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蔣公手諭原件 涉及大事件!


見山博物文字:網易過客編輯:鄒德懷圖片: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盧溝橋事變,標誌著中國全國性抗日戰爭的開始。蔣介石在廬山上得知來自北京西郊宛平縣城的這一消息,當即命令中國奮起還擊,...

- 2018年12月25日10時56分
- 歷史文摘 / 見山博物

見山博物

文字:網易過客 編輯:鄒德懷

圖片: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盧溝橋事變,標誌著中國全國性抗日戰爭的開始。蔣介石在廬山上得知來自北京西郊宛平縣城的這一消息,當即命令中國奮起還擊,呼籲全國人民「我們當然只有犧牲,只有抗戰」。


此後,密切關注華北戰局,並作出了一系列軍事部署。本篇解讀的抗戰期間手令共有14通,概略反映了蔣介石在這段時間對盧溝橋事變、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空軍作戰等各方面的所思及所為,極具史料價值。

1937年7月7日夜,日軍在北平西南盧溝橋附近演習時,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第29軍嚴辭拒絕。日軍遂向中國守軍開槍射擊,又炮轟宛平城。第29軍奮起抗戰。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圖為中國軍隊第29軍在盧溝橋上抗擊日軍的進攻。

七七事變是日本帝國主義全面侵華戰爭的開始,也是中華民族進行全面抗戰的起點。圖為日軍進攻盧溝橋示意圖。

1937年7月11日,就在盧溝橋事變後的第三天,蔣介石下達手諭「電話秦市長:如此刻日兵尚在對峙而不肯撤退,則彼必待其關東部隊到後,積極進攻,絕無疑議,望從速切實加緊備戰,萬勿受欺為要。中正手啟。」從本通手令可看出,蔣介石對盧溝橋事變後日軍將擴大戰爭的判斷是正確的,他囑咐秦德純對日軍不要抱有幻想。這也為中國迅速展開全面抗戰,提供了足夠的思想準備和提前的戰略部署。


手諭中提到的秦德純(1893-1963)是國軍將領。山東省沂水縣後埠東村人。早年入濟南陸軍小學,後入保定軍校第二期。1914年5月畢業。1916年保定軍官學校第二期步兵科畢業

。曾任北京政府陸軍第5師團副,皖系參戰軍第1師參謀。1920年入北京陸軍大學。後歷任團長、旅長、師長、集團軍副總參謀長、國防部次長、察哈爾政府主席、北平市長、山東省政府主席兼青島市市長。

就在蔣介石下達手諭通知秦德純市長的同一天,他還下令答覆了英國大使,寫到「答覆英大使:我軍為日本關東軍進入天津、豐臺作大規模之戰爭,故不得不運兵預防,但專為自衛,而無能攻擊。總之,中國軍隊專為應戰,而無如日軍之侵略與求戰也。此可為貴大使負責保證也。」文中「英大使」為時任英國駐華大使許閣森爵士,1936年9月到任。1937年8月,其座機遭日軍軍機襲擊,身受重傷,後返國修養。繼任者為卡爾爵士,1938年到任。

圖為日機空襲北平城外南苑、西苑、和北苑的中國軍隊,掩護其機械化部隊猛烈進攻。

1937年7月12日,蔣介石針對盧溝橋方面的戰事作出指示「通告外交部與中央通信社:凡日本軍部與政府談話態度,以及同盟社各種消息,應時時向中正通報,不拘時刻為要。前日近衛內閣與其各社團談話之發表,如此重要消息為何不報?以後對東京與平津消息,以及各國對蘆案之態度、言論,皆應時時不斷的詳報為要。中正。十四日。」親自把控外交部與中央通信社的對外文章。

文中提到的日本「同盟社」,即日本同盟通訊社,建立於1936年,是代表日本政府發聲的傳媒機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同盟通信社迅速發展為代表「大東亞共榮圈」的通訊社,是當時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通訊社之一。圖為建立於1936年的同盟通信社,是代表日本政府發聲的傳媒機構。

