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成吉思汗和達延汗統一蒙古,母親或妻子都曾被其他部落搶去當老婆


孛兒只斤·巴圖孟克,公元—年,即達延汗,成吉思汗的第十五世孫,他是繼成吉思汗之後第二個統一全蒙的人,被後世稱為蒙古的「中興之主」。在他生命的經歷里,有一個與成吉思汗極其相似的地方,即他的母親和成吉思汗的妻子一樣有過被其他部落搶去的經歷,他們都曾發誓將母親或妻子...

- 2017年8月02日18時32分
- 歷史文摘 / history

孛兒只斤·巴圖孟克,公元1474—1517年,即達延汗,成吉思汗的第十五世孫,他是繼成吉思汗之後第二個統一全蒙的人,被後世稱為蒙古的「中興之主」。在他生命的經歷里,有一個與成吉思汗極其相似的地方,即他的母親和成吉思汗的妻子一樣有過被其他部落搶去的經歷,他們都曾發誓將母親或妻子搶回來,並在其後統一了蒙古高原。

達延汗:母親曾被錫吉爾被瓦剌部人霸占

達延汗與滿都海斯琴

達延汗的父親叫孛兒只斤·巴延蒙克,也是一個蒙古部落的首領。巴延蒙克與其叔滿都魯結成聯盟,滿都魯成為大汗,巴延蒙克做了副汗。但這個聯盟卻因為一個叫亦思馬因的人「失敗」了。

亦思馬因是當時瓦剌部哈剌輝特部首領之一,最早在蒙古汗廷服務,此人結黨營私、挑撥離間,在滿都魯汗和巴延蒙克副汗之間製造矛盾,最終使二人反目為仇。隨後,亦思馬因以扶助滿都魯汗為名發兵攻擊巴延蒙克副汗,巴延蒙克副汗在此間敗亡,亦思馬因霸占了他的妻子錫吉爾。

完成這些後,亦思馬因與癿加思蘭、鴻郭賚等人聯合,開始與滿都魯汗作對。此時的達延汗流落草原,由一個叫做帖木兒哈達黑的人撫養。

滿都魯汗去世後,他的遺孀滿都海斯琴執掌汗廷大權,她發誓言要找到成吉思汗的血脈以圖汗廷延續。經過苦尋,滿都海斯琴終於找到了達延汗,並與當時只有七歲的達延汗成婚,並於1480年將達延汗扶上了汗位。如按輩份計算,其時33歲的滿都海斯琴應該是達延汗祖母輩的人,但這樣一樁特珠的婚姻,意義重大,為其後的蒙古中興奠定了基礎。

據記載,在滿都海斯琴輔佐達延汗期間,她曾攜達延汗親率大軍歷盡艱辛征伐瓦剌4部,並自作先鋒帶兵衝進敵營,浴血奮戰,最終戰勝了瓦剌4部聯盟。隨後,擊敗亦思馬因勢力,殺死亦思馬因,救出被其擄去做妻子的達延汗生母錫吉爾,不僅為達延汗報了仇,還增強了可汗的權威。

達延汗的母親錫吉爾後來在史書里沒有記載,但達延汗親政後最終使東蒙古六萬戶全部置於他的統治之下,,贏得了蒙古「中興之主」的。他也成為繼成吉思汗之後第二個統一全蒙的人。

蒙古人

成吉思汗:妻子曾被其他部落搶去當老婆

成吉思汗

1206年春天,蒙古貴族們在斡難河(今鄂嫩河)源頭召開大會,諸王和群臣為鐵木真上尊號「成吉思汗」。此前,這些蒙古貴族們為了搶奪草原、財產和奴隸,相互間總是激烈的部落戰爭,成吉思汗為統一蒙古,經歷了長達二十餘年的戰爭。在這一過程中,他的妻子弘吉剌·孛兒帖也曾有過被人搶去當老婆的經歷。

