華。

而卻惹來了不少非議。

因為貫穿在Sarah照片中的,

是用拖曳鏡頭傳達出的神秘繪畫語言。

當然——以一種挑戰主流審美的呈現方式。

恍惚一眼,相片看起來模糊不清。

誇張的虛化、陰鬱的色調,

讓Sarah的作品具有一種婉約的攻擊性。

在她的作品裡,

存在一個介於真實和虛構之間的空間,

讓照片打破次元壁,

活在如真又似幻的神奇世界。

這對權威者來說,

是大膽的挑釁。

對攝影者來說,

是鮮艷的啟發。

而對觀者來說,

是大雨驟停或是感冒痊癒後對這個世界,

全然一新的感知享受。

Sarah作品的獨特性,

從無到有,

仿佛 寸草不生 的原野上,

由一根野草一夜之間長成一片草原。

她獨特的風格成功衝擊了傳統審美,

從「旁門左道」成為了「法國先鋒派」代表。

很快Marie-Claire、Vogue等時尚雜誌,

都開始採用她的作品

除了給山本耀司、Jean-Paul Gaultier

等高端時尚品牌拍商業片,

她還非常善於捕捉人像、自然。

從1986年開始,曾連續三年

斬獲坎城國際廣告金獅獎。

Sarah說:「 攝影是用畫面來訴說一個故事,

我追尋的畫面是最少的訊息、最少的指標,

不設定特定環境,

卻能說話,暗示以前發生的和以後將出現的。」

Sarah的作品幾乎都是以女性為主,

對抗主流男性視角。

誰說女性就應該暴露著正面,

擺弄千篇一律的性感?

Sarah繞到背後,捕捉著女性氣質中神秘、朦朧、柔軟美的一面。

線條柔滑的側身像,

朦朧又玲瓏的背影,

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正臉,

是Sarah Moon獨具一格的美的標準。

在彩色照片中,

Sarah偏愛過量使用模糊效果,

形成獨特的魅影重疊。

將女性之美劃開新篇章。

而在黑白照片中,

Sarah又經常用到剪影,

將對比度提到最高,

清晰地講述影子世界中的 「黑暗童話」。

Sarah的作品除了神秘、朦朧,

其中也不乏充斥著很多詩意的活潑。

正如Sarah所說,

每張照片都用最少的內容,

表達意味深長的故事。

Sarah Moon:「當我為一個女孩子的美貌所撼動,是因為這種美麗稍縱即逝。因此我要馬上把它捕捉下來。」

對Sarah來說,僅僅是露骨的美貌並不珍貴,

而正在消逝的美才能感動人。

這幅是Sarah早期拍攝的正面肖像,

赤砂色的暗沉基調,粒點感很重。

是清晨剛醒時的呆滯,

也是午夜夢遊時的清醒。

仿佛被水泡開的魚食,

在魚缸中漸漸離析的美人幻象。


這幅是Sarah Moon所攝的張曼玉。

演出過後,張曼玉卸了妝,

給自己倒了杯酒、拿了支煙,

孤獨、疲憊、平靜。

舞台下張曼玉的失神是暫時的。

而Sarah讓萬眾矚目背後,

失神的美永遠地留存了下來。

2006年,Sarah Moon第二次來到中國,

舉辦主題為「巧合」的個人攝影作品展。

一百多幅包括黑白、彩色攝影、電影短片在內的代表作品,給中國攝影審美添注了非凡的影響力。

迄今Sarah Moon已經舉辦了近40場個人展覽,

涵蓋了題材非常豐富的作品。

得過很多攝影獎、廣告獎,

她出版的書籍也在世界上廣受讚譽。

對社論和廣告的影響奠定了Sarah Moon在時尚攝影界的聲望和教母地位。

在觀賞Sarah作品的時候,很難不用到縹緲、曖昧、微妙、迷離等虛無的形容詞。

這些稍縱即逝的迷茫,

仿佛羽毛般沒有分量。

是Sarah刻意製造的模糊。

Sarah拍攝的人物、風景幾乎都是靜態的,

最後呈現出來的運動感顯然來自Sarah本人。

看著照片,可以想像到Sarah Moon在拍攝時的遊走,興奮地捕捉著被時光飛快濡濕、暈染的朦朧場景。

Sarah說:「攝影是可以安排的,我知道很多人會反對我這種攝影方法——但是為什麼只能有一種攝影呢?」

她也曾痛快地承認,

自己拍照的方式就是有點矯揉造作。

當幾乎所有攝影師都在挖空心思,

讓影像愈發銳利明晰的時候,

Sarah在一旁寫起了抽象詩,

用仿佛恍惚燭光照亮出的柔美幻象,

顛覆了美的定義。

Sarah Moon說:「攝影是所有瞬間的靈魂,

是你目睹的即將逝去瞬間的靈魂。」

這股不對統一審美妥協的勁,

讓美得以源源不斷滋生、發展。

這也正是,

世界如此多嬌的源泉所在。

關於文創產業交流群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關注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讓我們了解到有那麼多同道在文創這條路上一路披荊斬棘,為了大家能夠互相了解、相互助力,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創建文創產業交流群,讓我們一起成為文創路上的同行者。

culturezhejiang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