1937年8月12日,國民政府在南京召開最高國防會議,共商抗日大計。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會議決定,撤銷國防會議及國防委員會,成立國防最高會議。同日,國防最高會議正式組成,國防最高會議及黨政聯席會議決定:以軍事委員會為抗戰最高統帥部,以蔣介石為陸海空軍大元帥,對日採取持久消耗的戰略方針。圖為1937年8月9日,鎮守南口一線的第13軍軍長湯恩伯,在中國軍官訓練營視察官兵使用37厘米大炮。

早在盧溝橋事變發生之前,中國與日本之間就已經非常緊張,國民黨也一直在豐富對日軍的防禦計劃。1936年底,由參謀總長程潛上將主持制定的《1937年度國防作戰計劃》送蔣介石審定。蔣介石又令陳誠認真加以研究。認為日軍因軍備及一切物質上均較我有優勢。在經過分析後,蔣介石計劃在淞滬杭地區抗擊日軍侵略。1937年2月14日,蔣介石就下過手諭「上海吳淞浦東間作戰計畫圖,去年楊次長所定者,呈閱。中正,二月十四日。」開始了未雨綢繆的戰略準備。

就在蔣介石布置淞滬作戰計劃的同時,他還籌備著南京保衛戰的初期準備。2月初,他就下過手諭「錢主任:1.京湖(熟)公路是否直通溧水城。2.土山鎮經方山至秣陵關之公路,應即測定開公。中正。」對南京及附近的交通情況非常關心,這是用兵布陣的基本條件。

通過以上兩通手諭,都反映出蔣介石對即將來臨的中日大規模戰爭已經有戰略全局上的思想準備。證明早在1937年初,蔣介石及國民政府已經為即將打響的全面抗戰而備戰。圖為蔣介石視察部隊。

盧溝橋事變後,日本軍方企圖迅速滅亡中國,於是一路攻勢迅猛,很快就打到了上海。1937年8月初,淞滬會戰已經進行到後期,國民政府計劃遷移重慶之時,蔣介石決定將上海的資金轉移別處。於是下達手諭給通知宋子文「先用電話:宋子文先生:上海各銀行現銀與鈔票,從速先移運杭州與南京,準備向南昌、長沙集中,務望五日內運完。中正。」

宋子文(1894-1971)出生於上海,早年畢業上海聖約翰大學。其兄弟姐妹分別是宋慶齡、宋美齡、宋靄齡、宋子良、宋子安。民國時期的政治家、外交家、金融家,海南文昌人。歷任全國經濟委員會主席、中國銀行董事長,以及中央、中國、交通、農民四行庫聯合辦事處理事會副主席等財經要職,並發起成立「中國建設銀公司」,引進外資到中國。

抗戰初期,日本侵略者依仗其軍事上的優勢,對華北、華中展開大規模戰略進攻。蔣介石為挽救山西危局,保衛太原,中國軍隊決定利用忻口要隘進行正面防禦,阻敵南下。忻口戰役總指揮由第2戰區前敵總司令、第14集團軍總司令衛立煌擔任,率3個兵團在忻口抗擊日軍第5師等約5萬人的進攻。1937年10月正是忻口戰役打響之時,蔣介石時刻緊盯戰場的緊張局勢,隨時關切衛立煌的動向,於是下達手令「錢主任:衛俊如總指揮現在何處,查復。中正。」

這通文電中的「衛俊如總指揮」,即衛立煌(1897-1960)。他是安徽省合肥市淝河鎮人。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取得了中原大戰中擊敗石友三解除南京之圍、鄂豫皖「圍剿」、鎮壓「閩變」分路暨主功、擊敗岡村寧次收復鄭州、緬北滇西反攻戰役(含強渡怒江戰役)等一系列戰役的勝利。忻口會戰亦破壞了日軍的作戰計劃。

衛立煌在抗戰勝利後被美國發行量最大的《時代周刊》稱為「常勝將軍」。他在解放戰爭後期,因沒有積極執行蔣介石的「反攻」命令,被蔣撤職軟禁於南京。1949年獲釋,隨即出走香港。後拒絕去台灣。1955年3月衛立煌夫婦經廣州回北京。是第一個從海外歸來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後在北京病逝,終年64歲。圖為蔣介石(中)和衛立煌(右)、傅作義(左)。