按照《元史演義》的記載,1180年,18歲的成吉思汗與孛兒帖成婚,婚後,孛兒帖娘的家人送他們回成吉思汗的家。孛兒帖的父親德·薛禪送他們到客魯漣河的兀剌黑啜勒,便回自家去了。孛兒帖的母親搠壇一直把他們送到古連勒古山中桑沽兒小河的成吉思汗家裡。

這年夏天,成吉思汗家族的仇敵泰亦赤兀惕人,又來襲擾成吉思汗的部落。有天晚上,成吉思汗家的女傭人豁阿黑臣聽到震天動地的馬蹄聲,急忙跑進帳里呼喊大家起床趕緊逃走。成吉思汗被驚醒後,抓來馬匹,帶著自己的母親向不兒罕山急速行去,卻把自己的妻子留給了泰亦赤兀惕人。

孛兒帖被泰亦赤兀惕人擄走後,「逃跑成功」的成吉思汗返回後開始計劃營救妻子,但直到九個月後的1181年,成吉思汗才發動了對泰亦赤兀惕人的攻擊,救出了孛兒帖。但此時的孛兒帖已經身懷六甲,她肚子裡的孩子便是朮赤。

據說,孛兒帖被救歸後,於途中分娩,而「朮赤」則意為「客人」。因此,有人懷疑朮赤不是成吉思汗的親生子,但《蒙古秘史》正史記載,孛兒貼在被捉之前已經懷有身孕,她被蔑兒乞惕部人擄走的時間不超過九個月,朮赤是成吉思汗的兒子。

然而,這並不不重要,重要的是營救孛兒貼這場戰鬥是成吉思汗生平策劃參與的第一仗,不僅他的部隊大獲全勝,他本人也從此名聲大振。隨後,成吉思汗以為起點,逐漸統一了蒙古各部。

蒙古族美女

冒頓單于:把自己的妻子送給了東胡人

冒頓單于

與達延汗與成吉思汗的故事,讓人不禁想到最早統一北方草原的匈奴冒頓單于,但與與達延汗與成吉思汗不同的是,冒頓單于是將自己的妻子送給了別人。

這是一個有名的故事:冒頓當了單于後,東胡強大興盛,聽說冒頓殺父自立,決計先禮後兵,就派使者對冒頓說,想得到頭曼(冒頓之父)的千里馬。冒頓問群臣,群臣都說:「千里馬是匈奴的寶馬,不要給。」冒頓說:「怎可同人家是鄰國卻吝惜一匹馬呢?」於是就把千里馬給了東胡。

過了一段時間,東胡以為冒頓怕他,就派使者對冒頓說,想要單于的一個閼氏(妻子)。冒頓又詢問左右之臣,左右大臣皆發怒說:「東胡沒有道理,竟然想要閼氏,請出兵攻打他。」冒頓說:「怎可同人家為領國卻吝惜一個女人呢?」於是就把自己喜愛的閼氏送給了東胡。

東胡王愈來愈驕傲,向西進犯侵擾。東胡與匈奴之間有一塊空地,沒人居住,這地方有一千多里,雙方都在這空地的兩邊修起哨所。東胡派使者對冒頓說:「匈奴同我們交界的哨所以外的空地,你們匈奴不能去,我們想占有它。」冒頓徵求群臣意見,群臣中有人說:「這是被丟棄的空地,給他們也可以,不給他們也可以。」於是冒頓大怒,說:「土地,是國家的根本,怎可給他們!」

於是,冒頓率軍向東襲擊東胡。由於東胡輕視匈奴,未做防備,一擊即潰。隨後,冒頓逐步統一了中國北方。

匈奴女子

結語:今天,在讀這些故事時,我們不難發現這樣一個事實,即是過去生活在草原上的人們很是重視人口的發展,部落間常擄掠對方的婦女。這種擄掠行為在導致這部落之間仇恨與戰爭的同時,也促使了統一部落的英雄出現。而這些英雄為統一各部落個人付出的代價,讓常人難以想像。也許,他們的經歷在告訴人們的只有這樣一個淺顯的道理:統一乃至和平均是來之不易的事情。(文/路生)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感謝原作者,歡迎關注作者更多原創文章!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