1937年10月下旬,隨著歷時數月的激烈作戰。晉綏軍和中央軍各部雖戰鬥作風頑強,但由於武器裝備上的差異,最終導致接連失敗,郝夢齡、劉家騏、姜玉貞等國軍高級將領以身殉國。蔣介石痛失愛將,下手諭查報烈士信息「前五十四師師長,與郝夢齡同時殉難者,名號、履歷,速查報。中正。」晉北的失守,也意味著中原地帶再無險可扼,日軍的機械化部隊得以在數月內長驅直入。

郝夢齡(1898-1937),河北藁城人,先後入陸軍軍官小學,保定軍官學校學習。抗日戰爭時任衛立煌部中央兵團中將前線總指揮,忻口會戰時,1937年10月16日,在山西大白水前線忻口會戰中壯烈殉國,是抗戰時期犧牲在抗日疆場上的第2位軍長(第一位是盧溝橋陣亡殉國的佟麟閣),國民政府追認其為陸軍上將。劉家騏(1894-1937),字掙磊,又字錫侯,湖北武昌(今武漢市武昌區)人。曾經就讀於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和陸軍大學,生前任國民革命軍第54師少將師長,1937年10月在太原會戰之忻口戰鬥中殉國。

1938年1月,蔣介石下達手諭「用電話。陳總司令辭修兄,軍政機構之改組,與軍隊全般之整理,與長期抗戰之編制,應有改革。如弟能抽暇來武漢詳商更好。前方職務或交薛伯陵暫代亦可。否則如軍事緊急,不能暫離,則請詳述意見,擬訂草案,速寄候核亦可。最好能來面敘也。中正。」

本通手令文中陳總司令即陳誠。蔣介石對第9戰區司令長官陳誠說,讓他抽空來武漢商議軍機。陳誠(1898-1965),字辭修,浙江省麗水市青田縣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一生歷任台灣政府主席,中華民國行政院長,中華民國副總統等職。1937年8月淞滬會戰爆發時,調任第15集團軍總司令,旋任第3戰區前敵總指揮,統轄張發奎、張治中、薛岳各集團軍,指揮對日作戰。12月,任第7戰區副司令長官。1938年1月,任武漢衛戍總司令。2月,軍事委員會政治部成立,又兼任部長。

手令中提到的薛伯陵即薛岳,蔣介石說第9戰區的「前方職務或交薛伯陵暫理代辦即可」,由此可見他對薛岳的充分信任。薛岳(1896-1998),原名薛仰岳,字伯陵,綽號「老虎仔」,廣東省韶關市樂昌縣九峰鎮小坪石村人。早年參加粵軍,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總統府」戰略顧問。抗日戰爭中參加淞滬會戰,指揮了武漢會戰、徐州會戰、長沙會戰等著名會戰。

陸軍是國民黨軍的主體。在抗日戰爭初期,國民黨陸軍有191個師又56個旅另20個獨立團。抗戰時期陸軍發展很快,到1943年4月,國民黨陸軍共有316師另31個旅,到1945年4月抗戰勝利前夕,經過調整和整編,共319師另22個旅。國民黨陸軍的指揮系統大體上是:軍事委員會—戰區—集團軍—軍、師。軍事委員會是國民政府的最高軍事統帥機構,實際上是控制全國軍事、政治、經濟等各方面的獨裁權力機關,蔣介石任委員長。圖為蔣介石夫婦。

1938年2月,蔣介石對山東方面的戰局情況並不樂觀,判斷中國軍隊潰退是早晚之事。所以下達手令「電話:何部長,發給山東高射炮如無廿四門,則先籌備半數亦可,但不必急發。中正。」旨在前線不必把原準備發到山東戰場的高射炮急發出去,免得戰退後又毀棄或資敵。文中所提到的何部長,即何應欽。

何應欽(1890-1987),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人。歷任大本營參議、黃埔軍校總教官兼教導第1團團長、旅長、師長、軍長等職。北伐後任國民政府委員、浙江省政府主席、陸海空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軍政部部長。抗日戰爭時期,任第4戰區司令長官、中國遠征軍總司令、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1946年6月任中國駐聯合國安理會軍事參謀團中國代表團團長。1948年5月任國防部長,次年3月任行政院長,5月辭職,8月去台灣歷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民國聯合國同志會」理事長、「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主任委員等職。


1938年2月,日本最精銳的部隊之一坂垣第5師團主力坂本支隊及偽軍劉桂堂部約2萬人,自膠濟線南犯諸城、沂水、莒縣,直撲臨沂。第5戰區長官司令李宗仁電令駐守東海、連雲港一帶的第3軍團龐炳勛部,火速趕到臨沂堅守。臨沂系魯南重鎮,是各公路的交叉點。於是蔣介石下手諭通知李宗仁「電話李司令長官:由莒縣至臨沂一路應特別注意,恐敵軍有一大部隊出,該路應速設法防止。中正。」

李宗仁(1891-1969)。廣西桂林臨桂區人。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中國國民黨內「桂系」首領,曾任中華民國首任副總統、代總統。他是北伐戰爭中有著重要影響的一位人物,北伐前致力兩廣統一,奠定北伐的基礎,促成北伐。「9·18」事變後,抗日戰爭爆發,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1948年國民黨行憲,當選副總統。蔣介石下野後,一度任代總統,欲以和談挽救國民政府未果。之後出走美國,但最終偕夫人郭德潔於1965年7月經瑞士、中東回到北京,受到毛澤東及其他中共領導人歡迎。

臨沂戰役進行至3月29日,在日軍的猛烈攻擊下,已處於危急之中。第59軍的傷亡也已達1萬餘人。4月21日,由於台兒莊戰役吃緊,張、龐兩軍相繼撤離,臨沂遂被日軍占領。在臨沂保衛戰中,第40軍、第59軍全體將士並肩浴血戰鬥,創造出打死打傷日軍6000餘人的戰績,挫敗了日軍由津浦路和臨沂兩路夾擊台兒莊的計劃,奠定了台兒莊戰役勝利的基礎。圖為在陣地上的蔣介石。

1938年5月19日,中國空軍出動兩架馬丁B-10重型轟炸機,深夜從寧波機場起飛,東征日本。取得重大勝利。有鑒於此,蔣介石意圖再次組織一次由3架重型轟炸機組成的飛行隊,集中寧波機場,伺機東征。於是,向航委會主任錢大鈞下達了這個「極密」的手令「錢主任:極密。重轟炸機三架,務限下月(八月)十日以前準備完畢,在寧波機場候令為要。中正。廿二日。」想要調重轟炸機欲再東征日本。

1939年1月15日,蔣介石對空軍大發雷霆,寫到「近日我空軍毫無聲氣,航委會同人未知心有所思否?此種機關高級長官,真所謂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徒廢人民脂膏,何以見人!若長此以往,應趕辦結束,從速取消可也。若稍能為戰時多一用心,則後方可修理之飛機,應晝夜督促加工修理,必可倍增力量。而後方各校未經作戰之教官,應與前方作戰人員對調服務,必有許多人員可以增加應戰。諸事在於主持之人深思熟慮,必使廢物廢人皆能為戰爭利用,不使一人一物不得其用,方能任現代軍事機關之主持者。若諸君則只知化費用錢,無錢即不能辦事,其實有錢亦不能辦事也。長此下去,實愧職守,徒害國家,不如從速收束可也。中正,十五日。今日軍事機關之腐敗與惡劣,再未有如航會之極也。思之痛心。中正。」

蔣介石之所以大動肝火,是因為1938年年底、1939年初的中國空軍,幾乎無戰績可言。原因很多,但空軍自身的原因也不少,於是,蔣介石把這種空軍「毫無生氣」的緣由首先定罪在航委會的主要高級長官身上,他要欲從這裡開刀,通過整治空軍的貪腐行為,來重新振奮空軍的藍天軍威。圖為抗戰初期的中國空軍飛行員。

此手令是蔣介石寫的較長的手令,嚴厲斥責錢大鈞所領導的空軍作戰不利。這在用手令訓斥部屬中是很少見的,說明蔣介石對空軍作戰非常不滿意,已經到了忍無可忍、大發雷霆的地步。圖為1938年6月,錢大鈞在漢口出「四·二九」空戰殉難烈士追悼會。

蔣介石對錢大鈞的震怒,其中顯然還有對錢貪腐行為的不滿。因為此期間,蔣介石已經接到多封舉報錢大鈞貪腐的檢舉信。錢大鈞受命擔任航空委員會主任一年來,遭到如此從未有的責難,與在武漢時的表現,不可同日而語。然而,蔣介石的一番責罵,仍一時難以扭轉中國空軍的劣勢。日機持續展開對重慶的大轟炸,至1943年8月才告結束。圖為1940年6月28日,日軍對重慶進行大規模轟炸。

抗戰期間,美國與蘇聯都對國民黨的空軍部隊給予了極大幫助。1945年2月26日,蔣介石下達手令「特别致謝」陳納德、齊夫斯馬克羅,這二人代表了美國和蘇聯兩個國家在航空方面對中國抗日戰爭的大力支持。「何總司令分轉陳納德、齊夫斯馬克羅諸將軍:在昆歡晤,非常快慰。刻已飛回重慶,特此致謝。中正。廿六日。」

抗日戰爭期間,中蘇兩軍聯合對日作戰,有2000多名蘇聯飛行員參加援華志願飛行隊,有200多人犧牲在中國戰場。圖為蘇聯援華志願航空隊飛行員在CB-2轟炸機前。

克萊爾·李·陳納德,時任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司令,駐昆明。曾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中國作戰的美國志願航空隊(「飛虎隊」)的指揮官,有「飛虎將軍」之稱。1941年8月1日,中國空軍美國志願航空隊成立,陳納德擔任上校隊長。1942年7月4日,美國航空志願隊轉變為美國駐華空軍特遣隊,陳納德擔任准將司令。1943年3月10日,美國駐華空軍特遣隊轉變為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陳納德擔任少將司令。同年7月25日陳納德應聘中國國民黨空軍參謀長。1943年10月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組成並投入戰鬥,陳納德任指揮。陳納德先後參加了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和武漢會戰,與中國和蘇聯空軍司令官共同指揮戰鬥。他還在湖南芷江組建了航空學校,後來又到昆明航校任飛行教官室主任,負責給高級班授課。

由於飛虎隊在1941年12月20日的空戰中取得了自日本零式戰鬥機肆虐中國戰場以來的首次空戰勝利,隨後在緬甸戰場上盟軍失利時又算是一個創下較多擊落日機戰果,並體面撤出緬甸的盟國空軍單位,因而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受到美國與中國的大力宣傳。官方認為,有299架日軍飛機和1000名日本飛行員在與飛虎隊交手時遭到擊落或在地面上被擊毀,因此創造了18位王牌飛行員。圖為1943年2月,美國駐華航空特遣隊第74中隊部分人員在昆明合影。

「駝峰航線」是世界戰爭空運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條件最艱苦、付出代價最大的一次悲壯的空運。在長達3年的艱苦飛行中,中國航空公司共飛行了8萬架次,美軍先後投入飛機2100架,雙方總共參加人數有84000多人,共運送了85萬噸的戰略物資、戰鬥人員33477人。單是美軍一個擁有629架運輸機的第10航空聯隊,就損失了563架飛機。而總在這條航線上,美軍共損失飛機1500架以上,犧牲優秀飛行員近3000人,損失率超過80%!而前前後後總共擁有100架運輸機的中國航空公司,竟然先後損失飛機48架,犧牲飛行員168人,損失率超過50%。圖為:美國陸軍航空隊第20轟炸機聯隊的B-29

遠程轟炸機,從印度經過「駝峰航線」飛往中國前進基地輸送物資。

1942年7月4日飛虎隊正式解散,除少數飛行員繼續留在中國外,大部分飛行員選擇回到美國。在他們參與的31次空戰中,飛虎隊隊員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戰鬥機共擊毀敵機217架,自己僅損失了14架,5名飛行員犧牲,1名被俘。插翅飛虎隊徽和鯊魚頭形戰機機首聞名天下,其「飛虎隊」的綽號也家喻戶曉。由於政治上的分歧,抗日戰爭即將勝利之際,陳納德被迫辭職回國。臨別之時,蔣介石和宋美齡親自設宴送行,並授予陳納德將軍當時國民黨政府最高軍事榮譽的青天白日勳章。圖為陳納德(前排右二)等與何應欽(前排左二)等中國將領合影

©見山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2014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